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传统与反传统   

2014-05-16 22: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这个月的畅销书榜单,看到两本很有意思的书,一本是林兆华的《导演小人书》,另一本是何怀宏的《新纲常: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林兆华的《导演小人书》是大导对自己戏剧人生的一次总结,当然是以他自己的方式。大导不喜欢传统,很多人都把他看作是戏剧界反传统的代表人物。他们称他为北京人艺的“逆子”,他并不反驳,但我想,他也不一定就认可,因为他年轻时,就曾因为崇拜焦菊隐先生而被批判,其罪名就是“拜倒在反动学术权威脚下”,直到今天,他还不无遗憾地表示,早该“跪倒”在焦先生脚下,“好好跟焦先生学”! 由此可见,林兆华并不一味地反传统,有时他还是很讲传统的,就像那些天天讲传统的人,骨子里倒是反传统的。所以,传统这个东西,不是抽象的,而是很具体的。林兆华反的传统,其实正是那种食“欧”不化,拿着斯坦尼的鸡毛当令箭,把庸俗现实主义当戒律的传统;而他所讲的传统,却是中国的戏曲美学传统,他说:“真正让我精神解放的,是中国的戏曲、说唱艺术、南方的评弹,甚至东北的二人转。”正像他所说的,天天讲传统的那些人所讲的传统,在中国是找不到根的,“人艺的传统要寻根,根在中国学派、戏曲美学”。 事情总是这么有意思,被认为是反传统的人,其实天天在讲传统,并致力于在实践中激活传统,丰富传统,发展传统;而口口声声讲传

 

读这个月的畅销书榜单,看到两本很有意思的书,一本是林兆华的《导演小人书》,另一本是何怀宏的《新纲常: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林兆华的《导演小人书》是大导对自己戏剧人生的一次总结,当然是以他自己的方式。大导不喜欢传统,很多人都把他看作是戏剧界反传统的代表人物。他们称他为北京人艺的“逆子”,他并不反驳,但我想,他也不一定就认可,因为他年轻时,就曾因为崇拜焦菊隐先生而被批判,其罪名就是“拜倒在反动学术权威脚下”,直到今天,他还不无遗憾地表示,早该“跪倒”在焦先生脚下,“好好跟焦先生学”!

活它。这样看来,何教授的“新纲常”,还是空想的成分要多一些。这是因为,要接上这个文化之根,观音菩萨的这瓶水,却不易得。 唐诗风物志——唐人的世俗生活 毛晓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导演小人书 林兆华长江文艺出版社 我读:读书,让我们不再孤单 梁文道 湖南文艺出版社 易中天中华史:秦并天下 易中天浙江文艺出版社 新纲常: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 何怀宏四川人民出版社 一头自由主义的鹿 狄马中信出版社 一本杂志和一个时代的体温 《新周刊》现代出版社 罗伯特议事规则(第10版) (美) 罗伯特  格致出版社 我在陕北延川插队的日子 邢仪 电子工业出版社 努尔哈赤全传 阎崇年 江苏文艺出版社  

由此可见,林兆华并不一味地反传统,有时他还是很讲传统的,就像那些天天讲传统的人,骨子里倒是反传统的。所以,传统这个东西,不是抽象的,而是很具体的。林兆华反的传统,其实正是那种食“欧”不化,拿着斯坦尼的鸡毛当令箭,把庸俗现实主义当戒律的传统;而他所讲的传统,却是中国的戏曲美学传统,他说:“真正让我精神解放的,是中国的戏曲、说唱艺术、南方的评弹,甚至东北的二人转。”正像他所说的,天天讲传统的那些人所讲的传统,在中国是找不到根的,“人艺的传统要寻根,根在中国学派、戏曲美学”。

读这个月的畅销书榜单,看到两本很有意思的书,一本是林兆华的《导演小人书》,另一本是何怀宏的《新纲常: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林兆华的《导演小人书》是大导对自己戏剧人生的一次总结,当然是以他自己的方式。大导不喜欢传统,很多人都把他看作是戏剧界反传统的代表人物。他们称他为北京人艺的“逆子”,他并不反驳,但我想,他也不一定就认可,因为他年轻时,就曾因为崇拜焦菊隐先生而被批判,其罪名就是“拜倒在反动学术权威脚下”,直到今天,他还不无遗憾地表示,早该“跪倒”在焦先生脚下,“好好跟焦先生学”! 由此可见,林兆华并不一味地反传统,有时他还是很讲传统的,就像那些天天讲传统的人,骨子里倒是反传统的。所以,传统这个东西,不是抽象的,而是很具体的。林兆华反的传统,其实正是那种食“欧”不化,拿着斯坦尼的鸡毛当令箭,把庸俗现实主义当戒律的传统;而他所讲的传统,却是中国的戏曲美学传统,他说:“真正让我精神解放的,是中国的戏曲、说唱艺术、南方的评弹,甚至东北的二人转。”正像他所说的,天天讲传统的那些人所讲的传统,在中国是找不到根的,“人艺的传统要寻根,根在中国学派、戏曲美学”。 事情总是这么有意思,被认为是反传统的人,其实天天在讲传统,并致力于在实践中激活传统,丰富传统,发展传统;而口口声声讲传

 

事情总是这么有意思,被认为是反传统的人,其实天天在讲传统,并致力于在实践中激活传统,丰富传统,发展传统;而口口声声讲传统的人,倒是做了中国自身传统的掘墓人。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必须承认,林兆华才是真正的焦菊隐的继承者,北京人艺传统的继承者。再说到何怀宏教授的《新纲常》,大约是想在旧瓶里面装新酒吧。这里所谓纲常,就是三纲五常。三纲: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五常:仁、义、礼、智、信。这一套可谓中国传统社会的道德根基,这个“根基”的“根”,按照何教授的说法,是指中国社会道德基础的文化之“根”,而他的新纲常,是要探寻和传承这个“文化之根”,“要让时代的道德要求也接上我们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并让本来就包含在这传统中的持久普遍的道德原则与理由更加彰显”。

 

活它。这样看来,何教授的“新纲常”,还是空想的成分要多一些。这是因为,要接上这个文化之根,观音菩萨的这瓶水,却不易得。 唐诗风物志——唐人的世俗生活 毛晓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导演小人书 林兆华长江文艺出版社 我读:读书,让我们不再孤单 梁文道 湖南文艺出版社 易中天中华史:秦并天下 易中天浙江文艺出版社 新纲常: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 何怀宏四川人民出版社 一头自由主义的鹿 狄马中信出版社 一本杂志和一个时代的体温 《新周刊》现代出版社 罗伯特议事规则(第10版) (美) 罗伯特  格致出版社 我在陕北延川插队的日子 邢仪 电子工业出版社 努尔哈赤全传 阎崇年 江苏文艺出版社

这个恐怕不大容易,因为他的处境是把自己放在反传统和讲传统之间,这就比较尴尬。如果我们承认中国社会是个不断演进的社会,又是一个不可避免地卷入现代世界,并主动走向现代化的社会,那么,这个社会的“根”扎在哪里的确是个问题。按说,一个有自己根基的社会,它的演进和生长,它的从传统到现代化,是在这根基之上自然发生的。而中国的情况有一点不同,就是这个“根”曾被我们自己挖断了,我们是一个没有文化根基的社会,或者说,我们今天的这个社会并没有建立在固有的文化根基之上,你想接续和传承这个根,就不像想得那么容易。就像孙猴子推倒了人参果树,他一定要请来观音菩萨,用净瓶里的水才能救活它。这样看来,何教授的“新纲常”,还是空想的成分要多一些。这是因为,要接上这个文化之根,观音菩萨的这瓶水,却不易得。

活它。这样看来,何教授的“新纲常”,还是空想的成分要多一些。这是因为,要接上这个文化之根,观音菩萨的这瓶水,却不易得。 唐诗风物志——唐人的世俗生活 毛晓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导演小人书 林兆华长江文艺出版社 我读:读书,让我们不再孤单 梁文道 湖南文艺出版社 易中天中华史:秦并天下 易中天浙江文艺出版社 新纲常: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 何怀宏四川人民出版社 一头自由主义的鹿 狄马中信出版社 一本杂志和一个时代的体温 《新周刊》现代出版社 罗伯特议事规则(第10版) (美) 罗伯特  格致出版社 我在陕北延川插队的日子 邢仪 电子工业出版社 努尔哈赤全传 阎崇年 江苏文艺出版社  

唐诗风物志——唐人的世俗生活        读这个月的畅销书榜单,看到两本很有意思的书,一本是林兆华的《导演小人书》,另一本是何怀宏的《新纲常: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林兆华的《导演小人书》是大导对自己戏剧人生的一次总结,当然是以他自己的方式。大导不喜欢传统,很多人都把他看作是戏剧界反传统的代表人物。他们称他为北京人艺的“逆子”,他并不反驳,但我想,他也不一定就认可,因为他年轻时,就曾因为崇拜焦菊隐先生而被批判,其罪名就是“拜倒在反动学术权威脚下”,直到今天,他还不无遗憾地表示,早该“跪倒”在焦先生脚下,“好好跟焦先生学”! 由此可见,林兆华并不一味地反传统,有时他还是很讲传统的,就像那些天天讲传统的人,骨子里倒是反传统的。所以,传统这个东西,不是抽象的,而是很具体的。林兆华反的传统,其实正是那种食“欧”不化,拿着斯坦尼的鸡毛当令箭,把庸俗现实主义当戒律的传统;而他所讲的传统,却是中国的戏曲美学传统,他说:“真正让我精神解放的,是中国的戏曲、说唱艺术、南方的评弹,甚至东北的二人转。”正像他所说的,天天讲传统的那些人所讲的传统,在中国是找不到根的,“人艺的传统要寻根,根在中国学派、戏曲美学”。 事情总是这么有意思,被认为是反传统的人,其实天天在讲传统,并致力于在实践中激活传统,丰富传统,发展传统;而口口声声讲传毛晓雯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导演小人书                                 统的人,倒是做了中国自身传统的掘墓人。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必须承认,林兆华才是真正的焦菊隐的继承者,北京人艺传统的继承者。再说到何怀宏教授的《新纲常》,大约是想在旧瓶里面装新酒吧。这里所谓纲常,就是三纲五常。三纲: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五常:仁、义、礼、智、信。这一套可谓中国传统社会的道德根基,这个“根基”的“根”,按照何教授的说法,是指中国社会道德基础的文化之“根”,而他的新纲常,是要探寻和传承这个“文化之根”,“要让时代的道德要求也接上我们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并让本来就包含在这传统中的持久普遍的道德原则与理由更加彰显”。 这个恐怕不大容易,因为他的处境是把自己放在反传统和讲传统之间,这就比较尴尬。如果我们承认中国社会是个不断演进的社会,又是一个不可避免地卷入现代世界,并主动走向现代化的社会,那么,这个社会的“根”扎在哪里的确是个问题。按说,一个有自己根基的社会,它的演进和生长,它的从传统到现代化,是在这根基之上自然发生的。而中国的情况有一点不同,就是这个“根”曾被我们自己挖断了,我们是一个没有文化根基的社会,或者说,我们今天的这个社会并没有建立在固有的文化根基之上,你想接续和传承这个根,就不像想得那么容易。就像孙猴子推倒了人参果树,他一定要请来观音菩萨,用净瓶里的水才能救 林兆华              长江文艺出版社

我读:读书,让我们不再孤单         统的人,倒是做了中国自身传统的掘墓人。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必须承认,林兆华才是真正的焦菊隐的继承者,北京人艺传统的继承者。再说到何怀宏教授的《新纲常》,大约是想在旧瓶里面装新酒吧。这里所谓纲常,就是三纲五常。三纲: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五常:仁、义、礼、智、信。这一套可谓中国传统社会的道德根基,这个“根基”的“根”,按照何教授的说法,是指中国社会道德基础的文化之“根”,而他的新纲常,是要探寻和传承这个“文化之根”,“要让时代的道德要求也接上我们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并让本来就包含在这传统中的持久普遍的道德原则与理由更加彰显”。 这个恐怕不大容易,因为他的处境是把自己放在反传统和讲传统之间,这就比较尴尬。如果我们承认中国社会是个不断演进的社会,又是一个不可避免地卷入现代世界,并主动走向现代化的社会,那么,这个社会的“根”扎在哪里的确是个问题。按说,一个有自己根基的社会,它的演进和生长,它的从传统到现代化,是在这根基之上自然发生的。而中国的情况有一点不同,就是这个“根”曾被我们自己挖断了,我们是一个没有文化根基的社会,或者说,我们今天的这个社会并没有建立在固有的文化根基之上,你想接续和传承这个根,就不像想得那么容易。就像孙猴子推倒了人参果树,他一定要请来观音菩萨,用净瓶里的水才能救梁文道             湖南文艺出版社

易中天中华史:秦并天下               易中天              浙江文艺出版社

活它。这样看来,何教授的“新纲常”,还是空想的成分要多一些。这是因为,要接上这个文化之根,观音菩萨的这瓶水,却不易得。 唐诗风物志——唐人的世俗生活 毛晓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导演小人书 林兆华长江文艺出版社 我读:读书,让我们不再孤单 梁文道 湖南文艺出版社 易中天中华史:秦并天下 易中天浙江文艺出版社 新纲常: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 何怀宏四川人民出版社 一头自由主义的鹿 狄马中信出版社 一本杂志和一个时代的体温 《新周刊》现代出版社 罗伯特议事规则(第10版) (美) 罗伯特  格致出版社 我在陕北延川插队的日子 邢仪 电子工业出版社 努尔哈赤全传 阎崇年 江苏文艺出版社

新纲常: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   何怀宏             四川人民出版社

读这个月的畅销书榜单,看到两本很有意思的书,一本是林兆华的《导演小人书》,另一本是何怀宏的《新纲常: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林兆华的《导演小人书》是大导对自己戏剧人生的一次总结,当然是以他自己的方式。大导不喜欢传统,很多人都把他看作是戏剧界反传统的代表人物。他们称他为北京人艺的“逆子”,他并不反驳,但我想,他也不一定就认可,因为他年轻时,就曾因为崇拜焦菊隐先生而被批判,其罪名就是“拜倒在反动学术权威脚下”,直到今天,他还不无遗憾地表示,早该“跪倒”在焦先生脚下,“好好跟焦先生学”! 由此可见,林兆华并不一味地反传统,有时他还是很讲传统的,就像那些天天讲传统的人,骨子里倒是反传统的。所以,传统这个东西,不是抽象的,而是很具体的。林兆华反的传统,其实正是那种食“欧”不化,拿着斯坦尼的鸡毛当令箭,把庸俗现实主义当戒律的传统;而他所讲的传统,却是中国的戏曲美学传统,他说:“真正让我精神解放的,是中国的戏曲、说唱艺术、南方的评弹,甚至东北的二人转。”正像他所说的,天天讲传统的那些人所讲的传统,在中国是找不到根的,“人艺的传统要寻根,根在中国学派、戏曲美学”。 事情总是这么有意思,被认为是反传统的人,其实天天在讲传统,并致力于在实践中激活传统,丰富传统,发展传统;而口口声声讲传

一头自由主义的鹿                        狄马                中信出版社

一本杂志和一个时代的体温           统的人,倒是做了中国自身传统的掘墓人。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必须承认,林兆华才是真正的焦菊隐的继承者,北京人艺传统的继承者。再说到何怀宏教授的《新纲常》,大约是想在旧瓶里面装新酒吧。这里所谓纲常,就是三纲五常。三纲: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五常:仁、义、礼、智、信。这一套可谓中国传统社会的道德根基,这个“根基”的“根”,按照何教授的说法,是指中国社会道德基础的文化之“根”,而他的新纲常,是要探寻和传承这个“文化之根”,“要让时代的道德要求也接上我们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并让本来就包含在这传统中的持久普遍的道德原则与理由更加彰显”。 这个恐怕不大容易,因为他的处境是把自己放在反传统和讲传统之间,这就比较尴尬。如果我们承认中国社会是个不断演进的社会,又是一个不可避免地卷入现代世界,并主动走向现代化的社会,那么,这个社会的“根”扎在哪里的确是个问题。按说,一个有自己根基的社会,它的演进和生长,它的从传统到现代化,是在这根基之上自然发生的。而中国的情况有一点不同,就是这个“根”曾被我们自己挖断了,我们是一个没有文化根基的社会,或者说,我们今天的这个社会并没有建立在固有的文化根基之上,你想接续和传承这个根,就不像想得那么容易。就像孙猴子推倒了人参果树,他一定要请来观音菩萨,用净瓶里的水才能救《新周刊》          现代出版社

罗伯特议事规则(10统的人,倒是做了中国自身传统的掘墓人。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必须承认,林兆华才是真正的焦菊隐的继承者,北京人艺传统的继承者。再说到何怀宏教授的《新纲常》,大约是想在旧瓶里面装新酒吧。这里所谓纲常,就是三纲五常。三纲: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五常:仁、义、礼、智、信。这一套可谓中国传统社会的道德根基,这个“根基”的“根”,按照何教授的说法,是指中国社会道德基础的文化之“根”,而他的新纲常,是要探寻和传承这个“文化之根”,“要让时代的道德要求也接上我们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并让本来就包含在这传统中的持久普遍的道德原则与理由更加彰显”。 这个恐怕不大容易,因为他的处境是把自己放在反传统和讲传统之间,这就比较尴尬。如果我们承认中国社会是个不断演进的社会,又是一个不可避免地卷入现代世界,并主动走向现代化的社会,那么,这个社会的“根”扎在哪里的确是个问题。按说,一个有自己根基的社会,它的演进和生长,它的从传统到现代化,是在这根基之上自然发生的。而中国的情况有一点不同,就是这个“根”曾被我们自己挖断了,我们是一个没有文化根基的社会,或者说,我们今天的这个社会并没有建立在固有的文化根基之上,你想接续和传承这个根,就不像想得那么容易。就像孙猴子推倒了人参果树,他一定要请来观音菩萨,用净瓶里的水才能救)       (美) 罗伯特            格致出版社

我在陕北延川插队的日子              邢仪               电子工业出版社

努尔哈赤全传                           阎崇年             江苏文艺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1143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