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行走在八十年代的胡同里  

2006-11-28 00:31: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走在八十年代的胡同里
——读《相府胡同19号折叠方法》
解玺璋
娟子、洋洋、小美……就活跃在我们眼前,其中不乏我们自己的身影。我们读他们,他们也在读我们。这种互读使得小说产生了另外一种意义,即可以校正我们关于八十年代的记忆和描述。比如泛滥于整个社会的出国潮,比如四合院里的人和事,比如青年知识群体中的文化热,比如最初的战战兢兢的商业活动,这些记忆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面,复制了作者关于八十年代的想象。最近一个时期,八十年代记忆被炒得很热,但有一种精英化的倾向,往往都是成功人士或成名人士在想象自己的成功或成名之路,阅读这种想象,总感到有一种自恋式的自怨自怜和自我满足。老周的小说恰恰可以补这种不足,它开启了另一扇记忆之门,让我们想起还有这样一些人的不同于精英们的八十年代的记忆。我特别看重小说中关于江垒、骡子和老鬼的叙述,
   老周是诗人,最近写了一部小说,出版了,书名有点儿怪,叫作《相府胡同19号折叠方法》。但小说写得很老实,并不故弄玄虚;也很好读,语言平实而味道醇厚,给人一种神清气定的感觉,显得很自信。这在当前的小说写作中是很难得的。我们看现在很多的小说写作,常常是炫技式的摆弄语言,故意炫耀,和读者为难。读者看不懂,或者很吃力,只好和它拜拜。读老周的小说,则有点儿像朋友之间,多年未见,忽然相逢,酒酣心热之时,说起往事,一片唏嘘。
 
   这是因为,发生在相府胡同里的这些故事我们并不陌生,甚至有点儿感同身受。虽然都是往事,过去二十多年了,但仍历历在目,并未如烟消散。故事中的那些主人公,江垒、夏帆、骡子、老鬼、王彬、娟子、洋洋、小美……就活跃在我们眼前,其中不乏我们自己的身影。我们读他们,他们也在读我们。这种互读使得小说产生了另外一种意义,即可以校正我们关于八十年代的记忆和描述。比如泛滥于整个社会的出国潮,比如四合院里的人和事,比如青年知识群体中的文化热,比如最初的战战兢兢的商业活动,这些记忆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面,复制了作者关于八十年代的想象。
 
   最近一个时期,八十年代记忆被炒得很热,但有一种精英化的倾向,往往都是成功人士或成名人士在想象自己的成功或成名之路,阅读这种想象,总感到有一种自恋式的自怨自怜和自我满足。老周的小说恰恰可以补这种不足,它开启了另一扇记忆之门,让我们想起还有这样一些人的不同于精英们的八十年代的记忆。我特别看重小说中关于江垒、骡子和老鬼的叙述,他们都有其自身的独特性,可以使我们联想到很多东西。他们的愤怒和忧伤,他们的困惑和求索,构成了另一个八十年代,构成了八十年代的复杂性和多样性。这个八十年代是混乱的,也是生机勃勃的。
 
他们都有其自身的独特性,可以使我们联想到很多东西。他们的愤怒和忧伤,他们的困惑和求索,构成了另一个八十年代,构成了八十年代的复杂性和多样性。这个八十年代是混乱的,也是生机勃勃的。小说还写到了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甚至更早,比如宫伯伯和叶阿姨的故事,比如封局长的故事,比如江垒父亲和母亲的故事,它们构成了八十年代的背景,也透视出八十年代的历史纵深感。
   小说还写到了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甚至更早,比如宫伯伯和叶阿姨的故事,比如封局长的故事,比如江垒父亲和母亲的故事,它们构成了八十年代的背景,也透视出八十年代的历史纵深感。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