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呼唤健康和谐的批评生态  

2007-01-21 23:43: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了。而更为严重的情况是,媒介传播技术的发展,使得媒体掌握了更多的话语权,尤其像电视、网络这样的强势媒体,他们的声音足以让各种声音“失语”。前些年大家讨论过批评的“失语”问题,这些年不见说了,可能是有些错觉。因为媒体的权力特征并非不让你说话,而是把你的言说纳入它的方式之中,从而改变你言说的特质。我们看无论电视还是网络,专家、学者、教授、作家的声音并不少,但都不再是“职业的批评”和“大师的批评”,而只是作为媒体的文化明星来发言。人还在,批评的形态却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消灭了。这样一来,蒂博代所说的三种批评形态所构成的富有生机的批评生态,也就人为地遭到了破坏,就像热带雨林被砍伐,统一开发橡胶园一样。这样说并不否认网络的众声喧哗。从个体发表意见的角度说,网络确实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网络传播自己的见解,并形成强大的舆论,足以对受众产生广泛的影响。但它也是一把双刃剑,它把多层次的批评形态单一化了。网络(包括电视)几乎成了传播批评声音的惟一通道。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前不久看了《黄金甲》,很不喜欢,就在博客里发表了一些意见。这篇短文被一些网站转发,结果引来一些年轻朋友的抗议,甚至提到了“话语权”。他们认为,这样随意地发表和传播非专业的意见是非常有害的,是对公众不负责任,也危害到批评环境的健康。他们希望能用希利斯米勒或巴赫金的理论来分析这部影片。尽管我不能完全接受他们的意见,但不能说他们的意见没有可取之处。事实上,他们所提出的问题,是十分重要的。也就是说,在非专业的“自发的批评”可以随意通过网络传播之时,体现专业精神的“职业的批评”或“大师的批评”通过什么渠道传播?按说,这也是一个老生常谈且一直得不到很好解决的问题。而九十年代以来媒体的娱乐化,以及文化消费的商业化,使得这个问题变得更加严峻了。按照蒂博代看法,自发的批评源于十八、十九世纪法国沙龙的口头批评,主要是出入沙龙的文人雅士之间的谈话。这种批评在二
呼唤健康和谐的批评生态呼唤健康和谐的批评生态解玺璋2006年最强大的声音发自网络。这种声音强大到几乎遮蔽了所有的声音,以至于我们只能听到网络的喧嚣,而听不到其他方面的只言片语。这么说多少有些夸张,但批评的热闹而单调却也是事实。这种情况我们从“韩白之争”、“赵丽华事件”、“追捧郭德刚”、“恶搞《无极》”、“孔子标准像”、“红楼重拍”等一系列热闹中,都看得很清楚。网络是草根的领地,是新的技术带来的可以自由耕耘的沃土。特别是博客的兴起,更为民间的话语传播提供了有效的方式和平台。聚集在这里的,有作家、学者、教授,也有传统的媒体从业者以及依附于媒体而身份暧昧的自由撰稿人,更多的还是具有各种身份的网络写作爱好者。也就是说,以往分而居之的各个批评形态中的居民,现在都迁徙到同一个地域中来了。福兮祸兮?恐怕也还不能马上得出结论。法国文学批评家阿尔贝蒂博代上个世纪30年代出版了他的《批评生理学》,后来,这本书被介绍到中国,改名为《六说文学批评》,郭宏安先生曾写过长篇推介文章。按照蒂博代对批评形态的界定,传统批评形态由三种批评构成,即自发的批评、职业的批评和大师的批评。这三种批评都有各自的“地域”、“气候”、“物产”和“居民”,他们构成了批评的整个生态环境。尽管他们一直争论不休,甚至都想独霸一方,但也没闹到互相隔绝,鸡犬之声相闻,而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郭宏安先生指出:蒂博代甚至把这种争吵看作是“生命和健康的标志,一旦它们停止了争吵,三分天下归于一统,批评就要遭到灭顶之灾了,整个文学共和国就要崩溃了”。是不是有点危言耸听呢?事实上,就批评生态目前的处境而言,应该是有危机感的。极而言之,批评的生态环境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恶劣的。红包批评、圈子批评、人情批评不仅不见减少,在商业策划的旗号下,反倒有了堂而皇之的理由,特别是在影视、文学、图书等领域,已经成为非常普遍的批评形态。所以,受众想要了解批评界对一部作品的真实意见,现在怕是越来越难
解玺璋

   2006年最强大的声音发自网络。这种声音强大到几乎遮蔽了所有的声音,以至于我们只能听到网络的喧嚣,而听不到其他方面的只言片语。这么说多少有些夸张,但批评的热闹而单调却也是事实。这种情况我们从“韩白之争”、“赵丽华事件”、“追捧郭德刚”、“恶搞《无极》”、“孔子标准像”、“红楼重拍”等一系列热闹中,都看得很清楚。
 
   网络是草根的领地,是新的技术带来的可以自由耕耘的沃土。特别是博客的兴起,更为民间的话语传播提供了有效的方式和平台。聚集在这里的,有作家、学者、教授,也有传统的媒体从业者以及依附于媒体而身份暧昧的自由撰稿人,更多的还是具有各种身份的网络写作爱好者。也就是说,以往分而居之的各个批评形态中的居民,现在都迁徙到同一个地域中来了。福兮祸兮?恐怕也还不能马上得出结论。
 
十世纪以后发展成报刊批评,而网络批评正是报刊批评合乎逻辑的发展。它的特点是机智、敏感、生动、迅速,洋溢着清新、活泼的气息,和受众能形成良好的互动。尤其是网络批评,还可以更直接、更坦率、更广泛、更多样。但这种批评也很容易产生一些问题,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不读不看作品或粗读粗看作品就妄发议论,这样不仅难免判断错误,也很难达到深刻的程度;其二,圈子化或人情化,容易走上党同伐异的道路;其三,趋赶时尚,难免速朽。应该说,这些问题很多都是“自发的批评”先天带来的,但可以由“职业的批评”和“大师的批评”加以弥补。问题在于,媒体的强势发展和商业娱乐的泛滥,几乎不给其他批评形态一点生存空间,以至于完全把它们边缘化了。这是不利于批评生态健康和谐发展的。真正具有生机的批评生态环境,应该像热带雨林的自然生态一样,是多层次多形态的充分发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平等对话,共生共存。然而,它的形成是需要社会各方面精心呵护和积极创造条件的,每个人都不例外。
   法国文学批评家阿尔贝"蒂博代上个世纪30年代出版了他的《批评生理学》,后来,这本书被介绍到中国,改名为《六说文学批评》,郭宏安先生曾写过长篇推介文章。按照蒂博代对批评形态的界定,传统批评形态由三种批评构成,即自发的批评、职业的批评和大师的批评。这三种批评都有各自的“地域”、“气候”、“物产”和“居民”,他们构成了批评的整个生态环境。尽管他们一直争论不休,甚至都想独霸一方,但也没闹到互相隔绝,鸡犬之声相闻,而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郭宏安先生指出:蒂博代甚至把这种争吵看作是“生命和健康的标志,一旦它们停止了争吵,三分天下归于一统,批评就要遭到灭顶之灾了,整个文学共和国就要崩溃了”。
 
   是不是有点危言耸听呢?事实上,就批评生态目前的处境而言,应该是有危机感的。极而言之,批评的生态环境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恶劣的。红包批评、圈子批评、人情批评不仅不见减少,在商业策划的旗号下,反倒有了堂而皇之的理由,特别是在影视、文学、图书等领域,已经成为非常普遍的批评形态。所以,受众想要了解批评界对一部作品的真实意见,现在怕是越来越难了。而更为严重的情况是,媒介传播技术的发展,使得媒体掌握了更多的话语权,尤其像电视、网络这样的强势媒体,他们的声音足以让各种声音“失语”。前些年大家讨论过批评的“失语”问题,这些年不见说了,可能是有些错觉。因为媒体的权力特征并非不让你说话,而是把你的言说纳入它的方式之中,从而改变你言说的特质。我们看无论电视还是网络,专家、学者、教授、作家的声音并不少,但都不再是“职业的批评”和“大师的批评”,而只是作为媒体的文化明星来发言。人还在,批评的形态却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消灭了。这样一来,蒂博代所说的三种批评形态所构成的富有生机的批评生态,也就人为地遭到了破坏,就像热带雨林被砍伐,统一开发橡胶园一样。
十世纪以后发展成报刊批评,而网络批评正是报刊批评合乎逻辑的发展。它的特点是机智、敏感、生动、迅速,洋溢着清新、活泼的气息,和受众能形成良好的互动。尤其是网络批评,还可以更直接、更坦率、更广泛、更多样。但这种批评也很容易产生一些问题,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不读不看作品或粗读粗看作品就妄发议论,这样不仅难免判断错误,也很难达到深刻的程度;其二,圈子化或人情化,容易走上党同伐异的道路;其三,趋赶时尚,难免速朽。应该说,这些问题很多都是“自发的批评”先天带来的,但可以由“职业的批评”和“大师的批评”加以弥补。问题在于,媒体的强势发展和商业娱乐的泛滥,几乎不给其他批评形态一点生存空间,以至于完全把它们边缘化了。这是不利于批评生态健康和谐发展的。真正具有生机的批评生态环境,应该像热带雨林的自然生态一样,是多层次多形态的充分发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平等对话,共生共存。然而,它的形成是需要社会各方面精心呵护和积极创造条件的,每个人都不例外。
 
   这样说并不否认网络的众声喧哗。从个体发表意见的角度说,网络确实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网络传播自己的见解,并形成强大的舆论,足以对受众产生广泛的影响。但它也是一把双刃剑,它把多层次的批评形态单一化了。网络(包括电视)几乎成了传播批评声音的惟一通道。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前不久看了《黄金甲》,很不喜欢,就在博客里发表了一些意见。这篇短文被一些网站转发,结果引来一些年轻朋友的抗议,甚至提到了“话语权”。他们认为,这样随意地发表和传播非专业的意见是非常有害的,是对公众不负责任,也危害到批评环境的健康。他们希望能用希利斯"米勒或巴赫金的理论来分析这部影片。尽管我不能完全接受他们的意见,但不能说他们的意见没有可取之处。事实上,他们所提出的问题,是十分重要的。也就是说,在非专业的“自发的批评”可以随意通过网络传播之时,体现专业精神的“职业的批评”或“大师的批评”通过什么渠道传播?
 
   按说,这也是一个老生常谈且一直得不到很好解决的问题。而九十年代以来媒体的娱乐化,以及文化消费的商业化,使得这个问题变得更加严峻了。按照蒂博代看法,自发的批评源于十八、十九世纪法国沙龙的口头批评,主要是出入沙龙的文人雅士之间的谈话。这种批评在二十世纪以后发展成报刊批评,而网络批评正是报刊批评合乎逻辑的发展。它的特点是机智、敏感、生动、迅速,洋溢着清新、活泼的气息,和受众能形成良好的互动。尤其是网络批评,还可以更直接、更坦率、更广泛、更多样。但这种批评也很容易产生一些问题,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不读不看作品或粗读粗看作品就妄发议论,这样不仅难免判断错误,也很难达到深刻的程度;其二,圈子化或人情化,容易走上党同伐异的道路;其三,趋赶时尚,难免速朽。应该说,这些问题很多都是“自发的批评”先天带来的,但可以由“职业的批评”和“大师的批评”加以弥补。问题在于,媒体的强势发展和商业娱乐的泛滥,几乎不给其他批评形态一点生存空间,以至于完全把它们边缘化了。这是不利于批评生态健康和谐发展的。真正具有生机的批评生态环境,应该像热带雨林的自然生态一样,是多层次多形态的充分发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平等对话,共生共存。然而,它的形成是需要社会各方面精心呵护和积极创造条件的,每个人都不例外。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