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非所谓艺术家者  

2011-12-08 20: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所谓艺术家者

——评话剧《少女的晚宴》

陷入对往事的回想,却又竭力否认与桃花有过孩子。仅从他们回忆往事时的沉醉和动情来看,这几个人还算是良心未泯,他们不肯认下这个女儿,也许真有难言之隐,或者他们确实不是她的父亲。 人们的态度在下半场急转直下,原因在于年轻女子再度上场的时候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双蝉拍卖公司总经理。这个身份使得三位画家对年轻女子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争相认女,每个人都千方百计地证明自己是年轻女子的父亲,以前的担忧和迟疑也都烟消云散了。很显然,他们此时看到和想到的,已经不是与桃花的爱情,而是双蝉拍卖公司背后的巨额财富和成名的机会。这种势力也就暴露了他们“皮袍”下的那个“小”,不仅小气,而且小丑,一个个丑态百出,让人忍俊不禁;同时也感到有些悲哀,在金钱的诱惑面前,我们看不到一个有坚持的人,包括那个穷困潦倒但一直对艺术很有追求栗宪庭老师都为他写过评论的马凤池。 看罢此剧,我们终于明白了剧作家的良苦用心。与其说剧作家是在帮助年轻女子寻父,不如说他是在帮助我们找回丢失的自我,丢失的良心,丢失的艺术家的自尊。该剧很像是一部讽刺喜剧,在这里,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现实的、批判性的力量。它让当下那些唯利是图、利欲熏心、投机取巧、利令智昏的所谓艺术家无地自容。他们在这里可以照见自己的嘴

解玺璋

非所谓艺术家者 ——评话剧《少女的晚宴》 解玺璋 话剧《少女的晚宴》是把所谓艺术家的灵魂剖开来让我们看。剧作家毫不留情,可谓刀刀见血,相信很多观众看过之后都会有触目惊心之感。尽管剧中讲到的那些事儿,我们在生活中也常有耳闻,甚至见怪不怪,然而一旦搬上舞台,给人的刺激还是满大的,可以说是振聋发聩。 舞台上正在上演的故事,把我们带到了二十多年前的圆明园。这三位画家我们一点也不感觉到陌生,也许,他们就是我们失散多年的兄弟。然而,从圆明园到宋庄,经过这番历史跨越之后,当他们再度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似乎已经面目全非。我们不得不思考,在刚刚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在我们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想,这也是该剧想要我们思考的。 该剧用了悬疑式的结构。一个年轻女子请三位画家吃饭,为的是从三个人中找出自己的父亲。听起来这件事很荒诞,但越是荒诞的事似乎越有现实感。起因是三位画家当年在圆明园时都与女房东桃花也就是年轻女子的母亲有过一些感情纠葛。那么,谁是她的父亲呢?尽管她拿出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但如果三位画家打死也不认账的话,她恐怕也无可奈何。 该剧的上半场主要围绕三位画家不肯认女的窘态来展开。年轻女子手里拿着她母亲的日记,咄咄逼人;三位画家则在女子的提示下非所谓艺术家者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非所谓艺术家者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非所谓艺术家者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脸,只是不晓得他们有没有勇气坐在剧场里坚持看下去。不过,该剧的上半场还有一些诗意的成分,这使得该剧在批判的锋芒之外,还给人一种温暖的、昂扬的、激情澎湃的、可以回味乃至向往的情愫,这也许就是残存的一线希望。哪怕就是向文豪当年搞的行为艺术“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哪怕他把桃花和自己的生日嵌进了“2134”这个神秘的数字中,但从这里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艺术的青春与真诚,而这正是当今艺术家久违了的东西。 结尾一笔亦耐人寻味,年轻女子要找的父亲,原来是一个更成功、更有钱的人,三位画家只能唏嘘不已,叹自己命薄。财富和艺术的结合,是连这样不堪的艺术家也要丢弃的。这真是一种讽刺。

非所谓艺术家者 ——评话剧《少女的晚宴》 解玺璋 话剧《少女的晚宴》是把所谓艺术家的灵魂剖开来让我们看。剧作家毫不留情,可谓刀刀见血,相信很多观众看过之后都会有触目惊心之感。尽管剧中讲到的那些事儿,我们在生活中也常有耳闻,甚至见怪不怪,然而一旦搬上舞台,给人的刺激还是满大的,可以说是振聋发聩。 舞台上正在上演的故事,把我们带到了二十多年前的圆明园。这三位画家我们一点也不感觉到陌生,也许,他们就是我们失散多年的兄弟。然而,从圆明园到宋庄,经过这番历史跨越之后,当他们再度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似乎已经面目全非。我们不得不思考,在刚刚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在我们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想,这也是该剧想要我们思考的。 该剧用了悬疑式的结构。一个年轻女子请三位画家吃饭,为的是从三个人中找出自己的父亲。听起来这件事很荒诞,但越是荒诞的事似乎越有现实感。起因是三位画家当年在圆明园时都与女房东桃花也就是年轻女子的母亲有过一些感情纠葛。那么,谁是她的父亲呢?尽管她拿出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但如果三位画家打死也不认账的话,她恐怕也无可奈何。 该剧的上半场主要围绕三位画家不肯认女的窘态来展开。年轻女子手里拿着她母亲的日记,咄咄逼人;三位画家则在女子的提示下非所谓艺术家者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非所谓艺术家者 ——评话剧《少女的晚宴》 解玺璋 话剧《少女的晚宴》是把所谓艺术家的灵魂剖开来让我们看。剧作家毫不留情,可谓刀刀见血,相信很多观众看过之后都会有触目惊心之感。尽管剧中讲到的那些事儿,我们在生活中也常有耳闻,甚至见怪不怪,然而一旦搬上舞台,给人的刺激还是满大的,可以说是振聋发聩。 舞台上正在上演的故事,把我们带到了二十多年前的圆明园。这三位画家我们一点也不感觉到陌生,也许,他们就是我们失散多年的兄弟。然而,从圆明园到宋庄,经过这番历史跨越之后,当他们再度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似乎已经面目全非。我们不得不思考,在刚刚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在我们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想,这也是该剧想要我们思考的。 该剧用了悬疑式的结构。一个年轻女子请三位画家吃饭,为的是从三个人中找出自己的父亲。听起来这件事很荒诞,但越是荒诞的事似乎越有现实感。起因是三位画家当年在圆明园时都与女房东桃花也就是年轻女子的母亲有过一些感情纠葛。那么,谁是她的父亲呢?尽管她拿出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但如果三位画家打死也不认账的话,她恐怕也无可奈何。 该剧的上半场主要围绕三位画家不肯认女的窘态来展开。年轻女子手里拿着她母亲的日记,咄咄逼人;三位画家则在女子的提示下

话剧《少女的晚宴》是把所谓艺术家的灵魂剖开来让我们看。剧作家毫不留情,可谓刀刀见血,相信很多观众看过之后都会有触目惊心之感。尽管剧中讲到的那些事儿,我们在生活中也常有耳闻,甚至见怪不怪,然而一旦搬上舞台,给人的刺激还是满大的,可以说是振聋发聩。

非所谓艺术家者 ——评话剧《少女的晚宴》 解玺璋 话剧《少女的晚宴》是把所谓艺术家的灵魂剖开来让我们看。剧作家毫不留情,可谓刀刀见血,相信很多观众看过之后都会有触目惊心之感。尽管剧中讲到的那些事儿,我们在生活中也常有耳闻,甚至见怪不怪,然而一旦搬上舞台,给人的刺激还是满大的,可以说是振聋发聩。 舞台上正在上演的故事,把我们带到了二十多年前的圆明园。这三位画家我们一点也不感觉到陌生,也许,他们就是我们失散多年的兄弟。然而,从圆明园到宋庄,经过这番历史跨越之后,当他们再度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似乎已经面目全非。我们不得不思考,在刚刚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在我们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想,这也是该剧想要我们思考的。 该剧用了悬疑式的结构。一个年轻女子请三位画家吃饭,为的是从三个人中找出自己的父亲。听起来这件事很荒诞,但越是荒诞的事似乎越有现实感。起因是三位画家当年在圆明园时都与女房东桃花也就是年轻女子的母亲有过一些感情纠葛。那么,谁是她的父亲呢?尽管她拿出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但如果三位画家打死也不认账的话,她恐怕也无可奈何。 该剧的上半场主要围绕三位画家不肯认女的窘态来展开。年轻女子手里拿着她母亲的日记,咄咄逼人;三位画家则在女子的提示下 

舞台上正在上演的故事,把我们带到了二十多年前的圆明园。这三位画家我们一点也不感觉到陌生,也许,他们就是我们失散多年的兄弟。然而,从圆明园到宋庄,经过这番历史跨越之后,当他们再度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似乎已经面目全非。我们不得不思考,在刚刚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在我们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想,这也是该剧想要我们思考的。

 

非所谓艺术家者 ——评话剧《少女的晚宴》 解玺璋 话剧《少女的晚宴》是把所谓艺术家的灵魂剖开来让我们看。剧作家毫不留情,可谓刀刀见血,相信很多观众看过之后都会有触目惊心之感。尽管剧中讲到的那些事儿,我们在生活中也常有耳闻,甚至见怪不怪,然而一旦搬上舞台,给人的刺激还是满大的,可以说是振聋发聩。 舞台上正在上演的故事,把我们带到了二十多年前的圆明园。这三位画家我们一点也不感觉到陌生,也许,他们就是我们失散多年的兄弟。然而,从圆明园到宋庄,经过这番历史跨越之后,当他们再度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似乎已经面目全非。我们不得不思考,在刚刚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在我们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想,这也是该剧想要我们思考的。 该剧用了悬疑式的结构。一个年轻女子请三位画家吃饭,为的是从三个人中找出自己的父亲。听起来这件事很荒诞,但越是荒诞的事似乎越有现实感。起因是三位画家当年在圆明园时都与女房东桃花也就是年轻女子的母亲有过一些感情纠葛。那么,谁是她的父亲呢?尽管她拿出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但如果三位画家打死也不认账的话,她恐怕也无可奈何。 该剧的上半场主要围绕三位画家不肯认女的窘态来展开。年轻女子手里拿着她母亲的日记,咄咄逼人;三位画家则在女子的提示下 该剧用了悬疑式的结构。一个年轻女子请三位画家吃饭,为的是从三个人中找出自己的父亲。听起来这件事很荒诞,但越是荒诞的事似乎越有现实感。起因是三位画家当年在圆明园时都与女房东桃花也就是年轻女子的母亲有过一些感情纠葛。那么,谁是她的父亲呢?尽管她拿出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但如果三位画家打死也不认账的话,她恐怕也无可奈何。

 

脸,只是不晓得他们有没有勇气坐在剧场里坚持看下去。不过,该剧的上半场还有一些诗意的成分,这使得该剧在批判的锋芒之外,还给人一种温暖的、昂扬的、激情澎湃的、可以回味乃至向往的情愫,这也许就是残存的一线希望。哪怕就是向文豪当年搞的行为艺术“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哪怕他把桃花和自己的生日嵌进了“2134”这个神秘的数字中,但从这里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艺术的青春与真诚,而这正是当今艺术家久违了的东西。 结尾一笔亦耐人寻味,年轻女子要找的父亲,原来是一个更成功、更有钱的人,三位画家只能唏嘘不已,叹自己命薄。财富和艺术的结合,是连这样不堪的艺术家也要丢弃的。这真是一种讽刺。

该剧的上半场主要围绕三位画家不肯认女的窘态来展开。年轻女子手里拿着她母亲的日记,咄咄逼人;三位画家则在女子的提示下陷入对往事的回想,却又竭力否认与桃花有过孩子。仅从他们回忆往事时的沉醉和动情来看,这几个人还算是良心未泯,他们不肯认下这个女儿,也许真有难言之隐,或者他们确实不是她的父亲。

脸,只是不晓得他们有没有勇气坐在剧场里坚持看下去。不过,该剧的上半场还有一些诗意的成分,这使得该剧在批判的锋芒之外,还给人一种温暖的、昂扬的、激情澎湃的、可以回味乃至向往的情愫,这也许就是残存的一线希望。哪怕就是向文豪当年搞的行为艺术“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哪怕他把桃花和自己的生日嵌进了“2134”这个神秘的数字中,但从这里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艺术的青春与真诚,而这正是当今艺术家久违了的东西。 结尾一笔亦耐人寻味,年轻女子要找的父亲,原来是一个更成功、更有钱的人,三位画家只能唏嘘不已,叹自己命薄。财富和艺术的结合,是连这样不堪的艺术家也要丢弃的。这真是一种讽刺。  

人们的态度在下半场急转直下,原因在于年轻女子再度上场的时候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双蝉拍卖公司总经理。这个身份使得三位画家对年轻女子的态度发生了脸,只是不晓得他们有没有勇气坐在剧场里坚持看下去。不过,该剧的上半场还有一些诗意的成分,这使得该剧在批判的锋芒之外,还给人一种温暖的、昂扬的、激情澎湃的、可以回味乃至向往的情愫,这也许就是残存的一线希望。哪怕就是向文豪当年搞的行为艺术“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哪怕他把桃花和自己的生日嵌进了“2134”这个神秘的数字中,但从这里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艺术的青春与真诚,而这正是当今艺术家久违了的东西。 结尾一笔亦耐人寻味,年轻女子要找的父亲,原来是一个更成功、更有钱的人,三位画家只能唏嘘不已,叹自己命薄。财富和艺术的结合,是连这样不堪的艺术家也要丢弃的。这真是一种讽刺。 180度的大转变,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争相认女,每个人都千方百计地证明自己是年轻女子的父亲,以前的担忧和迟疑也都烟消云散了。很显然,他们此时看到和想到的,已经不是与桃花的爱情,而是双蝉拍卖公司背后的巨额财富和成名的机会。这种势力也就暴露了他们“皮袍”下的那个“小”,不仅小气,而且小丑,一个个丑态百出,让人忍俊不禁;同时也感到有些悲哀,在金钱的诱惑面前,我们看不到一个有坚持的人,包括那个穷困潦倒但一直对艺术很有追求栗宪庭老师都为他写过评论的马凤池。

陷入对往事的回想,却又竭力否认与桃花有过孩子。仅从他们回忆往事时的沉醉和动情来看,这几个人还算是良心未泯,他们不肯认下这个女儿,也许真有难言之隐,或者他们确实不是她的父亲。 人们的态度在下半场急转直下,原因在于年轻女子再度上场的时候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双蝉拍卖公司总经理。这个身份使得三位画家对年轻女子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争相认女,每个人都千方百计地证明自己是年轻女子的父亲,以前的担忧和迟疑也都烟消云散了。很显然,他们此时看到和想到的,已经不是与桃花的爱情,而是双蝉拍卖公司背后的巨额财富和成名的机会。这种势力也就暴露了他们“皮袍”下的那个“小”,不仅小气,而且小丑,一个个丑态百出,让人忍俊不禁;同时也感到有些悲哀,在金钱的诱惑面前,我们看不到一个有坚持的人,包括那个穷困潦倒但一直对艺术很有追求栗宪庭老师都为他写过评论的马凤池。 看罢此剧,我们终于明白了剧作家的良苦用心。与其说剧作家是在帮助年轻女子寻父,不如说他是在帮助我们找回丢失的自我,丢失的良心,丢失的艺术家的自尊。该剧很像是一部讽刺喜剧,在这里,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现实的、批判性的力量。它让当下那些唯利是图、利欲熏心、投机取巧、利令智昏的所谓艺术家无地自容。他们在这里可以照见自己的嘴 

看罢此剧,我们终于明白了剧作家的良苦用心。与其说剧作家是在帮助年轻女子寻父,不如说他是在帮助我们找回丢失的自我,丢失的良心,丢失的艺术家的自尊。该剧很像是一部讽刺喜剧,在这里,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现实的、批判性的力量。它让当下那些唯利是图、利欲熏心、投机取巧、利令智昏的所谓艺术家无地自容。他们在这里可以照见自己的嘴脸,只是不晓得他们有没有勇气坐在剧场里坚持看下去。不过,该剧的上半场还有一些诗意的成分,这使得该剧在批判的锋芒之外,还给人一种温暖的、昂扬的、激情澎湃的、可以回味乃至向往的情愫,这也许就是残存的一线希望。哪怕就是向文豪当年搞的行为艺术“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哪怕他把桃花和自己的生日嵌进了“陷入对往事的回想,却又竭力否认与桃花有过孩子。仅从他们回忆往事时的沉醉和动情来看,这几个人还算是良心未泯,他们不肯认下这个女儿,也许真有难言之隐,或者他们确实不是她的父亲。 人们的态度在下半场急转直下,原因在于年轻女子再度上场的时候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双蝉拍卖公司总经理。这个身份使得三位画家对年轻女子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争相认女,每个人都千方百计地证明自己是年轻女子的父亲,以前的担忧和迟疑也都烟消云散了。很显然,他们此时看到和想到的,已经不是与桃花的爱情,而是双蝉拍卖公司背后的巨额财富和成名的机会。这种势力也就暴露了他们“皮袍”下的那个“小”,不仅小气,而且小丑,一个个丑态百出,让人忍俊不禁;同时也感到有些悲哀,在金钱的诱惑面前,我们看不到一个有坚持的人,包括那个穷困潦倒但一直对艺术很有追求栗宪庭老师都为他写过评论的马凤池。 看罢此剧,我们终于明白了剧作家的良苦用心。与其说剧作家是在帮助年轻女子寻父,不如说他是在帮助我们找回丢失的自我,丢失的良心,丢失的艺术家的自尊。该剧很像是一部讽刺喜剧,在这里,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现实的、批判性的力量。它让当下那些唯利是图、利欲熏心、投机取巧、利令智昏的所谓艺术家无地自容。他们在这里可以照见自己的嘴2134”这个神秘的数字中,但从这里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艺术的青春与真诚,而这正是当今艺术家久违了的东西。

 

结尾一笔亦耐人寻味,年轻女子要找的父亲,原来是一个更成功、更有钱的人,三位画家只能唏嘘不已,叹自己命薄。财富和艺术的结合,是连这样不堪的艺术家也要丢弃的。这真是一种讽刺。

 

陷入对往事的回想,却又竭力否认与桃花有过孩子。仅从他们回忆往事时的沉醉和动情来看,这几个人还算是良心未泯,他们不肯认下这个女儿,也许真有难言之隐,或者他们确实不是她的父亲。 人们的态度在下半场急转直下,原因在于年轻女子再度上场的时候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双蝉拍卖公司总经理。这个身份使得三位画家对年轻女子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争相认女,每个人都千方百计地证明自己是年轻女子的父亲,以前的担忧和迟疑也都烟消云散了。很显然,他们此时看到和想到的,已经不是与桃花的爱情,而是双蝉拍卖公司背后的巨额财富和成名的机会。这种势力也就暴露了他们“皮袍”下的那个“小”,不仅小气,而且小丑,一个个丑态百出,让人忍俊不禁;同时也感到有些悲哀,在金钱的诱惑面前,我们看不到一个有坚持的人,包括那个穷困潦倒但一直对艺术很有追求栗宪庭老师都为他写过评论的马凤池。 看罢此剧,我们终于明白了剧作家的良苦用心。与其说剧作家是在帮助年轻女子寻父,不如说他是在帮助我们找回丢失的自我,丢失的良心,丢失的艺术家的自尊。该剧很像是一部讽刺喜剧,在这里,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现实的、批判性的力量。它让当下那些唯利是图、利欲熏心、投机取巧、利令智昏的所谓艺术家无地自容。他们在这里可以照见自己的嘴    

  评论这张
 
阅读(26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