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没了讽刺,喜剧是个什么东西  

2012-02-21 21:1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了讽刺,喜剧是个什么东西

解玺璋

没了讽刺,喜剧是个什么东西 解玺璋 看了影片《爱love》,不能说一无是处,但也并非无可指摘,有些段落还是很肉麻的,比如钮承泽扮演的那个老男人向舒淇扮演的他所包养的那个女人表白那一段,还有舒淇和阮经天在别人婚礼上终于走到一起互戴“戒指”那一段,都因煽情而显得十分肉麻。 如果说阿凯、宜珈和小霓的三角恋因主人公的青春、清纯还可以说是“小清新”的话,那么,赵薇和赵又廷这一对的暧昧关系却也只能用肉麻来形容,双方的爱不仅显得十分勉强,而且少了些诚意;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仅仅肉麻也还罢了,偏偏还要装得有趣,以打情骂俏来制造笑点,这难道就是爱吗?给人的感觉倒像是刻意回避某种东西的无聊。 不难看出,导演在努力营造一种轻松幽默的气氛,北京警察的插科打诨,把阮经天饰演的洗车工小宽设计为口吃,赵薇饰演的金小叶洒狗血式的表演,赵薇与赵又廷一个爱新觉罗,一个叶赫那拉的安排,包括阿凯(彭于晏饰演)跳粪池的所谓神来之笔,导演做了这么多,想要的,无非就是所谓喜剧效果。如果说观众笑了,影片就算大功告成,目的达到的话,那么我们也许应该为这部

 

看了影片《爱love》,不能说一无是处,但也并非无可指摘,有些段落还是很肉麻的,比如钮承泽扮演的那个老男人向舒淇扮演的他所包养的那个女人表白那一段,还有舒淇和阮经天在别人婚礼上终于走到一起互戴“戒指”那一段,都因煽情而显得十分肉麻。

 

如果说阿凯、宜珈和小霓的三角恋因主人公的青春、清纯还可以说是“小清新”的话,那么,赵薇和赵又廷这一对的暧昧关系却也只能用肉麻来形容,双方的爱不仅显得十分勉强,而且少了些诚意;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仅仅肉麻也还罢了,偏偏还要装得有趣,以打情骂俏来制造笑点,这难道就是爱吗?给人的感觉倒像是刻意回避某种东西的无聊。

 

影片感到庆幸,因为观影中观众的笑声确是实实在在的,但无论如何,把观众搞笑不是衡量喜剧影片的唯一指标,甚至不是最重要的指标。换句话说,导演恐怕也不忍心把拍摄喜剧影片等同于卖笑。 康德曾经说过,喜剧是一种理性对对象的自由戏弄,说得直白一点,这种自由戏弄也就是讽刺。没有讽刺的喜剧是不可想像的,如果一定要赋予它某种形象的话,那么,它很像一只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这么说也许有点言过其实,不容易被人接受,但细想起来难道不是这样吗?事实上,讽刺是一切喜剧艺术保持其尊严所必须的,丢掉了讽刺的喜剧甚至不如将讽谏藏在微言大义中的俳优,只剩下了可怜巴巴的谄媚。君不见小品近年来的衰落吗?更早一点的相声的衰微,又何尝不是自动放弃了讽刺的功能? 有人也许会觉得我过于挑剔,不就是一部影片吗?不就是想给“情人节”增加一道甜点吗?讽刺在这个时候似乎是不相宜的,导演太想给这个有着太多遗憾的“爱”字锦上添花了,这么做,或许也只是想给这些老套的爱情故事重新赋予合理性。其实也不尽然,如果这种廉价的搞笑作为许多影片自甘堕落的理由可以成立的话,那么,尽管他们不

不难看出,导演在努力营造一种轻松幽默的气氛,北京警察的插科打诨,把阮经天饰演的洗车工小宽设计为口吃,赵薇饰演的金小叶洒狗血式的表演,赵薇与赵又廷一个爱新觉罗,一个叶赫那拉的安排,包括阿凯(彭于晏饰演)跳粪池的所谓神来之笔,导演做了这么多,想要的,无非就是所谓喜剧效果。如果说观众笑了,影片就算大功告成,目的达到的话,那么我们也许应该为这部影片感到庆幸,因为观影中观众的笑声确是实实在在的,但无论如何,把观众搞笑不是衡量喜剧影片的唯一指标,甚至不是最重要的指标。换句话说,导演恐怕也不忍心把拍摄喜剧影片等同于卖笑。

以卖笑为耻,但其面对社会人生之不合理想所做的种种妥协和逃避,却只能让人为之汗颜,最终亦难逃浅薄无聊的宿命。至于影片大肆鼓吹的“爱”,又何尝不是被这种廉价的搞笑亵渎了呢?可以这么说,爱是不能被言说的,一旦爱成为示爱者向被爱者的表白,就像面对舒淇纽承泽所竭力表白的那样,虽然他那句“我竟然因为爱你而变得喜欢他了”的话,让很多人感动,但爱却因此失去了它的意义,变成了镜头前的表演,有人称之为“卖帅卖萌卖可怜”,彭于晏跳粪坑也属此类,恶心的不是大粪,而是爱人面前的摆拍,在这里,爱早已不再是爱了。  

康德曾经说过,喜剧是一种理性对对象的自由戏弄,说得直白一点,这种自由戏弄也就是讽刺。没有讽刺的喜剧是不可想像的,如果一定要赋予它某种形象的话,那么,它很像一只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这么说也许有点言过其实,不容易被人接受,但细想起来难道不是这样吗?事实上,讽刺是一切喜剧艺术保持其尊严所必须的,丢掉了讽刺的喜剧甚至不如将讽谏藏在微言大义中的俳优,只剩下了可怜巴巴的谄媚。君不见小品近年来的衰落吗?更早一点的相声的衰微,又何尝不是自动放弃了讽刺的功能?

 

没了讽刺,喜剧是个什么东西 解玺璋 看了影片《爱love》,不能说一无是处,但也并非无可指摘,有些段落还是很肉麻的,比如钮承泽扮演的那个老男人向舒淇扮演的他所包养的那个女人表白那一段,还有舒淇和阮经天在别人婚礼上终于走到一起互戴“戒指”那一段,都因煽情而显得十分肉麻。 如果说阿凯、宜珈和小霓的三角恋因主人公的青春、清纯还可以说是“小清新”的话,那么,赵薇和赵又廷这一对的暧昧关系却也只能用肉麻来形容,双方的爱不仅显得十分勉强,而且少了些诚意;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仅仅肉麻也还罢了,偏偏还要装得有趣,以打情骂俏来制造笑点,这难道就是爱吗?给人的感觉倒像是刻意回避某种东西的无聊。 不难看出,导演在努力营造一种轻松幽默的气氛,北京警察的插科打诨,把阮经天饰演的洗车工小宽设计为口吃,赵薇饰演的金小叶洒狗血式的表演,赵薇与赵又廷一个爱新觉罗,一个叶赫那拉的安排,包括阿凯(彭于晏饰演)跳粪池的所谓神来之笔,导演做了这么多,想要的,无非就是所谓喜剧效果。如果说观众笑了,影片就算大功告成,目的达到的话,那么我们也许应该为这部 有人也许会觉得我过于挑剔,不就是一部影片吗?不就是想给“情人节”增加一道甜点吗?讽刺在这个时候似乎是不相宜的,导演太想给这个有着太多遗憾的“爱”字锦上添花了,这么做,或许也只是想给这些老套的爱情故事重新赋予合理性。其实也不尽然,如果这种廉价的搞笑作为许多影片自甘堕落的理由可以成立的话,那么,尽管他们不以卖笑为耻,但其面对社会人生之不合理想所做的种种妥协和逃避,却只能让人为之汗颜,最终亦难逃浅薄无聊的宿命。至于影片大肆鼓吹的“爱”,又何尝不是被这种廉价的搞笑亵渎了呢?可以这么说,爱是不能被言说的,一旦爱成为示爱者向被爱者的表白,就像面对舒淇纽承泽所竭力表白的那样,虽然他那句“我竟然因为爱你而变得喜欢他了”的话,让很多人感动,但爱却因此失去了它的意义,变成了镜头前的表演,有人称之为“卖帅卖萌卖可怜”,彭于晏跳粪坑也属此类,恶心的不是大粪,而是爱人面前的摆拍,在这里,爱早已不再是爱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