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写在“红楼选秀”落幕之后  

2007-06-18 22:5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雅了,其实不然。就像有人穿上所谓“汉服”,摇头晃脑地念几句《论语》,就振兴“国学”了吗?我想,没人会这么傻。实事求是地说,《红楼梦》并不能改变选秀活动的性质,它只是给选秀活动增加一点佐料。希望用选秀活动取代导演的职责,承担起选拔演员的任务,不仅违反艺术创作的规律,作为主办方,也是不明智的,是一种非分之想。即使现在“钗黛”已经选拔出来,而且得到了胡玫导演的认可,也不能认为这种方式就是正常的和可靠的。电视台的问题是从一开始就拿选演员来忽悠观众,他们故意模糊了“选秀”与选演员的区别,是很不负责任的。当然,按照商业或市场的规则,电视台要吸引更多的注意力,赚取更多的广告费,使利润最大化,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但是,这样做的风险其实是很大的。他们有点铤而走险的精神。假如胡玫导演坚持她的意见,电视台很有可能就下不了台。这不是危言耸听,假如“钗黛”也没能入选,情况就很难说了。电视台至今还对贾宝玉的落选耿耿于怀,原因也在这里。胡导拒绝“贾宝玉”的理由,据说他们都少了一点“古典气质”。气质当然是更加内在的东西,不是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却又在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之中。以此观之,隆重入选大观园的“钗黛”二位姑娘,古典气质又有多少呢?我以为,这种气质在当代早已是稀世珍品,得之非常不易了。不用说古典到曹雪芹生活的时代,即使是民国戏,有气质的演员也不易求。希望选秀能选出“古典气质”来,几乎是缘木求鱼,天方夜谈。我看很多古装戏的表演,演员穿着角色的衣裳,却没有角色的灵魂,如行尸走肉一般,
 写在“红楼选秀”落幕之后解玺璋历时10个月的“红楼选秀”活动终于落下了帷幕。据说是皆大欢喜,多方共赢。事前的种种担忧,倒是人们多虑了。这些天,作为主办方的电视台一直处于亢奋状态,打开电视,几个台都在谈论“红楼选秀”。角度不同,却都是盛赞。除了电视台,自己吹嘘自己的节目,吹到肉麻的程度,我在其他媒体还没有见过。对于“红楼选秀”,很多人都很在意是否为重拍《红楼梦》选中了演员,特别是“宝黛钗”,更是公众关注的焦点。在此之前,还传出了胡玫导演不准备用选秀选出的演员,甚至有可能退出《红楼梦》剧组的消息。而电视台表现得也很强硬,一定要迫使胡导就范。现在这种情况,我猜想,可能是双方相互妥协的结果。在电视台,当然希望能对参加选秀的青年男女有个交代,但从艺术创作的角度来说,角色的确定,不能走群众路线。公众投票可以选出集体的“梦中情人”,却很难为某个角色找到合适的演员。在这个问题上,胡玫的要求并不过分,倒是电视台,有些忘乎所以了。我们既希望能有一部超越前贤的《红楼梦》,为什么不给导演一点创作的自主权呢(选演员正是艺术创作的开始)?一个处处受到约束的“傀儡”,我们能指望她拍出体现着自由天性的艺术作品吗?说到底,“红楼选秀”和以前的“超女”,以及同时的“快乐男生”、“加油好男儿”没有什么不同,也是一档娱乐节目。如果有人觉得“红楼选秀”比其他几档节目更多了写“文化品位和典雅气质”,那也只是由于《红楼梦》而产生的一种错觉,仿佛有了《红楼梦》就有了文化,就典

写在“红楼选秀”落幕之后
解玺璋

雅了,其实不然。就像有人穿上所谓“汉服”,摇头晃脑地念几句《论语》,就振兴“国学”了吗?我想,没人会这么傻。实事求是地说,《红楼梦》并不能改变选秀活动的性质,它只是给选秀活动增加一点佐料。希望用选秀活动取代导演的职责,承担起选拔演员的任务,不仅违反艺术创作的规律,作为主办方,也是不明智的,是一种非分之想。即使现在“钗黛”已经选拔出来,而且得到了胡玫导演的认可,也不能认为这种方式就是正常的和可靠的。电视台的问题是从一开始就拿选演员来忽悠观众,他们故意模糊了“选秀”与选演员的区别,是很不负责任的。当然,按照商业或市场的规则,电视台要吸引更多的注意力,赚取更多的广告费,使利润最大化,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但是,这样做的风险其实是很大的。他们有点铤而走险的精神。假如胡玫导演坚持她的意见,电视台很有可能就下不了台。这不是危言耸听,假如“钗黛”也没能入选,情况就很难说了。电视台至今还对贾宝玉的落选耿耿于怀,原因也在这里。胡导拒绝“贾宝玉”的理由,据说他们都少了一点“古典气质”。气质当然是更加内在的东西,不是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却又在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之中。以此观之,隆重入选大观园的“钗黛”二位姑娘,古典气质又有多少呢?我以为,这种气质在当代早已是稀世珍品,得之非常不易了。不用说古典到曹雪芹生活的时代,即使是民国戏,有气质的演员也不易求。希望选秀能选出“古典气质”来,几乎是缘木求鱼,天方夜谈。我看很多古装戏的表演,演员穿着角色的衣裳,却没有角色的灵魂,如行尸走肉一般,

 

   历时10个月的“红楼选秀”活动终于落下了帷幕。据说是皆大欢喜,多方共赢。事前的种种担忧,倒是人们多虑了。

 

   这些天,作为主办方的电视台一直处于亢奋状态,打开电视,几个台都在谈论“红楼选秀”。角度不同,却都是盛赞。除了电视台,自己吹嘘自己的节目,吹到肉麻的程度,我在其他媒体还没有见过。

在屏幕上游来荡去,实在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演员痛苦,观众更痛苦,只有不看了事。但仍有很多人喜欢拍古典名著,甚至一拍再拍。我一直以为,电视剧不能包打天下,有些古典作品是不宜搬上屏幕的,《红楼梦》即其一。现在有很多人,他们把80年代拍摄的《红楼梦》视为经典,还在争论新版能不能超越它。其实无所谓超越不超越,多年来,关于《红楼梦》的改编,都是取其一端而已。王扶林如此,胡玫也越不过这道坎儿去。更何况,以电视剧的局限,《红楼梦》的很多内容它是无从表现的,最终,也只能以“遗憾的艺术”来安慰自己。明乎此,我们对胡导的新版《红楼梦》就不必有太大的期望,望之弥深,仰之弥高,到头来,难过的还是我们这些观众。这是我的经验之谈,经验有的时候不如理性更可靠,但说出来,仅供诸位参考。

 

   对于“红楼选秀”,很多人都很在意是否为重拍《红楼梦》选中了演员,特别是“宝黛钗”,更是公众关注的焦点。在此之前,还传出了胡玫导演不准备用选秀选出的演员,甚至有可能退出《红楼梦》剧组的消息。而电视台表现得也很强硬,一定要迫使胡导就范。现在这种情况,我猜想,可能是双方相互妥协的结果。

 

   在电视台,当然希望能对参加选秀的青年男女有个交代,但从艺术创作的角度来说,角色的确定,不能走群众路线。公众投票可以选出集体的“梦中情人”,却很难为某个角色找到合适的演员。在这个问题上,胡玫的要求并不过分,倒是电视台,有些忘乎所以了。我们既希望能有一部超越前贤的《红楼梦》,为什么不给导演一点创作的自主权呢(选演员正是艺术创作的开始)?一个处处受到约束的“傀儡”,我们能指望她拍出体现着自由天性的艺术作品吗?

 

   说到底,“红楼选秀”和以前的“超女”,以及同时的“快乐男生”、“加油好男儿”没有什么不同,也是一档娱乐节目。如果有人觉得“红楼选秀”比其他几档节目更多了写“文化品位和典雅气质”,那也只是由于《红楼梦》而产生的一种错觉,仿佛有了《红楼梦》就有了文化,就典雅了,其实不然。就像有人穿上所谓“汉服”,摇头晃脑地念几句《论语》,就振兴“国学”了吗?我想,没人会这么傻。实事求是地说,《红楼梦》并不能改变选秀活动的性质,它只是给选秀活动增加一点佐料。希望用选秀活动取代导演的职责,承担起选拔演员的任务,不仅违反艺术创作的规律,作为主办方,也是不明智的,是一种非分之想。即使现在“钗黛”已经选拔出来,而且得到了胡玫导演的认可,也不能认为这种方式就是正常的和可靠的。

在屏幕上游来荡去,实在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演员痛苦,观众更痛苦,只有不看了事。但仍有很多人喜欢拍古典名著,甚至一拍再拍。我一直以为,电视剧不能包打天下,有些古典作品是不宜搬上屏幕的,《红楼梦》即其一。现在有很多人,他们把80年代拍摄的《红楼梦》视为经典,还在争论新版能不能超越它。其实无所谓超越不超越,多年来,关于《红楼梦》的改编,都是取其一端而已。王扶林如此,胡玫也越不过这道坎儿去。更何况,以电视剧的局限,《红楼梦》的很多内容它是无从表现的,最终,也只能以“遗憾的艺术”来安慰自己。明乎此,我们对胡导的新版《红楼梦》就不必有太大的期望,望之弥深,仰之弥高,到头来,难过的还是我们这些观众。这是我的经验之谈,经验有的时候不如理性更可靠,但说出来,仅供诸位参考。

 

   电视台的问题是从一开始就拿选演员来忽悠观众,他们故意模糊了“选秀”与选演员的区别,是很不负责任的。当然,按照商业或市场的规则,电视台要吸引更多的注意力,赚取更多的广告费,使利润最大化,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但是,这样做的风险其实是很大的。他们有点铤而走险的精神。假如胡玫导演坚持她的意见,电视台很有可能就下不了台。这不是危言耸听,假如“钗黛”也没能入选,情况就很难说了。电视台至今还对贾宝玉的落选耿耿于怀,原因也在这里。

 

   胡导拒绝“贾宝玉”的理由,据说他们都少了一点“古典气质”。气质当然是更加内在的东西,不是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却又在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之中。以此观之,隆重入选大观园的“钗黛”二位姑娘,古典气质又有多少呢?我以为,这种气质在当代早已是稀世珍品,得之非常不易了。不用说古典到曹雪芹生活的时代,即使是民国戏,有气质的演员也不易求。希望选秀能选出“古典气质”来,几乎是缘木求鱼,天方夜谈。我看很多古装戏的表演,演员穿着角色的衣裳,却没有角色的灵魂,如行尸走肉一般,在屏幕上游来荡去,实在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演员痛苦,观众更痛苦,只有不看了事。

 

   但仍有很多人喜欢拍古典名著,甚至一拍再拍。我一直以为,电视剧不能包打天下,有些古典作品是不宜搬上屏幕的,《红楼梦》即其一。现在有很多人,他们把80年代拍摄的《红楼梦》视为经典,还在争论新版能不能超越它。其实无所谓超越不超越,多年来,关于《红楼梦》的改编,都是取其一端而已。王扶林如此,胡玫也越不过这道坎儿去。更何况,以电视剧的局限,《红楼梦》的很多内容它是无从表现的,最终,也只能以“遗憾的艺术”来安慰自己。

写在“红楼选秀”落幕之后解玺璋历时10个月的“红楼选秀”活动终于落下了帷幕。据说是皆大欢喜,多方共赢。事前的种种担忧,倒是人们多虑了。这些天,作为主办方的电视台一直处于亢奋状态,打开电视,几个台都在谈论“红楼选秀”。角度不同,却都是盛赞。除了电视台,自己吹嘘自己的节目,吹到肉麻的程度,我在其他媒体还没有见过。对于“红楼选秀”,很多人都很在意是否为重拍《红楼梦》选中了演员,特别是“宝黛钗”,更是公众关注的焦点。在此之前,还传出了胡玫导演不准备用选秀选出的演员,甚至有可能退出《红楼梦》剧组的消息。而电视台表现得也很强硬,一定要迫使胡导就范。现在这种情况,我猜想,可能是双方相互妥协的结果。在电视台,当然希望能对参加选秀的青年男女有个交代,但从艺术创作的角度来说,角色的确定,不能走群众路线。公众投票可以选出集体的“梦中情人”,却很难为某个角色找到合适的演员。在这个问题上,胡玫的要求并不过分,倒是电视台,有些忘乎所以了。我们既希望能有一部超越前贤的《红楼梦》,为什么不给导演一点创作的自主权呢(选演员正是艺术创作的开始)?一个处处受到约束的“傀儡”,我们能指望她拍出体现着自由天性的艺术作品吗?说到底,“红楼选秀”和以前的“超女”,以及同时的“快乐男生”、“加油好男儿”没有什么不同,也是一档娱乐节目。如果有人觉得“红楼选秀”比其他几档节目更多了写“文化品位和典雅气质”,那也只是由于《红楼梦》而产生的一种错觉,仿佛有了《红楼梦》就有了文化,就典

 

   明乎此,我们对胡导的新版《红楼梦》就不必有太大的期望,望之弥深,仰之弥高,到头来,难过的还是我们这些观众。这是我的经验之谈,经验有的时候不如理性更可靠,但说出来,仅供诸位参考。写在“红楼选秀”落幕之后解玺璋历时10个月的“红楼选秀”活动终于落下了帷幕。据说是皆大欢喜,多方共赢。事前的种种担忧,倒是人们多虑了。这些天,作为主办方的电视台一直处于亢奋状态,打开电视,几个台都在谈论“红楼选秀”。角度不同,却都是盛赞。除了电视台,自己吹嘘自己的节目,吹到肉麻的程度,我在其他媒体还没有见过。对于“红楼选秀”,很多人都很在意是否为重拍《红楼梦》选中了演员,特别是“宝黛钗”,更是公众关注的焦点。在此之前,还传出了胡玫导演不准备用选秀选出的演员,甚至有可能退出《红楼梦》剧组的消息。而电视台表现得也很强硬,一定要迫使胡导就范。现在这种情况,我猜想,可能是双方相互妥协的结果。在电视台,当然希望能对参加选秀的青年男女有个交代,但从艺术创作的角度来说,角色的确定,不能走群众路线。公众投票可以选出集体的“梦中情人”,却很难为某个角色找到合适的演员。在这个问题上,胡玫的要求并不过分,倒是电视台,有些忘乎所以了。我们既希望能有一部超越前贤的《红楼梦》,为什么不给导演一点创作的自主权呢(选演员正是艺术创作的开始)?一个处处受到约束的“傀儡”,我们能指望她拍出体现着自由天性的艺术作品吗?说到底,“红楼选秀”和以前的“超女”,以及同时的“快乐男生”、“加油好男儿”没有什么不同,也是一档娱乐节目。如果有人觉得“红楼选秀”比其他几档节目更多了写“文化品位和典雅气质”,那也只是由于《红楼梦》而产生的一种错觉,仿佛有了《红楼梦》就有了文化,就典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