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城之伤欤?人之伤欤?  

2007-01-04 01:06: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之伤欤?人之伤欤?的气氛。人创造了城市,然而,反过来,城市却使人以新的方式迅速异化,暴力受到崇拜,人际关系像那些水泥建筑一样变得冷漠异常,人类应有的爱的亲密性、趣味性和想象力都严重萎缩或被扼杀了。更可怕的是,每个人的心里都建造起一座与外界隔绝的“心之城”。所以,说到底,城之伤还是人之伤,心之伤。梁朝伟和金城武的表演,都属于上乘之选,准确而又深刻。梁朝伟在不动声色之间,把刘正熙的心的冷酷表现得不寒而栗;而金城武带着忧伤的眼神,透露出阿邦内心的挣扎,则更令人动容。最初,阿邦是不喝酒的,后来,他却每天沉浸在酒里。酒固然使他麻醉,却也使得他的心,能从“城”中解放出来。(本文已投稿《北京青年周刊》)
——看《伤城》有感
解玺璋

   在影片的最后一刻,梁朝伟(督察刘正熙的饰演者)一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死得很坦然,也很绝望;很优美,也很惨烈。站在楼下的金城武(侦探丘健邦的饰演者)向着枪响的方向望了一眼,显得异乎寻常的平静。他替他感到惋惜,却也接受了他的选择。他用死完成了身心的自我解脱,也向人们昭示着对宿命的彻悟。这时,镜头慢慢摇起,一曲忧伤的挽歌从银幕深处缓缓流出,给影片注入一种刻骨铭心的人之悲情,就像《伤城》这个片名带给我们的意象一样,它也因此不再只是一个血腥仇杀的故事。
 
   这是影片的高明之处。讲故事,又不局限于故事本身。或许,从一开始,刘伟强就没想把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故事层面上来,尽管他涉嫌有些刻意地把一个线索清晰的故事讲述得纷繁迷乱,错综复杂。但也可以说,这是基于电影商业性的要求。事实上,这也证明了刘伟强对市场及观众口味的熟悉以及在影片中制造悬念的能力。不过,刘伟强不能一直停留在这里,他要通过故事来传达那些更丰富、更内在的情愫和体验,这就是影片叙事自始至终所强调的梁朝伟与金城武的较量。而他们的较量,其关节点却不在于侦察与反侦察——一个深藏不露的复仇杀手,一位大智大勇的私家侦探,而是他们在复仇这个问题上所表现出来的完全不同的两种态度。
眼目睹了全家人死于非命,他改名换姓,进了修道院,才躲过此劫。三十年中,为了复仇,他精心设计了自己的人生,不仅做了警察,当上警督,甚至跟踪仇人的女儿看电影、下馆子、出国旅游,最后娶仇人的女儿为妻,目的就是接近仇家,寻找复仇的机会。工于心计到这种程度,观众是要怀疑其叙事的合理性的;而过分的夸张,也会削弱叙事的现实感。好在这并不成为太大的问题,也不会影响我们对刘正熙的认识。而金城武饰演的阿邦,则恰与刘正熙相反,他在圣诞之夜突然遭遇了女友的自杀身亡,在调查中,他又发现,女友怀了别人的孩子。他找到了这个人,但这个人已经成了植物人。他不仅放弃了复仇,而且,每天为躺在床上的仇人擦身。刘正熙最终是完成了复仇使命的,他不仅杀死了两个仇人,还杀死了仇人的女儿他的妻子,甚至还让两个无辜的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当阿邦找到最后的证据,面对刘正熙,端出事实真相的时候,他们曾有一段推心置腹的谈话,阿邦是主张放弃的,但刘正熙却不能轻易抹去已经渗透他心灵的血腥。他的值得同情之处,是血腥和暴戾已经泯灭了他的人性,他在最终选择了自杀,其实是在做拯救自己的最后努力。影片叙事始终弥漫着一种宿命感。如果不是要刻意表现刘正熙的工于心计,那么,这种宿命感可能会显得更加强烈。而影象对城市的表达,镜头越过城市建筑的快速移动,还是成功地渲染了一种不确定的、世事无常
 
   梁朝伟饰演的刘正熙,幼年曾经历一场灭门惨祸,亲眼目睹了全家人死于非命,他改名换姓,进了修道院,才躲过此劫。三十年中,为了复仇,他精心设计了自己的人生,不仅做了警察,当上警督,甚至跟踪仇人的女儿看电影、下馆子、出国旅游,最后娶仇人的女儿为妻,目的就是接近仇家,寻找复仇的机会。工于心计到这种程度,观众是要怀疑其叙事的合理性的;而过分的夸张,也会削弱叙事的现实感。好在这并不成为太大的问题,也不会影响我们对刘正熙的认识。而金城武饰演的阿邦,则恰与刘正熙相反,他在圣诞之夜突然遭遇了女友的自杀身亡,在调查中,他又发现,女友怀了别人的孩子。他找到了这个人,但这个人已经成了植物人。他不仅放弃了复仇,而且,每天为躺在床上的仇人擦身。刘正熙最终是完成了复仇使命的,他不仅杀死了两个仇人,还杀死了仇人的女儿他的妻子,甚至还让两个无辜的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当阿邦找到最后的证据,面对刘正熙,端出事实真相的时候,他们曾有一段推心置腹的谈话,阿邦是主张放弃的,但刘正熙却不能轻易抹去已经渗透他心灵的血腥。他的值得同情之处,是血腥和暴戾已经泯灭了他的人性,他在最终选择了自杀,其实是在做拯救自己的最后努力。
 
   影片叙事始终弥漫着一种宿命感。如果不是要刻意表现刘正熙的工于心计,那么,这种宿命感可能会显得更加强烈。而影象对城市的表达,镜头越过城市建筑的快速移动,还是成功地渲染了一种不确定的、世事无常的气氛。人创造了城市,然而,反过来,城市却使人以新的方式迅速异化,暴力受到崇拜,人际关系像那些水泥建筑一样变得冷漠异常,人类应有的爱的亲密性、趣味性和想象力都严重萎缩或被扼杀了。更可怕的是,每个人的心里都建造起一座与外界隔绝的“心之城”。所以,说到底,城之伤还是人之伤,心之伤。梁朝伟和金城武的表演,都属于上乘之选,准确而又深刻。梁朝伟在不动声色之间,把刘正熙的心的冷酷表现得不寒而栗;而金城武带着忧伤的眼神,透露出阿邦内心的挣扎,则更令人动容。最初,阿邦是不喝酒的,后来,他却每天沉浸在酒里。酒固然使他麻醉,却也使得他的心,能从“城”中解放出来。
   (本文已投稿《北京青年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