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北京为何没有一家诚品书店?  

2009-09-11 21:56: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为何没有一家诚品书店?

解玺璋

 

到台北的第一件事,就是约了朋友一起去逛诚品书店。好像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开始还担心会不会关门,到了那里才知道,人家是24小时营业,其信奉的经营理念就是“知识无终点,读书不打烊。”离开那里已经是后半夜了,短短几个小时,谈不上有什么了解,只有很肤浅的一点印象,但就是这点印象,使得我三年来一直对它念念不忘。一次朋友之间闲扯,都说有机会再到台北,哪里都不去,只去诚品书店。

北京为何没有一家诚品书店?解玺璋到台北的第一件事,就是约了朋友一起去逛诚品书店。好像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开始还担心会不会关门,到了那里才知道,人家是24小时营业,其信奉的经营理念就是“知识无终点,读书不打烊。”离开那里已经是后半夜了,短短几个小时,谈不上有什么了解,只有很肤浅的一点印象,但就是这点印象,使得我三年来一直对它念念不忘。一次朋友之间闲扯,都说有机会再到台北,哪里都不去,只去诚品书店。一家书店,能有如此之魅力,想想是很难得的。我曾向台湾的朋友询问,有没有可能诚品开到北京来?他表示似乎不大容易,因为总有一些障碍是一时间难以逾越的。退而求其次,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北京有人也办一家像诚品那样的书店。以北京之大,人文荟萃,办一家这样的书店,很难吗?如果不想自欺欺人的话,那么,就得承认,真的很难。单就数量而言,北京的书店也许并不少,但除了卖书,还能给人一点人文禀赋、书香气息的书店,有多少呢?我想,并不多。仅以这几家而论,就颇不乐观。当然,这几家都是最让我心仪的。比如三联、涵芬楼,在这里,几乎可以找到所有我喜欢的书,它们都摆在相对固定的地方,伸手可取,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徜徉在书海之间,有时还能偶遇几个同好或朋友,相互间轻轻地点一下头,或低声交谈几句,有了兴致,索性到二楼的咖啡座,要一杯茶或咖啡,大家闲扯一阵,也算是一件美事。三联店内的楼梯两侧,总有一些席地而坐,捧书而读的人,他们或许并不买书,但是他们对知识的渴望,甚至比买

 

北京为何没有一家诚品书店?解玺璋到台北的第一件事,就是约了朋友一起去逛诚品书店。好像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开始还担心会不会关门,到了那里才知道,人家是24小时营业,其信奉的经营理念就是“知识无终点,读书不打烊。”离开那里已经是后半夜了,短短几个小时,谈不上有什么了解,只有很肤浅的一点印象,但就是这点印象,使得我三年来一直对它念念不忘。一次朋友之间闲扯,都说有机会再到台北,哪里都不去,只去诚品书店。一家书店,能有如此之魅力,想想是很难得的。我曾向台湾的朋友询问,有没有可能诚品开到北京来?他表示似乎不大容易,因为总有一些障碍是一时间难以逾越的。退而求其次,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北京有人也办一家像诚品那样的书店。以北京之大,人文荟萃,办一家这样的书店,很难吗?如果不想自欺欺人的话,那么,就得承认,真的很难。单就数量而言,北京的书店也许并不少,但除了卖书,还能给人一点人文禀赋、书香气息的书店,有多少呢?我想,并不多。仅以这几家而论,就颇不乐观。当然,这几家都是最让我心仪的。比如三联、涵芬楼,在这里,几乎可以找到所有我喜欢的书,它们都摆在相对固定的地方,伸手可取,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徜徉在书海之间,有时还能偶遇几个同好或朋友,相互间轻轻地点一下头,或低声交谈几句,有了兴致,索性到二楼的咖啡座,要一杯茶或咖啡,大家闲扯一阵,也算是一件美事。三联店内的楼梯两侧,总有一些席地而坐,捧书而读的人,他们或许并不买书,但是他们对知识的渴望,甚至比买

一家书店,能有如此之魅力,想想是很难得的。我曾向台湾的朋友询问,有没有可能诚品开到北京来?他表示似乎不大容易,因为总有一些障碍是一时间难以逾越的。退而求其次,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北京有人也办一家像诚品那样的书店。以北京之大,人文荟萃,办一家这样的书店,很难吗?如果不想自欺欺人的话,那么,就得承认,真的很难。单就数量而言,北京的书店也许并不少,但除了卖书,还能给人一点人文禀赋、书香气息的书店,有多少呢?我想,并不多。仅以这几家而论,就颇不乐观。

北京为何没有一家诚品书店?解玺璋到台北的第一件事,就是约了朋友一起去逛诚品书店。好像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开始还担心会不会关门,到了那里才知道,人家是24小时营业,其信奉的经营理念就是“知识无终点,读书不打烊。”离开那里已经是后半夜了,短短几个小时,谈不上有什么了解,只有很肤浅的一点印象,但就是这点印象,使得我三年来一直对它念念不忘。一次朋友之间闲扯,都说有机会再到台北,哪里都不去,只去诚品书店。一家书店,能有如此之魅力,想想是很难得的。我曾向台湾的朋友询问,有没有可能诚品开到北京来?他表示似乎不大容易,因为总有一些障碍是一时间难以逾越的。退而求其次,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北京有人也办一家像诚品那样的书店。以北京之大,人文荟萃,办一家这样的书店,很难吗?如果不想自欺欺人的话,那么,就得承认,真的很难。单就数量而言,北京的书店也许并不少,但除了卖书,还能给人一点人文禀赋、书香气息的书店,有多少呢?我想,并不多。仅以这几家而论,就颇不乐观。当然,这几家都是最让我心仪的。比如三联、涵芬楼,在这里,几乎可以找到所有我喜欢的书,它们都摆在相对固定的地方,伸手可取,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徜徉在书海之间,有时还能偶遇几个同好或朋友,相互间轻轻地点一下头,或低声交谈几句,有了兴致,索性到二楼的咖啡座,要一杯茶或咖啡,大家闲扯一阵,也算是一件美事。三联店内的楼梯两侧,总有一些席地而坐,捧书而读的人,他们或许并不买书,但是他们对知识的渴望,甚至比买

 

北京为何没有一家诚品书店?解玺璋到台北的第一件事,就是约了朋友一起去逛诚品书店。好像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开始还担心会不会关门,到了那里才知道,人家是24小时营业,其信奉的经营理念就是“知识无终点,读书不打烊。”离开那里已经是后半夜了,短短几个小时,谈不上有什么了解,只有很肤浅的一点印象,但就是这点印象,使得我三年来一直对它念念不忘。一次朋友之间闲扯,都说有机会再到台北,哪里都不去,只去诚品书店。一家书店,能有如此之魅力,想想是很难得的。我曾向台湾的朋友询问,有没有可能诚品开到北京来?他表示似乎不大容易,因为总有一些障碍是一时间难以逾越的。退而求其次,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北京有人也办一家像诚品那样的书店。以北京之大,人文荟萃,办一家这样的书店,很难吗?如果不想自欺欺人的话,那么,就得承认,真的很难。单就数量而言,北京的书店也许并不少,但除了卖书,还能给人一点人文禀赋、书香气息的书店,有多少呢?我想,并不多。仅以这几家而论,就颇不乐观。当然,这几家都是最让我心仪的。比如三联、涵芬楼,在这里,几乎可以找到所有我喜欢的书,它们都摆在相对固定的地方,伸手可取,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徜徉在书海之间,有时还能偶遇几个同好或朋友,相互间轻轻地点一下头,或低声交谈几句,有了兴致,索性到二楼的咖啡座,要一杯茶或咖啡,大家闲扯一阵,也算是一件美事。三联店内的楼梯两侧,总有一些席地而坐,捧书而读的人,他们或许并不买书,但是他们对知识的渴望,甚至比买当然,这几家都是最让我心仪的。比如三联、涵芬楼,在这里,几乎可以找到所有我喜欢的书,它们都摆在相对固定的地方,伸手可取,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徜徉在书海之间,有时还能偶遇几个同好或朋友,相互间轻轻地点一下头,或低声交谈几句,有了兴致,索性到二楼的咖啡座,要一杯茶或咖啡,大家闲扯一阵,也算是一件美事。三联店内的楼梯两侧,总有一些席地而坐,捧书而读的人,他们或许并不买书,但是他们对知识的渴望,甚至比买书的人更值得我们尊重。有时我就想,应该给他们一个更舒适的座位,就像我们在诚品看到的那样。不过,目前这还只是我们的奢望,书店一方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有许多事,光有理念还不行,还要有实力,有可以调动的雄厚的资源。

 

民营书店应该是很有希望的,北京如果有一天真的诞生了一家“诚品”,我想,它一定是民营的。其实,早在样的书店在一些新兴的白领聚集区附近还有不少,但都规模很小,藏身于社区之内,或大型商城和写字楼的某个角落,很不容易被人发现。这些书店的经营者很多是自娱自乐式的。在“读易洞”里卖书的小伙子告诉我,他的老板就没打算赚钱。办这家书店,只是给三五同好提供一个消闲聚会的场所。这说明,在经营理念上,我们与诚品真的不可同日而语。据说,诚品一名源自古希腊文eslite,就是精英的意思,而诚品书店也曾以精英自诩。但这种定位并非要在经营中排斥普罗大众。也就是说,诚品书店一定是属于公众的,而不是属于小圈子的。再有,经营诚品的人是把诚品当作一项文化产业在经营,有一整套先进的经营理念和经营模式,使得诚品在10年之内扭亏为盈,为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诚品所以获得成功,这个经验是不应该被忽视的。90年代初,王炜先生以及甘琦和苏里兄创办风入松和万圣时,也是怀抱着美好向往的。这时的诚品,也才刚刚起步。然而,就在这十几年里,诚品长成了一株参天大树,成为台北最重要的文化地标。我们的这些民营书店,却还在残酷的生存环境中苟延残喘。生存已属不易,更何谈发展?前不久听说第三极因巨额亏损而倒闭的消息,就很伤感了一阵子。由此使人想到,以民间资本经营书店,前景是多么险恶。行业竞争的失范,发展资金的匮乏,经营成本的居高不下,以及必要的扶持性政策的缺失,这些都是民营书店在自身发展中难以逾越的障碍。帮助他们克服这些障碍,给他们一个良性发展的环境,在这些方面,政府是有责任的,有很多事情可做。同时,行业规范的建立,也是当务之急。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避免行业内部恶性的自我消耗式的竞争,甚至为解决盗版这个痼疾提供一条有效的途经。

 

尽管有种种的不如意,但是,在当下的北京,要找几家经营有些特色的书店,应该说也还不是很难。前几天我去了一家名叫“读易洞”的书店,店面很小,甚至可以说有一点拥挤,但却很温馨,很舒适,也很方便,让人想到“诗意的栖息”、“灵魂的栖息”这样一些美好的词汇。据说,这样的书店在一些新兴的白领聚集区附近还有不少,但都规模很小,藏身于社区之内,或大型商城和写字楼的某个角落,很不容易被人发现。这些书店的经营者很多是自娱自乐式的。在“读易洞”里卖书的小伙子告诉我,他的老板就没打算赚钱。办这家书店,只是给三五同好提供一个消闲聚会的场所。这说明,在经营理念上,我们与诚品真的不可同日而语。据说,诚品一名源自古希腊文eslite,就是精英的意思,而诚品书店也曾以精英自诩。但这种定位并非要在经营中排斥普罗大众。也就是说,诚品书店一定是属于公众的,而不是属于小圈子的。再有,经营诚品的人是把诚品当作一项文化产业在经营,有一整套先进的经营理念和经营模式,使得诚品在10年之内扭亏为盈,为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诚品所以获得成功,这个经验是不应该被忽视的。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