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历史之殇  

2009-08-24 18:51: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之殇解玺璋上学的时候,我们的历史老师很会讲课,记得他讲宗法制度,从西周一直讲到土改前中国农村的社会结构,给人许多联想和启发。年纪大的同学都喜欢这位老师,更欣赏他讲课的方式。而且,他不主张考试背讲义,考试的时候,只要同学能够自成一理,自圆其说,他都给5分。但几个直接从中学考上大学的小同学很不习惯,他们希望老师能讲得条理清晰一点,最好能给出明确的答案,这样,不仅记笔记比较方便,复习考试时也有了依据。这种情形恰好暴露了中学历史教学的某种缺失。这种教育的目的,似乎只是要给学生提供某种现成的答案。学生只要把这些答案背下来,印在脑子里,就完事大吉了。它所造成的恶果之一,就是在很多人中养成了这样一种阅读习惯和阅读趣味,他们喜欢简单明确的是非判断和道德判断,谁个劣,谁个不劣,谁个黑,谁个白,谁个进步,谁个反动,都要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稍微复杂一点的,需要自己思考和判断的,都觉得是个很大的负担,懒得费这个心思。现在,大约30年过去了,这种情形是不是应该有一点改善呢?我们当然希望是这样。但实际情况似乎并不乐观。前几天看到被人称为“史上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谈明史的一篇文章。近来,袁老师除了在“百家讲坛”讲宋史,还有新书《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问世。在这本书里,他用很激烈的言辞批评明朝的皇帝,引来很多人喝彩,也有人认为不妥,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他写这篇文章,就是要回应这些批评。袁老师说:“我所骂的,只是一些最简单的每个人都知道的历史常识,常识如

历史之殇

解玺璋

历史之殇解玺璋上学的时候,我们的历史老师很会讲课,记得他讲宗法制度,从西周一直讲到土改前中国农村的社会结构,给人许多联想和启发。年纪大的同学都喜欢这位老师,更欣赏他讲课的方式。而且,他不主张考试背讲义,考试的时候,只要同学能够自成一理,自圆其说,他都给5分。但几个直接从中学考上大学的小同学很不习惯,他们希望老师能讲得条理清晰一点,最好能给出明确的答案,这样,不仅记笔记比较方便,复习考试时也有了依据。这种情形恰好暴露了中学历史教学的某种缺失。这种教育的目的,似乎只是要给学生提供某种现成的答案。学生只要把这些答案背下来,印在脑子里,就完事大吉了。它所造成的恶果之一,就是在很多人中养成了这样一种阅读习惯和阅读趣味,他们喜欢简单明确的是非判断和道德判断,谁个劣,谁个不劣,谁个黑,谁个白,谁个进步,谁个反动,都要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稍微复杂一点的,需要自己思考和判断的,都觉得是个很大的负担,懒得费这个心思。现在,大约30年过去了,这种情形是不是应该有一点改善呢?我们当然希望是这样。但实际情况似乎并不乐观。前几天看到被人称为“史上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谈明史的一篇文章。近来,袁老师除了在“百家讲坛”讲宋史,还有新书《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问世。在这本书里,他用很激烈的言辞批评明朝的皇帝,引来很多人喝彩,也有人认为不妥,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他写这篇文章,就是要回应这些批评。袁老师说:“我所骂的,只是一些最简单的每个人都知道的历史常识,常识如

 

上学的时候,我们的历史老师很会讲课,记得他讲宗法制度,从西周一直讲到土改前中国农村的社会结构,给人许多联想和启发。年纪大的同学都喜欢这位老师,更欣赏他讲课的方式。而且,他不主张考试背讲义,考试的时候,只要同学能够自成一理,自圆其说,他都给5分。但几个直接从中学考上大学的小同学很不习惯,他们希望老师能讲得条理清晰一点,最好能给出明确的答案,这样,不仅记笔记比较方便,复习考试时也有了依据。

 

历史之殇解玺璋上学的时候,我们的历史老师很会讲课,记得他讲宗法制度,从西周一直讲到土改前中国农村的社会结构,给人许多联想和启发。年纪大的同学都喜欢这位老师,更欣赏他讲课的方式。而且,他不主张考试背讲义,考试的时候,只要同学能够自成一理,自圆其说,他都给5分。但几个直接从中学考上大学的小同学很不习惯,他们希望老师能讲得条理清晰一点,最好能给出明确的答案,这样,不仅记笔记比较方便,复习考试时也有了依据。这种情形恰好暴露了中学历史教学的某种缺失。这种教育的目的,似乎只是要给学生提供某种现成的答案。学生只要把这些答案背下来,印在脑子里,就完事大吉了。它所造成的恶果之一,就是在很多人中养成了这样一种阅读习惯和阅读趣味,他们喜欢简单明确的是非判断和道德判断,谁个劣,谁个不劣,谁个黑,谁个白,谁个进步,谁个反动,都要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稍微复杂一点的,需要自己思考和判断的,都觉得是个很大的负担,懒得费这个心思。现在,大约30年过去了,这种情形是不是应该有一点改善呢?我们当然希望是这样。但实际情况似乎并不乐观。前几天看到被人称为“史上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谈明史的一篇文章。近来,袁老师除了在“百家讲坛”讲宋史,还有新书《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问世。在这本书里,他用很激烈的言辞批评明朝的皇帝,引来很多人喝彩,也有人认为不妥,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他写这篇文章,就是要回应这些批评。袁老师说:“我所骂的,只是一些最简单的每个人都知道的历史常识,常识如这种情形恰好暴露了中学历史教学的某种缺失。这种教育的目的,似乎只是要给学生提供某种现成的答案。学生只要把这些答案背下来,印在脑子里,就完事大吉了。它所造成的恶果之一,就是在很多人中养成了这样一种阅读习惯和阅读趣味,他们喜欢简单明确的是非判断和道德判断,谁个劣,谁个不劣,谁个黑,谁个白,谁个进步,谁个反动,都要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稍微复杂一点的,需要自己思考和判断的,都觉得是个很大的负担,懒得费这个心思。现在,大约30历史之殇解玺璋上学的时候,我们的历史老师很会讲课,记得他讲宗法制度,从西周一直讲到土改前中国农村的社会结构,给人许多联想和启发。年纪大的同学都喜欢这位老师,更欣赏他讲课的方式。而且,他不主张考试背讲义,考试的时候,只要同学能够自成一理,自圆其说,他都给5分。但几个直接从中学考上大学的小同学很不习惯,他们希望老师能讲得条理清晰一点,最好能给出明确的答案,这样,不仅记笔记比较方便,复习考试时也有了依据。这种情形恰好暴露了中学历史教学的某种缺失。这种教育的目的,似乎只是要给学生提供某种现成的答案。学生只要把这些答案背下来,印在脑子里,就完事大吉了。它所造成的恶果之一,就是在很多人中养成了这样一种阅读习惯和阅读趣味,他们喜欢简单明确的是非判断和道德判断,谁个劣,谁个不劣,谁个黑,谁个白,谁个进步,谁个反动,都要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稍微复杂一点的,需要自己思考和判断的,都觉得是个很大的负担,懒得费这个心思。现在,大约30年过去了,这种情形是不是应该有一点改善呢?我们当然希望是这样。但实际情况似乎并不乐观。前几天看到被人称为“史上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谈明史的一篇文章。近来,袁老师除了在“百家讲坛”讲宋史,还有新书《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问世。在这本书里,他用很激烈的言辞批评明朝的皇帝,引来很多人喝彩,也有人认为不妥,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他写这篇文章,就是要回应这些批评。袁老师说:“我所骂的,只是一些最简单的每个人都知道的历史常识,常识如年过去了,这种情形是不是应该有一点改善呢?我们当然希望是这样。但实际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历史之殇解玺璋上学的时候,我们的历史老师很会讲课,记得他讲宗法制度,从西周一直讲到土改前中国农村的社会结构,给人许多联想和启发。年纪大的同学都喜欢这位老师,更欣赏他讲课的方式。而且,他不主张考试背讲义,考试的时候,只要同学能够自成一理,自圆其说,他都给5分。但几个直接从中学考上大学的小同学很不习惯,他们希望老师能讲得条理清晰一点,最好能给出明确的答案,这样,不仅记笔记比较方便,复习考试时也有了依据。这种情形恰好暴露了中学历史教学的某种缺失。这种教育的目的,似乎只是要给学生提供某种现成的答案。学生只要把这些答案背下来,印在脑子里,就完事大吉了。它所造成的恶果之一,就是在很多人中养成了这样一种阅读习惯和阅读趣味,他们喜欢简单明确的是非判断和道德判断,谁个劣,谁个不劣,谁个黑,谁个白,谁个进步,谁个反动,都要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稍微复杂一点的,需要自己思考和判断的,都觉得是个很大的负担,懒得费这个心思。现在,大约30年过去了,这种情形是不是应该有一点改善呢?我们当然希望是这样。但实际情况似乎并不乐观。前几天看到被人称为“史上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谈明史的一篇文章。近来,袁老师除了在“百家讲坛”讲宋史,还有新书《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问世。在这本书里,他用很激烈的言辞批评明朝的皇帝,引来很多人喝彩,也有人认为不妥,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他写这篇文章,就是要回应这些批评。袁老师说:“我所骂的,只是一些最简单的每个人都知道的历史常识,常识如 

前几天看到被人称为“史上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谈明史的一篇文章。近来,袁老师除了在“百家讲坛”讲宋史,还有新书《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问世。在这本书里,他用很激烈的言辞批评明朝的皇帝,引来很多人喝彩,也有人认为不妥,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他写这篇文章,就是要回应这些批评。袁老师说:““角度”不同,而被分别当成了“好玩意儿”、“坏玩意儿”或“不好不坏的玩意儿”,那么,这样的历史还有什么魅力可言呢?我想是一点魅力也没有了,甚至变成了十分令人憎恶的东西。其实,历史的魅力就在于它的不确定性,在于它并不提供任何现成的答案,不管你的这些答案是不是“最简单的每个人都知道的历史常识”,有很多时候,“常识如此”,历史的真相却未必如此。我想,对于一个热爱历史的人来说,这个领域总是很神奇的,总是充满了种种可能性。有时,一条新发现的史料,或一种新的历史观念(绝非角度或态度),都有可能改变千百年来通行的结论。它所以能够吸引一代又一代有志于此的学人智者,殚精竭虑,为之奉献自己的聪明智慧,乃至生命,秘密或许就在这里。(注:此文已交《出版人》杂志发表。)我所骂的,只是一些最简单的每个人都知道的历史常识,常识如此,就看你用什么角度去看待这样的常识了。”比如朱元璋,袁老师称他为“典型的暴君”,在他这或许就是“常识”。常识如此,剩下的就是“角度”了。从袁老师的“角度”看过去,朱元璋就是个“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呢?原来是个“贼王八”。袁老师于是得出结论:“这种王八蛋一当政,必然是采用暴政。”这样看来,袁老师的“常识讲授法”,还是以结论的、定性的方式,给学生一个答案。区别仅仅在于,袁老师敢用“王八蛋”或“贼王八”这样的称呼,笔下常带感情,语言更尖锐,也更有刺激性。他说:“面对明朝的这些王八蛋统治者,我确实无法做到面带微笑客观冷静,一定有因痛恨而偏激之处。”

历史之殇解玺璋上学的时候,我们的历史老师很会讲课,记得他讲宗法制度,从西周一直讲到土改前中国农村的社会结构,给人许多联想和启发。年纪大的同学都喜欢这位老师,更欣赏他讲课的方式。而且,他不主张考试背讲义,考试的时候,只要同学能够自成一理,自圆其说,他都给5分。但几个直接从中学考上大学的小同学很不习惯,他们希望老师能讲得条理清晰一点,最好能给出明确的答案,这样,不仅记笔记比较方便,复习考试时也有了依据。这种情形恰好暴露了中学历史教学的某种缺失。这种教育的目的,似乎只是要给学生提供某种现成的答案。学生只要把这些答案背下来,印在脑子里,就完事大吉了。它所造成的恶果之一,就是在很多人中养成了这样一种阅读习惯和阅读趣味,他们喜欢简单明确的是非判断和道德判断,谁个劣,谁个不劣,谁个黑,谁个白,谁个进步,谁个反动,都要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稍微复杂一点的,需要自己思考和判断的,都觉得是个很大的负担,懒得费这个心思。现在,大约30年过去了,这种情形是不是应该有一点改善呢?我们当然希望是这样。但实际情况似乎并不乐观。前几天看到被人称为“史上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谈明史的一篇文章。近来,袁老师除了在“百家讲坛”讲宋史,还有新书《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问世。在这本书里,他用很激烈的言辞批评明朝的皇帝,引来很多人喝彩,也有人认为不妥,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他写这篇文章,就是要回应这些批评。袁老师说:“我所骂的,只是一些最简单的每个人都知道的历史常识,常识如

 

所以,在许多人眼里,袁老师是以敢说真话著称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却也只是痛快而已。历史上很有一些靠了“敢说真话”而名扬天下的人物,但他们所说是否都是真话,有时也是要存疑的。比如宋朝的吕诲,御史出身,论敢说,是真的敢说,甚至不惜造谣诬蔑,在“濮议”一案中惹下多少麻烦,在他似乎只是想要赢得周围看客的喝彩。用了这样的态度来对待历史,我想是无益的,也是不公正的。我很欣赏袁老师的那一问: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这一问,问得很及时,和“朱元璋是个什么东西”有异曲同工之妙。袁老师的母亲不喜欢这一问,觉得有辱儿子的声誉。我倒觉得,有辱袁老师声誉的不在这一问,而在于袁老师对待历史的简单粗暴的态度。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它不是个好玩意儿,也不是个坏玩意儿,更不是个不好不坏的玩意儿。如果历史仅仅因为我们看待它的“角度”不同,而被分别当成了“好玩意儿”、“坏玩意儿”或“不好不坏的玩意儿”,那么,这样的历史还有什么魅力可言呢?我想是一点魅力也没有了,甚至变成了十分令人憎恶的东西。其实,历史的魅力就在于它的不确定性,在于它并不提供任何现成的答案,不管你的这些答案是不是“最简单的每个人都知道的历史常识”,有很多时候,“常识如此”,历史的真相却未必如此。我想,历史之殇解玺璋上学的时候,我们的历史老师很会讲课,记得他讲宗法制度,从西周一直讲到土改前中国农村的社会结构,给人许多联想和启发。年纪大的同学都喜欢这位老师,更欣赏他讲课的方式。而且,他不主张考试背讲义,考试的时候,只要同学能够自成一理,自圆其说,他都给5分。但几个直接从中学考上大学的小同学很不习惯,他们希望老师能讲得条理清晰一点,最好能给出明确的答案,这样,不仅记笔记比较方便,复习考试时也有了依据。这种情形恰好暴露了中学历史教学的某种缺失。这种教育的目的,似乎只是要给学生提供某种现成的答案。学生只要把这些答案背下来,印在脑子里,就完事大吉了。它所造成的恶果之一,就是在很多人中养成了这样一种阅读习惯和阅读趣味,他们喜欢简单明确的是非判断和道德判断,谁个劣,谁个不劣,谁个黑,谁个白,谁个进步,谁个反动,都要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稍微复杂一点的,需要自己思考和判断的,都觉得是个很大的负担,懒得费这个心思。现在,大约30年过去了,这种情形是不是应该有一点改善呢?我们当然希望是这样。但实际情况似乎并不乐观。前几天看到被人称为“史上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谈明史的一篇文章。近来,袁老师除了在“百家讲坛”讲宋史,还有新书《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问世。在这本书里,他用很激烈的言辞批评明朝的皇帝,引来很多人喝彩,也有人认为不妥,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他写这篇文章,就是要回应这些批评。袁老师说:“我所骂的,只是一些最简单的每个人都知道的历史常识,常识如对于一个热爱历史的人来说,这个领域总是很神奇的,总是充满了种种可能性。有时,一条新发现的史料,或一种新的历史观念(绝非角度或态度),都有可能改变千百年来通行的结论。它所以能够吸引一代又一代有志于此的学人智者,殚精竭虑,为之奉献自己的聪明智慧,乃至生命,秘密或许就在这里。

 

(注:此文已交《出版人》杂志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