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笑得有些辛酸  

2012-03-03 20: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人物性格以及故事情节发展出来的,不是表演者强加给这个人物的,因而并不让人感觉到肉麻或生硬。 包工头老穆是该剧的核心人物,他执着而且善良,他不想拖欠乡亲们的“卖命钱”,但开发商欠大包工头,大包工头欠二包工头,二包工头欠他,所以,他的一切行为动机,都是为了讨回两年来开发商拖欠工人的工钱,甚至当侯处长拿出50万元赃款,作为工钱给他的时候,他仍然要冲侯处长三鞠躬,称他为“大恩人”。他总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而他的执着和善良又往往使得他不自觉,在其中越“陷”越深,于是上演了一幕幕可笑而又辛酸的人生喜剧。但这个人物是可爱的,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喜剧的通情达理,以及“对一切存在事物的热忱而温存的同情”。恰如一位哲人所说:“它的本质是爱,而不是蔑

视。” 所以,好的喜剧从不排斥道德感,它是爱憎分明的,也是惩恶扬善的,伟大的戏剧理论家莱辛把它比喻为社会的“防腐剂”、“矫正药”,它一定要让我们看到有些事情的乖谬可笑,有些人物的卑鄙可耻,比如贪赃枉法的侯处长,以及拖欠工人工钱,却用金钱和美女贿赂侯处长的任总。观众的笑声不仅包含着摧毁他们的力量,同时,也启发观众进一步思考,这种社会毒瘤所以存在的不合理性。 笑得有些辛酸

——看话剧《阳台》有感

由人物性格以及故事情节发展出来的,不是表演者强加给这个人物的,因而并不让人感觉到肉麻或生硬。 包工头老穆是该剧的核心人物,他执着而且善良,他不想拖欠乡亲们的“卖命钱”,但开发商欠大包工头,大包工头欠二包工头,二包工头欠他,所以,他的一切行为动机,都是为了讨回两年来开发商拖欠工人的工钱,甚至当侯处长拿出50万元赃款,作为工钱给他的时候,他仍然要冲侯处长三鞠躬,称他为“大恩人”。他总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而他的执着和善良又往往使得他不自觉,在其中越“陷”越深,于是上演了一幕幕可笑而又辛酸的人生喜剧。但这个人物是可爱的,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喜剧的通情达理,以及“对一切存在事物的热忱而温存的同情”。恰如一位哲人所说:“它的本质是爱,而不是蔑

解玺璋

由人物性格以及故事情节发展出来的,不是表演者强加给这个人物的,因而并不让人感觉到肉麻或生硬。 包工头老穆是该剧的核心人物,他执着而且善良,他不想拖欠乡亲们的“卖命钱”,但开发商欠大包工头,大包工头欠二包工头,二包工头欠他,所以,他的一切行为动机,都是为了讨回两年来开发商拖欠工人的工钱,甚至当侯处长拿出50万元赃款,作为工钱给他的时候,他仍然要冲侯处长三鞠躬,称他为“大恩人”。他总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而他的执着和善良又往往使得他不自觉,在其中越“陷”越深,于是上演了一幕幕可笑而又辛酸的人生喜剧。但这个人物是可爱的,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喜剧的通情达理,以及“对一切存在事物的热忱而温存的同情”。恰如一位哲人所说:“它的本质是爱,而不是蔑笑得有些辛酸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笑得有些辛酸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由人物性格以及故事情节发展出来的,不是表演者强加给这个人物的,因而并不让人感觉到肉麻或生硬。 包工头老穆是该剧的核心人物,他执着而且善良,他不想拖欠乡亲们的“卖命钱”,但开发商欠大包工头,大包工头欠二包工头,二包工头欠他,所以,他的一切行为动机,都是为了讨回两年来开发商拖欠工人的工钱,甚至当侯处长拿出50万元赃款,作为工钱给他的时候,他仍然要冲侯处长三鞠躬,称他为“大恩人”。他总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而他的执着和善良又往往使得他不自觉,在其中越“陷”越深,于是上演了一幕幕可笑而又辛酸的人生喜剧。但这个人物是可爱的,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喜剧的通情达理,以及“对一切存在事物的热忱而温存的同情”。恰如一位哲人所说:“它的本质是爱,而不是蔑
笑得有些辛酸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由人物性格以及故事情节发展出来的,不是表演者强加给这个人物的,因而并不让人感觉到肉麻或生硬。 包工头老穆是该剧的核心人物,他执着而且善良,他不想拖欠乡亲们的“卖命钱”,但开发商欠大包工头,大包工头欠二包工头,二包工头欠他,所以,他的一切行为动机,都是为了讨回两年来开发商拖欠工人的工钱,甚至当侯处长拿出50万元赃款,作为工钱给他的时候,他仍然要冲侯处长三鞠躬,称他为“大恩人”。他总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而他的执着和善良又往往使得他不自觉,在其中越“陷”越深,于是上演了一幕幕可笑而又辛酸的人生喜剧。但这个人物是可爱的,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喜剧的通情达理,以及“对一切存在事物的热忱而温存的同情”。恰如一位哲人所说:“它的本质是爱,而不是蔑

笑得有些辛酸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视。” 所以,好的喜剧从不排斥道德感,它是爱憎分明的,也是惩恶扬善的,伟大的戏剧理论家莱辛把它比喻为社会的“防腐剂”、“矫正药”,它一定要让我们看到有些事情的乖谬可笑,有些人物的卑鄙可耻,比如贪赃枉法的侯处长,以及拖欠工人工钱,却用金钱和美女贿赂侯处长的任总。观众的笑声不仅包含着摧毁他们的力量,同时,也启发观众进一步思考,这种社会毒瘤所以存在的不合理性。

笑得有些辛酸,笑过之后还能给观众留下一些回味,触动观众的思绪随之展开,绵绵不绝,这是喜剧的高境界。它的存在,证明了喜剧所追求的不仅仅是笑点,尽管《阳台》中亦不乏笑点,观众笑声不断,甚至在许多场合开怀大笑,但在笑声当中,也还需要又一点社会关怀,甚至有一点悲情,作为底色。这样的喜剧才不会浅薄和平庸。

笑得有些辛酸 ——看话剧《阳台》有感 解玺璋 笑得有些辛酸,笑过之后还能给观众留下一些回味,触动观众的思绪随之展开,绵绵不绝,这是喜剧的高境界。它的存在,证明了喜剧所追求的不仅仅是笑点,尽管《阳台》中亦不乏笑点,观众笑声不断,甚至在许多场合开怀大笑,但在笑声当中,也还需要又一点社会关怀,甚至有一点悲情,作为底色。这样的喜剧才不会浅薄和平庸。 我们看《阳台》就有这样的感受。陈佩斯充分利用了形体的夸张、动作的滑稽、语言的幽默,以及误会、巧合、讽刺、错位等等喜剧的手段,我们甚至会觉得他制造的笑料过于密集和频繁了,但这种感觉稍纵即逝,我们很快又被有趣的剧情所吸引,不得不被他牵着鼻子走。事实上,《阳台》的喜剧性或幽默感,最根本的毕竟还是 

我们看《阳台》就有这样的感受。陈佩斯充分利用了形体的夸张、动作的滑稽、语言的幽默,以及误会、巧合、讽刺、错位等等喜剧的手段,我们甚至会觉得他制造的笑料过于密集和频繁了,但这种感觉稍纵即逝,我们很快又被有趣的剧情所吸引,不得不被他牵着鼻子走。事实上,《阳台》的喜剧性或幽默感,最根本的毕竟还是由人物性格以及故事情节发展出来的,不是表演者强加给这个人物的,因而并不让人感觉到肉麻或生硬。

由人物性格以及故事情节发展出来的,不是表演者强加给这个人物的,因而并不让人感觉到肉麻或生硬。 包工头老穆是该剧的核心人物,他执着而且善良,他不想拖欠乡亲们的“卖命钱”,但开发商欠大包工头,大包工头欠二包工头,二包工头欠他,所以,他的一切行为动机,都是为了讨回两年来开发商拖欠工人的工钱,甚至当侯处长拿出50万元赃款,作为工钱给他的时候,他仍然要冲侯处长三鞠躬,称他为“大恩人”。他总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而他的执着和善良又往往使得他不自觉,在其中越“陷”越深,于是上演了一幕幕可笑而又辛酸的人生喜剧。但这个人物是可爱的,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喜剧的通情达理,以及“对一切存在事物的热忱而温存的同情”。恰如一位哲人所说:“它的本质是爱,而不是蔑

 

包工头老穆是该剧的核心人物,他执着而且善良,他不想拖欠乡亲们的“卖命钱”,但开发商欠大包工头,大包工头欠二包工头,二包工头欠他,所以,他的一切行为动机,都是为了讨回两年来开发商拖欠工人的工钱,甚至当侯处长拿出50万元赃款,作为工钱给他的时候,他仍然要冲侯处长三鞠躬,称他为“大恩人”。他总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而他的执着和善良又往往使得他不自觉,在其中越“陷”越深,于是上演了一幕幕可笑而又辛酸的人生喜剧。但这个人物是可爱的,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喜剧的通情达理,以及“对一切存在事物的热忱而温存的同情”。恰如一位哲人所说:“它的本质是爱,而不是蔑视。”

笑得有些辛酸 ——看话剧《阳台》有感 解玺璋 笑得有些辛酸,笑过之后还能给观众留下一些回味,触动观众的思绪随之展开,绵绵不绝,这是喜剧的高境界。它的存在,证明了喜剧所追求的不仅仅是笑点,尽管《阳台》中亦不乏笑点,观众笑声不断,甚至在许多场合开怀大笑,但在笑声当中,也还需要又一点社会关怀,甚至有一点悲情,作为底色。这样的喜剧才不会浅薄和平庸。 我们看《阳台》就有这样的感受。陈佩斯充分利用了形体的夸张、动作的滑稽、语言的幽默,以及误会、巧合、讽刺、错位等等喜剧的手段,我们甚至会觉得他制造的笑料过于密集和频繁了,但这种感觉稍纵即逝,我们很快又被有趣的剧情所吸引,不得不被他牵着鼻子走。事实上,《阳台》的喜剧性或幽默感,最根本的毕竟还是

 

笑得有些辛酸 ——看话剧《阳台》有感 解玺璋 笑得有些辛酸,笑过之后还能给观众留下一些回味,触动观众的思绪随之展开,绵绵不绝,这是喜剧的高境界。它的存在,证明了喜剧所追求的不仅仅是笑点,尽管《阳台》中亦不乏笑点,观众笑声不断,甚至在许多场合开怀大笑,但在笑声当中,也还需要又一点社会关怀,甚至有一点悲情,作为底色。这样的喜剧才不会浅薄和平庸。 我们看《阳台》就有这样的感受。陈佩斯充分利用了形体的夸张、动作的滑稽、语言的幽默,以及误会、巧合、讽刺、错位等等喜剧的手段,我们甚至会觉得他制造的笑料过于密集和频繁了,但这种感觉稍纵即逝,我们很快又被有趣的剧情所吸引,不得不被他牵着鼻子走。事实上,《阳台》的喜剧性或幽默感,最根本的毕竟还是 所以,好的喜剧从不排斥道德感,它是爱憎分明的,也是惩恶扬善的,伟大的戏剧理论家莱辛把它比喻为社会的“防腐剂”、“矫正药”,它一定要让我们看到有些事情的乖谬可笑,有些人物的卑鄙可耻,比如贪赃枉法的侯处长,以及拖欠工人工钱,却用金钱和美女贿赂侯处长的任总。观众的笑声不仅包含着摧毁他们的力量,同时,也启发观众进一步思考,这种社会毒瘤所以存在的不合理性。 

  评论这张
 
阅读(38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