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回到传统  

2010-12-11 16:5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到传统 解玺璋 京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同时也意味着京剧的未来将面临更多、更大的挑战和机遇。 首先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对待遗产,或者说传统。 的确如很多人所言,京剧是一个不断革新,不断变化的剧种,这种求新求变的呼声至今仍然响彻耳边。人们很容易为京剧变革找到合法性的依据和理由。似乎各个方面的证据都表明,京剧如果不改革,就不能继续生存了。 也许,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事实上,自打诞生的那一天起,二百多年来,京剧就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自改革”的诉求;而近百年来,来自外部的各种势力,更在京剧身上留下了不断创新的烙印;尤其是近几十年,求新求变几乎成为京剧的“基本国策”,深刻影响到京剧的现状和未来。是不是真像有些人所说,变则生,不变则死呢?后半句说得也许不错,但前半句却未必,因为,变并不是活的必然保证,只是给活下去增加了一些概率。以前我们不敢说,实际上,作为一种文化遗产,都是有质的规定性的,苹果和梨嫁接,叫苹果梨,既非苹果,也非梨。任何事物都经历着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都有一个由量到质的临界点,越过这个临界点,此物就变成了彼物。京剧也是如此,有时我们会觉得它以面目全非,就是这个道理。据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件里有这样的意思,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种文化标示,是一种原汁原味的东西。文化标示是什么?不是像人的身份证一样,身份证只是对一个人的命名以及对命名的认可,它还应该包括“原汁原味的东西”,即这个人的原貌,如果经过整容甚至器官再造,他也许还用这个名称,却已经不能标示这个“遗产”了。 很显然,如果说京剧申遗成功对京剧来说是个福音,那么,首先不在于京剧可能得到国家及社会各界更多的支持,得到更多的钱,而是获得了一次对百年来京剧变革进行认真总结和反思的机会,也就是说,我们有了重新确认究竟哪些是属于京剧“原汁原味的东西”的理由。如果说,有些“原汁原味的东西”已经被我们丢弃或束之高阁了,那么,我们又该如何把它们找回来?过去我

回到传统

解玺璋

 

    回到传统 解玺璋 京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同时也意味着京剧的未来将面临更多、更大的挑战和机遇。 首先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对待遗产,或者说传统。 的确如很多人所言,京剧是一个不断革新,不断变化的剧种,这种求新求变的呼声至今仍然响彻耳边。人们很容易为京剧变革找到合法性的依据和理由。似乎各个方面的证据都表明,京剧如果不改革,就不能继续生存了。 也许,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事实上,自打诞生的那一天起,二百多年来,京剧就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自改革”的诉求;而近百年来,来自外部的各种势力,更在京剧身上留下了不断创新的烙印;尤其是近几十年,求新求变几乎成为京剧的“基本国策”,深刻影响到京剧的现状和未来。是不是真像有些人所说,变则生,不变则死呢?后半句说得也许不错,但前半句却未必,因为,变并不是活的必然保证,只是给活下去增加了一些概率。以前我们不敢说,实际上,作为一种文化遗产,都是有质的规定性的,苹果和梨嫁接,叫苹果梨,既非苹果,也非梨。任何事物都经历着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都有一个由量到质的临界点,越过这个临界点,此物就变成了彼物。京剧也是如此,有时我们会觉得它以面目全非,就是这个道理。据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件里有这样的意思,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种文化标示,是一种原汁原味的东西。文化标示是什么?不是像人的身份证一样,身份证只是对一个人的命名以及对命名的认可,它还应该包括“原汁原味的东西”,即这个人的原貌,如果经过整容甚至器官再造,他也许还用这个名称,却已经不能标示这个“遗产”了。 很显然,如果说京剧申遗成功对京剧来说是个福音,那么,首先不在于京剧可能得到国家及社会各界更多的支持,得到更多的钱,而是获得了一次对百年来京剧变革进行认真总结和反思的机会,也就是说,我们有了重新确认究竟哪些是属于京剧“原汁原味的东西”的理由。如果说,有些“原汁原味的东西”已经被我们丢弃或束之高阁了,那么,我们又该如何把它们找回来?过去我回到传统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们很少这样做,那些年来,我们昂首阔步向前走,甚至来不及回头留意一下自己走过的脚步。京剧的确新了很多,也变了很多,但是,有多少东西沉淀为京剧的遗产和传统,融入京剧本身,成为京剧的一部分?似乎没有人能够说清楚。我们只是呼啸着前进,摧枯拉朽,等到有一天我们回过头去看一看,才发现,身后已经一无所有。我想,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这样的前景已经不远,我们已经看到前面就是危崖了。值得庆幸的是,申遗成功给了我们停下来,喘口气,检讨一下自己的合法性。这时,也许我们可以不必顾及身后那个一再催促我们向前走的声音了。 实际上,对京剧来说,要解决如何对待遗产,或者说传统的问题,先要解决如何对待创新,或者改革的问题,这是一个问题的两面。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对百余年来,特别是近几十年的京剧变革进行一番彻底的清理,哪些是成功的,哪些是失败的,哪些应该保留,哪些应该扬弃,都应该认真地加以研究和探讨。有些当时看起来还不错的改革、创新,但时过境迁,问题也许就暴露出来了,那就应该考虑把它从京剧中剔除出去。这些年来,京剧从话剧舞台移植了很多东西,不能说这种移植毫无意义,也不能说没有获得成功的作品,但是,问题也是很严重的,它所带来的水土不服和排异现象,甚至使得京剧有了“性命”之忧。说到底,这种改革或创新,与京剧的戏曲美学特征是相抵触的。然而,问题又绝非舞台实景、声光电化这么简单,作为京剧的审美特征,从根本上说,究竟是写实的,还是写意的?是自然的模仿,还是意象的比兴?是现实的反映,还是心物交融?这些问题表现在剧作、导演、表演、舞台美术、声腔旋律等方方面面,如果在这些问题上我们模棱两可,南辕北辙,不能取得共识,那么,我们也就无法判断究竟哪些是属于京剧“原汁原味的东西”,而传承和发扬就更谈不上了。这样的话,我们仍然有可能迷失在茫茫大千世界之中,找不到自己的精神家园。 在这里,我想我们有必要再提解放思想。事实上,解放思想并不总是和创新相联系,有时它也和守旧相联系,和回到传统,重新认识遗产的价值相联系。京剧艺术深深地根植于中国文化传统之

    京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同时也意味着京剧的未来将面临更多、更大的挑战和机遇。

 

    首先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对待遗产,或者说传统。

 

    的确如很多人所言,京剧是一个不断革新,不断变化的剧种,这种求新求变的呼声至今仍然响彻耳边。人们很容易为京剧变革找到合法性的依据和理由。似乎各个方面的证据都表明,京剧如果不改革,就不能继续生存了。

 

回到传统 解玺璋 京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同时也意味着京剧的未来将面临更多、更大的挑战和机遇。 首先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对待遗产,或者说传统。 的确如很多人所言,京剧是一个不断革新,不断变化的剧种,这种求新求变的呼声至今仍然响彻耳边。人们很容易为京剧变革找到合法性的依据和理由。似乎各个方面的证据都表明,京剧如果不改革,就不能继续生存了。 也许,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事实上,自打诞生的那一天起,二百多年来,京剧就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自改革”的诉求;而近百年来,来自外部的各种势力,更在京剧身上留下了不断创新的烙印;尤其是近几十年,求新求变几乎成为京剧的“基本国策”,深刻影响到京剧的现状和未来。是不是真像有些人所说,变则生,不变则死呢?后半句说得也许不错,但前半句却未必,因为,变并不是活的必然保证,只是给活下去增加了一些概率。以前我们不敢说,实际上,作为一种文化遗产,都是有质的规定性的,苹果和梨嫁接,叫苹果梨,既非苹果,也非梨。任何事物都经历着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都有一个由量到质的临界点,越过这个临界点,此物就变成了彼物。京剧也是如此,有时我们会觉得它以面目全非,就是这个道理。据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件里有这样的意思,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种文化标示,是一种原汁原味的东西。文化标示是什么?不是像人的身份证一样,身份证只是对一个人的命名以及对命名的认可,它还应该包括“原汁原味的东西”,即这个人的原貌,如果经过整容甚至器官再造,他也许还用这个名称,却已经不能标示这个“遗产”了。 很显然,如果说京剧申遗成功对京剧来说是个福音,那么,首先不在于京剧可能得到国家及社会各界更多的支持,得到更多的钱,而是获得了一次对百年来京剧变革进行认真总结和反思的机会,也就是说,我们有了重新确认究竟哪些是属于京剧“原汁原味的东西”的理由。如果说,有些“原汁原味的东西”已经被我们丢弃或束之高阁了,那么,我们又该如何把它们找回来?过去我

    也许,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事实上,自打诞生的那一天起,二百多年来,京剧就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自改革”的诉求;而近百年来,来自外部的各种势力,更在京剧身上留下了不断创新的烙印;尤其是近几十年,求新求变几乎成为京剧的“基本国策”,深刻影响到京剧的现状和未来。是不是真像有些人所说,变则生,不变则死呢?后半句说得也许不错,但前半句却未必,因为,变并不是活的必然保证,只是给活下去增加了一些概率。以前我们不敢说,实际上,作为一种文化遗产,都是有质的规定性的,苹果和梨嫁接,叫苹果梨,既非苹果,也非梨。任何事物都经历着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都有一个由量到质的临界点,越过这个临界点,此物就变成了彼物。京剧也是如此,有时我们会觉得它以面目全非,就是这个道理。据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件里有这样的意思,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种文化标示,是一种原汁原味的东西。文化标示是什么?不是像人的身份证一样,身份证只是对一个人的命名以及对命名的认可,它还应该包括“原汁原味的东西”,即这个人的原貌,如果经过整容甚至器官再造,他也许还用这个名称,却已经不能标示这个“遗产”了。

们很少这样做,那些年来,我们昂首阔步向前走,甚至来不及回头留意一下自己走过的脚步。京剧的确新了很多,也变了很多,但是,有多少东西沉淀为京剧的遗产和传统,融入京剧本身,成为京剧的一部分?似乎没有人能够说清楚。我们只是呼啸着前进,摧枯拉朽,等到有一天我们回过头去看一看,才发现,身后已经一无所有。我想,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这样的前景已经不远,我们已经看到前面就是危崖了。值得庆幸的是,申遗成功给了我们停下来,喘口气,检讨一下自己的合法性。这时,也许我们可以不必顾及身后那个一再催促我们向前走的声音了。 实际上,对京剧来说,要解决如何对待遗产,或者说传统的问题,先要解决如何对待创新,或者改革的问题,这是一个问题的两面。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对百余年来,特别是近几十年的京剧变革进行一番彻底的清理,哪些是成功的,哪些是失败的,哪些应该保留,哪些应该扬弃,都应该认真地加以研究和探讨。有些当时看起来还不错的改革、创新,但时过境迁,问题也许就暴露出来了,那就应该考虑把它从京剧中剔除出去。这些年来,京剧从话剧舞台移植了很多东西,不能说这种移植毫无意义,也不能说没有获得成功的作品,但是,问题也是很严重的,它所带来的水土不服和排异现象,甚至使得京剧有了“性命”之忧。说到底,这种改革或创新,与京剧的戏曲美学特征是相抵触的。然而,问题又绝非舞台实景、声光电化这么简单,作为京剧的审美特征,从根本上说,究竟是写实的,还是写意的?是自然的模仿,还是意象的比兴?是现实的反映,还是心物交融?这些问题表现在剧作、导演、表演、舞台美术、声腔旋律等方方面面,如果在这些问题上我们模棱两可,南辕北辙,不能取得共识,那么,我们也就无法判断究竟哪些是属于京剧“原汁原味的东西”,而传承和发扬就更谈不上了。这样的话,我们仍然有可能迷失在茫茫大千世界之中,找不到自己的精神家园。 在这里,我想我们有必要再提解放思想。事实上,解放思想并不总是和创新相联系,有时它也和守旧相联系,和回到传统,重新认识遗产的价值相联系。京剧艺术深深地根植于中国文化传统之

 

    很显然,如果说京剧申遗成功对京剧来说是个福音,那么,首先不在于京剧可能得到国家及社会各界更多的支持,得到更多的钱,而是获得了一次对百年来京剧变革进行认真总结和反思的机会,也就是说,我们有了重新确认究竟哪些是属于京剧“原汁原味的东西”的理由。如果说,有些“原汁原味的东西”已经被我们丢弃或束之高阁了,那么,我们又该如何把它们找回来?过去我们很少这样做,那些年来,我们昂首阔步向前走,甚至来不及回头留意一下自己走过的脚步。京剧的确新了很多,也变了很多,但是,有多少东西沉淀为京剧的遗产和传统,融入京剧本身,成为京剧的一部分?似乎没有人能够说清楚。我们只是呼啸着前进,摧枯拉朽,等到有一天我们回过头去看一看,才发现,身后已经一无所有。我想,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这样的前景已经不远,我们已经看到前面就是危崖了。值得庆幸的是,申遗成功给了我们停下来,喘口气,检讨一下自己的合法性。这时,也许我们可以不必顾及身后那个一再催促我们向前走的声音了。

 

们很少这样做,那些年来,我们昂首阔步向前走,甚至来不及回头留意一下自己走过的脚步。京剧的确新了很多,也变了很多,但是,有多少东西沉淀为京剧的遗产和传统,融入京剧本身,成为京剧的一部分?似乎没有人能够说清楚。我们只是呼啸着前进,摧枯拉朽,等到有一天我们回过头去看一看,才发现,身后已经一无所有。我想,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这样的前景已经不远,我们已经看到前面就是危崖了。值得庆幸的是,申遗成功给了我们停下来,喘口气,检讨一下自己的合法性。这时,也许我们可以不必顾及身后那个一再催促我们向前走的声音了。 实际上,对京剧来说,要解决如何对待遗产,或者说传统的问题,先要解决如何对待创新,或者改革的问题,这是一个问题的两面。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对百余年来,特别是近几十年的京剧变革进行一番彻底的清理,哪些是成功的,哪些是失败的,哪些应该保留,哪些应该扬弃,都应该认真地加以研究和探讨。有些当时看起来还不错的改革、创新,但时过境迁,问题也许就暴露出来了,那就应该考虑把它从京剧中剔除出去。这些年来,京剧从话剧舞台移植了很多东西,不能说这种移植毫无意义,也不能说没有获得成功的作品,但是,问题也是很严重的,它所带来的水土不服和排异现象,甚至使得京剧有了“性命”之忧。说到底,这种改革或创新,与京剧的戏曲美学特征是相抵触的。然而,问题又绝非舞台实景、声光电化这么简单,作为京剧的审美特征,从根本上说,究竟是写实的,还是写意的?是自然的模仿,还是意象的比兴?是现实的反映,还是心物交融?这些问题表现在剧作、导演、表演、舞台美术、声腔旋律等方方面面,如果在这些问题上我们模棱两可,南辕北辙,不能取得共识,那么,我们也就无法判断究竟哪些是属于京剧“原汁原味的东西”,而传承和发扬就更谈不上了。这样的话,我们仍然有可能迷失在茫茫大千世界之中,找不到自己的精神家园。 在这里,我想我们有必要再提解放思想。事实上,解放思想并不总是和创新相联系,有时它也和守旧相联系,和回到传统,重新认识遗产的价值相联系。京剧艺术深深地根植于中国文化传统之

    实际上,对京剧来说,要解决如何对待遗产,或者说传统的问题,先要解决如何对待创新,或者改革的问题,这是一个问题的两面。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对百余年来,特别是近几十年的京剧变革进行一番彻底的清理,哪些是成功的,哪些是失败的,哪些应该保留,哪些应该扬弃,都应该认真地加以研究和探讨。有些当时看起来还不错的改革、创新,但时过境迁,问题也许就暴露出来了,那就应该考虑把它从京剧中剔除出去。这些年来,京剧从话剧舞台移植了很多东西,不能说这种移植毫无意义,也不能说没有获得成功的作品,但是,问题也是很严重的,它所带来的水土不服和排异现象,甚至使得京剧有了“性命”之忧。说到底,这种改革或创新,与京剧的戏曲美学特征是相抵触的。然而,问题又绝非舞台实景、声光电化这么简单,作为京剧的审美特征,从根本上说,究竟是写实的,还是写意的?是自然的模仿,还是意象的比兴?是现实的反映,还是心物交融?这些问题表现在剧作、导演、表演、舞台美术、声腔旋律等方方面面,如果在这些问题上我们模棱两可,南辕北辙,不能取得共识,那么,我们也就无法判断究竟哪些是属于京剧“原汁原味的东西”,而传承和发扬就更谈不上了。这样的话,我们仍然有可能迷失在茫茫大千世界之中,找不到自己的精神家园。

 

    在这里,我想我们有必要再提解放思想。事实上,解放思想并不总是和创新相联系,有时它也和守旧相联系,和回到传统,重新认识遗产的价值相联系。京剧艺术深深地根植于中国文化传统之中,它不该受到模仿自然、再现现实的拘囿。这样说并不是否定传统的现实主义艺术的魅力,而只是想强调京剧在审美意识方面的特殊性。同时,从继承遗产,回归传统的角度来说,思想的解放又不仅仅表现在这个方面,传统剧目的发掘,传统流派的继承,包括传统的经营模式和剧团管理模式,在京剧遗产中,这些都是值得我们积极面对的,不能轻而易举地用一顶封建的帽子就将它们否定。有很多老戏,它们对社会的负面影响,绝不比当今很多影视剧更大,为什么不能发掘、整理、抢救出来,让观众欣赏、享受呢?事实上,有很多戏,现在看来是有积极意义的。即使有些戏表现了一些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或世俗的审美趣味,乃至迷信的、神秘的文化观念,和当今的思想、观念有一些冲突,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要相信观众是具有自我辨识能力和心灵净化能力的。

回到传统 解玺璋 京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同时也意味着京剧的未来将面临更多、更大的挑战和机遇。 首先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对待遗产,或者说传统。 的确如很多人所言,京剧是一个不断革新,不断变化的剧种,这种求新求变的呼声至今仍然响彻耳边。人们很容易为京剧变革找到合法性的依据和理由。似乎各个方面的证据都表明,京剧如果不改革,就不能继续生存了。 也许,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事实上,自打诞生的那一天起,二百多年来,京剧就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自改革”的诉求;而近百年来,来自外部的各种势力,更在京剧身上留下了不断创新的烙印;尤其是近几十年,求新求变几乎成为京剧的“基本国策”,深刻影响到京剧的现状和未来。是不是真像有些人所说,变则生,不变则死呢?后半句说得也许不错,但前半句却未必,因为,变并不是活的必然保证,只是给活下去增加了一些概率。以前我们不敢说,实际上,作为一种文化遗产,都是有质的规定性的,苹果和梨嫁接,叫苹果梨,既非苹果,也非梨。任何事物都经历着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都有一个由量到质的临界点,越过这个临界点,此物就变成了彼物。京剧也是如此,有时我们会觉得它以面目全非,就是这个道理。据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件里有这样的意思,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种文化标示,是一种原汁原味的东西。文化标示是什么?不是像人的身份证一样,身份证只是对一个人的命名以及对命名的认可,它还应该包括“原汁原味的东西”,即这个人的原貌,如果经过整容甚至器官再造,他也许还用这个名称,却已经不能标示这个“遗产”了。 很显然,如果说京剧申遗成功对京剧来说是个福音,那么,首先不在于京剧可能得到国家及社会各界更多的支持,得到更多的钱,而是获得了一次对百年来京剧变革进行认真总结和反思的机会,也就是说,我们有了重新确认究竟哪些是属于京剧“原汁原味的东西”的理由。如果说,有些“原汁原味的东西”已经被我们丢弃或束之高阁了,那么,我们又该如何把它们找回来?过去我

 

    总之,在京剧申遗成功这个大背景下,京剧的改革、创新、振兴和发展,不管出于怎样良好的动机,都不应以丧失京剧所以为京剧的本质规定性为代价。一旦失去了它的本质规定性,京剧也就不存在了。这便是我所祝福于京剧的。

  评论这张
 
阅读(83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