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儿子应该如何写老子?  

2010-05-13 23: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子应该如何写老子?

解玺璋

 

    季羡林大师身后一直不得安宁,最近,他的儿子写了一本书《我和父亲季羡林》,又引起舆论一片哗然。在儿子笔下,季羡林很像是个人生的失败者,虽然在学术上成绩斐然,颇有建树,但家庭生活却毫无幸福可言,对他和他的母亲一直都很冷漠,是个孤独、寂寞、吝啬、无情的人。他的早年经历:寄居叔父家、无爱的婚姻、母亲的早逝等,塑造了这样一个压抑、封闭、孤傲的性格,他的意气用事毁了这个家,也使得他至今身陷阴谋的泥淖而难以自拔。

 

    对此,批评他的人认为,我们有“子为父隐”的古训,并有“为尊者讳”的传统,儿子这样写老子,尽管“真实得近乎残忍”,却并不符合传统的父子伦常,也有失厚道。而赞赏他的人则认为,作者的笔触看似残忍,其实包含着一颗挚爱之心,他希望还原一个真实的父亲形象,他也希望读者能够接受一个有缺陷的季羡林。儿子这样写老子,把老子剖开给世人看,是需要勇气的。与绝大多数儿子写老子的回忆录相比,这本书让人感受到一种“苦涩和悲怆”,却也是为了真实而付出的代价。

 

    儿子与老子关系紧张,自古皆然,所以才有“父慈子孝”的双向要求。但儿子是否可以揭老子的老底,却因时代不同、立场不同而各持己见。从传统的伦常大义出发,自然是父为子纲,子为父隐皆属天经地义;但新道德并不承认三纲五常为最高原则,在此之上还有国家、民族、阶级、党派,以及社会道义的要求,所以,子为父隐也常常遭人诟病。抛开这一切不谈,就事论事地说,季大师的儿子解剖他的老子这样地不留情面,固然是为常人所不能接受的,但在今天,如果是他个人的自觉选择,他人倒也无从置喙。

 

    我们每个人都离不开亲情的滋润,没有亲情,我们的心先就荒凉了。因此,我很理解一个儿子由于老子的漠视而心生怨恨。父爱与母爱究竟有些不同,母爱可以是专一的、无条件的,而父爱却做不到这一点。父亲固然是一家之长,但家对于他却不能像母亲所认为的那样就是一切。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一定还有比家更广阔的天地,比亲情更博大的情怀,三过家门而不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这些都是社会对于男人的要求。常常有这种情况,当一个人专注他的事业的时候,对于身边最亲近的人和事便会有所忽略,这也是人之常情,是可以理解的。做儿子的连这一点都看不透,说明他并不真懂他的老子。

 

    最后还想说到一点,儿子如何写老子,是儿子的事,问题在于,有人不能接受儿子笔下的这个老子。除了上面说到的“子为父隐”还在暗中支配着我们的情感之外,再有一点就是他的写作颠覆了我们心中高大完美的“大师”形象。他本来是我们心造的一尊神,我们却又信以为真,顶礼膜拜;当有人指出神也具有常人所具有的缺点时,我们往往又拒绝接受,并加以否认。这是需要我们认真反思的。我们敬仰季羡林大师的学问,如果他真有一些性格上的缺陷,或在处理与家人的关系时不够周全,疏于示爱,我想也无损其学术上的光辉。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谁又能如上帝一般十全十美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