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銆婂洟闀裤?鐜╄繃浜嗭紒  

2009-03-26 01: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团长》玩过了! 解玺璋 从让人期待到争议四起,《团长》一剧终于走完了播出的全过程。喜欢《团长》的自有人在,但其收视与口碑,均高开低走,也是事实。在观看《团长》的过程中,我不断地问自己,这些人为什么敢冒这个风险,向观众的收视习惯挑战?我猜想,一方面,《团长》这个团队可能过高地估计了他们因《士兵》而赢得的声誉,过高地估计了观众的忍耐力;另一方面,他们又对观众可能“反水”估计不足。这使得他们过度地关注自身,把电视剧创作变成了自我欣赏,自娱自乐,而忽略了观众的感受。这有点像龙文章的表演,完全沉浸在自我满足感中,如入无人之境,很容易招致观众的反感。电视剧应该拍得通俗易懂,过于高深莫测等于拒绝观众。玩深沉,玩深刻,玩个性,玩不俗,都属难得,让人敬佩,却也不能超过观众的接受程度,超过了,就会事与愿违,就要受到观众的惩罚。 现在看来,《团长》真的是玩过了!第一过是过于拖沓,原本二十多集的电视剧,抻成了四十多集,不可谓不过。所以我们看孟烦了绑在柱子

《团长》玩过了! 解玺璋 从让人期待到争议四起,《团长》一剧终于走完了播出的全过程。喜欢《团长》的自有人在,但其收视与口碑,均高开低走,也是事实。在观看《团长》的过程中,我不断地问自己,这些人为什么敢冒这个风险,向观众的收视习惯挑战?我猜想,一方面,《团长》这个团队可能过高地估计了他们因《士兵》而赢得的声誉,过高地估计了观众的忍耐力;另一方面,他们又对观众可能“反水”估计不足。这使得他们过度地关注自身,把电视剧创作变成了自我欣赏,自娱自乐,而忽略了观众的感受。这有点像龙文章的表演,完全沉浸在自我满足感中,如入无人之境,很容易招致观众的反感。电视剧应该拍得通俗易懂,过于高深莫测等于拒绝观众。玩深沉,玩深刻,玩个性,玩不俗,都属难得,让人敬佩,却也不能超过观众的接受程度,超过了,就会事与愿违,就要受到观众的惩罚。 现在看来,《团长》真的是玩过了!第一过是过于拖沓,原本二十多集的电视剧,抻成了四十多集,不可谓不过。所以我们看孟烦了绑在柱子 《团长》玩过了!

解玺璋

上“演说”,可以是一集,龙文章与孟烦了耍活宝,也可以是一集。第二过是过分玩情绪,电视剧重在情节,长于讲故事,情绪的渲染不是不重要,但不能脱离情节而孤立存在,更不能为了渲染而渲染。《团长》则采取了反情节而重情绪的叙事策略,通篇尽是情绪的表现,而情节设置严重不足。所以,就观赏而言,精彩片段有之,整体则失之无序,失之混沌,失之空泛。第三过是表演过于炫耀,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演员都飞着演,尽情发挥,完全失控,以为象征和表现就可以脱离具体情境。这样的表演,演员自己或许很投入,却拒观众于千里之外。再是如龙文章之装疯卖傻,扮狠扮酷,孟烦了之故作深沉,故作幽默,包括他的旁白,都使人感到有点刻意,有点矫情,如果讲究一点分寸感,有一点控制,就会有较好的效果。第四过是过于追求所谓的深刻,借了孟烦了之口,追问所谓人性、国民性。这种沉重之思,不仅是电视剧本身所难以承受的,而且,他们所选择的、打算寓于其中的这段历史,对于这种追问与反思,也是承载不起的。 很显然,《团长》

 

上“演说”,可以是一集,龙文章与孟烦了耍活宝,也可以是一集。第二过是过分玩情绪,电视剧重在情节,长于讲故事,情绪的渲染不是不重要,但不能脱离情节而孤立存在,更不能为了渲染而渲染。《团长》则采取了反情节而重情绪的叙事策略,通篇尽是情绪的表现,而情节设置严重不足。所以,就观赏而言,精彩片段有之,整体则失之无序,失之混沌,失之空泛。第三过是表演过于炫耀,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演员都飞着演,尽情发挥,完全失控,以为象征和表现就可以脱离具体情境。这样的表演,演员自己或许很投入,却拒观众于千里之外。再是如龙文章之装疯卖傻,扮狠扮酷,孟烦了之故作深沉,故作幽默,包括他的旁白,都使人感到有点刻意,有点矫情,如果讲究一点分寸感,有一点控制,就会有较好的效果。第四过是过于追求所谓的深刻,借了孟烦了之口,追问所谓人性、国民性。这种沉重之思,不仅是电视剧本身所难以承受的,而且,他们所选择的、打算寓于其中的这段历史,对于这种追问与反思,也是承载不起的。 很显然,《团长》

从让人期待到争议四起,《团长》一剧终于走完了播出的全过程。喜欢《团长》的自有人在,但其收视与口碑,均高开低走,也是事实。在观看《团长》的过程中,我不断地问自己,这些人为什么敢冒这个风险,向观众的收视习惯挑战?我猜想,一方面,《团长》这个团队可能过高地估计了他们因《士兵》而赢得的声誉,过高地估计了观众的忍耐力;另一方面,他们又对观众可能“反水”估计不足。这使得他们过度地关注自身,把电视剧创作变成了自我欣赏,自娱自乐,而忽略了观众的感受。这有点像龙文章的表演,完全沉浸在自我满足感中,如入无人之境,很容易招致观众的反感。电视剧应该拍得通俗易懂,过于高深莫测等于拒绝观众。玩深沉,玩深刻,玩个性,玩不俗,都属难得,让人敬佩,却也不能超过观众的接受程度,超过了,就会事与愿违,就要受到观众的惩罚。

《团长》玩过了! 解玺璋 从让人期待到争议四起,《团长》一剧终于走完了播出的全过程。喜欢《团长》的自有人在,但其收视与口碑,均高开低走,也是事实。在观看《团长》的过程中,我不断地问自己,这些人为什么敢冒这个风险,向观众的收视习惯挑战?我猜想,一方面,《团长》这个团队可能过高地估计了他们因《士兵》而赢得的声誉,过高地估计了观众的忍耐力;另一方面,他们又对观众可能“反水”估计不足。这使得他们过度地关注自身,把电视剧创作变成了自我欣赏,自娱自乐,而忽略了观众的感受。这有点像龙文章的表演,完全沉浸在自我满足感中,如入无人之境,很容易招致观众的反感。电视剧应该拍得通俗易懂,过于高深莫测等于拒绝观众。玩深沉,玩深刻,玩个性,玩不俗,都属难得,让人敬佩,却也不能超过观众的接受程度,超过了,就会事与愿违,就要受到观众的惩罚。 现在看来,《团长》真的是玩过了!第一过是过于拖沓,原本二十多集的电视剧,抻成了四十多集,不可谓不过。所以我们看孟烦了绑在柱子 

上“演说”,可以是一集,龙文章与孟烦了耍活宝,也可以是一集。第二过是过分玩情绪,电视剧重在情节,长于讲故事,情绪的渲染不是不重要,但不能脱离情节而孤立存在,更不能为了渲染而渲染。《团长》则采取了反情节而重情绪的叙事策略,通篇尽是情绪的表现,而情节设置严重不足。所以,就观赏而言,精彩片段有之,整体则失之无序,失之混沌,失之空泛。第三过是表演过于炫耀,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演员都飞着演,尽情发挥,完全失控,以为象征和表现就可以脱离具体情境。这样的表演,演员自己或许很投入,却拒观众于千里之外。再是如龙文章之装疯卖傻,扮狠扮酷,孟烦了之故作深沉,故作幽默,包括他的旁白,都使人感到有点刻意,有点矫情,如果讲究一点分寸感,有一点控制,就会有较好的效果。第四过是过于追求所谓的深刻,借了孟烦了之口,追问所谓人性、国民性。这种沉重之思,不仅是电视剧本身所难以承受的,而且,他们所选择的、打算寓于其中的这段历史,对于这种追问与反思,也是承载不起的。 很显然,《团长》 现在看来,《团长》真的是玩过了!第一过是过于拖沓,原本二十多集的电视剧,抻成了四十多集,不可谓不过。所以我们看孟烦了绑在柱子上“演说”,可以是一集,龙文章与孟烦了耍活宝,也可以是一集。第二过是过分玩情绪,电视剧重在情节,长于讲故事,情绪的渲染不是不重要,但不能脱离情节而孤立存在,更不能为了渲染而渲染。《团长》则采取了反情节而重情绪的叙事策略,通篇尽是情绪的表现,而情节设置严重不足。所以,就观赏而言,精彩片段有之,整体则失之无序,失之混沌,失之空泛。第三过是表演过于炫耀,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演员都飞着演,尽情发挥,完全失控,以为象征和表现就可以脱离具体情境。这样的表演,演员自己或许很投入,却拒观众于千里之外。再是如龙文章之装疯卖傻,扮狠扮酷,孟烦了之故作深沉,故作幽默,包括他的旁白,都使人感到有点刻意,有点矫情,如果讲究一点分寸感,有一点控制,就会有较好的效果。第四过是过于追求所谓的深刻,借了孟烦了之口,追问所谓人性、国民性。这种沉重之思,不仅是电视剧本身所难以承受的,而且,他们所选择的、打算寓于其中的这段历史,对于这种追问与反思,也是承载不起的。

 

很显然,《团长》的这种玩法,透视了一种借观众、借“团粉”而坐大的心理,其实是在透支观众对他们的信任。作为太把自己当回事的补充,则是太不把观众放在眼里了。岂不知载舟覆舟,就在这一念之间。我觉得,做人还是要老实一点,说话办事也要老实一点,有一点谦卑之心,敬畏之心,或许可以把电视剧拍得更好看,更容易被观众所接受。《士兵突击》已经给诸位积累了相当高的声誉,这非常不容易,是应该很好珍惜的。像现在这样,脑袋一热,感情冲动,逞一时之勇,图一时之快,倒有可能断了自己的后路。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