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大有大的难处  

2011-05-09 23: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有大的难处

大有大的难处 ——看话剧《王府井》有感 解玺璋 话剧《王府井》拿出了一种史诗范儿,要以这条街见证北京的历史与变迁,折射北京的文明与发展,记录北京的崛起与繁荣,全方位再现这条街的历史沧桑。据说,全剧跨越百年,选取六个关节点,从晚清一直演到改革开放,贯穿全剧的不是某个人物,而是这条街以及这条街所承载的精神意蕴。 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只是该剧的上半部,即1910年至1948年间发生在王府井的那些事。有意思的是,这样一部鸿篇巨制却是从一家炒肝店开始的。既然确定了不写个人的发家史和一店一铺的兴衰,而以这条街为其主人公,那么,如何确立这条街的戏剧形象也就变得非常重要,甚至关系到这出戏的成败。 诚然,一台戏要表现一条街是有难度的,因为,戏剧要求集中,不可能面面俱到。再者说,戏剧在把一条街作为叙事对象的时候,这条街就已经不是一条街,而是一个人了。而且不是一个抽象的人,而是一个具体的人。这个人是谁呢?就一般情况而言,他应该是生活在这条街上与它同呼吸共命运的人,或者说,是能够体现这条街精神气韵的人。这么说也许有点空洞和玄虚,那么,我们就来看看,该剧都安排了哪些人出场? 佟寿春,禄顶鸿帽店的少掌柜,全剧的关键人物,也是第一个有可能为“王府井”承担形象代言的人。我们要认识“王府井”,首先要通过佟寿春这个媒介。他的性格中有许多作者所赋予的理想成分,这种理想首先不是来自生活本身,而是来自百年来人们对某种新人人格的憧憬。作为一个买卖人,他从父亲那里继承了规矩、正直、热忱、诚实的品德,但他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他不像父亲那样怕事,怕官,畏于权势。王爷娶了他的女人,他却要占有这个女人的心;喜爷强迫他父亲以命换海龙,大儿子为此丢了性命,惟有他,敢在喜爷面前表现出愤恨不平;他接班做了禄顶鸿的掌柜,却又遭遇王府井大火之后各种势力急于瓜分这条街的黄金铺面,一直在这里开店做生意的小买卖人由于无钱无势,都有被挤出局的危险,开炒肝店的蔡仙儿就受到投机商人肖满金的欺负,险些被

——看话剧《王府井》有感

解玺璋

 

免地被削弱了,但是,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必定会使其文化因子渗透在这条街的风韵之中。然而遗憾的是,在剧中王爷没有很好地负起责任,他的戏流于过场而少了些文化的底蕴。肖满金这个人物感觉也有些简单化、脸谱化了,以他留学的身份以及社会关系中比较多的西方人这个特点,应该有更多的作为,是可以承担王府井文化中中西文化相互影响和融合这个面相的,而这在百年中国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既然要写王府井,就少不了这个方面。我们从王府井的建筑遗存和商业特征中不难看到这一点。但现在看来,肖满金只是个不良的投机分子,这条街上的一个“混混儿”。《王府井》因此丧失了一个世界文化的视角,这是十分可惜的。 毫无疑问,《王府井》应该是个群戏,佟寿春、喜爷、王爷、肖满金中的任何一人都不足以代表王府井,都只是王府井的一部分。这是这个戏显得比较散的客观原因,所谓大有大的难处。有人可能会提到匾爷,以为是王府井的灵魂,但如果我们通过这位匾爷的眼光审视王府井的话,也许就会发现,我们的视野其实是被他的眼界局限了。

    话剧《王府井》拿出了一种史诗范儿,要以这条街见证北京的历史与变迁,折射北京的文明与发展,记录北京的崛起与繁荣,全方位再现这条街的历史沧桑。据说,全剧跨越百年,选取六个关节点,从晚清一直演到改革开放,贯穿全剧的不是某个人物,而是这条街以及这条街所承载的精神意蕴。

 

    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只是该剧的上半部,即1910年至1948年间发生在王府井的那些事。有意思的是,这样一部鸿篇巨制却是从一家炒肝店开始的。既然确定了不写个人的发家史和一店一铺的兴衰,而以这条街为其主人公,那么,如何确立这条街的戏剧形象也就变得非常重要,甚至关系到这出戏的成败。

免地被削弱了,但是,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必定会使其文化因子渗透在这条街的风韵之中。然而遗憾的是,在剧中王爷没有很好地负起责任,他的戏流于过场而少了些文化的底蕴。肖满金这个人物感觉也有些简单化、脸谱化了,以他留学的身份以及社会关系中比较多的西方人这个特点,应该有更多的作为,是可以承担王府井文化中中西文化相互影响和融合这个面相的,而这在百年中国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既然要写王府井,就少不了这个方面。我们从王府井的建筑遗存和商业特征中不难看到这一点。但现在看来,肖满金只是个不良的投机分子,这条街上的一个“混混儿”。《王府井》因此丧失了一个世界文化的视角,这是十分可惜的。 毫无疑问,《王府井》应该是个群戏,佟寿春、喜爷、王爷、肖满金中的任何一人都不足以代表王府井,都只是王府井的一部分。这是这个戏显得比较散的客观原因,所谓大有大的难处。有人可能会提到匾爷,以为是王府井的灵魂,但如果我们通过这位匾爷的眼光审视王府井的话,也许就会发现,我们的视野其实是被他的眼界局限了。

 

    诚然,一台戏要表现一条街是有难度的,因为,戏剧要求集中,不可能面面俱到。再者说,戏剧在把一条街作为叙事对象的时候,这条街就已经不是一条街,而是一个人了。而且不是一个抽象的人,而是一个具体的人。这个人是谁呢?就一般情况而言,他应该是生活在这条街上与它同呼吸共命运的人,或者说,是能够体现这条街精神气韵的人。这么说也许有点空洞和玄虚,那么,我们就来看看,该剧都安排了哪些人出场?

 

诬为纵火犯,这时,又是佟寿春仗义执言,以店铺和生命为代价,带头为蔡仙儿担保;日本投降后,肖满金要借禄顶鸿的铺面倒卖美军剩余的战争物资,佟寿春断然拒绝,为了保住禄顶鸿的清白,他愤然砸断了祖传的牌匾;王爷去世前,为当年争夺铺面和女人向他赔罪,还把云儿托付给他,他带着内心的伤痛,依然承诺会照顾云儿一辈子。这些戏层层展开,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有情有义,刚正不阿、正气凛然的人物形象;并试图使我们相信,这种精神气韵是属于王府井的。饰演佟寿春的于震与佟寿春在形象、气质上竟有些相似之处,而他的表演也带着一种刚劲有力、大开大合的性格色彩,以区别被传统叙事定型了的北京大爷的形象。 喜爷、王爷、肖满金在剧作者的叙事中都是王府井的一部分,这体现了剧作者对王府井的理解。王府井不是天桥、大栅栏,也不是西单、东四、鼓楼前,它应该有自己的文化定位,而它的存在恰恰证明了北京文化的多样性和丰富性。喜爷的身份是个太监,但他不是一般的太监,而是慈禧身边的太监,自然就多了一些和皇家的关联,他的行为、做派也就带着一些皇家的威风,甚至有一点颐指气使,狐假虎威,他要王府井帽店的老板们限期拿出海龙的帽子,就显得霸气十足。到了日本人占领北京期间,要将禄顶鸿的牌匾刻上日文,僵持之中他竟然挺身而出,要用这条“没根儿的命换这条有根儿的街”。这句台词说得很给力,王劲松的表演也十分出彩,单看是一场很好的戏,但放在整个戏中,这场戏和这个人物的内在逻辑却看不清楚。从一个在王府井买卖人面前张狂使气的太监,到在日本人面前引颈赴死的义士,这个中间地带不应该是一片空白,尽管剧中写到了这个叫喜爷的太监收养孤儿,包养孤女的善举,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游离于故事之外,也不足以说明发生在此人身上的这种爆发力源自何处。 王爷应该是王府井文化的重要体现者、承载者。如果说王府井文化在整个北京文化中具有独特的不可替代性的话,那么,恰恰由于它所处的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它受到了更多的宫廷文化、贵族文化的影响。尽管在民国之后,这种影响不可避

    佟寿春,禄顶鸿帽店的少掌柜,全剧的关键人物,也是第一个有可能为“王府井”承担形象代言的人。我们要认识“王府井”,首先要通过佟寿春这个媒介。他的性格中有许多作者所赋予的理想成分,这种理想首先不是来自生活本身,而是来自百年来人们对某种新人人格的憧憬。作为一个买卖人,他从父亲那里继承了规矩、正直、热忱、诚实的品德,但他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他不像父亲那样怕事,怕官,畏于权势。王爷娶了他的女人,他却要占有这个女人的心;喜爷强迫他父亲以命换海龙,大儿子为此丢了性命,惟有他,敢在喜爷面前表现出愤恨不平;他接班做了禄顶鸿的掌柜,却又遭遇王府井大火之后各种势力急于瓜分这条街的黄金铺面,一直在这里开店做生意的小买卖人由于无钱无势,都有被挤出局的危险,开炒肝店的蔡仙儿就受到投机商人肖满金的欺负,险些被诬为纵火犯,这时,又是佟寿春仗义执言,以店铺和生命为代价,带头为蔡仙儿担保;日本投降后,肖满金要借禄顶鸿的铺面倒卖美军剩余的战争物资,佟寿春断然拒绝,为了保住禄顶鸿的清白,他愤然砸断了祖传的牌匾;王爷去世前,为当年争夺铺面和女人向他赔罪,还把云儿托付给他,他带着内心的伤痛,依然承诺会照顾云儿一辈子。这些戏层层展开,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有情有义,刚正不阿、正气凛然的人物形象;并试图使我们相信,这种精神气韵是属于王府井的。饰演佟寿春的于震与佟寿春在形象、气质上竟有些相似之处,而他的表演也带着一种刚劲有力、大开大合的性格色彩,以区别被传统叙事定型了的北京大爷的形象。

 

    喜爷、王爷、肖满金在剧作者的叙事中都是王府井的一部分,这体现了剧作者对王府井的理解。王府井不是天桥、大栅栏,也不是西单、东四、鼓楼前,它应该有自己的文化定位,而它的存在恰恰证明了北京文化的多样性和丰富性。喜爷的身份是个太监,但他不是一般的太监,而是慈禧身边的太监,自然就多了一些和皇家的关联,他的行为、做派也就带着一些皇家的威风,甚至有一点颐指气使,狐假虎威,他要王府井帽店的老板们限期拿出海龙的帽子,就显得霸气十足。到了日本人占领北京期间,要将禄顶鸿的牌匾刻上日文,僵持之中他竟然挺身而出,要用这条“没根儿的命换这条有根儿的街”。这句台词说得很给力,王劲松的表演也十分出彩,单看是一场很好的戏,但放在整个戏中,这场戏和这个人物的内在逻辑却看不清楚。从一个在王府井买卖人面前张狂使气的太监,到在日本人面前引颈赴死的义士,这个中间地带不应该是一片空白,尽管剧中写到了这个叫喜爷的太监收养孤儿,包养孤女的善举,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游离于故事之外,也不足以说明发生在此人身上的这种爆发力源自何处。

诬为纵火犯,这时,又是佟寿春仗义执言,以店铺和生命为代价,带头为蔡仙儿担保;日本投降后,肖满金要借禄顶鸿的铺面倒卖美军剩余的战争物资,佟寿春断然拒绝,为了保住禄顶鸿的清白,他愤然砸断了祖传的牌匾;王爷去世前,为当年争夺铺面和女人向他赔罪,还把云儿托付给他,他带着内心的伤痛,依然承诺会照顾云儿一辈子。这些戏层层展开,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有情有义,刚正不阿、正气凛然的人物形象;并试图使我们相信,这种精神气韵是属于王府井的。饰演佟寿春的于震与佟寿春在形象、气质上竟有些相似之处,而他的表演也带着一种刚劲有力、大开大合的性格色彩,以区别被传统叙事定型了的北京大爷的形象。 喜爷、王爷、肖满金在剧作者的叙事中都是王府井的一部分,这体现了剧作者对王府井的理解。王府井不是天桥、大栅栏,也不是西单、东四、鼓楼前,它应该有自己的文化定位,而它的存在恰恰证明了北京文化的多样性和丰富性。喜爷的身份是个太监,但他不是一般的太监,而是慈禧身边的太监,自然就多了一些和皇家的关联,他的行为、做派也就带着一些皇家的威风,甚至有一点颐指气使,狐假虎威,他要王府井帽店的老板们限期拿出海龙的帽子,就显得霸气十足。到了日本人占领北京期间,要将禄顶鸿的牌匾刻上日文,僵持之中他竟然挺身而出,要用这条“没根儿的命换这条有根儿的街”。这句台词说得很给力,王劲松的表演也十分出彩,单看是一场很好的戏,但放在整个戏中,这场戏和这个人物的内在逻辑却看不清楚。从一个在王府井买卖人面前张狂使气的太监,到在日本人面前引颈赴死的义士,这个中间地带不应该是一片空白,尽管剧中写到了这个叫喜爷的太监收养孤儿,包养孤女的善举,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游离于故事之外,也不足以说明发生在此人身上的这种爆发力源自何处。 王爷应该是王府井文化的重要体现者、承载者。如果说王府井文化在整个北京文化中具有独特的不可替代性的话,那么,恰恰由于它所处的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它受到了更多的宫廷文化、贵族文化的影响。尽管在民国之后,这种影响不可避

 

    王爷应该是王府井文化的重要体现者、承载者。如果说王府井文化在整个北京文化中具有独特的不可替代性的话,那么,恰恰由于它所处的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它受到了更多的宫廷文化、贵族文化的影响。尽管在民国之后,这种影响不可避免地被削弱了,但是,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必定会使其文化因子渗透在这条街的风韵之中。然而遗憾的是,在剧中王爷没有很好地负起责任,他的戏流于过场而少了些文化的底蕴。肖满金这个人物感觉也有些简单化、脸谱化了,以他留学的身份以及社会关系中比较多的西方人这个特点,应该有更多的作为,是可以承担王府井文化中中西文化相互影响和融合这个面相的,而这在百年中国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既然要写王府井,就少不了这个方面。我们从王府井的建筑遗存和商业特征中不难看到这一点。但现在看来,肖满金只是个不良的投机分子,这条街上的一个“混混儿”。《王府井》因此丧失了一个世界文化的视角,这是十分可惜的。

 

    毫无疑问,《王府井》应该是个群戏,佟寿春、喜爷、王爷、肖满金中的任何一人都不足以代表王府井,都只是王府井的一部分。这是这个戏显得比较散的客观原因,所谓大有大的难处。有人可能会提到匾爷,以为是王府井的灵魂,但如果我们通过这位匾爷的眼光审视王府井的话,也许就会发现,我们的视野其实是被他的眼界局限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0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