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写在丁聪先生去世之际  

2009-05-28 00:19: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幽默的最后一缕馨香——写在丁聪先生去世之际解玺璋经常给我们带来会心一笑的丁聪先生于5月26日辞世西行,世间又少了一位智慧而幽默的老人。丁聪一生与漫画结缘,20岁就在上海滩崭露头角,40年代更以“争民主”等漫画作品享誉大后方,也为当时的国民党政权所不容。丁聪少年成名,他的父亲丁悚是清末民初著名的工笔画家和漫画家,给丁聪以很大影响。尽管他一直说,父亲不喜欢他画画儿,但他的第一个老师,恐怕还是他的父亲。他在上海枫泾镇的老家,当年曾是许多漫画家聚会的场所,更是二三十年代中国漫画的发祥地之一,他从小就受到叶浅予、张光宇等前辈画家的熏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漫画风格。丁聪自称一生所画都是“社会政治讽刺画”,他把这看作是自己的责任,“看见什么不平的事,就想表达”。但他的画风,我以为却是怨而不怒,哀而不伤,婉而多讽,戚而能谐,很有一点中国传统的幽默遗风。至少他在80年代复出以后的作品是这样的。却也有他在人格和性格上的基因。夏衍说他“有一颗善良的心,和一双洞察时弊的眼”,洞察时弊,所以能幽默的最后一缕馨香

——写在 丁聪先生去世之际

解玺璋

 

经常给我们带来会心一笑的丁聪先生于5一针见血,入木三分;心地善良,所以能温婉多情,含而不露。因而,他的漫画,讽刺中总是含着幽默,笑的同时还带有一丝苦涩。这是他的漫画“似浅实深”的地方。我从《读书》开始看他的漫画,和陈四益先生的诗文交相辉映,堪称绝配,也可谓《读书》之一绝。30年来,我已养成习惯,拿到新一期的《读书》,总是先从封二看起。前几年,丁聪年事已高,不再为《读书》画漫画了,再看《读书》,就有了一点遗憾,一点失落。大约2007年,北京电影学院余倩教授的夫人陈瑞晴女士要出版她的小说集,请我帮忙,她的书稿中,竟有丁聪50年代在北大荒所画速写数十幅,使我意外地得以欣赏丁聪在80年代以前的作品。这些作品中,有人物,也有生活、劳动场景的速写,其中仍然可以感觉到他的“善良”。这种善良,或者就是他对待生活顺其自然的态度,以及对于苦难中的人的同情。这一点也曾鲜明地体现在他为老舍以及许多老作家作品所画插图中,总是冷峻中有一些温暖在。这样的漫画我想怕是将随着丁聪的辞世而消失了。对此,丁聪本人倒是看得很开,他有一次对记者说,不同的漫画有不同的读者对26辞世西行,世间又少了一位智慧而幽默的老人。丁聪一生与漫画结缘,20岁就在上海滩崭露头角,象,时代不一样了,不能生存就淘汰,能生存就说明有生命力。但我仍然担心,如果只有搞笑,没有幽默;只有冷酷,没有温情;只有尖刻,没有诙谐;只有直白,没有含蓄;那么,我们的生活,乃至我们的精神,会不会有一点缺失?现在我们不缺笑,我们也不缺搞笑,或以卖笑为职业的人,我们缺的是笑的智慧,笑的自由,笑的尊严,笑的仁慈。所以,仅仅满足于给观众带来笑声,或者,仅仅满足于开怀一笑,笑口常开,笑一笑,十年少,怕是不够的。其实,当你读丁聪漫画会心一笑时,你总会感到收获了更多的东西,其中有笑,却也有难以与外人道的滋味。40年代更以“争民主”等漫画作品享誉大后方,也为当时的国民党政权所不容。

 

丁聪少年成名,他的父亲丁悚是清末民初著名的工笔画家和漫画家,给丁聪以很大影响。尽管他一直说,父亲不喜欢他画画儿,但他的第一个老师,恐怕还是他的父亲。他在上海枫泾镇的老家,当年曾是许多漫画家聚会的场所,更是二三十年代中国漫画的发祥地之一,他从小就受到叶浅予、张光宇等前辈画家的熏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漫画风格。丁聪自称一生所画都是“社会政治讽刺画”,他把这看作是自己的责任,“幽默的最后一缕馨香——写在丁聪先生去世之际解玺璋经常给我们带来会心一笑的丁聪先生于5月26日辞世西行,世间又少了一位智慧而幽默的老人。丁聪一生与漫画结缘,20岁就在上海滩崭露头角,40年代更以“争民主”等漫画作品享誉大后方,也为当时的国民党政权所不容。丁聪少年成名,他的父亲丁悚是清末民初著名的工笔画家和漫画家,给丁聪以很大影响。尽管他一直说,父亲不喜欢他画画儿,但他的第一个老师,恐怕还是他的父亲。他在上海枫泾镇的老家,当年曾是许多漫画家聚会的场所,更是二三十年代中国漫画的发祥地之一,他从小就受到叶浅予、张光宇等前辈画家的熏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漫画风格。丁聪自称一生所画都是“社会政治讽刺画”,他把这看作是自己的责任,“看见什么不平的事,就想表达”。但他的画风,我以为却是怨而不怒,哀而不伤,婉而多讽,戚而能谐,很有一点中国传统的幽默遗风。至少他在80年代复出以后的作品是这样的。却也有他在人格和性格上的基因。夏衍说他“有一颗善良的心,和一双洞察时弊的眼”,洞察时弊,所以能看见什么不平的事,就想表达”。但他的画风,我以为却是怨而不怒,哀而不伤,婉而多讽,戚而能谐,很有一点中国传统的幽默遗风。

 

至少他在80一针见血,入木三分;心地善良,所以能温婉多情,含而不露。因而,他的漫画,讽刺中总是含着幽默,笑的同时还带有一丝苦涩。这是他的漫画“似浅实深”的地方。我从《读书》开始看他的漫画,和陈四益先生的诗文交相辉映,堪称绝配,也可谓《读书》之一绝。30年来,我已养成习惯,拿到新一期的《读书》,总是先从封二看起。前几年,丁聪年事已高,不再为《读书》画漫画了,再看《读书》,就有了一点遗憾,一点失落。大约2007年,北京电影学院余倩教授的夫人陈瑞晴女士要出版她的小说集,请我帮忙,她的书稿中,竟有丁聪50年代在北大荒所画速写数十幅,使我意外地得以欣赏丁聪在80年代以前的作品。这些作品中,有人物,也有生活、劳动场景的速写,其中仍然可以感觉到他的“善良”。这种善良,或者就是他对待生活顺其自然的态度,以及对于苦难中的人的同情。这一点也曾鲜明地体现在他为老舍以及许多老作家作品所画插图中,总是冷峻中有一些温暖在。这样的漫画我想怕是将随着丁聪的辞世而消失了。对此,丁聪本人倒是看得很开,他有一次对记者说,不同的漫画有不同的读者对年代复出以后的作品是这样的。却也有他在人格和性格上的基因。夏衍说他“有一颗善良的心,和一双洞察时弊的眼”,洞察时弊,所以能一针见血,入木三分;心地善良,所以能温婉多情,含而不露。因而,他的漫画,讽刺中总是含着幽默,笑的同时还带有一丝苦涩。这是他的漫画“似浅实深”的地方。我从《读书》开始看他的漫画,和陈四益先生的诗文交相辉映,堪称绝配,也可谓《读书》之一绝。30年来,我已养成习惯,拿到新一期的《读书》,总是先从封二看起。前几年,丁聪年事已高,不再为《读书》画漫画了,再看《读书》,就有了一点遗憾,一点失落。大约2007一针见血,入木三分;心地善良,所以能温婉多情,含而不露。因而,他的漫画,讽刺中总是含着幽默,笑的同时还带有一丝苦涩。这是他的漫画“似浅实深”的地方。我从《读书》开始看他的漫画,和陈四益先生的诗文交相辉映,堪称绝配,也可谓《读书》之一绝。30年来,我已养成习惯,拿到新一期的《读书》,总是先从封二看起。前几年,丁聪年事已高,不再为《读书》画漫画了,再看《读书》,就有了一点遗憾,一点失落。大约2007年,北京电影学院余倩教授的夫人陈瑞晴女士要出版她的小说集,请我帮忙,她的书稿中,竟有丁聪50年代在北大荒所画速写数十幅,使我意外地得以欣赏丁聪在80年代以前的作品。这些作品中,有人物,也有生活、劳动场景的速写,其中仍然可以感觉到他的“善良”。这种善良,或者就是他对待生活顺其自然的态度,以及对于苦难中的人的同情。这一点也曾鲜明地体现在他为老舍以及许多老作家作品所画插图中,总是冷峻中有一些温暖在。这样的漫画我想怕是将随着丁聪的辞世而消失了。对此,丁聪本人倒是看得很开,他有一次对记者说,不同的漫画有不同的读者对年,北京电影学院余倩教授的夫人陈瑞晴女士要出版她的小说集,请我帮忙,她的书稿中,竟有丁聪50一针见血,入木三分;心地善良,所以能温婉多情,含而不露。因而,他的漫画,讽刺中总是含着幽默,笑的同时还带有一丝苦涩。这是他的漫画“似浅实深”的地方。我从《读书》开始看他的漫画,和陈四益先生的诗文交相辉映,堪称绝配,也可谓《读书》之一绝。30年来,我已养成习惯,拿到新一期的《读书》,总是先从封二看起。前几年,丁聪年事已高,不再为《读书》画漫画了,再看《读书》,就有了一点遗憾,一点失落。大约2007年,北京电影学院余倩教授的夫人陈瑞晴女士要出版她的小说集,请我帮忙,她的书稿中,竟有丁聪50年代在北大荒所画速写数十幅,使我意外地得以欣赏丁聪在80年代以前的作品。这些作品中,有人物,也有生活、劳动场景的速写,其中仍然可以感觉到他的“善良”。这种善良,或者就是他对待生活顺其自然的态度,以及对于苦难中的人的同情。这一点也曾鲜明地体现在他为老舍以及许多老作家作品所画插图中,总是冷峻中有一些温暖在。这样的漫画我想怕是将随着丁聪的辞世而消失了。对此,丁聪本人倒是看得很开,他有一次对记者说,不同的漫画有不同的读者对年代在北大荒所画速写数十幅,使我意外地得以欣赏丁聪在80年代以前的作品。这些作品中,有人物,也有生活、劳动场景的速写,其中仍然可以感觉到他的“善良”。这种善良,或者就是他对待生活顺其自然的态度,以及对于苦难中的人的同情。这一点也曾鲜明地体现在他为老舍以及许多老作家作品所画插图中,总是冷峻中有一些温暖在。

幽默的最后一缕馨香——写在丁聪先生去世之际解玺璋经常给我们带来会心一笑的丁聪先生于5月26日辞世西行,世间又少了一位智慧而幽默的老人。丁聪一生与漫画结缘,20岁就在上海滩崭露头角,40年代更以“争民主”等漫画作品享誉大后方,也为当时的国民党政权所不容。丁聪少年成名,他的父亲丁悚是清末民初著名的工笔画家和漫画家,给丁聪以很大影响。尽管他一直说,父亲不喜欢他画画儿,但他的第一个老师,恐怕还是他的父亲。他在上海枫泾镇的老家,当年曾是许多漫画家聚会的场所,更是二三十年代中国漫画的发祥地之一,他从小就受到叶浅予、张光宇等前辈画家的熏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漫画风格。丁聪自称一生所画都是“社会政治讽刺画”,他把这看作是自己的责任,“看见什么不平的事,就想表达”。但他的画风,我以为却是怨而不怒,哀而不伤,婉而多讽,戚而能谐,很有一点中国传统的幽默遗风。至少他在80年代复出以后的作品是这样的。却也有他在人格和性格上的基因。夏衍说他“有一颗善良的心,和一双洞察时弊的眼”,洞察时弊,所以能 

这样的漫画我想怕是将随着丁聪的辞世而消失了。对此,丁聪本人倒是看得很开,他有一次对记者说,不同的漫画有不同的读者对象,时代不一样了,不能生存就淘汰,能生存就说明有生命力。但我仍然担心,如果只有搞笑,没有幽默;只有冷酷,没有温情;只有尖刻,没有诙谐;只有直白,没有含蓄;那么,我们的生活,乃至我们的精神,会不会有一点缺失?现在我们不缺笑,我们也不缺搞笑,或以卖笑为职业的人,我们缺的是笑的智慧,笑的自由,笑的尊严,笑的仁慈。所以,仅仅满足于给观众带来笑声,或者,仅仅满足于开怀一笑,笑口常开,笑一笑,十年少,怕是不够的。其实,当你读丁聪漫画会心一笑时,你总会感到收获了更多的东西,其中有笑,却也有难以与外人道的滋味。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