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我读唐德刚  

2009-11-04 21:2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来和尚”的历史“经”

,而且都有很高的文学修养,具备超强的文学想象力,使人想到《左传》和《史记》。他们都是来自海外的历史学者,但在这方面,他们却能够始终追随以司马迁为代表的中国的历史叙事传统,除了理性的思考和规律的揭示,还有逼真的细节、场景,以及活生生的人物和动人的事件。再以《梅兰芳传稿》为例,有人赞曰:“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就是用了太史公的写法。他写梅兰芳在美国的影响,用了一个细节:“你可看到地道车上、课堂上、工厂内、舞场上……所有女孩子的手,这时都是梅兰芳的手。”这种细节的概括力足可以引发读者的丰富想象,它并不伤害历史的真实性,而是将“梅兰芳的色艺精绝、美国人的倾心、梅君的影响力”,全都表尽道尽了。他写梅兰芳的《贵妃醉酒》,台上的一招一式,一个眼神,一句倒板,如何引得观众如醉如痴,他写到:“在这娇滴滴的声音里,舞台下千百个观众不觉都停止了呼吸。千百张‘剧情说明书’被人们不知不觉地搓成无数个小纸球。”我辈做新闻的人应该熟悉这种写法,这就是新闻要求的“现场感”啊。可贵的是,唐德刚的历史写作,也能做到“形象性的、写具体事实,并且往往现场化、故事化”。这种写作方式对于记录当下历史的新闻记者来说,不能没有帮助和启示。唐德刚的另一个重大贡献,是为我们引进了“口述史”这个概念,他的几部口述历史著作陆续在内地出版,渐渐打开了我们的眼界,也启发了我们对于口述史的理解和认知。望文生义,我们很容易将“口述史”理解为单纯的访谈记录,做新闻的对此并不陌生。但口述历史又不仅仅是记录而已,它只是整个历史研究系统中的一部分,当然是基础的部分。如果说,以往的历史研究更多地面对死的材料,如文献、档案、考古发现等等的话,那么,口述历史则使得研究者有可能面对活的历史,这些有生气的活的人物,有可能为历史叙事提供更多的、鲜活的素材。他做过一篇《张学良自述的是是非非》,其

——我读唐德刚

解玺璋

 

“外来和尚”的历史“经”——我读唐德刚解玺璋就我个人而言,读书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先闻其人,再读其书,另一种是先读其书,再知其人。唐德刚属于后者。10年前,湖南岳麓书社出版了唐德刚的《晚清七十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唐德刚的作品,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以后陆续读了他的《袁氏当国》、《张学良口述历史》和《五十年代的尘埃》,增加了对于他的了解,也在心里慢慢描绘出这个人的轮廓。不过,这种了解都是纸上得来,很肤浅,所得到的,也只限于印象而已。唐氏专治中国近现代史和当代史,他的《晚清七十年》就为中国近代历史的构成和展开创造了新的可能性,我读这本书,就有豁然开朗和眼前一亮的感觉。他把近一个半世纪中国变乱的性质看作是“两千年一遇的‘社会转型’的现象”,他认为:“在历史的潮流里,‘转型期’是个瓶颈,是个三峡。长江通过三峡是滩高水急,波翻浪滚,险象环生的。在这激流险滩中,摇橹荡舟,顺流而下的大小船夫舵手,风流人物,触礁灭顶,多的是可歌可泣和可悲可笑的故事。”而所谓转型,在他看来,就是“中国固有文明”现代化。具体讲到康梁的戊戌变法,他则认为,这是“分段前进”的“现代化运动”中的一小段——集中于“政治现代化”的一小段。对此他还有个形象生动的描述:“康梁师徒在这段历史潮流里所扮演的角色,便是上述三峡中的一叶扁舟里的两个小船夫。在急流险滩之间,风驰电掣,顺流而下,终于触礁沉没——可歌可泣,可悲可笑,如此而已。”唐氏之“转型说”与黄仁宇的“大历史观”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二者都在历史研究方法以及历史观上给我们以很大的启发,我们因此知道了,在教条、僵硬、定性、学究式的历史叙述之外,还有这样鲜活、生动的表达。唐黄二人还有一点是相同的,我们看到,作为知名的史学家和杰出的史传作家,他们不仅都在一定程度上做到了“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就我个人而言,读书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先闻其人,再读其书,另一种是先读其书,再知其人。唐德刚属于后者。

 

   10年前,湖南岳麓书社出版了唐德刚的《晚清七十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唐德刚的作品,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以后陆续读了他的《袁氏当国》、《张学良口述历史》和《五十年代的尘埃》,增加了对于他的了解,也在心里慢慢描绘出这个人的轮廓。不过,这种了解都是纸上得来,很肤浅,所得到的,也只限于印象而已。

“外来和尚”的历史“经”——我读唐德刚解玺璋就我个人而言,读书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先闻其人,再读其书,另一种是先读其书,再知其人。唐德刚属于后者。10年前,湖南岳麓书社出版了唐德刚的《晚清七十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唐德刚的作品,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以后陆续读了他的《袁氏当国》、《张学良口述历史》和《五十年代的尘埃》,增加了对于他的了解,也在心里慢慢描绘出这个人的轮廓。不过,这种了解都是纸上得来,很肤浅,所得到的,也只限于印象而已。唐氏专治中国近现代史和当代史,他的《晚清七十年》就为中国近代历史的构成和展开创造了新的可能性,我读这本书,就有豁然开朗和眼前一亮的感觉。他把近一个半世纪中国变乱的性质看作是“两千年一遇的‘社会转型’的现象”,他认为:“在历史的潮流里,‘转型期’是个瓶颈,是个三峡。长江通过三峡是滩高水急,波翻浪滚,险象环生的。在这激流险滩中,摇橹荡舟,顺流而下的大小船夫舵手,风流人物,触礁灭顶,多的是可歌可泣和可悲可笑的故事。”而所谓转型,在他看来,就是“中国固有文明”现代化。具体讲到康梁的戊戌变法,他则认为,这是“分段前进”的“现代化运动”中的一小段——集中于“政治现代化”的一小段。对此他还有个形象生动的描述:“康梁师徒在这段历史潮流里所扮演的角色,便是上述三峡中的一叶扁舟里的两个小船夫。在急流险滩之间,风驰电掣,顺流而下,终于触礁沉没——可歌可泣,可悲可笑,如此而已。”唐氏之“转型说”与黄仁宇的“大历史观”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二者都在历史研究方法以及历史观上给我们以很大的启发,我们因此知道了,在教条、僵硬、定性、学究式的历史叙述之外,还有这样鲜活、生动的表达。唐黄二人还有一点是相同的,我们看到,作为知名的史学家和杰出的史传作家,他们不仅都在一定程度上做到了“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唐氏专治中国近现代史和当代史,他的《晚清七十年》就为中国近代历史的构成和展开创造了新的可能性,我读这本书,就有豁然开朗和眼前一亮的感觉。他把近一个半世纪中国变乱的性质看作是“两千年一遇的‘社会转型’的现象”,他认为:“在历史的潮流里,‘转型期’是个瓶颈,是个三峡。长江通过三峡是滩高水急,波翻浪滚,险象环生的。在这激流险滩中,摇橹荡舟,顺流而下的大小船夫舵手,风流人物,触礁灭顶,多的是可歌可泣和可悲可笑的故事。”而所谓转型,在他看来,就是“中国固有文明”现代化。具体讲到康梁的戊戌变法,他则认为,这是“分段前进”的“现代化运动”中的一小段——集中于“政治现代化”的一小段。对此他还有个形象生动的描述:“康梁师徒在这段历史潮流里所扮演的角色,便是上述三峡中的一叶扁舟里的两个小船夫。在急流险滩之间,风驰电掣,顺流而下,终于触礁沉没——可歌可泣,可悲可笑,如此而已。”

 

,而且都有很高的文学修养,具备超强的文学想象力,使人想到《左传》和《史记》。他们都是来自海外的历史学者,但在这方面,他们却能够始终追随以司马迁为代表的中国的历史叙事传统,除了理性的思考和规律的揭示,还有逼真的细节、场景,以及活生生的人物和动人的事件。再以《梅兰芳传稿》为例,有人赞曰:“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就是用了太史公的写法。他写梅兰芳在美国的影响,用了一个细节:“你可看到地道车上、课堂上、工厂内、舞场上……所有女孩子的手,这时都是梅兰芳的手。”这种细节的概括力足可以引发读者的丰富想象,它并不伤害历史的真实性,而是将“梅兰芳的色艺精绝、美国人的倾心、梅君的影响力”,全都表尽道尽了。他写梅兰芳的《贵妃醉酒》,台上的一招一式,一个眼神,一句倒板,如何引得观众如醉如痴,他写到:“在这娇滴滴的声音里,舞台下千百个观众不觉都停止了呼吸。千百张‘剧情说明书’被人们不知不觉地搓成无数个小纸球。”我辈做新闻的人应该熟悉这种写法,这就是新闻要求的“现场感”啊。可贵的是,唐德刚的历史写作,也能做到“形象性的、写具体事实,并且往往现场化、故事化”。这种写作方式对于记录当下历史的新闻记者来说,不能没有帮助和启示。唐德刚的另一个重大贡献,是为我们引进了“口述史”这个概念,他的几部口述历史著作陆续在内地出版,渐渐打开了我们的眼界,也启发了我们对于口述史的理解和认知。望文生义,我们很容易将“口述史”理解为单纯的访谈记录,做新闻的对此并不陌生。但口述历史又不仅仅是记录而已,它只是整个历史研究系统中的一部分,当然是基础的部分。如果说,以往的历史研究更多地面对死的材料,如文献、档案、考古发现等等的话,那么,口述历史则使得研究者有可能面对活的历史,这些有生气的活的人物,有可能为历史叙事提供更多的、鲜活的素材。他做过一篇《张学良自述的是是非非》,其

   唐氏之“转型说”与黄仁宇的“大历史观”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二者都在历史研究方法以及历史观上给我们以很大的启发,我们因此知道了,在教条、僵硬、定性、学究式的历史叙述之外,还有这样鲜活、生动的表达。唐黄二人还有一点是相同的,我们看到,作为知名的史学家和杰出的史传作家,他们不仅都在一定程度上做到了“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而且都有很高的文学修养,具备超强的文学想象力,使人想到《左传》和《史记》。他们都是来自海外的历史学者,但在这方面,他们却能够始终追随以司马迁为代表的中国的历史叙事传统,除了理性的思考和规律的揭示,还有逼真的细节、场景,以及活生生的人物和动人的事件。

 

   再以《梅兰芳传稿》为例,有人赞曰:“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就是用了太史公的写法。他写梅兰芳在美国的影响,用了一个细节:“你可看到地道车上、课堂上、工厂内、舞场上……所有女孩子的手,这时都是梅兰芳的手。”这种细节的概括力足可以引发读者的丰富想象,它并不伤害历史的真实性,而是将“梅兰芳的色艺精绝、美国人的倾心、梅君的影响力”,全都表尽道尽了。他写梅兰芳的《贵妃醉酒》,台上的一招一式,一个眼神,一句倒板,如何引得观众如醉如痴,他写到:“在这娇滴滴的声音里,舞台下千百个观众不觉都停止了呼吸。千百张‘剧情说明书’被人们不知不觉地搓成无数个小纸球。”我辈做新闻的人应该熟悉这种写法,这就是新闻要求的“现场感”啊。可贵的是,唐德刚的历史写作,也能做到“形象性的、写具体事实,并且往往现场化、故事化”。这种写作方式对于记录当下历史的新闻记者来说,不能没有帮助和启示。

 

   唐德刚的另一个重大贡献,是为我们引进了“口述史”这个概念,他的几部口述历史著作陆续在内地出版,渐渐打开了我们的眼界,也启发了我们对于口述史的理解和认知。望文生义,我们很容易将“口述史”理解为单纯的访谈记录,做新闻的对此并不陌生。但口述历史又不仅仅是记录而已,它只是整个历史研究系统中的一部分,当然是基础的部分。如果说,以往的历史研究更多地面对死的材料,如文献、档案、考古发现等等的话,那么,口述历史则使得研究者有可能面对活的历史,这些有生气的活的人物,有可能为历史叙事提供更多的、鲜活的素材。他做过一篇《张学良自述的是是非非》,其中就讲到了写作《张学良回忆录》绝非常人所想的“我讲你写”那样简单。他告诉我们:“哥伦比亚大学是这一行道的老祖宗,誉满全球,而谤亦随之,其‘中国口述历史学部’,搞了十多年,只有一部中英双语的《李宗仁回忆录》,算是全部完成的一项著作,另一部只有英语,没有汉语的《顾维钧回忆录》,算是半完成的著作。”而作为《李宗仁回忆录》的执笔人,他讲到写作这部书的感受,用了“真不堪回首”几个字,可见不是一件十分容易做的事。所以,他在接到张学良的邀请,准备做一部《张学良回忆录》时,才有“真使我心惊胆怕”的感觉,他说:“其牵涉之广,问题之多,作者受苦之大,非身当其冲的过来人不知也。”

 

,而且都有很高的文学修养,具备超强的文学想象力,使人想到《左传》和《史记》。他们都是来自海外的历史学者,但在这方面,他们却能够始终追随以司马迁为代表的中国的历史叙事传统,除了理性的思考和规律的揭示,还有逼真的细节、场景,以及活生生的人物和动人的事件。再以《梅兰芳传稿》为例,有人赞曰:“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就是用了太史公的写法。他写梅兰芳在美国的影响,用了一个细节:“你可看到地道车上、课堂上、工厂内、舞场上……所有女孩子的手,这时都是梅兰芳的手。”这种细节的概括力足可以引发读者的丰富想象,它并不伤害历史的真实性,而是将“梅兰芳的色艺精绝、美国人的倾心、梅君的影响力”,全都表尽道尽了。他写梅兰芳的《贵妃醉酒》,台上的一招一式,一个眼神,一句倒板,如何引得观众如醉如痴,他写到:“在这娇滴滴的声音里,舞台下千百个观众不觉都停止了呼吸。千百张‘剧情说明书’被人们不知不觉地搓成无数个小纸球。”我辈做新闻的人应该熟悉这种写法,这就是新闻要求的“现场感”啊。可贵的是,唐德刚的历史写作,也能做到“形象性的、写具体事实,并且往往现场化、故事化”。这种写作方式对于记录当下历史的新闻记者来说,不能没有帮助和启示。唐德刚的另一个重大贡献,是为我们引进了“口述史”这个概念,他的几部口述历史著作陆续在内地出版,渐渐打开了我们的眼界,也启发了我们对于口述史的理解和认知。望文生义,我们很容易将“口述史”理解为单纯的访谈记录,做新闻的对此并不陌生。但口述历史又不仅仅是记录而已,它只是整个历史研究系统中的一部分,当然是基础的部分。如果说,以往的历史研究更多地面对死的材料,如文献、档案、考古发现等等的话,那么,口述历史则使得研究者有可能面对活的历史,这些有生气的活的人物,有可能为历史叙事提供更多的、鲜活的素材。他做过一篇《张学良自述的是是非非》,其

   唐德刚先生晚年也曾对《张学良回忆录》的流产而感到遗憾,但也只能慨然叹之,无可奈何。再来看我们这里口述历史的热闹,一片繁荣景象,就有些汗颜。如今,唐先生已经走了,但他的这本“经”,尤其是口述历史的这本“经”,还是应该有人继续念下去的。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