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我看《风声》  

2009-10-25 21:4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的舒张,这正是许多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观影之后感到身体不适的重要原因。由于影片用了大量的篇幅来表现他们认为更有卖点的酷刑,结果使得叙事变得相当的薄弱,有些地方几乎连基本的逻辑关系都不管,悬念的设置也处理得极其简单,有一种惊人的草率。叙事刚刚展开,白小年与金生火就死掉了,剩下顾晓梦、李宁玉和吴志国,3个人中有两个是共产党,另外一个还是共产党的同情者,这样依赖,所谓的“杀人游戏”也就无法继续玩下去了。因此才出现了先是顾晓梦举报吴志国,再由李宁玉揭发顾晓梦是“老鬼”救下吴志国的貌似机智,实为荒唐的情节;也才有了结尾画蛇添足式的一番表白和解释。

我看《风声》

解玺璋

 

   近年来,电影叙事所获得的进步之一,就是在处理所谓红色题材的时候,有了多种可能性。比如《风声》。这部影片以其“谍战片”的身份和明确的市场目标,演绎一个共产党地下工作人员,在汪伪特务的严酷刑法面前,机智勇敢,宁死不屈,最终将情报成功送出的故事,有人称之为“用惊悚片的外壳包裹一个信仰主义者的殉道故事”。

非成岗、许云峰。从影片中我们看到,环境、气氛、影像的调子、声音的处理,都有鲜明的商业特征和类型特征。《风声》的编导甚至走得更远,他在很多时候甚至偏离了谍战片的限制和要求,过多地屈从于商业的考虑。谍战片最令人期待的应该是悬疑和推理。一部好的谍战片,总要通过多层次的叙述手法来设置悬念,推动故事情节的变化和发展,并以此吸引观众;更进一步,还要深入人物的内心世界,揭示人物的复杂心理活动,在审查者与被审查者之间,以及几个审查者之间,形成心理战的张力。也就是说,我们希望于编导的,是以叙事来挑战观众的智力,而不是用一惊一乍的特效和恐怖血腥的刑法考验观众的胆量。然而,《风声》的编导恰恰止步于人与人之间的智力的较量,而滑向了对酷刑的偏好和依赖。事实上,《风声》是过于依赖酷刑了。《烈火中永生》也有酷刑,但那里的酷刑是为了衬托革命者钢铁的意志,恰如江姐所说:“竹签子是竹子做的,共产党员的意志是钢铁。”而这里的酷刑,更多的却是要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不能说和受刑者完全无关,但实际上关系不大。这一点我们从影片精心拍摄的影像中就能感觉得到,它不仅基本忽略了酷刑对于受刑者的意义,而且,也把观众置于一个很尴尬的处境中,他们除了感受酷刑之酷,在精神和心理上都得不到必

 

   故事发生在抗战期间。针对日军及汪伪政府的攻击行动接连发生,北平城内一时风声鹤唳。日本特务武田怀疑汪伪政府的剿匪司令部里混进了共产党,于是,他故意编造了一则假情报,试图引诱代号“老鬼”的潜伏者出现。情报果然被传送出去,而在整个过程中,有可能接触情报的,只有译电员顾晓梦、译电科科长李宁玉、侍从官白小年、参谋部部长吴志国和军机处处长金生火等5人。武田把他们关进一座城堡里,他相信,“老鬼”就在他们5人之中。而“老鬼”也要尽快通知地下组织,前面的情报是假的,要防止敌人一网打尽。

 

   影片的布局看上去相当不错。事实上,作为一部谍战片,《风声》的编导可以更多地从商业的、类型的角度考虑问题,设计叙事的角度和方向,而不必强调它的思想教育功能。同是表现面对酷刑的共产党员,《风声》与《烈火中永生》几乎没有共同之处。顾晓梦不是江竹筠,吴志国也非成岗、许云峰。从影片中我们看到,环境、气氛、影像的调子、声音的处理,都有鲜明的商业特征和类型特征。《风声》的编导甚至走得更远,他在很多时候甚至偏离了谍战片的限制和要求,过多地屈从于商业的考虑。

 

   谍战片最令人期待的应该是悬疑和推理。一部好的谍战片,总要通过多层次的叙述手法来设置悬念,推动故事情节的变化和发展,并以此吸引观众;更进一步,还要深入人物的内心世界,揭示人物的复杂心理活动,在审查者与被审查者之间,以及几个审查者之间,形成心理战的张力。也就是说,我们希望于编导的,是以叙事来挑战观众的智力,而不是用一惊一乍的特效和恐怖血腥的刑法考验观众的胆量。然而,《风声》的编导恰恰止步于人与人之间的智力的较量,而滑向了对酷刑的偏好和依赖。

 

   事实上,《风声》是过于依赖酷刑了。《烈火中永生》也有酷刑,但那里的酷刑是为了衬托革命者钢铁的意志,恰如江姐所说:“竹签子是竹子做的,共产党员的意志是钢铁。”而这里的酷刑,更多的却是要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不能说和受刑者完全无关,但实际上关系不大。这一点我们从影片精心拍摄的影像中就能感觉得到,它不仅基本忽略了酷刑对于受刑者的意义,而且,也把观众置于一个很尴尬的处境中,他们除了感受酷刑之酷,在精神和心理上都得不到必要的舒张,这正是许多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观影之后感到身体不适的重要原因。

 

我看《风声》解玺璋近年来,电影叙事所获得的进步之一,就是在处理所谓红色题材的时候,有了多种可能性。比如《风声》。这部影片以其“谍战片”的身份和明确的市场目标,演绎一个共产党地下工作人员,在汪伪特务的严酷刑法面前,机智勇敢,宁死不屈,最终将情报成功送出的故事,有人称之为“用惊悚片的外壳包裹一个信仰主义者的殉道故事”。故事发生在抗战期间。针对日军及汪伪政府的攻击行动接连发生,北平城内一时风声鹤唳。日本特务武田怀疑汪伪政府的剿匪司令部里混进了共产党,于是,他故意编造了一则假情报,试图引诱代号“老鬼”的潜伏者出现。情报果然被传送出去,而在整个过程中,有可能接触情报的,只有译电员顾晓梦、译电科科长李宁玉、侍从官白小年、参谋部部长吴志国和军机处处长金生火等5人。武田把他们关进一座城堡里,他相信,“老鬼”就在他们5人之中。而“老鬼”也要尽快通知地下组织,前面的情报是假的,要防止敌人一网打尽。影片的布局看上去相当不错。事实上,作为一部谍战片,《风声》的编导可以更多地从商业的、类型的角度考虑问题,设计叙事的角度和方向,而不必强调它的思想教育功能。同是表现面对酷刑的共产党员,《风声》与《烈火中永生》几乎没有共同之处。顾晓梦不是江竹筠,吴志国也

   由于影片用了大量的篇幅来表现他们认为更有卖点的酷刑,结果使得叙事变得相当的薄弱,有些地方几乎连基本的逻辑关系都不管,悬念的设置也处理得极其简单,有一种惊人的草率。叙事刚刚展开,白小年与金生火就死掉了,剩下顾晓梦、李宁玉和吴志国,3个人中有两个是共产党,另外一个还是共产党的同情者,这样依赖,所谓的“杀人游戏”也就无法继续玩下去了。因此才出现了先是顾晓梦举报吴志国,再由李宁玉揭发顾晓梦是“老鬼”救下吴志国的貌似机智,实为荒唐的情节;也才有了结尾画蛇添足式的一番表白和解释。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