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  

2009-04-12 23: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是把白流苏当成了洪莲,然后,又把白流苏的爱当成了让自己得到解脱的灵丹妙药。在这里,白流苏和范柳原都已改换了原来的面貌。白流苏更多地具备了女性的悲悯和忍让情怀,她也显得温暖了许多,不仅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还是公婆的贤惠媳妇,家庭里善解人意的姊妹,而且也变得更大气、更智慧、更有修养了。范柳原则由一个玩世不恭、享乐至上的花花公子变成了具有一些文艺气质的痴情郎君。他不喜欢世俗的公司经济,却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帮她给抗日军队从香港买药、寄药,以此来表达他对白流苏生死不渝的爱。 白流苏与范柳原所发生的这些变化,从电视剧的整个叙事来说,是有其合理性的。如果说该剧的改编有什么失当之处的话,那么,首先不在于它是否离开了原小说,是否背叛了张爱玲,而是它在自己这个系统中也是失当的,它脱离了,或背叛了自身的叙事逻辑。比如它让白家七小姐在战乱之中跑到乡下去送母亲的骨灰,不幸被日本人凌辱,幸得一抗日军官相救,二人产生爱慕之情。在老家,她又被家人卖给一个大烟鬼做老婆,逃离中再被搭救,然后入战地医院当了护士,甚至连去探望她的白流苏小姐,也穿起了护士的白大褂。这一笔离开《倾城之恋》的故事太远了。而与原小说有关的,是白流苏与范柳原的改变,丧失了去香港的必要性。然而,为了迎合原小说“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个点题之处,又不能少了香港这一段,因而显得比较牵强。如果改编者更大胆一点,也许会想出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现在只好表示遗憾了。

先是把白流苏当成了洪莲,然后,又把白流苏的爱当成了让自己得到解脱的灵丹妙药。在这里,白流苏和范柳原都已改换了原来的面貌。白流苏更多地具备了女性的悲悯和忍让情怀,她也显得温暖了许多,不仅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还是公婆的贤惠媳妇,家庭里善解人意的姊妹,而且也变得更大气、更智慧、更有修养了。范柳原则由一个玩世不恭、享乐至上的花花公子变成了具有一些文艺气质的痴情郎君。他不喜欢世俗的公司经济,却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帮她给抗日军队从香港买药、寄药,以此来表达他对白流苏生死不渝的爱。 白流苏与范柳原所发生的这些变化,从电视剧的整个叙事来说,是有其合理性的。如果说该剧的改编有什么失当之处的话,那么,首先不在于它是否离开了原小说,是否背叛了张爱玲,而是它在自己这个系统中也是失当的,它脱离了,或背叛了自身的叙事逻辑。比如它让白家七小姐在战乱之中跑到乡下去送母亲的骨灰,不幸被日本人凌辱,幸得一抗日军官相救,二人产生爱慕之情。在老家,她又被家人卖给一个大烟鬼做老婆,逃离中再被搭救,然后入战地医院当了护士,甚至连去探望她的白流苏小姐,也穿起了护士的白大褂。这一笔离开《倾城之恋》的故事太远了。而与原小说有关的,是白流苏与范柳原的改变,丧失了去香港的必要性。然而,为了迎合原小说“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个点题之处,又不能少了香港这一段,因而显得比较牵强。如果改编者更大胆一点,也许会想出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现在只好表示遗憾了。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界

解玺璋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白流苏与唐公子

 

       先是把白流苏当成了洪莲,然后,又把白流苏的爱当成了让自己得到解脱的灵丹妙药。在这里,白流苏和范柳原都已改换了原来的面貌。白流苏更多地具备了女性的悲悯和忍让情怀,她也显得温暖了许多,不仅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还是公婆的贤惠媳妇,家庭里善解人意的姊妹,而且也变得更大气、更智慧、更有修养了。范柳原则由一个玩世不恭、享乐至上的花花公子变成了具有一些文艺气质的痴情郎君。他不喜欢世俗的公司经济,却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帮她给抗日军队从香港买药、寄药,以此来表达他对白流苏生死不渝的爱。 白流苏与范柳原所发生的这些变化,从电视剧的整个叙事来说,是有其合理性的。如果说该剧的改编有什么失当之处的话,那么,首先不在于它是否离开了原小说,是否背叛了张爱玲,而是它在自己这个系统中也是失当的,它脱离了,或背叛了自身的叙事逻辑。比如它让白家七小姐在战乱之中跑到乡下去送母亲的骨灰,不幸被日本人凌辱,幸得一抗日军官相救,二人产生爱慕之情。在老家,她又被家人卖给一个大烟鬼做老婆,逃离中再被搭救,然后入战地医院当了护士,甚至连去探望她的白流苏小姐,也穿起了护士的白大褂。这一笔离开《倾城之恋》的故事太远了。而与原小说有关的,是白流苏与范柳原的改变,丧失了去香港的必要性。然而,为了迎合原小说“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个点题之处,又不能少了香港这一段,因而显得比较牵强。如果改编者更大胆一点,也许会想出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现在只好表示遗憾了。《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先是把白流苏当成了洪莲,然后,又把白流苏的爱当成了让自己得到解脱的灵丹妙药。在这里,白流苏和范柳原都已改换了原来的面貌。白流苏更多地具备了女性的悲悯和忍让情怀,她也显得温暖了许多,不仅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还是公婆的贤惠媳妇,家庭里善解人意的姊妹,而且也变得更大气、更智慧、更有修养了。范柳原则由一个玩世不恭、享乐至上的花花公子变成了具有一些文艺气质的痴情郎君。他不喜欢世俗的公司经济,却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帮她给抗日军队从香港买药、寄药,以此来表达他对白流苏生死不渝的爱。 白流苏与范柳原所发生的这些变化,从电视剧的整个叙事来说,是有其合理性的。如果说该剧的改编有什么失当之处的话,那么,首先不在于它是否离开了原小说,是否背叛了张爱玲,而是它在自己这个系统中也是失当的,它脱离了,或背叛了自身的叙事逻辑。比如它让白家七小姐在战乱之中跑到乡下去送母亲的骨灰,不幸被日本人凌辱,幸得一抗日军官相救,二人产生爱慕之情。在老家,她又被家人卖给一个大烟鬼做老婆,逃离中再被搭救,然后入战地医院当了护士,甚至连去探望她的白流苏小姐,也穿起了护士的白大褂。这一笔离开《倾城之恋》的故事太远了。而与原小说有关的,是白流苏与范柳原的改变,丧失了去香港的必要性。然而,为了迎合原小说“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个点题之处,又不能少了香港这一段,因而显得比较牵强。如果改编者更大胆一点,也许会想出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现在只好表示遗憾了。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界 解玺璋 白流苏与唐公子 白流苏与范柳原 白家的三哥四哥三嫂四嫂 白家全家福 白流苏与白家七小姐 范柳原落魄时节 电视剧《倾城之恋》是根据张爱玲的同名小说改编的。通常认为,张爱玲的小说并不适宜改编电视剧。在这篇小说里,她的笔调是阴郁的,常有一种渗透在骨头里的苍凉;而她所表达的意味又特别的深长,所谓言不尽意,意在言外,非文字所能尽道。她又有一种冷眼旁观世俗人情的本事,她把人心的真相放在世俗人情的大框架里来描写,态度又是那样的老练,并带有悲剧的感怀。这些综合起来,大约就形成了人们所说的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但电视剧并不擅长表现这种味道,它有时甚至还会排斥这种味道。 然而,这部只有2.8万字的小说毕竟已被改编成为长达36集的电视连续剧。它从原小说里脱胎出来,完全出落成了一个新人。如果说原小说是个旧派新人的话,那么,电视剧就是个新派旧人。所以我们看范柳原与白流苏,总能发现与原小说的种种不同,特别是气味的不同。张爱玲赋予两位的那种味道,在电视剧里恐怕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张迷们因此而显得很不高兴。但这是一件很难两全的事,要在电视剧的叙事上有所得,不能不在小说的味道上有所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想,在这个问题上,倒也不必急于埋怨、指责改编者,很显然,与其责备他丢失了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不如看看他的电视剧能给观众带来一些什么意味。 李欧梵先生有一部《范柳原忏情录》,也是根据小说《倾城之恋》“改编”的,有人就曾指出,这里充满了一种会被人们认为过时的、老派的浪漫主义调子,而张爱玲从来都是反感浪漫主义的,“在《倾城之恋》里,张爱玲通过范柳原这个人物对浪漫这东西作了相当尖刻的讽刺”。尽管如此,这并不影响《范柳原忏情录》成为一部具有独特价值的作品。在我看来,电视剧《倾城之恋》也可能贡献一些具有独特性的东西给观众。 李欧梵写《范柳原忏情录》是向后看,他写范柳原在与白流苏离婚之后发自内心的忏悔。邹静之改编《倾城之恋》则基本上是向前看,他用了很大的篇幅追溯范柳原与白流苏各自的前史。在张爱玲的原著中,第一次进入读者视野的白流苏,离婚已有七八年,她从唐家带来的大笔“分手费”,已被娘家的几位哥嫂用光了,现在只能看人白眼过日子。忽然得了消息,前夫得了肺炎,死了,哥嫂竟想把她打发回婆家去,为前夫看守祠堂。媒人徐太太的到来,把范柳原送到她的身边。但是她和范柳原,一个是情场老手,欲擒故纵,一个是走投无路,要为人生赌上一把。张爱玲写道:“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小说最精彩处,莫过于男女之间这种步步为营       白流苏与范柳原

 

先是把白流苏当成了洪莲,然后,又把白流苏的爱当成了让自己得到解脱的灵丹妙药。在这里,白流苏和范柳原都已改换了原来的面貌。白流苏更多地具备了女性的悲悯和忍让情怀,她也显得温暖了许多,不仅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还是公婆的贤惠媳妇,家庭里善解人意的姊妹,而且也变得更大气、更智慧、更有修养了。范柳原则由一个玩世不恭、享乐至上的花花公子变成了具有一些文艺气质的痴情郎君。他不喜欢世俗的公司经济,却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帮她给抗日军队从香港买药、寄药,以此来表达他对白流苏生死不渝的爱。 白流苏与范柳原所发生的这些变化,从电视剧的整个叙事来说,是有其合理性的。如果说该剧的改编有什么失当之处的话,那么,首先不在于它是否离开了原小说,是否背叛了张爱玲,而是它在自己这个系统中也是失当的,它脱离了,或背叛了自身的叙事逻辑。比如它让白家七小姐在战乱之中跑到乡下去送母亲的骨灰,不幸被日本人凌辱,幸得一抗日军官相救,二人产生爱慕之情。在老家,她又被家人卖给一个大烟鬼做老婆,逃离中再被搭救,然后入战地医院当了护士,甚至连去探望她的白流苏小姐,也穿起了护士的白大褂。这一笔离开《倾城之恋》的故事太远了。而与原小说有关的,是白流苏与范柳原的改变,丧失了去香港的必要性。然而,为了迎合原小说“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个点题之处,又不能少了香港这一段,因而显得比较牵强。如果改编者更大胆一点,也许会想出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现在只好表示遗憾了。       的表现。虽然这在张爱玲的小说里是少有的美满结局,但这份美满却是颠倒错乱的巧合,是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里,作者为《倾城之恋》点了题。 很显然,这样一种叙事是不能直接搬到电视剧中来的,但它却给电视剧的展开预留了巨大的空间。这就像一个美人,写意的画家只用了很少的笔墨,画出了她的神韵;现在,写实的、工笔的画师却要精雕细刻、细致入微地描绘出这个美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们由此而得到的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具体到电视剧,它与小说的区别,恰恰在于简约变成了繁复,含蓄变成了直白,潜移默化的意蕴变成了快速流动的画面,细致入微的世相人心变成了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这里所指出的,不仅有小说和电视剧作为两种叙事(语言的和影像的)在形式、手段上的差别,而且包含着审美方面的差别。而形式、手段上的差别,恰恰又是由于审美的内在要求所决定的。所以,作为改编者,邹静之所面临的问题,首先是如何将原小说中的二人世界,扩展为多层次、多向度的社会生态。原小说中作为背景、作为点缀的社会关系和家族内部关系,都被改编者推到了前台。 于是,白家集体登场。一场好戏就从白家聘闺女开始,拉开了序幕。原小说的主人公是范柳原和白流苏,傅雷先生就曾抱怨,二人的调情“几乎占到了二分之一篇幅”。如果电视剧也是这样,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没完没了地在屏幕上调情,那恐怕也是很乏味的,很少有观众能够坚持看下去。邹静之则放手表现一个家道中落的旧式翰林之家,在这个家里,老太太死撑着往日的面子,儿子们却只会坐吃山空,没有半点作为,这一家人从始至终都在为金钱争吵不休,直到最后要卖祖宗留下的房产了,还想着去沾六妹婆家的光,尽管他们一直看不起这门亲戚。由于白家六姑娘嫁给了唐家大少爷,我们又得以欣赏唐家新暴发户的招摇和张扬,以及这两家人你来我往、摆谱摆阔的争斗,这些都丰富了电视剧的叙事,也将白流苏置于更大的舞台上,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女人另外的面貌,这是原小说所不能提供的。 当然,白流苏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因为唐大少爷不仅游手好闲沾花惹草,而且还乱伦还纳妾还吸鸦片,白流苏虽然使劲儿端着翰林之后的架子,却又很在意自己少奶奶的地位和财产,她对老公采取围追堵截,一闹二打三冷淡的战略,不仅搞得心力交瘁,还闹得两头不是人,上吊不果还流了产,最后只得离婚回了娘家。而范柳原也有了更具体、更切实的身份,他虽然是个富贵人家的私生子,却又被迫流落街头,还曾落入黑帮手中,幸而逃脱,后来在朋友帮助下打赢官司,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财产。在这期间,他还与初恋情人上演了一段生离死别的爱情。正是由于洪莲的死,范柳原才让自己堕落成一个游戏人生、放浪形骸的纨绔子弟。他与白流苏的相遇相恋乃至相爱,不再是一个情场老手的逢场作戏,而是一对痴男怨女在寻找爱的寄托。他《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白家的三哥四哥三嫂四嫂

的表现。虽然这在张爱玲的小说里是少有的美满结局,但这份美满却是颠倒错乱的巧合,是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里,作者为《倾城之恋》点了题。 很显然,这样一种叙事是不能直接搬到电视剧中来的,但它却给电视剧的展开预留了巨大的空间。这就像一个美人,写意的画家只用了很少的笔墨,画出了她的神韵;现在,写实的、工笔的画师却要精雕细刻、细致入微地描绘出这个美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们由此而得到的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具体到电视剧,它与小说的区别,恰恰在于简约变成了繁复,含蓄变成了直白,潜移默化的意蕴变成了快速流动的画面,细致入微的世相人心变成了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这里所指出的,不仅有小说和电视剧作为两种叙事(语言的和影像的)在形式、手段上的差别,而且包含着审美方面的差别。而形式、手段上的差别,恰恰又是由于审美的内在要求所决定的。所以,作为改编者,邹静之所面临的问题,首先是如何将原小说中的二人世界,扩展为多层次、多向度的社会生态。原小说中作为背景、作为点缀的社会关系和家族内部关系,都被改编者推到了前台。 于是,白家集体登场。一场好戏就从白家聘闺女开始,拉开了序幕。原小说的主人公是范柳原和白流苏,傅雷先生就曾抱怨,二人的调情“几乎占到了二分之一篇幅”。如果电视剧也是这样,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没完没了地在屏幕上调情,那恐怕也是很乏味的,很少有观众能够坚持看下去。邹静之则放手表现一个家道中落的旧式翰林之家,在这个家里,老太太死撑着往日的面子,儿子们却只会坐吃山空,没有半点作为,这一家人从始至终都在为金钱争吵不休,直到最后要卖祖宗留下的房产了,还想着去沾六妹婆家的光,尽管他们一直看不起这门亲戚。由于白家六姑娘嫁给了唐家大少爷,我们又得以欣赏唐家新暴发户的招摇和张扬,以及这两家人你来我往、摆谱摆阔的争斗,这些都丰富了电视剧的叙事,也将白流苏置于更大的舞台上,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女人另外的面貌,这是原小说所不能提供的。 当然,白流苏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因为唐大少爷不仅游手好闲沾花惹草,而且还乱伦还纳妾还吸鸦片,白流苏虽然使劲儿端着翰林之后的架子,却又很在意自己少奶奶的地位和财产,她对老公采取围追堵截,一闹二打三冷淡的战略,不仅搞得心力交瘁,还闹得两头不是人,上吊不果还流了产,最后只得离婚回了娘家。而范柳原也有了更具体、更切实的身份,他虽然是个富贵人家的私生子,却又被迫流落街头,还曾落入黑帮手中,幸而逃脱,后来在朋友帮助下打赢官司,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财产。在这期间,他还与初恋情人上演了一段生离死别的爱情。正是由于洪莲的死,范柳原才让自己堕落成一个游戏人生、放浪形骸的纨绔子弟。他与白流苏的相遇相恋乃至相爱,不再是一个情场老手的逢场作戏,而是一对痴男怨女在寻找爱的寄托。他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界 解玺璋 白流苏与唐公子 白流苏与范柳原 白家的三哥四哥三嫂四嫂 白家全家福 白流苏与白家七小姐 范柳原落魄时节 电视剧《倾城之恋》是根据张爱玲的同名小说改编的。通常认为,张爱玲的小说并不适宜改编电视剧。在这篇小说里,她的笔调是阴郁的,常有一种渗透在骨头里的苍凉;而她所表达的意味又特别的深长,所谓言不尽意,意在言外,非文字所能尽道。她又有一种冷眼旁观世俗人情的本事,她把人心的真相放在世俗人情的大框架里来描写,态度又是那样的老练,并带有悲剧的感怀。这些综合起来,大约就形成了人们所说的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但电视剧并不擅长表现这种味道,它有时甚至还会排斥这种味道。 然而,这部只有2.8万字的小说毕竟已被改编成为长达36集的电视连续剧。它从原小说里脱胎出来,完全出落成了一个新人。如果说原小说是个旧派新人的话,那么,电视剧就是个新派旧人。所以我们看范柳原与白流苏,总能发现与原小说的种种不同,特别是气味的不同。张爱玲赋予两位的那种味道,在电视剧里恐怕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张迷们因此而显得很不高兴。但这是一件很难两全的事,要在电视剧的叙事上有所得,不能不在小说的味道上有所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想,在这个问题上,倒也不必急于埋怨、指责改编者,很显然,与其责备他丢失了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不如看看他的电视剧能给观众带来一些什么意味。 李欧梵先生有一部《范柳原忏情录》,也是根据小说《倾城之恋》“改编”的,有人就曾指出,这里充满了一种会被人们认为过时的、老派的浪漫主义调子,而张爱玲从来都是反感浪漫主义的,“在《倾城之恋》里,张爱玲通过范柳原这个人物对浪漫这东西作了相当尖刻的讽刺”。尽管如此,这并不影响《范柳原忏情录》成为一部具有独特价值的作品。在我看来,电视剧《倾城之恋》也可能贡献一些具有独特性的东西给观众。 李欧梵写《范柳原忏情录》是向后看,他写范柳原在与白流苏离婚之后发自内心的忏悔。邹静之改编《倾城之恋》则基本上是向前看,他用了很大的篇幅追溯范柳原与白流苏各自的前史。在张爱玲的原著中,第一次进入读者视野的白流苏,离婚已有七八年,她从唐家带来的大笔“分手费”,已被娘家的几位哥嫂用光了,现在只能看人白眼过日子。忽然得了消息,前夫得了肺炎,死了,哥嫂竟想把她打发回婆家去,为前夫看守祠堂。媒人徐太太的到来,把范柳原送到她的身边。但是她和范柳原,一个是情场老手,欲擒故纵,一个是走投无路,要为人生赌上一把。张爱玲写道:“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小说最精彩处,莫过于男女之间这种步步为营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白家全家福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先是把白流苏当成了洪莲,然后,又把白流苏的爱当成了让自己得到解脱的灵丹妙药。在这里,白流苏和范柳原都已改换了原来的面貌。白流苏更多地具备了女性的悲悯和忍让情怀,她也显得温暖了许多,不仅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还是公婆的贤惠媳妇,家庭里善解人意的姊妹,而且也变得更大气、更智慧、更有修养了。范柳原则由一个玩世不恭、享乐至上的花花公子变成了具有一些文艺气质的痴情郎君。他不喜欢世俗的公司经济,却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帮她给抗日军队从香港买药、寄药,以此来表达他对白流苏生死不渝的爱。 白流苏与范柳原所发生的这些变化,从电视剧的整个叙事来说,是有其合理性的。如果说该剧的改编有什么失当之处的话,那么,首先不在于它是否离开了原小说,是否背叛了张爱玲,而是它在自己这个系统中也是失当的,它脱离了,或背叛了自身的叙事逻辑。比如它让白家七小姐在战乱之中跑到乡下去送母亲的骨灰,不幸被日本人凌辱,幸得一抗日军官相救,二人产生爱慕之情。在老家,她又被家人卖给一个大烟鬼做老婆,逃离中再被搭救,然后入战地医院当了护士,甚至连去探望她的白流苏小姐,也穿起了护士的白大褂。这一笔离开《倾城之恋》的故事太远了。而与原小说有关的,是白流苏与范柳原的改变,丧失了去香港的必要性。然而,为了迎合原小说“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个点题之处,又不能少了香港这一段,因而显得比较牵强。如果改编者更大胆一点,也许会想出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现在只好表示遗憾了。

 

先是把白流苏当成了洪莲,然后,又把白流苏的爱当成了让自己得到解脱的灵丹妙药。在这里,白流苏和范柳原都已改换了原来的面貌。白流苏更多地具备了女性的悲悯和忍让情怀,她也显得温暖了许多,不仅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还是公婆的贤惠媳妇,家庭里善解人意的姊妹,而且也变得更大气、更智慧、更有修养了。范柳原则由一个玩世不恭、享乐至上的花花公子变成了具有一些文艺气质的痴情郎君。他不喜欢世俗的公司经济,却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帮她给抗日军队从香港买药、寄药,以此来表达他对白流苏生死不渝的爱。 白流苏与范柳原所发生的这些变化,从电视剧的整个叙事来说,是有其合理性的。如果说该剧的改编有什么失当之处的话,那么,首先不在于它是否离开了原小说,是否背叛了张爱玲,而是它在自己这个系统中也是失当的,它脱离了,或背叛了自身的叙事逻辑。比如它让白家七小姐在战乱之中跑到乡下去送母亲的骨灰,不幸被日本人凌辱,幸得一抗日军官相救,二人产生爱慕之情。在老家,她又被家人卖给一个大烟鬼做老婆,逃离中再被搭救,然后入战地医院当了护士,甚至连去探望她的白流苏小姐,也穿起了护士的白大褂。这一笔离开《倾城之恋》的故事太远了。而与原小说有关的,是白流苏与范柳原的改变,丧失了去香港的必要性。然而,为了迎合原小说“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个点题之处,又不能少了香港这一段,因而显得比较牵强。如果改编者更大胆一点,也许会想出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现在只好表示遗憾了。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界 解玺璋 白流苏与唐公子 白流苏与范柳原 白家的三哥四哥三嫂四嫂 白家全家福 白流苏与白家七小姐 范柳原落魄时节 电视剧《倾城之恋》是根据张爱玲的同名小说改编的。通常认为,张爱玲的小说并不适宜改编电视剧。在这篇小说里,她的笔调是阴郁的,常有一种渗透在骨头里的苍凉;而她所表达的意味又特别的深长,所谓言不尽意,意在言外,非文字所能尽道。她又有一种冷眼旁观世俗人情的本事,她把人心的真相放在世俗人情的大框架里来描写,态度又是那样的老练,并带有悲剧的感怀。这些综合起来,大约就形成了人们所说的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但电视剧并不擅长表现这种味道,它有时甚至还会排斥这种味道。 然而,这部只有2.8万字的小说毕竟已被改编成为长达36集的电视连续剧。它从原小说里脱胎出来,完全出落成了一个新人。如果说原小说是个旧派新人的话,那么,电视剧就是个新派旧人。所以我们看范柳原与白流苏,总能发现与原小说的种种不同,特别是气味的不同。张爱玲赋予两位的那种味道,在电视剧里恐怕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张迷们因此而显得很不高兴。但这是一件很难两全的事,要在电视剧的叙事上有所得,不能不在小说的味道上有所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想,在这个问题上,倒也不必急于埋怨、指责改编者,很显然,与其责备他丢失了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不如看看他的电视剧能给观众带来一些什么意味。 李欧梵先生有一部《范柳原忏情录》,也是根据小说《倾城之恋》“改编”的,有人就曾指出,这里充满了一种会被人们认为过时的、老派的浪漫主义调子,而张爱玲从来都是反感浪漫主义的,“在《倾城之恋》里,张爱玲通过范柳原这个人物对浪漫这东西作了相当尖刻的讽刺”。尽管如此,这并不影响《范柳原忏情录》成为一部具有独特价值的作品。在我看来,电视剧《倾城之恋》也可能贡献一些具有独特性的东西给观众。 李欧梵写《范柳原忏情录》是向后看,他写范柳原在与白流苏离婚之后发自内心的忏悔。邹静之改编《倾城之恋》则基本上是向前看,他用了很大的篇幅追溯范柳原与白流苏各自的前史。在张爱玲的原著中,第一次进入读者视野的白流苏,离婚已有七八年,她从唐家带来的大笔“分手费”,已被娘家的几位哥嫂用光了,现在只能看人白眼过日子。忽然得了消息,前夫得了肺炎,死了,哥嫂竟想把她打发回婆家去,为前夫看守祠堂。媒人徐太太的到来,把范柳原送到她的身边。但是她和范柳原,一个是情场老手,欲擒故纵,一个是走投无路,要为人生赌上一把。张爱玲写道:“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小说最精彩处,莫过于男女之间这种步步为营

       白流苏与白家七小姐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界 解玺璋 白流苏与唐公子 白流苏与范柳原 白家的三哥四哥三嫂四嫂 白家全家福 白流苏与白家七小姐 范柳原落魄时节 电视剧《倾城之恋》是根据张爱玲的同名小说改编的。通常认为,张爱玲的小说并不适宜改编电视剧。在这篇小说里,她的笔调是阴郁的,常有一种渗透在骨头里的苍凉;而她所表达的意味又特别的深长,所谓言不尽意,意在言外,非文字所能尽道。她又有一种冷眼旁观世俗人情的本事,她把人心的真相放在世俗人情的大框架里来描写,态度又是那样的老练,并带有悲剧的感怀。这些综合起来,大约就形成了人们所说的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但电视剧并不擅长表现这种味道,它有时甚至还会排斥这种味道。 然而,这部只有2.8万字的小说毕竟已被改编成为长达36集的电视连续剧。它从原小说里脱胎出来,完全出落成了一个新人。如果说原小说是个旧派新人的话,那么,电视剧就是个新派旧人。所以我们看范柳原与白流苏,总能发现与原小说的种种不同,特别是气味的不同。张爱玲赋予两位的那种味道,在电视剧里恐怕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张迷们因此而显得很不高兴。但这是一件很难两全的事,要在电视剧的叙事上有所得,不能不在小说的味道上有所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想,在这个问题上,倒也不必急于埋怨、指责改编者,很显然,与其责备他丢失了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不如看看他的电视剧能给观众带来一些什么意味。 李欧梵先生有一部《范柳原忏情录》,也是根据小说《倾城之恋》“改编”的,有人就曾指出,这里充满了一种会被人们认为过时的、老派的浪漫主义调子,而张爱玲从来都是反感浪漫主义的,“在《倾城之恋》里,张爱玲通过范柳原这个人物对浪漫这东西作了相当尖刻的讽刺”。尽管如此,这并不影响《范柳原忏情录》成为一部具有独特价值的作品。在我看来,电视剧《倾城之恋》也可能贡献一些具有独特性的东西给观众。 李欧梵写《范柳原忏情录》是向后看,他写范柳原在与白流苏离婚之后发自内心的忏悔。邹静之改编《倾城之恋》则基本上是向前看,他用了很大的篇幅追溯范柳原与白流苏各自的前史。在张爱玲的原著中,第一次进入读者视野的白流苏,离婚已有七八年,她从唐家带来的大笔“分手费”,已被娘家的几位哥嫂用光了,现在只能看人白眼过日子。忽然得了消息,前夫得了肺炎,死了,哥嫂竟想把她打发回婆家去,为前夫看守祠堂。媒人徐太太的到来,把范柳原送到她的身边。但是她和范柳原,一个是情场老手,欲擒故纵,一个是走投无路,要为人生赌上一把。张爱玲写道:“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小说最精彩处,莫过于男女之间这种步步为营

 

的表现。虽然这在张爱玲的小说里是少有的美满结局,但这份美满却是颠倒错乱的巧合,是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里,作者为《倾城之恋》点了题。 很显然,这样一种叙事是不能直接搬到电视剧中来的,但它却给电视剧的展开预留了巨大的空间。这就像一个美人,写意的画家只用了很少的笔墨,画出了她的神韵;现在,写实的、工笔的画师却要精雕细刻、细致入微地描绘出这个美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们由此而得到的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具体到电视剧,它与小说的区别,恰恰在于简约变成了繁复,含蓄变成了直白,潜移默化的意蕴变成了快速流动的画面,细致入微的世相人心变成了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这里所指出的,不仅有小说和电视剧作为两种叙事(语言的和影像的)在形式、手段上的差别,而且包含着审美方面的差别。而形式、手段上的差别,恰恰又是由于审美的内在要求所决定的。所以,作为改编者,邹静之所面临的问题,首先是如何将原小说中的二人世界,扩展为多层次、多向度的社会生态。原小说中作为背景、作为点缀的社会关系和家族内部关系,都被改编者推到了前台。 于是,白家集体登场。一场好戏就从白家聘闺女开始,拉开了序幕。原小说的主人公是范柳原和白流苏,傅雷先生就曾抱怨,二人的调情“几乎占到了二分之一篇幅”。如果电视剧也是这样,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没完没了地在屏幕上调情,那恐怕也是很乏味的,很少有观众能够坚持看下去。邹静之则放手表现一个家道中落的旧式翰林之家,在这个家里,老太太死撑着往日的面子,儿子们却只会坐吃山空,没有半点作为,这一家人从始至终都在为金钱争吵不休,直到最后要卖祖宗留下的房产了,还想着去沾六妹婆家的光,尽管他们一直看不起这门亲戚。由于白家六姑娘嫁给了唐家大少爷,我们又得以欣赏唐家新暴发户的招摇和张扬,以及这两家人你来我往、摆谱摆阔的争斗,这些都丰富了电视剧的叙事,也将白流苏置于更大的舞台上,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女人另外的面貌,这是原小说所不能提供的。 当然,白流苏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因为唐大少爷不仅游手好闲沾花惹草,而且还乱伦还纳妾还吸鸦片,白流苏虽然使劲儿端着翰林之后的架子,却又很在意自己少奶奶的地位和财产,她对老公采取围追堵截,一闹二打三冷淡的战略,不仅搞得心力交瘁,还闹得两头不是人,上吊不果还流了产,最后只得离婚回了娘家。而范柳原也有了更具体、更切实的身份,他虽然是个富贵人家的私生子,却又被迫流落街头,还曾落入黑帮手中,幸而逃脱,后来在朋友帮助下打赢官司,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财产。在这期间,他还与初恋情人上演了一段生离死别的爱情。正是由于洪莲的死,范柳原才让自己堕落成一个游戏人生、放浪形骸的纨绔子弟。他与白流苏的相遇相恋乃至相爱,不再是一个情场老手的逢场作戏,而是一对痴男怨女在寻找爱的寄托。他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的表现。虽然这在张爱玲的小说里是少有的美满结局,但这份美满却是颠倒错乱的巧合,是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里,作者为《倾城之恋》点了题。 很显然,这样一种叙事是不能直接搬到电视剧中来的,但它却给电视剧的展开预留了巨大的空间。这就像一个美人,写意的画家只用了很少的笔墨,画出了她的神韵;现在,写实的、工笔的画师却要精雕细刻、细致入微地描绘出这个美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们由此而得到的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具体到电视剧,它与小说的区别,恰恰在于简约变成了繁复,含蓄变成了直白,潜移默化的意蕴变成了快速流动的画面,细致入微的世相人心变成了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这里所指出的,不仅有小说和电视剧作为两种叙事(语言的和影像的)在形式、手段上的差别,而且包含着审美方面的差别。而形式、手段上的差别,恰恰又是由于审美的内在要求所决定的。所以,作为改编者,邹静之所面临的问题,首先是如何将原小说中的二人世界,扩展为多层次、多向度的社会生态。原小说中作为背景、作为点缀的社会关系和家族内部关系,都被改编者推到了前台。 于是,白家集体登场。一场好戏就从白家聘闺女开始,拉开了序幕。原小说的主人公是范柳原和白流苏,傅雷先生就曾抱怨,二人的调情“几乎占到了二分之一篇幅”。如果电视剧也是这样,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没完没了地在屏幕上调情,那恐怕也是很乏味的,很少有观众能够坚持看下去。邹静之则放手表现一个家道中落的旧式翰林之家,在这个家里,老太太死撑着往日的面子,儿子们却只会坐吃山空,没有半点作为,这一家人从始至终都在为金钱争吵不休,直到最后要卖祖宗留下的房产了,还想着去沾六妹婆家的光,尽管他们一直看不起这门亲戚。由于白家六姑娘嫁给了唐家大少爷,我们又得以欣赏唐家新暴发户的招摇和张扬,以及这两家人你来我往、摆谱摆阔的争斗,这些都丰富了电视剧的叙事,也将白流苏置于更大的舞台上,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女人另外的面貌,这是原小说所不能提供的。 当然,白流苏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因为唐大少爷不仅游手好闲沾花惹草,而且还乱伦还纳妾还吸鸦片,白流苏虽然使劲儿端着翰林之后的架子,却又很在意自己少奶奶的地位和财产,她对老公采取围追堵截,一闹二打三冷淡的战略,不仅搞得心力交瘁,还闹得两头不是人,上吊不果还流了产,最后只得离婚回了娘家。而范柳原也有了更具体、更切实的身份,他虽然是个富贵人家的私生子,却又被迫流落街头,还曾落入黑帮手中,幸而逃脱,后来在朋友帮助下打赢官司,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财产。在这期间,他还与初恋情人上演了一段生离死别的爱情。正是由于洪莲的死,范柳原才让自己堕落成一个游戏人生、放浪形骸的纨绔子弟。他与白流苏的相遇相恋乃至相爱,不再是一个情场老手的逢场作戏,而是一对痴男怨女在寻找爱的寄托。他

       范柳原落魄时节

的表现。虽然这在张爱玲的小说里是少有的美满结局,但这份美满却是颠倒错乱的巧合,是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里,作者为《倾城之恋》点了题。 很显然,这样一种叙事是不能直接搬到电视剧中来的,但它却给电视剧的展开预留了巨大的空间。这就像一个美人,写意的画家只用了很少的笔墨,画出了她的神韵;现在,写实的、工笔的画师却要精雕细刻、细致入微地描绘出这个美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们由此而得到的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具体到电视剧,它与小说的区别,恰恰在于简约变成了繁复,含蓄变成了直白,潜移默化的意蕴变成了快速流动的画面,细致入微的世相人心变成了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这里所指出的,不仅有小说和电视剧作为两种叙事(语言的和影像的)在形式、手段上的差别,而且包含着审美方面的差别。而形式、手段上的差别,恰恰又是由于审美的内在要求所决定的。所以,作为改编者,邹静之所面临的问题,首先是如何将原小说中的二人世界,扩展为多层次、多向度的社会生态。原小说中作为背景、作为点缀的社会关系和家族内部关系,都被改编者推到了前台。 于是,白家集体登场。一场好戏就从白家聘闺女开始,拉开了序幕。原小说的主人公是范柳原和白流苏,傅雷先生就曾抱怨,二人的调情“几乎占到了二分之一篇幅”。如果电视剧也是这样,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没完没了地在屏幕上调情,那恐怕也是很乏味的,很少有观众能够坚持看下去。邹静之则放手表现一个家道中落的旧式翰林之家,在这个家里,老太太死撑着往日的面子,儿子们却只会坐吃山空,没有半点作为,这一家人从始至终都在为金钱争吵不休,直到最后要卖祖宗留下的房产了,还想着去沾六妹婆家的光,尽管他们一直看不起这门亲戚。由于白家六姑娘嫁给了唐家大少爷,我们又得以欣赏唐家新暴发户的招摇和张扬,以及这两家人你来我往、摆谱摆阔的争斗,这些都丰富了电视剧的叙事,也将白流苏置于更大的舞台上,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女人另外的面貌,这是原小说所不能提供的。 当然,白流苏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因为唐大少爷不仅游手好闲沾花惹草,而且还乱伦还纳妾还吸鸦片,白流苏虽然使劲儿端着翰林之后的架子,却又很在意自己少奶奶的地位和财产,她对老公采取围追堵截,一闹二打三冷淡的战略,不仅搞得心力交瘁,还闹得两头不是人,上吊不果还流了产,最后只得离婚回了娘家。而范柳原也有了更具体、更切实的身份,他虽然是个富贵人家的私生子,却又被迫流落街头,还曾落入黑帮手中,幸而逃脱,后来在朋友帮助下打赢官司,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财产。在这期间,他还与初恋情人上演了一段生离死别的爱情。正是由于洪莲的死,范柳原才让自己堕落成一个游戏人生、放浪形骸的纨绔子弟。他与白流苏的相遇相恋乃至相爱,不再是一个情场老手的逢场作戏,而是一对痴男怨女在寻找爱的寄托。他

     

的表现。虽然这在张爱玲的小说里是少有的美满结局,但这份美满却是颠倒错乱的巧合,是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里,作者为《倾城之恋》点了题。 很显然,这样一种叙事是不能直接搬到电视剧中来的,但它却给电视剧的展开预留了巨大的空间。这就像一个美人,写意的画家只用了很少的笔墨,画出了她的神韵;现在,写实的、工笔的画师却要精雕细刻、细致入微地描绘出这个美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们由此而得到的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具体到电视剧,它与小说的区别,恰恰在于简约变成了繁复,含蓄变成了直白,潜移默化的意蕴变成了快速流动的画面,细致入微的世相人心变成了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这里所指出的,不仅有小说和电视剧作为两种叙事(语言的和影像的)在形式、手段上的差别,而且包含着审美方面的差别。而形式、手段上的差别,恰恰又是由于审美的内在要求所决定的。所以,作为改编者,邹静之所面临的问题,首先是如何将原小说中的二人世界,扩展为多层次、多向度的社会生态。原小说中作为背景、作为点缀的社会关系和家族内部关系,都被改编者推到了前台。 于是,白家集体登场。一场好戏就从白家聘闺女开始,拉开了序幕。原小说的主人公是范柳原和白流苏,傅雷先生就曾抱怨,二人的调情“几乎占到了二分之一篇幅”。如果电视剧也是这样,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没完没了地在屏幕上调情,那恐怕也是很乏味的,很少有观众能够坚持看下去。邹静之则放手表现一个家道中落的旧式翰林之家,在这个家里,老太太死撑着往日的面子,儿子们却只会坐吃山空,没有半点作为,这一家人从始至终都在为金钱争吵不休,直到最后要卖祖宗留下的房产了,还想着去沾六妹婆家的光,尽管他们一直看不起这门亲戚。由于白家六姑娘嫁给了唐家大少爷,我们又得以欣赏唐家新暴发户的招摇和张扬,以及这两家人你来我往、摆谱摆阔的争斗,这些都丰富了电视剧的叙事,也将白流苏置于更大的舞台上,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女人另外的面貌,这是原小说所不能提供的。 当然,白流苏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因为唐大少爷不仅游手好闲沾花惹草,而且还乱伦还纳妾还吸鸦片,白流苏虽然使劲儿端着翰林之后的架子,却又很在意自己少奶奶的地位和财产,她对老公采取围追堵截,一闹二打三冷淡的战略,不仅搞得心力交瘁,还闹得两头不是人,上吊不果还流了产,最后只得离婚回了娘家。而范柳原也有了更具体、更切实的身份,他虽然是个富贵人家的私生子,却又被迫流落街头,还曾落入黑帮手中,幸而逃脱,后来在朋友帮助下打赢官司,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财产。在这期间,他还与初恋情人上演了一段生离死别的爱情。正是由于洪莲的死,范柳原才让自己堕落成一个游戏人生、放浪形骸的纨绔子弟。他与白流苏的相遇相恋乃至相爱,不再是一个情场老手的逢场作戏,而是一对痴男怨女在寻找爱的寄托。他

电视剧《倾城之恋》是根据张爱玲的同名小说改编的。通常认为,张爱玲的小说并不适宜改编电视剧。在这篇小说里,她的笔调是阴郁的,常有一种渗透在骨头里的苍凉;而她所表达的意味又特别的深长,所谓言不尽意,意在言外,非文字所能尽道。她又有一种冷眼旁观世俗人情的本事,她把人心的真相放在世俗人情的大框架里来描写,态度又是那样的老练,并带有悲剧的感怀。这些综合起来,大约就形成了人们所说的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但电视剧并不擅长表现这种味道,它有时甚至还会排斥这种味道。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界 解玺璋 白流苏与唐公子 白流苏与范柳原 白家的三哥四哥三嫂四嫂 白家全家福 白流苏与白家七小姐 范柳原落魄时节 电视剧《倾城之恋》是根据张爱玲的同名小说改编的。通常认为,张爱玲的小说并不适宜改编电视剧。在这篇小说里,她的笔调是阴郁的,常有一种渗透在骨头里的苍凉;而她所表达的意味又特别的深长,所谓言不尽意,意在言外,非文字所能尽道。她又有一种冷眼旁观世俗人情的本事,她把人心的真相放在世俗人情的大框架里来描写,态度又是那样的老练,并带有悲剧的感怀。这些综合起来,大约就形成了人们所说的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但电视剧并不擅长表现这种味道,它有时甚至还会排斥这种味道。 然而,这部只有2.8万字的小说毕竟已被改编成为长达36集的电视连续剧。它从原小说里脱胎出来,完全出落成了一个新人。如果说原小说是个旧派新人的话,那么,电视剧就是个新派旧人。所以我们看范柳原与白流苏,总能发现与原小说的种种不同,特别是气味的不同。张爱玲赋予两位的那种味道,在电视剧里恐怕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张迷们因此而显得很不高兴。但这是一件很难两全的事,要在电视剧的叙事上有所得,不能不在小说的味道上有所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想,在这个问题上,倒也不必急于埋怨、指责改编者,很显然,与其责备他丢失了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不如看看他的电视剧能给观众带来一些什么意味。 李欧梵先生有一部《范柳原忏情录》,也是根据小说《倾城之恋》“改编”的,有人就曾指出,这里充满了一种会被人们认为过时的、老派的浪漫主义调子,而张爱玲从来都是反感浪漫主义的,“在《倾城之恋》里,张爱玲通过范柳原这个人物对浪漫这东西作了相当尖刻的讽刺”。尽管如此,这并不影响《范柳原忏情录》成为一部具有独特价值的作品。在我看来,电视剧《倾城之恋》也可能贡献一些具有独特性的东西给观众。 李欧梵写《范柳原忏情录》是向后看,他写范柳原在与白流苏离婚之后发自内心的忏悔。邹静之改编《倾城之恋》则基本上是向前看,他用了很大的篇幅追溯范柳原与白流苏各自的前史。在张爱玲的原著中,第一次进入读者视野的白流苏,离婚已有七八年,她从唐家带来的大笔“分手费”,已被娘家的几位哥嫂用光了,现在只能看人白眼过日子。忽然得了消息,前夫得了肺炎,死了,哥嫂竟想把她打发回婆家去,为前夫看守祠堂。媒人徐太太的到来,把范柳原送到她的身边。但是她和范柳原,一个是情场老手,欲擒故纵,一个是走投无路,要为人生赌上一把。张爱玲写道:“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小说最精彩处,莫过于男女之间这种步步为营 

然而,这部只有2.8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界 解玺璋 白流苏与唐公子 白流苏与范柳原 白家的三哥四哥三嫂四嫂 白家全家福 白流苏与白家七小姐 范柳原落魄时节 电视剧《倾城之恋》是根据张爱玲的同名小说改编的。通常认为,张爱玲的小说并不适宜改编电视剧。在这篇小说里,她的笔调是阴郁的,常有一种渗透在骨头里的苍凉;而她所表达的意味又特别的深长,所谓言不尽意,意在言外,非文字所能尽道。她又有一种冷眼旁观世俗人情的本事,她把人心的真相放在世俗人情的大框架里来描写,态度又是那样的老练,并带有悲剧的感怀。这些综合起来,大约就形成了人们所说的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但电视剧并不擅长表现这种味道,它有时甚至还会排斥这种味道。 然而,这部只有2.8万字的小说毕竟已被改编成为长达36集的电视连续剧。它从原小说里脱胎出来,完全出落成了一个新人。如果说原小说是个旧派新人的话,那么,电视剧就是个新派旧人。所以我们看范柳原与白流苏,总能发现与原小说的种种不同,特别是气味的不同。张爱玲赋予两位的那种味道,在电视剧里恐怕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张迷们因此而显得很不高兴。但这是一件很难两全的事,要在电视剧的叙事上有所得,不能不在小说的味道上有所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想,在这个问题上,倒也不必急于埋怨、指责改编者,很显然,与其责备他丢失了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不如看看他的电视剧能给观众带来一些什么意味。 李欧梵先生有一部《范柳原忏情录》,也是根据小说《倾城之恋》“改编”的,有人就曾指出,这里充满了一种会被人们认为过时的、老派的浪漫主义调子,而张爱玲从来都是反感浪漫主义的,“在《倾城之恋》里,张爱玲通过范柳原这个人物对浪漫这东西作了相当尖刻的讽刺”。尽管如此,这并不影响《范柳原忏情录》成为一部具有独特价值的作品。在我看来,电视剧《倾城之恋》也可能贡献一些具有独特性的东西给观众。 李欧梵写《范柳原忏情录》是向后看,他写范柳原在与白流苏离婚之后发自内心的忏悔。邹静之改编《倾城之恋》则基本上是向前看,他用了很大的篇幅追溯范柳原与白流苏各自的前史。在张爱玲的原著中,第一次进入读者视野的白流苏,离婚已有七八年,她从唐家带来的大笔“分手费”,已被娘家的几位哥嫂用光了,现在只能看人白眼过日子。忽然得了消息,前夫得了肺炎,死了,哥嫂竟想把她打发回婆家去,为前夫看守祠堂。媒人徐太太的到来,把范柳原送到她的身边。但是她和范柳原,一个是情场老手,欲擒故纵,一个是走投无路,要为人生赌上一把。张爱玲写道:“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小说最精彩处,莫过于男女之间这种步步为营万字的小说毕竟已被改编成为长达36集的电视连续剧。它从原小说里脱胎出来,完全出落成了一个新人。如果说原小说是个旧派新人的话,那么,电视剧就是个新派旧人。所以我们看范柳原与白流苏,总能发现与原小说的种种不同,特别是气味的不同。张爱玲赋予两位的那种味道,在电视剧里恐怕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张迷们因此而显得很不高兴。但这是一件很难两全的事,要在电视剧的叙事上有所得,不能不在小说的味道上有所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想,在这个问题上,倒也不必急于埋怨、指责改编者,很显然,与其责备他丢失了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不如看看他的电视剧能给观众带来一些什么意味。 李欧梵先生有一部《范柳原忏情录》,也是根据小说《倾城之恋》“改编”的,有人就曾指出,这里充满了一种会被人们认为过时的、老派的浪漫主义调子,而张爱玲从来都是反感浪漫主义的,“在《倾城之恋》里,张爱玲通过范柳原这个人物对浪漫这东西作了相当尖刻的讽刺”。尽管如此,这并不影响《范柳原忏情录》成为一部具有独特价值的作品。在我看来,电视剧《倾城之恋》也可能贡献一些具有独特性的东西给观众。

的表现。虽然这在张爱玲的小说里是少有的美满结局,但这份美满却是颠倒错乱的巧合,是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里,作者为《倾城之恋》点了题。 很显然,这样一种叙事是不能直接搬到电视剧中来的,但它却给电视剧的展开预留了巨大的空间。这就像一个美人,写意的画家只用了很少的笔墨,画出了她的神韵;现在,写实的、工笔的画师却要精雕细刻、细致入微地描绘出这个美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们由此而得到的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具体到电视剧,它与小说的区别,恰恰在于简约变成了繁复,含蓄变成了直白,潜移默化的意蕴变成了快速流动的画面,细致入微的世相人心变成了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这里所指出的,不仅有小说和电视剧作为两种叙事(语言的和影像的)在形式、手段上的差别,而且包含着审美方面的差别。而形式、手段上的差别,恰恰又是由于审美的内在要求所决定的。所以,作为改编者,邹静之所面临的问题,首先是如何将原小说中的二人世界,扩展为多层次、多向度的社会生态。原小说中作为背景、作为点缀的社会关系和家族内部关系,都被改编者推到了前台。 于是,白家集体登场。一场好戏就从白家聘闺女开始,拉开了序幕。原小说的主人公是范柳原和白流苏,傅雷先生就曾抱怨,二人的调情“几乎占到了二分之一篇幅”。如果电视剧也是这样,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没完没了地在屏幕上调情,那恐怕也是很乏味的,很少有观众能够坚持看下去。邹静之则放手表现一个家道中落的旧式翰林之家,在这个家里,老太太死撑着往日的面子,儿子们却只会坐吃山空,没有半点作为,这一家人从始至终都在为金钱争吵不休,直到最后要卖祖宗留下的房产了,还想着去沾六妹婆家的光,尽管他们一直看不起这门亲戚。由于白家六姑娘嫁给了唐家大少爷,我们又得以欣赏唐家新暴发户的招摇和张扬,以及这两家人你来我往、摆谱摆阔的争斗,这些都丰富了电视剧的叙事,也将白流苏置于更大的舞台上,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女人另外的面貌,这是原小说所不能提供的。 当然,白流苏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因为唐大少爷不仅游手好闲沾花惹草,而且还乱伦还纳妾还吸鸦片,白流苏虽然使劲儿端着翰林之后的架子,却又很在意自己少奶奶的地位和财产,她对老公采取围追堵截,一闹二打三冷淡的战略,不仅搞得心力交瘁,还闹得两头不是人,上吊不果还流了产,最后只得离婚回了娘家。而范柳原也有了更具体、更切实的身份,他虽然是个富贵人家的私生子,却又被迫流落街头,还曾落入黑帮手中,幸而逃脱,后来在朋友帮助下打赢官司,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财产。在这期间,他还与初恋情人上演了一段生离死别的爱情。正是由于洪莲的死,范柳原才让自己堕落成一个游戏人生、放浪形骸的纨绔子弟。他与白流苏的相遇相恋乃至相爱,不再是一个情场老手的逢场作戏,而是一对痴男怨女在寻找爱的寄托。他 

李欧梵写《范柳原忏情录》是向后看,他写范柳原在与白流苏离婚之后发自内心的忏悔。邹静之改编《倾城之恋》则基本上是向前看,他用了很大的篇幅追溯范柳原与白流苏各自的前史。的表现。虽然这在张爱玲的小说里是少有的美满结局,但这份美满却是颠倒错乱的巧合,是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里,作者为《倾城之恋》点了题。 很显然,这样一种叙事是不能直接搬到电视剧中来的,但它却给电视剧的展开预留了巨大的空间。这就像一个美人,写意的画家只用了很少的笔墨,画出了她的神韵;现在,写实的、工笔的画师却要精雕细刻、细致入微地描绘出这个美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们由此而得到的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具体到电视剧,它与小说的区别,恰恰在于简约变成了繁复,含蓄变成了直白,潜移默化的意蕴变成了快速流动的画面,细致入微的世相人心变成了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这里所指出的,不仅有小说和电视剧作为两种叙事(语言的和影像的)在形式、手段上的差别,而且包含着审美方面的差别。而形式、手段上的差别,恰恰又是由于审美的内在要求所决定的。所以,作为改编者,邹静之所面临的问题,首先是如何将原小说中的二人世界,扩展为多层次、多向度的社会生态。原小说中作为背景、作为点缀的社会关系和家族内部关系,都被改编者推到了前台。 于是,白家集体登场。一场好戏就从白家聘闺女开始,拉开了序幕。原小说的主人公是范柳原和白流苏,傅雷先生就曾抱怨,二人的调情“几乎占到了二分之一篇幅”。如果电视剧也是这样,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没完没了地在屏幕上调情,那恐怕也是很乏味的,很少有观众能够坚持看下去。邹静之则放手表现一个家道中落的旧式翰林之家,在这个家里,老太太死撑着往日的面子,儿子们却只会坐吃山空,没有半点作为,这一家人从始至终都在为金钱争吵不休,直到最后要卖祖宗留下的房产了,还想着去沾六妹婆家的光,尽管他们一直看不起这门亲戚。由于白家六姑娘嫁给了唐家大少爷,我们又得以欣赏唐家新暴发户的招摇和张扬,以及这两家人你来我往、摆谱摆阔的争斗,这些都丰富了电视剧的叙事,也将白流苏置于更大的舞台上,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女人另外的面貌,这是原小说所不能提供的。 当然,白流苏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因为唐大少爷不仅游手好闲沾花惹草,而且还乱伦还纳妾还吸鸦片,白流苏虽然使劲儿端着翰林之后的架子,却又很在意自己少奶奶的地位和财产,她对老公采取围追堵截,一闹二打三冷淡的战略,不仅搞得心力交瘁,还闹得两头不是人,上吊不果还流了产,最后只得离婚回了娘家。而范柳原也有了更具体、更切实的身份,他虽然是个富贵人家的私生子,却又被迫流落街头,还曾落入黑帮手中,幸而逃脱,后来在朋友帮助下打赢官司,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财产。在这期间,他还与初恋情人上演了一段生离死别的爱情。正是由于洪莲的死,范柳原才让自己堕落成一个游戏人生、放浪形骸的纨绔子弟。他与白流苏的相遇相恋乃至相爱,不再是一个情场老手的逢场作戏,而是一对痴男怨女在寻找爱的寄托。他在张爱玲的原著中,第一次进入读者视野的白流苏,离婚已有七八年,她从唐家带来的大笔分手费,已被娘家的几位哥嫂用光了,现在只能看人白眼过日子。忽然得了消息,前夫得了肺炎,死了,哥嫂竟想把她打发回婆家去,为前夫看守祠堂。媒人徐太太的到来,把范柳原送到她的身边。但是她和范柳原,一个是情场老手,欲擒故纵,一个是走投无路,要为人生赌上一把。张爱玲写道:“他不过是先是把白流苏当成了洪莲,然后,又把白流苏的爱当成了让自己得到解脱的灵丹妙药。在这里,白流苏和范柳原都已改换了原来的面貌。白流苏更多地具备了女性的悲悯和忍让情怀,她也显得温暖了许多,不仅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还是公婆的贤惠媳妇,家庭里善解人意的姊妹,而且也变得更大气、更智慧、更有修养了。范柳原则由一个玩世不恭、享乐至上的花花公子变成了具有一些文艺气质的痴情郎君。他不喜欢世俗的公司经济,却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帮她给抗日军队从香港买药、寄药,以此来表达他对白流苏生死不渝的爱。 白流苏与范柳原所发生的这些变化,从电视剧的整个叙事来说,是有其合理性的。如果说该剧的改编有什么失当之处的话,那么,首先不在于它是否离开了原小说,是否背叛了张爱玲,而是它在自己这个系统中也是失当的,它脱离了,或背叛了自身的叙事逻辑。比如它让白家七小姐在战乱之中跑到乡下去送母亲的骨灰,不幸被日本人凌辱,幸得一抗日军官相救,二人产生爱慕之情。在老家,她又被家人卖给一个大烟鬼做老婆,逃离中再被搭救,然后入战地医院当了护士,甚至连去探望她的白流苏小姐,也穿起了护士的白大褂。这一笔离开《倾城之恋》的故事太远了。而与原小说有关的,是白流苏与范柳原的改变,丧失了去香港的必要性。然而,为了迎合原小说“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个点题之处,又不能少了香港这一段,因而显得比较牵强。如果改编者更大胆一点,也许会想出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现在只好表示遗憾了。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小说最精彩处,莫过于男女之间这种步步为营的表现。虽然这在张爱玲的小说里是少有的美满结局,但这份美满却是颠倒错乱的巧合,是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里,作者为《倾城之恋》点了题。

先是把白流苏当成了洪莲,然后,又把白流苏的爱当成了让自己得到解脱的灵丹妙药。在这里,白流苏和范柳原都已改换了原来的面貌。白流苏更多地具备了女性的悲悯和忍让情怀,她也显得温暖了许多,不仅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还是公婆的贤惠媳妇,家庭里善解人意的姊妹,而且也变得更大气、更智慧、更有修养了。范柳原则由一个玩世不恭、享乐至上的花花公子变成了具有一些文艺气质的痴情郎君。他不喜欢世俗的公司经济,却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帮她给抗日军队从香港买药、寄药,以此来表达他对白流苏生死不渝的爱。 白流苏与范柳原所发生的这些变化,从电视剧的整个叙事来说,是有其合理性的。如果说该剧的改编有什么失当之处的话,那么,首先不在于它是否离开了原小说,是否背叛了张爱玲,而是它在自己这个系统中也是失当的,它脱离了,或背叛了自身的叙事逻辑。比如它让白家七小姐在战乱之中跑到乡下去送母亲的骨灰,不幸被日本人凌辱,幸得一抗日军官相救,二人产生爱慕之情。在老家,她又被家人卖给一个大烟鬼做老婆,逃离中再被搭救,然后入战地医院当了护士,甚至连去探望她的白流苏小姐,也穿起了护士的白大褂。这一笔离开《倾城之恋》的故事太远了。而与原小说有关的,是白流苏与范柳原的改变,丧失了去香港的必要性。然而,为了迎合原小说“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个点题之处,又不能少了香港这一段,因而显得比较牵强。如果改编者更大胆一点,也许会想出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现在只好表示遗憾了。 

很显然,这样一种叙事是不能直接搬到电视剧中来的,但它却给电视剧的展开预留了巨大的空间。这就像一个美人,写意的画家只用了很少的笔墨,画出了她的神韵;现在,写实的、工笔的画师却要精雕细刻、细致入微地描绘出这个美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们由此而得到的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具体到电视剧,它与小说的区别,恰恰在于简约变成了繁复,含蓄变成了直白,潜移默化的意蕴变成了快速流动的画面,细致入微的世相人心变成了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这里所指出的,不仅有小说和电视剧作为两种叙事(语言的和影像的)在形式、手段上的差别,而且包含着审美方面的差别。而形式、手段上的差别,恰恰又是由于审美的内在要求所决定的。所以,作为改编者,邹静之所面临的问题,首先是如何将原小说中的二人世界,扩展为多层次、多向度的社会生态。原小说中作为背景、作为点缀的社会关系和家族内部关系,都被改编者推到了前台。

 

于是,白家集体登场。一场好戏就从白家聘闺女开始,拉开了序幕。原小说的主人公是范柳原和白流苏,傅雷先生就曾抱怨,二人的调情“几乎占到了二分之一篇幅”。如果电视剧也是这样,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没完没了地在屏幕上调情,那恐怕也是很乏味的,很少有观众能够坚持看下去。邹静之则放手表现一个家道中落的旧式翰林之家,在这个家里,老太太死撑着往日的面子,儿子们却只会坐吃山空,没有半点作为,这一家人从始至终都在为金钱争吵不休,直到最后要卖祖宗留下的房产了,还想着去沾六妹婆家的光,尽管他们一直看不起这门亲戚。由于白家六姑娘嫁给了唐家大少爷,我们又得以欣赏唐家新暴发户的招摇和张扬,以及这两家人你来我往、摆谱摆阔的争斗,这些都丰富了电视剧的叙事,也将白流苏置于更大的舞台上,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女人另外的面貌,这是原小说所不能提供的。

 

的表现。虽然这在张爱玲的小说里是少有的美满结局,但这份美满却是颠倒错乱的巧合,是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里,作者为《倾城之恋》点了题。 很显然,这样一种叙事是不能直接搬到电视剧中来的,但它却给电视剧的展开预留了巨大的空间。这就像一个美人,写意的画家只用了很少的笔墨,画出了她的神韵;现在,写实的、工笔的画师却要精雕细刻、细致入微地描绘出这个美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们由此而得到的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具体到电视剧,它与小说的区别,恰恰在于简约变成了繁复,含蓄变成了直白,潜移默化的意蕴变成了快速流动的画面,细致入微的世相人心变成了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这里所指出的,不仅有小说和电视剧作为两种叙事(语言的和影像的)在形式、手段上的差别,而且包含着审美方面的差别。而形式、手段上的差别,恰恰又是由于审美的内在要求所决定的。所以,作为改编者,邹静之所面临的问题,首先是如何将原小说中的二人世界,扩展为多层次、多向度的社会生态。原小说中作为背景、作为点缀的社会关系和家族内部关系,都被改编者推到了前台。 于是,白家集体登场。一场好戏就从白家聘闺女开始,拉开了序幕。原小说的主人公是范柳原和白流苏,傅雷先生就曾抱怨,二人的调情“几乎占到了二分之一篇幅”。如果电视剧也是这样,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没完没了地在屏幕上调情,那恐怕也是很乏味的,很少有观众能够坚持看下去。邹静之则放手表现一个家道中落的旧式翰林之家,在这个家里,老太太死撑着往日的面子,儿子们却只会坐吃山空,没有半点作为,这一家人从始至终都在为金钱争吵不休,直到最后要卖祖宗留下的房产了,还想着去沾六妹婆家的光,尽管他们一直看不起这门亲戚。由于白家六姑娘嫁给了唐家大少爷,我们又得以欣赏唐家新暴发户的招摇和张扬,以及这两家人你来我往、摆谱摆阔的争斗,这些都丰富了电视剧的叙事,也将白流苏置于更大的舞台上,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女人另外的面貌,这是原小说所不能提供的。 当然,白流苏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因为唐大少爷不仅游手好闲沾花惹草,而且还乱伦还纳妾还吸鸦片,白流苏虽然使劲儿端着翰林之后的架子,却又很在意自己少奶奶的地位和财产,她对老公采取围追堵截,一闹二打三冷淡的战略,不仅搞得心力交瘁,还闹得两头不是人,上吊不果还流了产,最后只得离婚回了娘家。而范柳原也有了更具体、更切实的身份,他虽然是个富贵人家的私生子,却又被迫流落街头,还曾落入黑帮手中,幸而逃脱,后来在朋友帮助下打赢官司,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财产。在这期间,他还与初恋情人上演了一段生离死别的爱情。正是由于洪莲的死,范柳原才让自己堕落成一个游戏人生、放浪形骸的纨绔子弟。他与白流苏的相遇相恋乃至相爱,不再是一个情场老手的逢场作戏,而是一对痴男怨女在寻找爱的寄托。他

当然,白流苏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因为唐大少爷不仅游手好闲沾花惹草,而且还乱伦还纳妾还吸鸦片,白流苏虽然使劲儿端着翰林之后的架子,却又很在意自己少奶奶的地位和财产,她对老公采取围追堵截,一闹二打三冷淡的战略,不仅搞得心力交瘁,还闹得两头不是人,上吊不果还流了产,最后只得离婚回了娘家。而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界 解玺璋 白流苏与唐公子 白流苏与范柳原 白家的三哥四哥三嫂四嫂 白家全家福 白流苏与白家七小姐 范柳原落魄时节 电视剧《倾城之恋》是根据张爱玲的同名小说改编的。通常认为,张爱玲的小说并不适宜改编电视剧。在这篇小说里,她的笔调是阴郁的,常有一种渗透在骨头里的苍凉;而她所表达的意味又特别的深长,所谓言不尽意,意在言外,非文字所能尽道。她又有一种冷眼旁观世俗人情的本事,她把人心的真相放在世俗人情的大框架里来描写,态度又是那样的老练,并带有悲剧的感怀。这些综合起来,大约就形成了人们所说的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但电视剧并不擅长表现这种味道,它有时甚至还会排斥这种味道。 然而,这部只有2.8万字的小说毕竟已被改编成为长达36集的电视连续剧。它从原小说里脱胎出来,完全出落成了一个新人。如果说原小说是个旧派新人的话,那么,电视剧就是个新派旧人。所以我们看范柳原与白流苏,总能发现与原小说的种种不同,特别是气味的不同。张爱玲赋予两位的那种味道,在电视剧里恐怕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张迷们因此而显得很不高兴。但这是一件很难两全的事,要在电视剧的叙事上有所得,不能不在小说的味道上有所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想,在这个问题上,倒也不必急于埋怨、指责改编者,很显然,与其责备他丢失了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不如看看他的电视剧能给观众带来一些什么意味。 李欧梵先生有一部《范柳原忏情录》,也是根据小说《倾城之恋》“改编”的,有人就曾指出,这里充满了一种会被人们认为过时的、老派的浪漫主义调子,而张爱玲从来都是反感浪漫主义的,“在《倾城之恋》里,张爱玲通过范柳原这个人物对浪漫这东西作了相当尖刻的讽刺”。尽管如此,这并不影响《范柳原忏情录》成为一部具有独特价值的作品。在我看来,电视剧《倾城之恋》也可能贡献一些具有独特性的东西给观众。 李欧梵写《范柳原忏情录》是向后看,他写范柳原在与白流苏离婚之后发自内心的忏悔。邹静之改编《倾城之恋》则基本上是向前看,他用了很大的篇幅追溯范柳原与白流苏各自的前史。在张爱玲的原著中,第一次进入读者视野的白流苏,离婚已有七八年,她从唐家带来的大笔“分手费”,已被娘家的几位哥嫂用光了,现在只能看人白眼过日子。忽然得了消息,前夫得了肺炎,死了,哥嫂竟想把她打发回婆家去,为前夫看守祠堂。媒人徐太太的到来,把范柳原送到她的身边。但是她和范柳原,一个是情场老手,欲擒故纵,一个是走投无路,要为人生赌上一把。张爱玲写道:“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小说最精彩处,莫过于男女之间这种步步为营范柳原也有了更具体、更切实的身份,他虽然是个富贵人家的私生子,却又被迫流落街头,还曾落入黑帮手中,幸而逃脱,后来在朋友帮助下打赢官司,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财产。在这期间,他还与初恋情人上演了一段生离死别的爱情。正是由于洪莲的死,范柳原才让自己堕落成一个游戏人生、放浪形骸的纨绔子弟。他与白流苏的相遇相恋乃至相爱,不再是一个情场老手的逢场作戏,而是一对痴男怨女在寻找爱的寄托。他先是把白流苏当成了洪莲,然后,又把白流苏的爱当成了让自己得到解脱的灵丹妙药。在这里,白流苏和范柳原都已改换了原来的面貌。白流苏更多地具备了女性的悲悯和忍让情怀,她也显得先是把白流苏当成了洪莲,然后,又把白流苏的爱当成了让自己得到解脱的灵丹妙药。在这里,白流苏和范柳原都已改换了原来的面貌。白流苏更多地具备了女性的悲悯和忍让情怀,她也显得温暖了许多,不仅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还是公婆的贤惠媳妇,家庭里善解人意的姊妹,而且也变得更大气、更智慧、更有修养了。范柳原则由一个玩世不恭、享乐至上的花花公子变成了具有一些文艺气质的痴情郎君。他不喜欢世俗的公司经济,却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帮她给抗日军队从香港买药、寄药,以此来表达他对白流苏生死不渝的爱。 白流苏与范柳原所发生的这些变化,从电视剧的整个叙事来说,是有其合理性的。如果说该剧的改编有什么失当之处的话,那么,首先不在于它是否离开了原小说,是否背叛了张爱玲,而是它在自己这个系统中也是失当的,它脱离了,或背叛了自身的叙事逻辑。比如它让白家七小姐在战乱之中跑到乡下去送母亲的骨灰,不幸被日本人凌辱,幸得一抗日军官相救,二人产生爱慕之情。在老家,她又被家人卖给一个大烟鬼做老婆,逃离中再被搭救,然后入战地医院当了护士,甚至连去探望她的白流苏小姐,也穿起了护士的白大褂。这一笔离开《倾城之恋》的故事太远了。而与原小说有关的,是白流苏与范柳原的改变,丧失了去香港的必要性。然而,为了迎合原小说“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个点题之处,又不能少了香港这一段,因而显得比较牵强。如果改编者更大胆一点,也许会想出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现在只好表示遗憾了。温暖了许多,不仅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还是公婆的 《倾城之恋》:碰一碰名著改编的边界 解玺璋 白流苏与唐公子 白流苏与范柳原 白家的三哥四哥三嫂四嫂 白家全家福 白流苏与白家七小姐 范柳原落魄时节 电视剧《倾城之恋》是根据张爱玲的同名小说改编的。通常认为,张爱玲的小说并不适宜改编电视剧。在这篇小说里,她的笔调是阴郁的,常有一种渗透在骨头里的苍凉;而她所表达的意味又特别的深长,所谓言不尽意,意在言外,非文字所能尽道。她又有一种冷眼旁观世俗人情的本事,她把人心的真相放在世俗人情的大框架里来描写,态度又是那样的老练,并带有悲剧的感怀。这些综合起来,大约就形成了人们所说的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但电视剧并不擅长表现这种味道,它有时甚至还会排斥这种味道。 然而,这部只有2.8万字的小说毕竟已被改编成为长达36集的电视连续剧。它从原小说里脱胎出来,完全出落成了一个新人。如果说原小说是个旧派新人的话,那么,电视剧就是个新派旧人。所以我们看范柳原与白流苏,总能发现与原小说的种种不同,特别是气味的不同。张爱玲赋予两位的那种味道,在电视剧里恐怕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张迷们因此而显得很不高兴。但这是一件很难两全的事,要在电视剧的叙事上有所得,不能不在小说的味道上有所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想,在这个问题上,倒也不必急于埋怨、指责改编者,很显然,与其责备他丢失了张爱玲小说的味道,不如看看他的电视剧能给观众带来一些什么意味。 李欧梵先生有一部《范柳原忏情录》,也是根据小说《倾城之恋》“改编”的,有人就曾指出,这里充满了一种会被人们认为过时的、老派的浪漫主义调子,而张爱玲从来都是反感浪漫主义的,“在《倾城之恋》里,张爱玲通过范柳原这个人物对浪漫这东西作了相当尖刻的讽刺”。尽管如此,这并不影响《范柳原忏情录》成为一部具有独特价值的作品。在我看来,电视剧《倾城之恋》也可能贡献一些具有独特性的东西给观众。 李欧梵写《范柳原忏情录》是向后看,他写范柳原在与白流苏离婚之后发自内心的忏悔。邹静之改编《倾城之恋》则基本上是向前看,他用了很大的篇幅追溯范柳原与白流苏各自的前史。在张爱玲的原著中,第一次进入读者视野的白流苏,离婚已有七八年,她从唐家带来的大笔“分手费”,已被娘家的几位哥嫂用光了,现在只能看人白眼过日子。忽然得了消息,前夫得了肺炎,死了,哥嫂竟想把她打发回婆家去,为前夫看守祠堂。媒人徐太太的到来,把范柳原送到她的身边。但是她和范柳原,一个是情场老手,欲擒故纵,一个是走投无路,要为人生赌上一把。张爱玲写道:“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小说最精彩处,莫过于男女之间这种步步为营贤惠媳妇,家庭里善解人意的姊妹,而且也变得更大气、更智慧、更有修养了。范柳原则由的表现。虽然这在张爱玲的小说里是少有的美满结局,但这份美满却是颠倒错乱的巧合,是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里,作者为《倾城之恋》点了题。 很显然,这样一种叙事是不能直接搬到电视剧中来的,但它却给电视剧的展开预留了巨大的空间。这就像一个美人,写意的画家只用了很少的笔墨,画出了她的神韵;现在,写实的、工笔的画师却要精雕细刻、细致入微地描绘出这个美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们由此而得到的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具体到电视剧,它与小说的区别,恰恰在于简约变成了繁复,含蓄变成了直白,潜移默化的意蕴变成了快速流动的画面,细致入微的世相人心变成了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这里所指出的,不仅有小说和电视剧作为两种叙事(语言的和影像的)在形式、手段上的差别,而且包含着审美方面的差别。而形式、手段上的差别,恰恰又是由于审美的内在要求所决定的。所以,作为改编者,邹静之所面临的问题,首先是如何将原小说中的二人世界,扩展为多层次、多向度的社会生态。原小说中作为背景、作为点缀的社会关系和家族内部关系,都被改编者推到了前台。 于是,白家集体登场。一场好戏就从白家聘闺女开始,拉开了序幕。原小说的主人公是范柳原和白流苏,傅雷先生就曾抱怨,二人的调情“几乎占到了二分之一篇幅”。如果电视剧也是这样,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没完没了地在屏幕上调情,那恐怕也是很乏味的,很少有观众能够坚持看下去。邹静之则放手表现一个家道中落的旧式翰林之家,在这个家里,老太太死撑着往日的面子,儿子们却只会坐吃山空,没有半点作为,这一家人从始至终都在为金钱争吵不休,直到最后要卖祖宗留下的房产了,还想着去沾六妹婆家的光,尽管他们一直看不起这门亲戚。由于白家六姑娘嫁给了唐家大少爷,我们又得以欣赏唐家新暴发户的招摇和张扬,以及这两家人你来我往、摆谱摆阔的争斗,这些都丰富了电视剧的叙事,也将白流苏置于更大的舞台上,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女人另外的面貌,这是原小说所不能提供的。 当然,白流苏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因为唐大少爷不仅游手好闲沾花惹草,而且还乱伦还纳妾还吸鸦片,白流苏虽然使劲儿端着翰林之后的架子,却又很在意自己少奶奶的地位和财产,她对老公采取围追堵截,一闹二打三冷淡的战略,不仅搞得心力交瘁,还闹得两头不是人,上吊不果还流了产,最后只得离婚回了娘家。而范柳原也有了更具体、更切实的身份,他虽然是个富贵人家的私生子,却又被迫流落街头,还曾落入黑帮手中,幸而逃脱,后来在朋友帮助下打赢官司,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财产。在这期间,他还与初恋情人上演了一段生离死别的爱情。正是由于洪莲的死,范柳原才让自己堕落成一个游戏人生、放浪形骸的纨绔子弟。他与白流苏的相遇相恋乃至相爱,不再是一个情场老手的逢场作戏,而是一对痴男怨女在寻找爱的寄托。他一个玩世不恭、享乐至上的花花公子变成了具有一些文艺气质的痴情郎君。他不喜欢世俗的公司经济,却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帮她给抗日军队从香港买药、寄药,以此来表达他对白流苏生死不渝的爱。

 

    白流苏与范柳原所发生的这些变化,从电视剧的整个叙事来说,是有其合理性的。如果说该剧的改编有什么失当之处的话,那么,首先不在于它是否离开了原小说,是否背叛了张爱玲,而是它在自己这个系统中也是失当的,它脱离了,或背叛了自身的叙事逻辑。比如它让白家七小姐在战乱之中跑到乡下去送母亲的骨灰,不幸被日本人凌辱,幸得一抗日军官相救,二人产生爱慕之情。在老家,她又被家人卖给一个大烟鬼做老婆,逃离中再被搭救,然后入战地医院当了护士,甚至连去探望她的白流苏小姐,也穿起了护士的白大褂。这一笔离开《倾城之恋》的故事太远了。而与原小说有关的,是白流苏与范柳原的改变,丧失了去香港的必要性。然而,为了迎合原小说“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这个点题之处,又不能少了香港这一段,因而显得比较牵强。如果改编者更大胆一点,也许会想出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现在只好表示遗憾了。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