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昆曲的春天到来了吗?  

2010-04-13 11: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昆曲的春天到来了吗?

——看昆曲《牡丹亭》有感

解玺璋

 

    前几天看了北昆的《牡丹亭》。这出戏另有个名字叫《还魂记》,皆因剧中讲了一个青年女子为爱而死,又为爱复生的故事。作者汤显祖在《题词》中写道:“如丽娘者,乃可谓之有情人耳。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如此执著于爱的人,恐怕只有到古典时代去寻找。不过,这出戏刚一问世便轰动了文坛,“家传户诵,几令《西厢》减价”,倒不全为了杜丽娘和柳梦梅的爱情,还有汤显祖的才华,词写得真是美极了,第一次读该剧,便记住了那段《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这样的文字是有魔力的,它足以使人心驰神往,当时一位名叫冯小青的怨女就写下了这样哀怨的诗句:“冷雨幽窗不可听,挑灯闲看《牡丹亭》。人间亦有痴如我,岂独伤心是小青。”

 

    《牡丹亭》的词固然有摄人魂魄的魔力,它的声腔既“流丽悠远”,又何尝不使人沉迷其中?昆曲之美,首先还是声腔之美。从魏良辅到梁辰鱼,昆曲的声腔之美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叫做“尽洗乖声,别开堂奥,调用水磨,拍捱冷板。声则平上去入之婉协,字则头腹尾音之毕匀。功深鎔琢,气无烟火,启口轻圆,收音纯细。”然而,这样的声腔之美,我辈是无福消受的。事实上,早在乾嘉年间,昆曲已经露出了衰败之相,开始走下坡路了。到了我们这一代,更少观赏昆曲的机会,对于昆曲的了解也仅限于书本。早些年我曾见过北昆破败的样子,有人形容“像个大车店”,可见其处境之艰难。

 

    近两年,忽然时来运转,昆曲被捧上了天,不仅有了青春版、厅堂版,还进了北大的课堂,青年学子可以比较系统地学习、了解昆曲这门古老的艺术。我辈也多了观赏昆曲的机会。去年就看了北昆的《西厢记》,近日又在国家大剧院小剧场看了《牡丹亭》。感觉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那天的剧场,几近满座,而且以年轻人居多,似乎预示着昆曲四百多年后第二春的到来。其实,当下对昆曲颇有好感的主要是两部分人,一部分是先富起来想要附庸风雅的,愿意花钱享受一种超凡脱俗的生活方式,或者是把剧场变成高级交际场所,看戏成为一种点缀;再有就是一些文青,标高审美,向往艺术,恰好昆曲可以满足他们对于艺术的一部分想像。他们对于昆曲的热爱,应该比前者要纯粹得多。

 

    我不知道这两种人谁是昆曲复兴的福音,或者昆曲复兴本身就是一个传说,但不管是什么人,以什么方式,只要他们在看昆曲的演出,对昆曲来说都是好事。说起来,昆曲演员上台的机会太少了,演出少,磨练就少,成长就慢,前途就暗,流失就多。好的演员都是在舞台上磨练出来的,昆曲号称“水磨工夫”,可见非一日之功。我们期待好演员的出现,就不能不为演员创造更多演出的机会。小剧场是一种非常好的办法。它不需要繁复的舞美和背投,演员加一桌一椅的搭配就很好,乐器也无非笛、管、笙、琶以及三弦、提琴、筝、阮等丝竹弦乐,这些都使演出变得更加便利。演出的文本也可以更随意一点,有些无戏可做的冷闲场子就不妨删繁就简,五十多出也不必一次都演完,这样应该更容易满足市场对昆曲的要求。观众要看戏,要欣赏昆曲美妙的声腔艺术,艺人呢,也要生存,要发展,有些条条框框是不必太拘泥的。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