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官场小说作家会诊官场小说  

2009-06-11 01:2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官场小说作家会诊官场小说解玺璋官场小说作家在扬州大明寺前合影。官场小说在目前的图书市场上颇受推重,在各种排行榜上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被人为是2009年的一场盛宴。有资料显示,今年1-3月,中国内地新出版的官场小说,就多达123个品种。但其口碑却又有些不佳,文学评论界似乎也很少关注这些作家的写作,更鲜有针对性强、指导性强的批评文章的出现。近日,凤凰传媒集团、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就此举办“首届中国政经小说笔会”,专门邀请写作官场小说的作家,会诊官场小说存在的问题,探讨其困境和出路。政经小说是官场小说的别名。参加此次笔会的官场小说作家有12位,都是目前在图书市场上炙手可热的作者,依次为《国画》《大清相国》《梅次故事》的作者王跃文、《仕途》三部曲的作者肖仁福、《沧浪之水》的作者阎真、《秘书长》《挂职》《领导司机》的作者洪放、《一把手》的作者唐达天、《国家投资》的作者高和、《省长秘书》的作者杨川庆、《党校同学》的作者杨少衡、《步步高》的作者李春平、《政法书记》的作者许开祯、《青瓷》的作者浮石、《步步为局》的作者魏剑美。这些作家从自身的创作实践出发,针对在官场小说写作中遇到的困惑和局限,以及新形势下对官场小说的期待和自身的可能性,都提出了十分中肯的意见。官场小说在题材上的同质化是大家普遍注意到的问题。杨少衡担心,这条路这样走下去会越走越窄。他说:“官场小说不能一直以题材取胜,更不能把宝押在书名上,现在这种任命书式的书名,大家争相仿效,

官场小说作家会诊官场小说解玺璋官场小说作家在扬州大明寺前合影。官场小说在目前的图书市场上颇受推重,在各种排行榜上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被人为是2009年的一场盛宴。有资料显示,今年1-3月,中国内地新出版的官场小说,就多达123个品种。但其口碑却又有些不佳,文学评论界似乎也很少关注这些作家的写作,更鲜有针对性强、指导性强的批评文章的出现。近日,凤凰传媒集团、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就此举办“首届中国政经小说笔会”,专门邀请写作官场小说的作家,会诊官场小说存在的问题,探讨其困境和出路。政经小说是官场小说的别名。参加此次笔会的官场小说作家有12位,都是目前在图书市场上炙手可热的作者,依次为《国画》《大清相国》《梅次故事》的作者王跃文、《仕途》三部曲的作者肖仁福、《沧浪之水》的作者阎真、《秘书长》《挂职》《领导司机》的作者洪放、《一把手》的作者唐达天、《国家投资》的作者高和、《省长秘书》的作者杨川庆、《党校同学》的作者杨少衡、《步步高》的作者李春平、《政法书记》的作者许开祯、《青瓷》的作者浮石、《步步为局》的作者魏剑美。这些作家从自身的创作实践出发,针对在官场小说写作中遇到的困惑和局限,以及新形势下对官场小说的期待和自身的可能性,都提出了十分中肯的意见。官场小说在题材上的同质化是大家普遍注意到的问题。杨少衡担心,这条路这样走下去会越走越窄。他说:“官场小说不能一直以题材取胜,更不能把宝押在书名上,现在这种任命书式的书名,大家争相仿效,官场小说作家会诊官场小说

解玺璋

 

官场小说作家会诊官场小说解玺璋官场小说作家在扬州大明寺前合影。官场小说在目前的图书市场上颇受推重,在各种排行榜上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被人为是2009年的一场盛宴。有资料显示,今年1-3月,中国内地新出版的官场小说,就多达123个品种。但其口碑却又有些不佳,文学评论界似乎也很少关注这些作家的写作,更鲜有针对性强、指导性强的批评文章的出现。近日,凤凰传媒集团、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就此举办“首届中国政经小说笔会”,专门邀请写作官场小说的作家,会诊官场小说存在的问题,探讨其困境和出路。政经小说是官场小说的别名。参加此次笔会的官场小说作家有12位,都是目前在图书市场上炙手可热的作者,依次为《国画》《大清相国》《梅次故事》的作者王跃文、《仕途》三部曲的作者肖仁福、《沧浪之水》的作者阎真、《秘书长》《挂职》《领导司机》的作者洪放、《一把手》的作者唐达天、《国家投资》的作者高和、《省长秘书》的作者杨川庆、《党校同学》的作者杨少衡、《步步高》的作者李春平、《政法书记》的作者许开祯、《青瓷》的作者浮石、《步步为局》的作者魏剑美。这些作家从自身的创作实践出发,针对在官场小说写作中遇到的困惑和局限,以及新形势下对官场小说的期待和自身的可能性,都提出了十分中肯的意见。官场小说在题材上的同质化是大家普遍注意到的问题。杨少衡担心,这条路这样走下去会越走越窄。他说:“官场小说不能一直以题材取胜,更不能把宝押在书名上,现在这种任命书式的书名,大家争相仿效,

       从省委书记写到秘书、司机,所有官职都被写过了,往下还能写什么?这是自己堵自己的路。”湖南作家阎真则为官场小说写作的另一种同质化感到忧虑,他认为,当下很多作品,在处理情节、细节的时候,缺少艺术的提炼,往往不能对自己的生活素材进行深入的开掘,很容易给读者留下雷同、重复,内容克隆的印象。因此他提醒大家:“人性的深度、思想的深度,对所有致力于官场小说写作的人来说,都是十分严峻的挑战。”一直在行政机关工作的洪放指出:“官场小说有走入黑幕小说的危险,这是官场小说的歧路。”他怀疑这种作品的真实性,他说,他所看到的官场,有一种内在的复杂性,也是人性的复杂性,不像书里写得这样简单。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把这种现象称为“官场小说的惊悚化”,他认为,这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审美疲劳。王跃文也不同意将官场小说写成黑幕小说,他所理解的官场小说有更积极的现实意义,他说:“好的官场小说,除了反映现实生活之外,还要承担对国民性的批判。”他的同乡,以财经小说闻名的浮石也不希望官场小说止于揭露官场的“黑”,黑道、权术、奢靡、色情,这些作为官场小说的基本元素,势必会遭遇一个伦理尺度。所以他主张:“官场小说的写作,功夫要用在官场之外,要向社会延伸,向人性延伸,自然能引起读者共鸣。”对于官场小说的前途和出路,作家们也有很好的建议和设想。王跃文认为,官场小说作家也要有一点艺术创新的精神,不能简单地以传统习惯思维思考生活,处理生活。人物不能是好加坏或坏加好的模式,真实性就是复杂性、多样性。他相信,通俗性同官场小说作家会诊官场小说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从省委书记写到秘书、司机,所有官职都被写过了,往下还能写什么?这是自己堵自己的路。”湖南作家阎真则为官场小说写作的另一种同质化感到忧虑,他认为,当下很多作品,在处理情节、细节的时候,缺少艺术的提炼,往往不能对自己的生活素材进行深入的开掘,很容易给读者留下雷同、重复,内容克隆的印象。因此他提醒大家:“人性的深度、思想的深度,对所有致力于官场小说写作的人来说,都是十分严峻的挑战。”一直在行政机关工作的洪放指出:“官场小说有走入黑幕小说的危险,这是官场小说的歧路。”他怀疑这种作品的真实性,他说,他所看到的官场,有一种内在的复杂性,也是人性的复杂性,不像书里写得这样简单。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把这种现象称为“官场小说的惊悚化”,他认为,这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审美疲劳。王跃文也不同意将官场小说写成黑幕小说,他所理解的官场小说有更积极的现实意义,他说:“好的官场小说,除了反映现实生活之外,还要承担对国民性的批判。”他的同乡,以财经小说闻名的浮石也不希望官场小说止于揭露官场的“黑”,黑道、权术、奢靡、色情,这些作为官场小说的基本元素,势必会遭遇一个伦理尺度。所以他主张:“官场小说的写作,功夫要用在官场之外,要向社会延伸,向人性延伸,自然能引起读者共鸣。”对于官场小说的前途和出路,作家们也有很好的建议和设想。王跃文认为,官场小说作家也要有一点艺术创新的精神,不能简单地以传统习惯思维思考生活,处理生活。人物不能是好加坏或坏加好的模式,真实性就是复杂性、多样性。他相信,通俗性同       官场小说作家在扬州大明寺前合影。

 

官场小说在目前的图书市场上颇受推重,在各种排行榜上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被人为是从省委书记写到秘书、司机,所有官职都被写过了,往下还能写什么?这是自己堵自己的路。”湖南作家阎真则为官场小说写作的另一种同质化感到忧虑,他认为,当下很多作品,在处理情节、细节的时候,缺少艺术的提炼,往往不能对自己的生活素材进行深入的开掘,很容易给读者留下雷同、重复,内容克隆的印象。因此他提醒大家:“人性的深度、思想的深度,对所有致力于官场小说写作的人来说,都是十分严峻的挑战。”一直在行政机关工作的洪放指出:“官场小说有走入黑幕小说的危险,这是官场小说的歧路。”他怀疑这种作品的真实性,他说,他所看到的官场,有一种内在的复杂性,也是人性的复杂性,不像书里写得这样简单。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把这种现象称为“官场小说的惊悚化”,他认为,这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审美疲劳。王跃文也不同意将官场小说写成黑幕小说,他所理解的官场小说有更积极的现实意义,他说:“好的官场小说,除了反映现实生活之外,还要承担对国民性的批判。”他的同乡,以财经小说闻名的浮石也不希望官场小说止于揭露官场的“黑”,黑道、权术、奢靡、色情,这些作为官场小说的基本元素,势必会遭遇一个伦理尺度。所以他主张:“官场小说的写作,功夫要用在官场之外,要向社会延伸,向人性延伸,自然能引起读者共鸣。”对于官场小说的前途和出路,作家们也有很好的建议和设想。王跃文认为,官场小说作家也要有一点艺术创新的精神,不能简单地以传统习惯思维思考生活,处理生活。人物不能是好加坏或坏加好的模式,真实性就是复杂性、多样性。他相信,通俗性同2009年的一场盛宴。有资料显示,今年样可以兼顾艺术性和文学性。这种境界是所有官场小说作家都向往的。洪放则希望官场小说写作能坚持两点:“其一,理想色彩,官场不是一片黑暗,官员作为一个人,他的良知、个性、见解,都可能遭遇官场的规则和潜规则,写出他们内心冲突的心路历程,比简单的揭黑更有价值。其二,道德救赎的力量,官场小说的写作不是毁灭我们对生活的信心,而是唤起我们追求新的生活的勇气,这样才能引起更多读者的共鸣。”在这些官场小说作家中,肖仁福则显得有一点“另类”和潇洒,他刚刚完成了百余万字的《仕途》三部曲,对他来说,重要的不是市场或官场,他更看重的,是如何“从写作中得到快乐”。这部百万字的巨著,他写了3年,每天只写千把字,但他把这看作是作者与书中人物的心灵对话。从他这种平和、平静的写作态度中,我们也许能看到官场小说新的希望。1官场小说作家会诊官场小说解玺璋官场小说作家在扬州大明寺前合影。官场小说在目前的图书市场上颇受推重,在各种排行榜上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被人为是2009年的一场盛宴。有资料显示,今年1-3月,中国内地新出版的官场小说,就多达123个品种。但其口碑却又有些不佳,文学评论界似乎也很少关注这些作家的写作,更鲜有针对性强、指导性强的批评文章的出现。近日,凤凰传媒集团、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就此举办“首届中国政经小说笔会”,专门邀请写作官场小说的作家,会诊官场小说存在的问题,探讨其困境和出路。政经小说是官场小说的别名。参加此次笔会的官场小说作家有12位,都是目前在图书市场上炙手可热的作者,依次为《国画》《大清相国》《梅次故事》的作者王跃文、《仕途》三部曲的作者肖仁福、《沧浪之水》的作者阎真、《秘书长》《挂职》《领导司机》的作者洪放、《一把手》的作者唐达天、《国家投资》的作者高和、《省长秘书》的作者杨川庆、《党校同学》的作者杨少衡、《步步高》的作者李春平、《政法书记》的作者许开祯、《青瓷》的作者浮石、《步步为局》的作者魏剑美。这些作家从自身的创作实践出发,针对在官场小说写作中遇到的困惑和局限,以及新形势下对官场小说的期待和自身的可能性,都提出了十分中肯的意见。官场小说在题材上的同质化是大家普遍注意到的问题。杨少衡担心,这条路这样走下去会越走越窄。他说:“官场小说不能一直以题材取胜,更不能把宝押在书名上,现在这种任命书式的书名,大家争相仿效,3月,中国内地新出版的官场小说,就多达样可以兼顾艺术性和文学性。这种境界是所有官场小说作家都向往的。洪放则希望官场小说写作能坚持两点:“其一,理想色彩,官场不是一片黑暗,官员作为一个人,他的良知、个性、见解,都可能遭遇官场的规则和潜规则,写出他们内心冲突的心路历程,比简单的揭黑更有价值。其二,道德救赎的力量,官场小说的写作不是毁灭我们对生活的信心,而是唤起我们追求新的生活的勇气,这样才能引起更多读者的共鸣。”在这些官场小说作家中,肖仁福则显得有一点“另类”和潇洒,他刚刚完成了百余万字的《仕途》三部曲,对他来说,重要的不是市场或官场,他更看重的,是如何“从写作中得到快乐”。这部百万字的巨著,他写了3年,每天只写千把字,但他把这看作是作者与书中人物的心灵对话。从他这种平和、平静的写作态度中,我们也许能看到官场小说新的希望。123个品种。但其口碑却又有些不佳,文学评论界似乎也很少关注这些作家的写作,更鲜有针对性强、指导性强的批评文章的出现。近日,凤凰传媒集团、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就此举办“首届中国政经小说笔会”,专门邀请写作官场小说的作家,会诊官场小说存在的问题,探讨其困境和出路。

官场小说作家会诊官场小说解玺璋官场小说作家在扬州大明寺前合影。官场小说在目前的图书市场上颇受推重,在各种排行榜上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被人为是2009年的一场盛宴。有资料显示,今年1-3月,中国内地新出版的官场小说,就多达123个品种。但其口碑却又有些不佳,文学评论界似乎也很少关注这些作家的写作,更鲜有针对性强、指导性强的批评文章的出现。近日,凤凰传媒集团、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就此举办“首届中国政经小说笔会”,专门邀请写作官场小说的作家,会诊官场小说存在的问题,探讨其困境和出路。政经小说是官场小说的别名。参加此次笔会的官场小说作家有12位,都是目前在图书市场上炙手可热的作者,依次为《国画》《大清相国》《梅次故事》的作者王跃文、《仕途》三部曲的作者肖仁福、《沧浪之水》的作者阎真、《秘书长》《挂职》《领导司机》的作者洪放、《一把手》的作者唐达天、《国家投资》的作者高和、《省长秘书》的作者杨川庆、《党校同学》的作者杨少衡、《步步高》的作者李春平、《政法书记》的作者许开祯、《青瓷》的作者浮石、《步步为局》的作者魏剑美。这些作家从自身的创作实践出发,针对在官场小说写作中遇到的困惑和局限,以及新形势下对官场小说的期待和自身的可能性,都提出了十分中肯的意见。官场小说在题材上的同质化是大家普遍注意到的问题。杨少衡担心,这条路这样走下去会越走越窄。他说:“官场小说不能一直以题材取胜,更不能把宝押在书名上,现在这种任命书式的书名,大家争相仿效, 

从省委书记写到秘书、司机,所有官职都被写过了,往下还能写什么?这是自己堵自己的路。”湖南作家阎真则为官场小说写作的另一种同质化感到忧虑,他认为,当下很多作品,在处理情节、细节的时候,缺少艺术的提炼,往往不能对自己的生活素材进行深入的开掘,很容易给读者留下雷同、重复,内容克隆的印象。因此他提醒大家:“人性的深度、思想的深度,对所有致力于官场小说写作的人来说,都是十分严峻的挑战。”一直在行政机关工作的洪放指出:“官场小说有走入黑幕小说的危险,这是官场小说的歧路。”他怀疑这种作品的真实性,他说,他所看到的官场,有一种内在的复杂性,也是人性的复杂性,不像书里写得这样简单。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把这种现象称为“官场小说的惊悚化”,他认为,这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审美疲劳。王跃文也不同意将官场小说写成黑幕小说,他所理解的官场小说有更积极的现实意义,他说:“好的官场小说,除了反映现实生活之外,还要承担对国民性的批判。”他的同乡,以财经小说闻名的浮石也不希望官场小说止于揭露官场的“黑”,黑道、权术、奢靡、色情,这些作为官场小说的基本元素,势必会遭遇一个伦理尺度。所以他主张:“官场小说的写作,功夫要用在官场之外,要向社会延伸,向人性延伸,自然能引起读者共鸣。”对于官场小说的前途和出路,作家们也有很好的建议和设想。王跃文认为,官场小说作家也要有一点艺术创新的精神,不能简单地以传统习惯思维思考生活,处理生活。人物不能是好加坏或坏加好的模式,真实性就是复杂性、多样性。他相信,通俗性同政经小说是官场小说的别名。参加此次笔会的官场小说作家有12位,都是目前在图书市场上炙手可热的作者,依次为《国画》《大清相国》《梅次故事》的作者王跃文、《仕途》三部曲的作者肖仁福、《沧浪之水》的作者阎真、《秘书长》《挂职》《领导司机》的作者洪放、《一把手》的作者唐达天、《国家投资》的作者高和、《省长秘书》的作者杨川庆、《党校同学》的作者杨少衡、《步步高》的作者李春平、《政法书记》的作者许开祯、《青瓷》的作者浮石、《步步为局》的作者魏剑美。这些作家从自身的创作实践出发,针对在官场小说写作中遇到的困惑和局限,以及新形势下对官场小说的期待和自身的可能性,都提出了十分中肯的意见。

样可以兼顾艺术性和文学性。这种境界是所有官场小说作家都向往的。洪放则希望官场小说写作能坚持两点:“其一,理想色彩,官场不是一片黑暗,官员作为一个人,他的良知、个性、见解,都可能遭遇官场的规则和潜规则,写出他们内心冲突的心路历程,比简单的揭黑更有价值。其二,道德救赎的力量,官场小说的写作不是毁灭我们对生活的信心,而是唤起我们追求新的生活的勇气,这样才能引起更多读者的共鸣。”在这些官场小说作家中,肖仁福则显得有一点“另类”和潇洒,他刚刚完成了百余万字的《仕途》三部曲,对他来说,重要的不是市场或官场,他更看重的,是如何“从写作中得到快乐”。这部百万字的巨著,他写了3年,每天只写千把字,但他把这看作是作者与书中人物的心灵对话。从他这种平和、平静的写作态度中,我们也许能看到官场小说新的希望。 

官场小说在题材上的同质化是大家普遍注意到的问题。杨少衡担心,这条路这样走下去会越走越窄。他说:“官场小说不能一直以题材取胜,更不能把宝押在书名上,现在这种任命书式的书名,大家争相仿效,从省委书记写到秘书、司机,所有官职都被写过了,往下还能写什么?这是自己堵自己的路。”湖南作家阎真则为官场小说写作的另一种同质化感到忧虑,他认为,当下很多作品,在处理情节、细节的时候,缺少艺术的提炼,往往不能对自己的生活素材进行深入的开掘,很容易给读者留下雷同、重复,内容克隆的印象。因此他提醒大家:“人性的深度、思想的深度,对所有致力于官场小说写作的人来说,都是十分严峻的挑战。”

官场小说作家会诊官场小说解玺璋官场小说作家在扬州大明寺前合影。官场小说在目前的图书市场上颇受推重,在各种排行榜上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被人为是2009年的一场盛宴。有资料显示,今年1-3月,中国内地新出版的官场小说,就多达123个品种。但其口碑却又有些不佳,文学评论界似乎也很少关注这些作家的写作,更鲜有针对性强、指导性强的批评文章的出现。近日,凤凰传媒集团、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就此举办“首届中国政经小说笔会”,专门邀请写作官场小说的作家,会诊官场小说存在的问题,探讨其困境和出路。政经小说是官场小说的别名。参加此次笔会的官场小说作家有12位,都是目前在图书市场上炙手可热的作者,依次为《国画》《大清相国》《梅次故事》的作者王跃文、《仕途》三部曲的作者肖仁福、《沧浪之水》的作者阎真、《秘书长》《挂职》《领导司机》的作者洪放、《一把手》的作者唐达天、《国家投资》的作者高和、《省长秘书》的作者杨川庆、《党校同学》的作者杨少衡、《步步高》的作者李春平、《政法书记》的作者许开祯、《青瓷》的作者浮石、《步步为局》的作者魏剑美。这些作家从自身的创作实践出发,针对在官场小说写作中遇到的困惑和局限,以及新形势下对官场小说的期待和自身的可能性,都提出了十分中肯的意见。官场小说在题材上的同质化是大家普遍注意到的问题。杨少衡担心,这条路这样走下去会越走越窄。他说:“官场小说不能一直以题材取胜,更不能把宝押在书名上,现在这种任命书式的书名,大家争相仿效,

 

一直在行政机关工作的洪放指出:“官场小说有走入黑幕小说的危险,这是官场小说的歧路。”他怀疑这种作品的真实性,他说,他所看到的官场,有一种内在的复杂性,也是人性的复杂性,不像书里写得这样简单。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把这种现象称为“官场小说的惊悚化”,他认为,这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审美疲劳。王跃文也不同意将官场小说写成黑幕小说,他所理解的官场小说有更积极的现实意义,他说:“好的官场小说,除了反映现实生活之外,还要承担对国民性的批判。”他的同乡,以财经小说闻名的浮石也不希望官场小说止于揭露官场的“黑”,黑道、权术、奢靡、色情,这些作为官场小说的基本元素,势必会遭遇一个伦理尺度。所以他主张:“官场小说的写作,功夫要用在官场之外,要向社会延伸,向人性延伸,自然能引起读者共鸣。”

从省委书记写到秘书、司机,所有官职都被写过了,往下还能写什么?这是自己堵自己的路。”湖南作家阎真则为官场小说写作的另一种同质化感到忧虑,他认为,当下很多作品,在处理情节、细节的时候,缺少艺术的提炼,往往不能对自己的生活素材进行深入的开掘,很容易给读者留下雷同、重复,内容克隆的印象。因此他提醒大家:“人性的深度、思想的深度,对所有致力于官场小说写作的人来说,都是十分严峻的挑战。”一直在行政机关工作的洪放指出:“官场小说有走入黑幕小说的危险,这是官场小说的歧路。”他怀疑这种作品的真实性,他说,他所看到的官场,有一种内在的复杂性,也是人性的复杂性,不像书里写得这样简单。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把这种现象称为“官场小说的惊悚化”,他认为,这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审美疲劳。王跃文也不同意将官场小说写成黑幕小说,他所理解的官场小说有更积极的现实意义,他说:“好的官场小说,除了反映现实生活之外,还要承担对国民性的批判。”他的同乡,以财经小说闻名的浮石也不希望官场小说止于揭露官场的“黑”,黑道、权术、奢靡、色情,这些作为官场小说的基本元素,势必会遭遇一个伦理尺度。所以他主张:“官场小说的写作,功夫要用在官场之外,要向社会延伸,向人性延伸,自然能引起读者共鸣。”对于官场小说的前途和出路,作家们也有很好的建议和设想。王跃文认为,官场小说作家也要有一点艺术创新的精神,不能简单地以传统习惯思维思考生活,处理生活。人物不能是好加坏或坏加好的模式,真实性就是复杂性、多样性。他相信,通俗性同 

样可以兼顾艺术性和文学性。这种境界是所有官场小说作家都向往的。洪放则希望官场小说写作能坚持两点:“其一,理想色彩,官场不是一片黑暗,官员作为一个人,他的良知、个性、见解,都可能遭遇官场的规则和潜规则,写出他们内心冲突的心路历程,比简单的揭黑更有价值。其二,道德救赎的力量,官场小说的写作不是毁灭我们对生活的信心,而是唤起我们追求新的生活的勇气,这样才能引起更多读者的共鸣。”在这些官场小说作家中,肖仁福则显得有一点“另类”和潇洒,他刚刚完成了百余万字的《仕途》三部曲,对他来说,重要的不是市场或官场,他更看重的,是如何“从写作中得到快乐”。这部百万字的巨著,他写了3年,每天只写千把字,但他把这看作是作者与书中人物的心灵对话。从他这种平和、平静的写作态度中,我们也许能看到官场小说新的希望。对于官场小说的前途和出路,作家们也有很好的建议和设想。王跃文认为,官场小说作家也要有一点艺术创新的精神,不能简单地以传统习惯思维思考生活,处理生活。人物不能是好加坏或坏加好的模式,真实性就是复杂性、多样性。他相信,通俗性同样可以兼顾艺术性和文学性。这种境界是所有官场小说作家都向往的。洪放则希望官场小说写作能坚持两点:“其一,理想色彩,官场不是一片黑暗,官员作为一个人,他的良知、个性、见解,都可能遭遇官场的规则和潜规则,写出他们内心冲突的心路历程,比简单的揭黑更有价值。其二,道德救赎的力量,官场小说的写作不是毁灭我们对生活的信心,而是唤起我们追求新的生活的勇气,这样才能引起更多读者的共鸣。”在这些官场小说作家中,肖仁福则显得有一点“另类”和潇洒,他刚刚完成了百余万字的《仕途》三部曲,对他来说,重要的不是市场或官场,他更看重的,是如何“从写作中得到快乐”。这部百万字的巨著,他写了3年,每天只写千把字,但他把这看作是作者与书中人物的心灵对话。从他这种平和、平静的写作态度中,我们也许能看到官场小说新的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