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雅原来是一只鸟  

2011-02-11 16: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雅原来是一只鸟

解玺璋

 

    我们大约每天都要和“雅俗”这两个字打交道。

 

    这两个字几乎涵盖了中国文化及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但何为雅?何为俗?却不是几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有时,它们体现为不同的政治权利;有时,它们又成为不同的社会群体各自坚守的行为准则和精神信仰;而更多的时候,它们则代表了不同的审美理想和批评标准。

 

    人们时而用它评议朝政,时而用它品评人物风范或鉴赏文艺作品,时而又用它标榜自己和群属的生活品位,涉及的领域是非常广泛的,从治国平天下的盛事,到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的私趣;从威严的庙堂官仪,到人伦亲情,山水之乐;从仪表、言谈、风度,到衣、食、住、行的趣味;都被雅俗二字一网打尽。

 

    此外,雅俗还是一对相反相成,相生相克,相对发展的范畴,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社会群属、不同的文化价值观以及不同的审美要求,对雅俗都有自己的认识和解释。它们可能是格格不入的,也可能是南辕北辙的,还可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这种既对立异势,又融会贯通;既壁垒森严,又互为因果的两大文化潮流,从历史深处奔腾而来,终于汇成了推动中华文明乃至中国社会进步的巨大合力。它们的内涵也因此而变得更加复杂和不确定,以至于到了今天,任何关于雅俗的判断,都可能遇到完全不同甚至尖锐对立的看法。所以,有人指出,雅俗之辨是中国文化史上历久弥新而又无处不在的命题,我们也只能在相对的意义上对雅俗做一些有限的解释。

 

在中国文化的发展史上拥有了正统地位。《尚书·尧典》生动地描述了这一伟大的历史性时刻: “帝曰:夔,命女典乐,教胄子。直而温,宽而栗,刚而无虐,简而无傲。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 夔曰:於,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 其实,这里所表现的,不仅是一个具体的历史时刻,更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过程。从炎黄至西周,长达1500余年的部族方国战争,一方面将多元发生的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初步纳入了政治统一、民族融合与经济文化交流的发展道路,另一方面,雅文化的政治地位也在整合中被日益凸现出来。而中华文明的发展和生生不息,显然又与雅文化的深厚传统息息相关。这种传统使文化的不断提升和精致化成为可能,从而显示了它的积极、进步的意义。神话中的“羿射九日”则曲折地反映了这种历史现象。 一般说来,雅俗一定是同时出现的。没有俗,也就无所谓雅。但事实上,雅俗并称却是很久以后的事。当时,和雅并称的,不是俗,而是与中央政权并存的那些方国和属国。这和雅文化从一开始就代表国家和皇权有关。《孟子·滕文公章句上》有“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又说:“今也南蛮鴃舌之人,非先王之道。”这里,和雅并称的,就是夷或南蛮。至于俗,作为一种文化力量进入历史的视野,恐怕还要等到春秋时期,那时,礼崩乐坏,商品经济有了很大发展,从而为俗文化的出场提供了机会。(待续)

    先说雅。

 

    “雅”的本义是指称一种鸟。《说文》告诉我们,这种鸟的名字用秦地的方言就称为“雅”。近代学者章太炎先生进一步指出:“雅即雅乌。”考《事物异名录》,雅乌又名乌雅、寒雅、老鸦,也就是乌鸦。它的命名很可能与它的叫声有关,所谓“以其声调言也”。有意思的是,这种“鸟”的叫声(即雅声),后来便逐渐演变成为“秦声”(方言与音乐)的代称。李斯的《谏逐客书》就有“击瓮叩缶,弹筝搏髀,而歌呼呜呜快耳目者,真秦之声也”;杨恽的《报孙会宗书》也有“家本秦也,能为秦声”;“酒后耳热,仰天拊缶,而呼呜呜”;太炎先生甚至认为:“乌乌秦声者,即今之梆子腔也。”

 

    不过,“雅声”如何能一变而成为“秦声”的代称,再变而成为文化的正统呢?要回答这个问题,除了秦声与雅声的这一层关系之外,似乎还应有更重要,更有说服力的理由。近代许多学者都注意到了秦、周、夏三代生存空间的内在一致性这个特点。他们认为,西周尊雅,是因为西周王畿曾是夏人故地的原故。朱东润先生曾有很详尽的考证:

 

越人安越,楚人安楚,君子安雅。’王引之曰:‘雅读为夏,夏谓中国也,故与楚越对文。’《儒效篇》:‘居楚而楚,居越而越,居夏而夏。’是其证。古者夏雅二字互通,故《左传》齐大夫子雅,《韩子·外储说右篇》作子夏。此雅夏互通之证也。”(见《诗三百首探故》) 既然雅就是夏,那么,把产生于夏这个地方的音乐与诗歌称为“雅”,也是可以的吧?所以,又有雅音和雅言。梁启超先生就曾指出:“荀氏《中鉴》左氏《三都赋》皆言:‘音有楚夏’,说的是有楚音、夏音之别。”(《释四诗名义》)朱自清先生也认为:“当时言语,方言之外有‘雅言’,‘雅言’就是‘夏言’,是当时的京话或官话。孔子讲学似乎就用雅言,不用鲁语。”(《经典常谈》)《论语·述而》中就曾记载了这种说法,所谓“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可见,雅被定于一尊,成为中国文化中正统、高贵的象征,“使夷俗邪音,不敢乱雅”,首先是沾了王畿之地的光。或者可以说,雅文化首先是王官文化、宫廷文化、政治权利文化。恰恰是在这样的基础上,雅这个词才陆续引申出了“正确”、“规范”、“高尚”、“文明”和“美好”等诸多含义。 但是,如果我们将中国文化比喻为一条大河,那么,在它的源头,即文化发展的初始阶段,应该是一种蔚为壮观的景象。在那里,不仅有黄河流域,还有长江流域,辽河流域,珠江流域;不仅有中原地区,还有东方的夷,西方的戎,南方的蛮,北方的狄,这时都在新石器文化发展的基础上,或迟或早,各自独立地步入了文明社会的门槛,形成了南北部族方国林立、交相辉映的动人局面。即便此时有所谓“雅文化”或夏文化,也只能是中国远古文明满天星斗中的一颗星斗。或许它非常耀眼,但可以肯定,那是满天星斗互相照耀的一种结果。无论如何,它还不是唯一可以发出光芒的太阳。 因此我以为,中国文化曾经有过“不知雅俗”的时代。换句话说,就是文化的多元、平等发展的时代。不过,这样说,在不久以前还是不可想象的。自司马迁首创中国古代文明一元发生论以来,任何异议都可能被视为异端邪说。历史的真相就这样被一种权力话语歪曲和篡改了,直到最近,田野考古发掘的丰富成果陆续面世,才动摇了依据“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的道统而确立的中华文明一元发生论的历史观,历史的真相才慢慢地浮现出来。 这就是说,雅文化的至高无上的历史地位,首先是一种权力话语的自我确证,然后便是权力话语对多元文化的整合,使之制度化和秩序化。所以说,雅俗的问题本质上是关于文化的等级问题以及表述权力的问题。这一切,又以政治权利的确立为基础。据史书记载,黄帝南征北战,“凡五十二战而天下大服”,终于奠定了中原方国盟主的地位。于是,雅文化,或曰夏文化,才

    “《大·小雅》既为西周之诗,然则,何以不称大、小周,而称《大·小雅》?”应之曰:“《大·小雅》者,大小夏也,犹言大夏、小夏之诗云尔。《荀子·荣辱篇》:‘譬之越人安越,楚人安楚,君子安雅。’王引之曰:‘雅读为夏,夏谓中国也,故与楚越对文。’《儒效篇》:‘居楚而楚,居越而越,居夏而夏。’是其证。古者夏雅二字互通,故《左传》齐大夫子雅,《韩子·外储说右篇》作子夏。此雅夏互通之证也。”(见《诗三百首探故》)

 

    既然雅就是夏,那么,把产生于夏这个地方的音乐与诗歌称为“雅”,也是可以的吧?所以,又有雅音和雅言。梁启超先生就曾指出:“荀氏《中鉴》左氏《三都赋》皆言:‘音有楚夏’,说的是有楚音、夏音之别。”(《释四诗名义》)朱自清先生也认为:“当时言语,方言之外有‘雅言’,‘雅言’就是‘夏言’,是当时的京话或官话。孔子讲学似乎就用雅言,不用鲁语。”(《经典常谈》)《论语·述而》中就曾记载了这种说法,所谓“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可见,雅被定于一尊,成为中国文化中正统、高贵的象征,“使夷俗邪音,不敢乱雅”,首先是沾了王畿之地的光。或者可以说,雅文化首先是王官文化、宫廷文化、政治权利文化。恰恰是在这样的基础上,雅这个词才陆续引申出了“正确”、“规范”、“高尚”、“文明”和“美好”等诸多含义。

越人安越,楚人安楚,君子安雅。’王引之曰:‘雅读为夏,夏谓中国也,故与楚越对文。’《儒效篇》:‘居楚而楚,居越而越,居夏而夏。’是其证。古者夏雅二字互通,故《左传》齐大夫子雅,《韩子·外储说右篇》作子夏。此雅夏互通之证也。”(见《诗三百首探故》) 既然雅就是夏,那么,把产生于夏这个地方的音乐与诗歌称为“雅”,也是可以的吧?所以,又有雅音和雅言。梁启超先生就曾指出:“荀氏《中鉴》左氏《三都赋》皆言:‘音有楚夏’,说的是有楚音、夏音之别。”(《释四诗名义》)朱自清先生也认为:“当时言语,方言之外有‘雅言’,‘雅言’就是‘夏言’,是当时的京话或官话。孔子讲学似乎就用雅言,不用鲁语。”(《经典常谈》)《论语·述而》中就曾记载了这种说法,所谓“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可见,雅被定于一尊,成为中国文化中正统、高贵的象征,“使夷俗邪音,不敢乱雅”,首先是沾了王畿之地的光。或者可以说,雅文化首先是王官文化、宫廷文化、政治权利文化。恰恰是在这样的基础上,雅这个词才陆续引申出了“正确”、“规范”、“高尚”、“文明”和“美好”等诸多含义。 但是,如果我们将中国文化比喻为一条大河,那么,在它的源头,即文化发展的初始阶段,应该是一种蔚为壮观的景象。在那里,不仅有黄河流域,还有长江流域,辽河流域,珠江流域;不仅有中原地区,还有东方的夷,西方的戎,南方的蛮,北方的狄,这时都在新石器文化发展的基础上,或迟或早,各自独立地步入了文明社会的门槛,形成了南北部族方国林立、交相辉映的动人局面。即便此时有所谓“雅文化”或夏文化,也只能是中国远古文明满天星斗中的一颗星斗。或许它非常耀眼,但可以肯定,那是满天星斗互相照耀的一种结果。无论如何,它还不是唯一可以发出光芒的太阳。 因此我以为,中国文化曾经有过“不知雅俗”的时代。换句话说,就是文化的多元、平等发展的时代。不过,这样说,在不久以前还是不可想象的。自司马迁首创中国古代文明一元发生论以来,任何异议都可能被视为异端邪说。历史的真相就这样被一种权力话语歪曲和篡改了,直到最近,田野考古发掘的丰富成果陆续面世,才动摇了依据“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的道统而确立的中华文明一元发生论的历史观,历史的真相才慢慢地浮现出来。 这就是说,雅文化的至高无上的历史地位,首先是一种权力话语的自我确证,然后便是权力话语对多元文化的整合,使之制度化和秩序化。所以说,雅俗的问题本质上是关于文化的等级问题以及表述权力的问题。这一切,又以政治权利的确立为基础。据史书记载,黄帝南征北战,“凡五十二战而天下大服”,终于奠定了中原方国盟主的地位。于是,雅文化,或曰夏文化,才

 

    但是,如果我们将中国文化比喻为一条大河,那么,在它的源头,即文化发展的初始阶段,应该是一种蔚为壮观的景象。在那里,不仅有黄河流域,还有长江流域,辽河流域,珠江流域;不仅有中原地区,还有东方的夷,西方的戎,南方的蛮,北方的狄,这时都在新石器文化发展的基础上,或迟或早,各自独立地步入了文明社会的门槛,形成了南北部族方国林立、交相辉映的动人局面。即便此时有所谓“雅文化”或夏文化,也只能是中国远古文明满天星斗中的一颗星斗。或许它非常耀眼,但可以肯定,那是满天星斗互相照耀的一种结果。无论如何,它还不是唯一可以发出光芒的太阳。

 

    因此我以为,中国文化曾经有过“不知雅俗”的时代。换句话说,就是文化的多元、平等发展的时代。不过,这样说,在不久以前还是不可想象的。自司马迁首创中国古代文明一元发生论以来,任何异议都可能被视为异端邪说。历史的真相就这样被一种权力话语歪曲和篡改了,直到最近,田野考古发掘的丰富成果陆续面世,才动摇了依据“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的道统而确立的中华文明一元发生论的历史观,历史的真相才慢慢地浮现出来。

 

    这就是说,雅文化的至高无上的历史地位,首先是一种权力话语的自我确证,然后便是权力话语对多元文化的整合,使之制度化和秩序化。所以说,雅俗的问题本质上是关于文化的等级问题以及表述权力的问题。这一切,又以政治权利的确立为基础。据史书记载,黄帝南征北战,“凡五十二战而天下大服”,终于奠定了中原方国盟主的地位。于是,雅文化,或曰夏文化,才在中国文化的发展史上拥有了正统地位。《尚书·尧典》生动地描述了这一伟大的历史性时刻:

 

    “帝曰:夔,命女典乐,教胄子。直而温,宽而栗,刚而无虐,简而无傲。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  夔曰:於,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

 

    其实,这里所表现的,不仅是一个具体的历史时刻,更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过程。从炎黄至西周,长达1500余年的部族方国战争,一方面将多元发生的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初步纳入了政治统一、民族融合与经济文化交流的发展道路,另一方面,雅文化的政治地位也在整合中被日益凸现出来。而中华文明的发展和生生不息,显然又与雅文化的深厚传统息息相关。这种传统使文化的不断提升和精致化成为可能,从而显示了它的积极、进步的意义。神话中的“羿射九日”则曲折地反映了这种历史现象。

 

    一般说来,雅俗一定是同时出现的。没有俗,也就无所谓雅。但事实上,雅俗并称却是很久以后的事。当时,和雅并称的,不是俗,而是与中央政权并存的那些方国和属国。这和雅文化从一开始就代表国家和皇权有关。《孟子·滕文公章句上》有“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又说:“今也南蛮鴃舌之人,非先王之道。”这里,和雅并称的,就是夷或南蛮。至于俗,作为一种文化力量进入历史的视野,恐怕还要等到春秋时期,那时,礼崩乐坏,商品经济有了很大发展,从而为俗文化的出场提供了机会。(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