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没有解药的人生困局  

2007-01-19 21:5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解药的人生困局
——《有一种毒药》感言
解玺璋
 
   这是一个四口之家:父亲、母亲、儿子和儿媳。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困扰他们每个人的问题,看上去却并不相同。母亲是个现实主义者,她考虑的,是如何才能把丈夫从酒精中夺回来;让儿子离开儿媳,回到自己身边;她不喜欢这个每天坐在轮椅上,什么事不干,还胡思乱想的女人,她担心儿子被这个女人带坏了。儿媳不能面对现实,她只能面对她的作品和她的想像,她使自己处于一种隔离、对抗的状态之中,难以融入现实生活。她的表弟,那个以电影为其生命的季杰,不过是她的影子,他们都生活在美好的理想之中。儿子是个懦弱的人,他徘徊、游移于二者之间,既向往理想,又依恋现实,当他必须在二者之间选择的时候,他是痛苦的,就在他推着妻子,离开母亲的那一瞬,还是回过头去望了母亲一眼。父亲曾经有过自己的理想,他为这个理想付出了整个青春岁月,但最终他还是向现实妥协了,他用酒精麻醉的,不是神经,而是奋飞的翅膀。故事结束的时候,父亲、儿子和儿媳分别面对镜子中的自己,而母亲则无力地瘫倒在椅子上。
 
   这是一部寓意深刻的作品。在这里,万方和任鸣表达了他们的困惑:人为什么活着和怎样活着?这其实也是我们每个人所困惑的。我们都希望能有一种健康幸福的生活,但是,我们在生活中却根本看不到这种希望。父亲年轻时想做一个歌唱家,为此他丢了工作,困于自己和别人所编织的梦想中,而梦想破灭之后,他只能把自己的梦想泡在酒里,最终使自己变成一个无用之人。儿媳小雅是个追求自我,张扬个性,独立意识很强的艺术青年,她自信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尽管知道赚钱无望,她还是让老公悄悄拿了10万元钱,支持表弟拍那个看上去未必能有出路的电影《下辈子我们干什么》。他们都很顽强和执著,绝不屈服于世俗的压迫,他们一再宣称,他们画画儿或拍电影,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不是为了反映现实,也不是为了和观众交流,更不是为了赚钱,和他们谈钱就是亵渎了他们。但他们并不是不需要钱,他们也要穿衣吃饭,无论画画儿还是拍电影,必要的物质条件全都离不开钱,他们不能总是用别人挣的钱维持自己的清高。这一点先天不足,使小雅从一开始就被困在了轮椅上,这个细节仿佛是个隐喻,象征她的理想,翅膀还没张开,就已经折断了。母亲也有她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她希望过一种平凡的日子,辛苦地操持着这个家,她把全部生命都消耗在琐屑的日常生活中。她不能理解丈夫和儿媳,她也痛恨不争气的儿子,她用了种种手段要把丈夫和儿子控制在自己手里,千方百计拆散儿子的婚姻,把儿媳从家里赶出去。但她也是个失败者,丈夫只是把梦想泡在了酒中,并没有完全放弃理想;儿子为了追随妻子,甚至准备抛弃她这个母亲。
以自我为中心的自恋主义的死胡同。我因此想到一句老话:“他把肉体从锁链中解放出来,但又给人的心灵套上了锁链。”对自我的盲目崇拜和信仰,很可能成为套在我们心灵上的一条锁链。就人的现实性而言,一方面,他是物质性的,而另一方面,他又具有历史延续感,他属于过去伸向未来的代代相连的一个整体,任何想入菲菲的理想,都不能摆脱这种限制,就像我们不能摆脱地球引力一样。我们都是吃了这种“毒药”的,每个人的心中,都怀着自己对于未来的憧憬,想着要飞呢!到哪里寻找摆脱这种困局的解药呢?编导手里没有,我们自己也没有,这就是我们必须承担的悲剧性命运。如果说,母亲需要某种精神的支持,才能站立起来的话,那么,面对镜子的人们,只有跨越自我——他们所看到的镜像,才能找到新的出路。这或许正是《有一种毒药》给予我们的启示。
 
   编导没有美化谁,也没有故意地要谁的好看,他们只是真实地表现了我们每个人都可能遭遇的人生困局。在这个困局中,我们左冲右闯,东奔西突,希望能有一条出路,但目前恐怕还没有找到。事实上,在这样一个分崩离析的社会中,任何个人的精神成长与发展都已经变得十分困难了。以前我们曾认为,儿媳或者是一条出路。我们高举着个性、自我、自由的旗帜,向着解放的道路迅跑。但是,在我们的面前并没有展现出每个人自由发展的前景。相反的,儿媳(包括父亲和表弟)所追求的,却正在把大家引入一场人人皆敌的混战,引入一条只以自我为中心的自恋主义的死胡同。我因此想到一句老话:“他把肉体从锁链中解放出来,但又给人的心灵套上了锁链。”对自我的盲目崇拜和信仰,很可能成为套在我们心灵上的一条锁链。就人的现实性而言,一方面,他是物质性的,而另一方面,他又具有历史延续感,他属于过去伸向未来的代代相连的一个整体,任何想入菲菲的理想,都不能摆脱这种限制,就像我们不能摆脱地球引力一样。我们都是吃了这种“毒药”的,每个人的心中,都怀着自己对于未来的憧憬,想着要飞呢!到哪里寻找摆脱这种困局的解药呢?编导手里没有,我们自己也没有,这就是我们必须承担的悲剧性命运。如果说,母亲需要某种精神的支持,才能站立起来的话,那么,面对镜子的人们,只有跨越自我——他们所看到的镜像,才能找到新的出路。这或许正是《有一种毒药》给予我们的启示。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