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为什么说尤小刚“李安”了?  

2009-07-11 00:32: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观众吸引到影院或电视机前,就算成功,哪怕观众看了以后骂街,收视率、票房却已经到手了。这已经近乎流氓手段。在收视率是硬道理,票房是硬道理的鼓噪下,影视剧炒作手段则花样翻新,无所不用其极,然而也越来越下流,越来越下作,越来越不成体统。记得前不久,《南京!南京!》公映首日,就曾以“高圆圆拒拍强奸戏”大肆炒作,相当惊悚,相当吸引眼球,相当有票房,也相当有失水准。堂堂一部反思历史的主旋律大片,堂堂一位自认为承担着中国电影新希望的导演,竟然在这个时候,借一场可拍可不拍的强奸戏搞噱头。真是匪夷所思!正在拍摄中的《孔子》也曾爆出要拍“裸戏”甚至“床上戏”,把“子见南子”一事搞得很夸张,故意强调此事在孔子一生中的意义。随后马上便有导演出来辩诬,否认有这种安排。导演与炒作者打起“太极拳”,搞得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含糊闪烁,扑朔迷离,其目的还是想引起观众的注意,让大家掏钱买票。有时我想,是不是从前我们太正经,甚至假正经,现在就要用不正经来报复我们?这绝非玩笑,有很多时候,历

把观众吸引到影院或电视机前,就算成功,哪怕观众看了以后骂街,收视率、票房却已经到手了。这已经近乎流氓手段。在收视率是硬道理,票房是硬道理的鼓噪下,影视剧炒作手段则花样翻新,无所不用其极,然而也越来越下流,越来越下作,越来越不成体统。记得前不久,《南京!南京!》公映首日,就曾以“高圆圆拒拍强奸戏”大肆炒作,相当惊悚,相当吸引眼球,相当有票房,也相当有失水准。堂堂一部反思历史的主旋律大片,堂堂一位自认为承担着中国电影新希望的导演,竟然在这个时候,借一场可拍可不拍的强奸戏搞噱头。真是匪夷所思!正在拍摄中的《孔子》也曾爆出要拍“裸戏”甚至“床上戏”,把“子见南子”一事搞得很夸张,故意强调此事在孔子一生中的意义。随后马上便有导演出来辩诬,否认有这种安排。导演与炒作者打起“太极拳”,搞得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含糊闪烁,扑朔迷离,其目的还是想引起观众的注意,让大家掏钱买票。有时我想,是不是从前我们太正经,甚至假正经,现在就要用不正经来报复我们?这绝非玩笑,有很多时候,历为什么说尤小刚“李安”了?

解玺璋

 

把观众吸引到影院或电视机前,就算成功,哪怕观众看了以后骂街,收视率、票房却已经到手了。这已经近乎流氓手段。在收视率是硬道理,票房是硬道理的鼓噪下,影视剧炒作手段则花样翻新,无所不用其极,然而也越来越下流,越来越下作,越来越不成体统。记得前不久,《南京!南京!》公映首日,就曾以“高圆圆拒拍强奸戏”大肆炒作,相当惊悚,相当吸引眼球,相当有票房,也相当有失水准。堂堂一部反思历史的主旋律大片,堂堂一位自认为承担着中国电影新希望的导演,竟然在这个时候,借一场可拍可不拍的强奸戏搞噱头。真是匪夷所思!正在拍摄中的《孔子》也曾爆出要拍“裸戏”甚至“床上戏”,把“子见南子”一事搞得很夸张,故意强调此事在孔子一生中的意义。随后马上便有导演出来辩诬,否认有这种安排。导演与炒作者打起“太极拳”,搞得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含糊闪烁,扑朔迷离,其目的还是想引起观众的注意,让大家掏钱买票。有时我想,是不是从前我们太正经,甚至假正经,现在就要用不正经来报复我们?这绝非玩笑,有很多时候,历

在网上看到一篇博文,是关于电视剧《对手》的报道,作者称,尤小刚开始李安了。这篇博文看得我一头雾水,大惑不解。疑惑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导演李安,名字好像有了新意,当什么讲?不清楚。赶紧查证,原来是做了同性恋的代名词。这时,我只能笑自己孤陋寡闻。于是引出了第二点疑惑,电视剧《对手》和同性恋有什么关系?好在该剧已经在播,要看不难。但恕我眼拙,真没看出该剧有什么同性恋。至此我才恍然大悟,作者似乎是故意为之,用耸听的“危言”,赚取我们的眼球,他要的恐怕还是收视率吧。

 

为什么说尤小刚“李安”了?解玺璋在网上看到一篇博文,是关于电视剧《对手》的报道,作者称,尤小刚开始李安了。这篇博文看得我一头雾水,大惑不解。疑惑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导演李安,名字好像有了新意,当什么讲?不清楚。赶紧查证,原来是做了同性恋的代名词。这时,我只能笑自己孤陋寡闻。于是引出了第二点疑惑,电视剧《对手》和同性恋有什么关系?好在该剧已经在播,要看不难。但恕我眼拙,真没看出该剧有什么同性恋。至此我才恍然大悟,作者似乎是故意为之,用耸听的“危言”,赚取我们的眼球,他要的恐怕还是收视率吧。据说现在是商业社会,市场经济,卖什么都靠吆喝,或称炒作,所谓好酒也怕巷子深是也。相声有《卖布头》,就形象地表现了所谓吆喝的本性,他的目的无非是把手里的货物卖出去。但和当下影视剧的炒作一比,卖布头的小商小贩可谓小巫见大巫了。他们顶多是夸大其词,以次充好,还不至于颠倒黑白,无中生有,而影视剧的宣传炒作,已经大大超越了他们的前辈,难有望其项背者了。他们常说的一句话,据说现在是商业社会,市场经济,卖什么都靠吆喝,或称炒作,所谓好酒也怕巷子深是也。相声有《卖布头》,就形象地表现了所谓吆喝的本性,他的目的无非是把手里的货物卖出去。但和当下影视剧的炒作一比,卖布头的小商小贩可谓小巫见大巫了。他们顶多是夸大其词,以次充好,还不至于颠倒黑白,无中生有,而影视剧的宣传炒作,已经大大超越了他们的前辈,难有望其项背者了。他们常说的一句话,把观众吸引到影院或电视机前,就算成功,哪怕观众看了以后骂街,收视率、票房却已经到手了。

史的发展正是用矫枉过正作为必要补充的。此时此刻,我们或许更应该保持冷静,保持清醒,而不为假象所惑。所以,尤小刚还是尤小刚,他从《麦客》《凯旋在子夜》走到今天这一步,时也,势也,其内心感受如何?我无从窥见,但说他“李安”了,更为人所窃笑。至于《对手》,仅从播出的这几集来看,也和所谓断背无关。一位朋友说得好:“《对手》里的两个男人,他们不是在玩同性恋,而是在玩国家关系。”这或许是可以期待的。夫子固然说过“食色性也”的话,但他也说过“士不可以不弘毅”的话呀。 

这已经近乎流氓手段。在收视率是硬道理,票房是硬道理的鼓噪下,影视剧炒作手段则花样翻新,无所不用其极,然而也越来越下流,越来越下作,越来越不成体统。记得前不久,《南京!南京!》公映首日,就曾以“史的发展正是用矫枉过正作为必要补充的。此时此刻,我们或许更应该保持冷静,保持清醒,而不为假象所惑。所以,尤小刚还是尤小刚,他从《麦客》《凯旋在子夜》走到今天这一步,时也,势也,其内心感受如何?我无从窥见,但说他“李安”了,更为人所窃笑。至于《对手》,仅从播出的这几集来看,也和所谓断背无关。一位朋友说得好:“《对手》里的两个男人,他们不是在玩同性恋,而是在玩国家关系。”这或许是可以期待的。夫子固然说过“食色性也”的话,但他也说过“士不可以不弘毅”的话呀。高圆圆拒拍强奸戏”大肆炒作,相当惊悚,相当吸引眼球,相当有票房,也相当有失水准。堂堂一部反思历史的主旋律大片,堂堂一位自认为承担着中国电影新希望的导演,竟然在这个时候,借一场可拍可不拍的强奸戏搞噱头。真是
为什么说尤小刚“李安”了?解玺璋在网上看到一篇博文,是关于电视剧《对手》的报道,作者称,尤小刚开始李安了。这篇博文看得我一头雾水,大惑不解。疑惑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导演李安,名字好像有了新意,当什么讲?不清楚。赶紧查证,原来是做了同性恋的代名词。这时,我只能笑自己孤陋寡闻。于是引出了第二点疑惑,电视剧《对手》和同性恋有什么关系?好在该剧已经在播,要看不难。但恕我眼拙,真没看出该剧有什么同性恋。至此我才恍然大悟,作者似乎是故意为之,用耸听的“危言”,赚取我们的眼球,他要的恐怕还是收视率吧。据说现在是商业社会,市场经济,卖什么都靠吆喝,或称炒作,所谓好酒也怕巷子深是也。相声有《卖布头》,就形象地表现了所谓吆喝的本性,他的目的无非是把手里的货物卖出去。但和当下影视剧的炒作一比,卖布头的小商小贩可谓小巫见大巫了。他们顶多是夸大其词,以次充好,还不至于颠倒黑白,无中生有,而影视剧的宣传炒作,已经大大超越了他们的前辈,难有望其项背者了。他们常说的一句话,匪夷所思!

史的发展正是用矫枉过正作为必要补充的。此时此刻,我们或许更应该保持冷静,保持清醒,而不为假象所惑。所以,尤小刚还是尤小刚,他从《麦客》《凯旋在子夜》走到今天这一步,时也,势也,其内心感受如何?我无从窥见,但说他“李安”了,更为人所窃笑。至于《对手》,仅从播出的这几集来看,也和所谓断背无关。一位朋友说得好:“《对手》里的两个男人,他们不是在玩同性恋,而是在玩国家关系。”这或许是可以期待的。夫子固然说过“食色性也”的话,但他也说过“士不可以不弘毅”的话呀。 

正在拍摄中的《孔子》也曾爆出要拍“裸戏”甚至“床上戏”,把“子见南子”一事搞得很夸张,故意强调此事在孔子一生中的意义。随后马上便有导演出来辩诬,否认有这种安排。导演与炒作者打起“太极拳”,搞得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含糊闪烁,扑朔迷离,其目的还是想引起观众的注意,让大家掏钱买票。有时我想,是不是从前我们太正经,甚至假正经,现在就要用不正经来报复我们?这绝非玩笑,有很多时候,历史的发展正是用矫枉过正作为必要补充的。此时此刻,我们或许更应该保持冷静,保持清醒,而不为假象所惑。

把观众吸引到影院或电视机前,就算成功,哪怕观众看了以后骂街,收视率、票房却已经到手了。这已经近乎流氓手段。在收视率是硬道理,票房是硬道理的鼓噪下,影视剧炒作手段则花样翻新,无所不用其极,然而也越来越下流,越来越下作,越来越不成体统。记得前不久,《南京!南京!》公映首日,就曾以“高圆圆拒拍强奸戏”大肆炒作,相当惊悚,相当吸引眼球,相当有票房,也相当有失水准。堂堂一部反思历史的主旋律大片,堂堂一位自认为承担着中国电影新希望的导演,竟然在这个时候,借一场可拍可不拍的强奸戏搞噱头。真是匪夷所思!正在拍摄中的《孔子》也曾爆出要拍“裸戏”甚至“床上戏”,把“子见南子”一事搞得很夸张,故意强调此事在孔子一生中的意义。随后马上便有导演出来辩诬,否认有这种安排。导演与炒作者打起“太极拳”,搞得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含糊闪烁,扑朔迷离,其目的还是想引起观众的注意,让大家掏钱买票。有时我想,是不是从前我们太正经,甚至假正经,现在就要用不正经来报复我们?这绝非玩笑,有很多时候,历

 

所以,尤小刚还是尤小刚,他从《麦客》《凯旋在子夜》走到今天这一步,时也,势也,其内心感受如何?我无从窥见,但说他“李安”了,更为人所窃笑。至于《对手》,仅从播出的这几集来看,也和所谓断背无关。一位朋友说得好:“《对手》里的两个男人,他们不是在玩同性恋,而是在玩国家关系。”这或许是可以期待的。夫子固然说过“食色性也”的话,但他也说过“士不可以不弘毅”的话呀。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