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马前马前》:如果观众不再作为观…  

2009-11-21 22: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前马前》:如果观众不再作为观众

解玺璋

 

    刚刚看了《马前马前》。这是一部十分奇特的作品。它的奇特之处不在于通过舞台向我们展现了什么,甚至也不在于它是如何展现的,而在于它在展现的过程中,取消了戏剧演出中的另一方,即观众。我们曾经认为,小剧场演出可以使观众最大限度地接近舞台,但它毕竟还保存了一条界限。现在,它彻底抹去了舞台与观众席之间最后的那道界限,把观众与演员融为一体。对于传统戏剧观念来说,这是一次试验,也是一次大胆的挑战,它所带来的后果也许是我们很难预料的。

 

    观众与舞台、观众与演员、观众与角色的关系,一直被认为是戏剧需要处理的最基本的关系之一。无论西方戏剧还是中国戏剧,在处理这组关系的时候,都把它看作是审美主体和审美客体,即心与物的关系。两种不同文化背景下所形成的审美鉴赏观念也许有很多不同之处,但它们都必不可少地要求这种对应关系的存在。抽去了这一点,看戏这个延续了千百年的动作,很可能就不存在了。《马前马前》给予我的就是这种感受。第一个段落进行当中虽然也有演员与观众的互动,观众也被要求和演员做一样的动作,毕竟我们还在看,还是看客;到了第二个段落开始的时候,我们这些观众事实上已经不再作为观众而存在了。我们都被要求站起身来,搬着自己的“家”(每个观众都拥有的一个坐垫),从城北积水潭和后海附近,搬迁到城南去。原来,我们面前的那道水槽,就是积水潭和后海的象征物。我们在演员的组织和带领下,在剧场内转了多半圈儿,最终完成了这次搬迁,我们面前的积水潭和后海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修建中的明代紫禁城。

 

    在第三个段落,我们彻底“沦”为“演员”,舞台和观众席完全融为一体,曾经是我们座位的那个“家”也没有了,那时已经到了清末,义和团来了,我们是义和团;八国联军来了,要杀义和团,我们又成了看客。这个看客和那个坐在台下看演出的看客可不一样,这一回,我们看的是历史(也是生活)中上演的活剧。在演出的第四个段落,我们扮演北京城的城墙,我们手里的节目单暂时充当了城砖的替代物,曾经扮演过建造这座古城的建设者的演员,又扮演成它们的后代,执行拆除这座古城的使命,我们手里的节目单被一张张撕碎,扔在地下。一个扮演成“梁教授”的人,再把撕碎的节目单一张张捡起来,装进他的皮包里。我们木然地看着他们“表演”,心里却颇有些感到了刺痛,好像亲眼看着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这座古城,就这样被一点一点地拆光了,我们却无能为力。

 

    我很难对这次演出做出明确的判断,我甚至很小心地没有用话剧这个概念,但我想这个试验应该是很有意义的。固然它也许只是一个特例,不可能成为主流,但是,当我们参与到演出中去的时候,当固有的审美距离(距离产生美)消失的时候,我们仍然可以动情,可以体味,可以有怦然心动或切肤之痛,而不觉得仅仅是一场游戏或一出闹剧。这其中的奥妙是值得我们认真思索的。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