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收视率造假:电视台的危险游戏  

2010-07-08 23: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节目时所发出的信号。我不否认选择也是评价,但这个评价显然是最简单、最初级的,因而它的作用也应该是有限的。 现在,当这点有限的功能也正面临着信任危机的时候,我想,收视率的路怕是已经走到头了,甚至有可能危及其利益链条上的广告公司和广告客户。人们会用异样的目光打量这个奇异的怪物。对电视台来说,出路或许只有两条,一是开发新的评价系统和手段;二是恢复公众对收视率的信任,把它放到一个适当的位置上。当然,这都不是很容易就能办得到的。

难真正满足广大观众的需求。 但随着收视率成为事实上的“专制暴君”,电视台唯收视率马首是瞻,一切以收视率为取舍标准,收视率的进步意义也就在日复一日的盲目崇拜中被掏空了。特别是当它被一些唯利是图的人以不正当手段制造出来后,它已经不能真实地反应观众的选择,而只是商家牟利的工具罢了。这时候,还有谁更在意收视率呢?只有电视台、广告公司和广告客户,利益的链条把他们拴在了一起。无论如何,在这个链条上是没有观众位置的,观众只是一群被电视台绑架的“人质”,用来要挟广告商,与他们讨价还价的筹码。 多年来,在我们这里,一直有一种神话收视率的倾向,大家把收视率的功能不适当地放大了,掩盖或忽视了它的许多缺陷和不足。其实,作为一种评价标准,收视率所反应的仅仅是观众对电视节目的一种选择,而并非评价,更缺少观众的直接感受。从收视率中,我们很难知道观众看过节目以后究竟有哪些反应,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是赞赏还是厌恶?统统都没有,只有你选择收视率造假:电视台的危险游戏

解玺璋

收视率造假:电视台的危险游戏 解玺璋 近日,《人民日报》刊登连续报道,揭露个别地方卫视“收买”样本家庭,“操纵”收视率,制造虚假数据的恶劣行为,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各地媒体积极跟进,遂有更多的丑陋被陆续曝光。 事实上,收视率的信任危机绝非始于今日。近些年来,随着收视率越来越成为电视台的主宰,对于收视率真实性的质疑声从来就没有间断过。我不敢说所有的质疑都是有事实做依据的,但也不是空穴来风,《人民日报》的调查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收视率不能认为是坏东西,它是电视台和电视节目制作者了解观众反应的重要窗口之一,是观众本位在电视节目生产环节中受到重视的一种标志。我们曾经有过不需要收视率的时候,因为那时候,领导的认可比观众的认可更重要。电视节目的市场化使得观众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制衡力量。这应该是一种进步。如果没有收视率,电视节目制作者只能通过道听途说来了解观众对于节目的反应,那种情形和盲人摸象没有什么区别,也很

 

    近日,《人民日报》刊登连续报道,揭露个别地方卫视“收买”样本家庭,“操纵”收视率,制造虚假数据的恶劣行为,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各地媒体积极跟进,遂有更多的丑陋被陆续曝光。

这个节目时所发出的信号。我不否认选择也是评价,但这个评价显然是最简单、最初级的,因而它的作用也应该是有限的。 现在,当这点有限的功能也正面临着信任危机的时候,我想,收视率的路怕是已经走到头了,甚至有可能危及其利益链条上的广告公司和广告客户。人们会用异样的目光打量这个奇异的怪物。对电视台来说,出路或许只有两条,一是开发新的评价系统和手段;二是恢复公众对收视率的信任,把它放到一个适当的位置上。当然,这都不是很容易就能办得到的。

 

    事实上,收视率的信任危机绝非始于今日。近些年来,随着收视率越来越成为电视台的主宰,对于收视率真实性的质疑声从来就没有间断过。我不敢说所有的质疑都是有事实做依据的,但也不是空穴来风,《人民日报》的调查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收视率不能认为是坏东西,它是电视台和电视节目制作者了解观众反应的重要窗口之一,是观众本位在电视节目生产环节中受到重视的一种标志。我们曾经有过不需要收视率的时候,因为那时候,领导的认可比观众的认可更重要。电视节目的市场化使得观众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制衡力量。这应该是一种进步。如果没有收视率,电视节目制作者只能通过道听途说来了解观众对于节目的反应,那种情形和盲人摸象没有什么区别,也很难真正满足广大观众的需求。

 

    但随着收视率成为事实上的“专制暴君”,电视台唯收视率马首是瞻,一切以收视率为取舍标准,收视率的进步意义也就在日复一日的盲目崇拜中被掏空了。特别是当它被一些唯利是图的人以不正当手段制造出来后,它已经不能真实地反应观众的选择,而只是商家牟利的工具罢了。这时候,还有谁更在意收视率呢?只有电视台、广告公司和广告客户,利益的链条把他们拴在了一起。无论如何,在这个链条上是没有观众位置的,观众只是一群被电视台绑架的“人质”,用来要挟广告商,与他们讨价还价的筹码。

收视率造假:电视台的危险游戏 解玺璋 近日,《人民日报》刊登连续报道,揭露个别地方卫视“收买”样本家庭,“操纵”收视率,制造虚假数据的恶劣行为,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各地媒体积极跟进,遂有更多的丑陋被陆续曝光。 事实上,收视率的信任危机绝非始于今日。近些年来,随着收视率越来越成为电视台的主宰,对于收视率真实性的质疑声从来就没有间断过。我不敢说所有的质疑都是有事实做依据的,但也不是空穴来风,《人民日报》的调查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收视率不能认为是坏东西,它是电视台和电视节目制作者了解观众反应的重要窗口之一,是观众本位在电视节目生产环节中受到重视的一种标志。我们曾经有过不需要收视率的时候,因为那时候,领导的认可比观众的认可更重要。电视节目的市场化使得观众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制衡力量。这应该是一种进步。如果没有收视率,电视节目制作者只能通过道听途说来了解观众对于节目的反应,那种情形和盲人摸象没有什么区别,也很

 

    多年来,在我们这里,一直有一种神话收视率的倾向,大家把收视率的功能不适当地放大了,掩盖或忽视了它的许多缺陷和不足。其实,作为一种评价标准,收视率所反应的仅仅是观众对电视节目的一种选择,而并非评价,更缺少观众的直接感受。从收视率中,我们很难知道观众看过节目以后究竟有哪些反应,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是赞赏还是厌恶?统统都没有,只有你选择这个节目时所发出的信号。我不否认选择也是评价,但这个评价显然是最简单、最初级的,因而它的作用也应该是有限的。

 

收视率造假:电视台的危险游戏 解玺璋 近日,《人民日报》刊登连续报道,揭露个别地方卫视“收买”样本家庭,“操纵”收视率,制造虚假数据的恶劣行为,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各地媒体积极跟进,遂有更多的丑陋被陆续曝光。 事实上,收视率的信任危机绝非始于今日。近些年来,随着收视率越来越成为电视台的主宰,对于收视率真实性的质疑声从来就没有间断过。我不敢说所有的质疑都是有事实做依据的,但也不是空穴来风,《人民日报》的调查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收视率不能认为是坏东西,它是电视台和电视节目制作者了解观众反应的重要窗口之一,是观众本位在电视节目生产环节中受到重视的一种标志。我们曾经有过不需要收视率的时候,因为那时候,领导的认可比观众的认可更重要。电视节目的市场化使得观众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制衡力量。这应该是一种进步。如果没有收视率,电视节目制作者只能通过道听途说来了解观众对于节目的反应,那种情形和盲人摸象没有什么区别,也很

    现在,当这点有限的功能也正面临着信任危机的时候,我想,收视率的路怕是已经走到头了,甚至有可能危及其利益链条上的广告公司和广告客户。人们会用异样的目光打量这个奇异的怪物。对电视台来说,出路或许只有两条,一是开发新的评价系统和手段;二是恢复公众对收视率的信任,把它放到一个适当的位置上。当然,这都不是很容易就能办得到的。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5b6ef80100llf3.html) - 收视率造假:电视台的危险游戏_解玺璋_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