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想起当年那些事   

2014-08-21 23:23: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块巨石,立刻掀起了一波接一波的排天巨浪。作者胡福明后来曾表示,他的这篇文章就是针对“两个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必须拥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要始终不渝地遵循)而作的。在他看来,如果不破除“两个凡是”的迷信,邓小平就没有重新掌权的希望,中国也很难摆脱“文革”的阴影。这在剧中都有非常生动的表现。 诚然,在当时,“两个凡是”是很多人心里的魔障,越过它去思考和判断现实中的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样的人,高层中有,普通民众中也有,这已成为改革开放进程中最大的阻力和障碍。很显然,“真理标准”的讨论在全国范围内的展开,为开启改革开放的政治进程,做了必要的思想舆论准备,最大限度地解放了人们的思想。试想,如果没有这样一场思想解放运动,此后进行的一系列改革,能够得到如此广泛的社会支持吗?至少我们得承认,“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理论和实践相结合”,这些马列原典思想的重新提出,为改革开放提供了意识形态的合法性与灵活性。 古今中外的历史都已证明,凡是社会变革没有不以思想解放为先导的,没有不先破除了迷信,解除了魔障而成功的。今日之中国,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奇迹,是不容置疑的。但也要看到,近三十余年来,中国所发生的任何一点进步,都经历了深刻的思想观念的冲突,都是突破某种思想观念束缚的结果。观剧中,我想得最多的就是这一点。换句话

 

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唤起我对当年的许多回忆。它着力表现的这段历史(19761984),既是共和国命运的转折点,也是我和许多同辈人命运的转折点。一个人的命运可以改变历史,而历史往往又改变着许多人的命运。也许有人从中嗅出了宿命论的味道,然而我想说的是,那些被历史改变命运的人,常常也是不甘心被命运摆布的人,他们从未放弃改变命运的努力。我们常说,恢复高考是搭载我们这一代人走向新的生活的列车,而能否顺利地搭上这趟车,还需要一张必不可少的车票。

 

总而言之,恢复高考、知青返城、改正冤假错案、为“四五”运动平反,这一系列举措使得我们这个久病不愈的国家重新被激活了。尽管还有很多让人感到困惑、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但未来的方向已经显露出来,生活也向人们展开了新的希望。没有人可以否认,这时的中国,理想主义、浪漫主义是主旋律,“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真有一派“少年中国”的气象。观剧时,我们仿佛回到了自己年轻的时代,那种慷慨激昂,奋发向上的精神,既让人回味,也令人深思。

 

块巨石,立刻掀起了一波接一波的排天巨浪。作者胡福明后来曾表示,他的这篇文章就是针对“两个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必须拥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要始终不渝地遵循)而作的。在他看来,如果不破除“两个凡是”的迷信,邓小平就没有重新掌权的希望,中国也很难摆脱“文革”的阴影。这在剧中都有非常生动的表现。 诚然,在当时,“两个凡是”是很多人心里的魔障,越过它去思考和判断现实中的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样的人,高层中有,普通民众中也有,这已成为改革开放进程中最大的阻力和障碍。很显然,“真理标准”的讨论在全国范围内的展开,为开启改革开放的政治进程,做了必要的思想舆论准备,最大限度地解放了人们的思想。试想,如果没有这样一场思想解放运动,此后进行的一系列改革,能够得到如此广泛的社会支持吗?至少我们得承认,“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理论和实践相结合”,这些马列原典思想的重新提出,为改革开放提供了意识形态的合法性与灵活性。 古今中外的历史都已证明,凡是社会变革没有不以思想解放为先导的,没有不先破除了迷信,解除了魔障而成功的。今日之中国,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奇迹,是不容置疑的。但也要看到,近三十余年来,中国所发生的任何一点进步,都经历了深刻的思想观念的冲突,都是突破某种思想观念束缚的结果。观剧中,我想得最多的就是这一点。换句话 不过,观剧之后引起我更多遐想的,还是围绕“真理标准”的讨论所发生的冲突、激辩和争吵,以及它所引发的一系列后果。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数月,1978 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唤起我对当年的许多回忆。它着力表现的这段历史(1976-1984),既是共和国命运的转折点,也是我和许多同辈人命运的转折点。一个人的命运可以改变历史,而历史往往又改变着许多人的命运。也许有人从中嗅出了宿命论的味道,然而我想说的是,那些被历史改变命运的人,常常也是不甘心被命运摆布的人,他们从未放弃改变命运的努力。我们常说,恢复高考是搭载我们这一代人走向新的生活的列车,而能否顺利地搭上这趟车,还需要一张必不可少的车票。 总而言之,恢复高考、知青返城、改正冤假错案、为“四五”运动平反,这一系列举措使得我们这个久病不愈的国家重新被激活了。尽管还有很多让人感到困惑、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但未来的方向已经显露出来,生活也向人们展开了新的希望。没有人可以否认,这时的中国,理想主义、浪漫主义是主旋律,“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真有一派“少年中国”的气象。观剧时,我们仿佛回到了自己年轻的时代,那种慷慨激昂,奋发向上的精神,既让人回味,也令人深思。 不过,观剧之后引起我更多遐想的,还是围绕“真理标准”的讨论所发生的冲突、激辩和争吵,以及它所引发的一系列后果。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数月,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了署名“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时,在中国这一潭深水中,早已是暗潮汹涌,而这篇文章的发表,更像是在貌似平静的水面投下一511 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唤起我对当年的许多回忆。它着力表现的这段历史(1976-1984),既是共和国命运的转折点,也是我和许多同辈人命运的转折点。一个人的命运可以改变历史,而历史往往又改变着许多人的命运。也许有人从中嗅出了宿命论的味道,然而我想说的是,那些被历史改变命运的人,常常也是不甘心被命运摆布的人,他们从未放弃改变命运的努力。我们常说,恢复高考是搭载我们这一代人走向新的生活的列车,而能否顺利地搭上这趟车,还需要一张必不可少的车票。 总而言之,恢复高考、知青返城、改正冤假错案、为“四五”运动平反,这一系列举措使得我们这个久病不愈的国家重新被激活了。尽管还有很多让人感到困惑、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但未来的方向已经显露出来,生活也向人们展开了新的希望。没有人可以否认,这时的中国,理想主义、浪漫主义是主旋律,“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真有一派“少年中国”的气象。观剧时,我们仿佛回到了自己年轻的时代,那种慷慨激昂,奋发向上的精神,既让人回味,也令人深思。 不过,观剧之后引起我更多遐想的,还是围绕“真理标准”的讨论所发生的冲突、激辩和争吵,以及它所引发的一系列后果。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数月,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了署名“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时,在中国这一潭深水中,早已是暗潮汹涌,而这篇文章的发表,更像是在貌似平静的水面投下一日,《光明日报》发表了署名“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时,在中国这一潭深水中,早已是暗潮汹涌,而这篇文章的发表,更像是在貌似平静的水面投下一块巨石,立刻掀起了一波接一波的排天巨浪。作者胡福明后来曾表示,他的这篇文章就是针对“两个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必须拥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要始终不渝地遵循)而作的。在他看来,如果不破除“两个凡是”的迷信,邓小平就没有重新掌权的希望,中国也很难摆脱“文革”的阴影。这在剧中都有非常生动的表现。

说,该剧给予我们的最大启示也表现在这里。无论如何,中国的改革开放走到这一步,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一个新的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它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积累下更多新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可能会涉及到更深层次的思想观念,甚至意识形态的冲突。有人提出二次思想解放,二次启蒙,就是看到了“开启民智”在社会变革中开路先锋的作用。显而易见的是,单向度的经济体制改革已经走到尽头,如果不以新的改革思路和发展模式取而代之,则很难为社会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在这里,关键要看执政者有没有邓小平那样的博大胸襟和远见卓识,有没有革除积弊的胆略和勇气;同时,也要看作为社会良知的知识分子群体能否提供对于中国未来和前途的理性思考,以及“为万世开太平”的担当精神。

 

诚然,在当时,“两个凡是”是很多人心里的魔障,越过它去思考和判断现实中的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样的人,高层中有,普通民众中也有,这已成为改革开放进程中最大的阻力和障碍。很显然,“真理标准”的讨论在全国范围内的展开,为开启改革开放的政治进程,做了必要的思想舆论准备,最大限度地解放了人们的思想。试想,如果没有这样一场思想解放运动,此后进行的一系列改革,能够得到如此广泛的社会支持吗?至少我们得承认,“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理论和实践相结合”,这些马列原典思想的重新提出,为改革开放提供了意识形态的合法性与灵活性。

 

说,该剧给予我们的最大启示也表现在这里。无论如何,中国的改革开放走到这一步,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一个新的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它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积累下更多新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可能会涉及到更深层次的思想观念,甚至意识形态的冲突。有人提出二次思想解放,二次启蒙,就是看到了“开启民智”在社会变革中开路先锋的作用。显而易见的是,单向度的经济体制改革已经走到尽头,如果不以新的改革思路和发展模式取而代之,则很难为社会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在这里,关键要看执政者有没有邓小平那样的博大胸襟和远见卓识,有没有革除积弊的胆略和勇气;同时,也要看作为社会良知的知识分子群体能否提供对于中国未来和前途的理性思考,以及“为万世开太平”的担当精神。

古今中外的历史都已证明,凡是社会变革没有不以思想解放为先导的,没有不先破除了迷信,解除了魔障而成功的。今日之中国,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奇迹,是不容置疑的。但也要看到,近三十余年来,中国所发生的任何一点进步,都经历了深刻的思想观念的冲突,都是突破某种思想观念束缚的结果。观剧中,我想得最多的就是这一点。换句话说,该剧给予我们的最大启示也表现在这里。无论如何,中国的改革开放走到这一步,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一个新的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它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积累下更多新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可能会涉及到更深层次的思想观念,甚至意识形态的冲突。有人提出二次思想解放,二次启蒙,就是看到了“开启民智”在社会变革中开路先锋的作用。显而易见的是,单向度的经济体制改革已经走到尽头,如果不以新的改革思路和发展模式取而代之,则很难为社会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在这里,关键要看执政者有没有邓小平那样的博大胸襟和远见卓识,有没有革除积弊的胆略和勇气;同时,也要看作为社会良知的知识分子群体能否提供对于中国未来和前途的理性思考,以及“为万世开太平”的担当精神。

块巨石,立刻掀起了一波接一波的排天巨浪。作者胡福明后来曾表示,他的这篇文章就是针对“两个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必须拥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要始终不渝地遵循)而作的。在他看来,如果不破除“两个凡是”的迷信,邓小平就没有重新掌权的希望,中国也很难摆脱“文革”的阴影。这在剧中都有非常生动的表现。 诚然,在当时,“两个凡是”是很多人心里的魔障,越过它去思考和判断现实中的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样的人,高层中有,普通民众中也有,这已成为改革开放进程中最大的阻力和障碍。很显然,“真理标准”的讨论在全国范围内的展开,为开启改革开放的政治进程,做了必要的思想舆论准备,最大限度地解放了人们的思想。试想,如果没有这样一场思想解放运动,此后进行的一系列改革,能够得到如此广泛的社会支持吗?至少我们得承认,“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理论和实践相结合”,这些马列原典思想的重新提出,为改革开放提供了意识形态的合法性与灵活性。 古今中外的历史都已证明,凡是社会变革没有不以思想解放为先导的,没有不先破除了迷信,解除了魔障而成功的。今日之中国,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奇迹,是不容置疑的。但也要看到,近三十余年来,中国所发生的任何一点进步,都经历了深刻的思想观念的冲突,都是突破某种思想观念束缚的结果。观剧中,我想得最多的就是这一点。换句话 

 

  评论这张
 
阅读(3323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