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别给张爱玲穿件马甲  

2009-04-18 22:1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给张爱玲穿件马甲解玺璋现在要人们心平气和地读一篇小说或看一部影视剧,真是越来越难了。似乎不闹点儿噱头出来,就不足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近日张爱玲的《小团圆》出版,就闹得一片沸沸扬扬。该不该出版,先成了问题;她与胡兰成的关系,更不会被闲置和浪费;还有刚过去不久的《色·戒》之争;书中对性的描写、对同性恋、乱伦的描写,都被拿来当作惊世骇俗的噱头炒作一番。年轻作家张悦然在博客中坦言:“这场与张爱玲的团圆太热烈了,违背了张爱玲谆谆叮嘱般附在前面的那个‘小’字。”读者将太多的好奇倾注在故事的真实程度上,也许会影响甚至损害对小说本身文学价值的评估。这种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一部小说,无论好坏,一旦落入索隐派或考据派的读者手里,结果都是变得支离破碎,不忍卒读。《红楼梦》前车之鉴,《小团圆》后车之辙,于是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小团圆》别给张爱玲穿件马甲

就在人们善意和崇敬的目光中被彻底肢解了。这些读者,他们喜欢张爱玲,甚于喜欢她的小说;甚至,他们喜欢张爱玲的轶事、花边、八卦、噱头,又超过了对张爱玲的喜爱。然而,如果我们一味地纠缠于这些文学之外的东西,很可能会错过张爱玲给予当代文学的贡献。固然,《小团圆》被认为是一本自传体小说,她甚至是抱着为自己作传、为家族作传的目的写这部小说的。熟悉张爱玲作品的读者都知道,张爱玲的小说大多取材于亲身经历或身边的人物。从一定意义上说,张爱玲始终在向读者讲述自己的故事。这是极而言之。但盛九莉(《小团圆》中女主人公)毕竟不是张爱玲,邵之雍也绝非胡兰成。小说中被影射的人物与历史上的真实人物之间是不能等量齐观,完全画上等号的。小说就是小说,硬把小说中的人物按在生活中某个人物的头上,不仅对小说中的人物是一种伤害,对生活中的那个人怕也不够尊重。人们总是感慨于解玺璋

 

现在要人们心平气和地读一篇小说或看一部影视剧,真是越来越难了。似乎不闹点儿噱头出来,就不足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近日张爱玲的《小团圆》出版,就闹得一片沸沸扬扬。该不该出版,先成了问题;她与胡兰成的关系,更不会被闲置和浪费;还有刚过去不久的《色·戒》之争;书中对性的描写、对同性恋、乱伦的描写,都被拿来当作惊世骇俗的噱头炒作一番。年轻作家就在人们善意和崇敬的目光中被彻底肢解了。这些读者,他们喜欢张爱玲,甚于喜欢她的小说;甚至,他们喜欢张爱玲的轶事、花边、八卦、噱头,又超过了对张爱玲的喜爱。然而,如果我们一味地纠缠于这些文学之外的东西,很可能会错过张爱玲给予当代文学的贡献。固然,《小团圆》被认为是一本自传体小说,她甚至是抱着为自己作传、为家族作传的目的写这部小说的。熟悉张爱玲作品的读者都知道,张爱玲的小说大多取材于亲身经历或身边的人物。从一定意义上说,张爱玲始终在向读者讲述自己的故事。这是极而言之。但盛九莉(《小团圆》中女主人公)毕竟不是张爱玲,邵之雍也绝非胡兰成。小说中被影射的人物与历史上的真实人物之间是不能等量齐观,完全画上等号的。小说就是小说,硬把小说中的人物按在生活中某个人物的头上,不仅对小说中的人物是一种伤害,对生活中的那个人怕也不够尊重。人们总是感慨于张悦然在博客中坦言:“这场与张爱玲的团圆太热烈了,违背了张爱玲谆谆叮嘱般附在前面的那个‘小’字。”读者将太多的好奇倾注在故事的真实程度上,也许会影响甚至损害对小说本身文学价值的评估。

世事的浮躁。然而,在实际生活中,遇到事又耐不住性子,耐不住寂寞,爱凑个热闹。难道张爱玲的小说还要这样闹才能引起读者的注意吗?我想,这是对张爱玲的不信任,也是对她的侮辱。张爱玲的身世并非不重要,我们读一个人的书,在精神上跟这个人交朋友,就要了解这个人,进而了解她的身世,了解她的时代,这就是古人所说知人论世的办法,这是指导我们读书的重要方法之一,它和索隐派、考据派的探秘心态,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这种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一部小说,无论好坏,一旦落入索隐派或考据派的读者手里,结果都是变得支离破碎,不忍卒读。《红楼梦》前车之鉴,《小团圆》后车之辙,于是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小团圆》就在人们善意和崇敬的目光中被彻底肢解了。这些读者,他们喜欢张爱玲,甚于喜欢她的小说;甚至,他们喜欢张爱玲的轶事、花边、八卦、噱头,又超过了对张爱玲的喜爱。然而,如果我们一味地纠缠于这些文学之外的东西,很可能会错过张爱玲给予当代文学的贡献。

别给张爱玲穿件马甲解玺璋现在要人们心平气和地读一篇小说或看一部影视剧,真是越来越难了。似乎不闹点儿噱头出来,就不足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近日张爱玲的《小团圆》出版,就闹得一片沸沸扬扬。该不该出版,先成了问题;她与胡兰成的关系,更不会被闲置和浪费;还有刚过去不久的《色·戒》之争;书中对性的描写、对同性恋、乱伦的描写,都被拿来当作惊世骇俗的噱头炒作一番。年轻作家张悦然在博客中坦言:“这场与张爱玲的团圆太热烈了,违背了张爱玲谆谆叮嘱般附在前面的那个‘小’字。”读者将太多的好奇倾注在故事的真实程度上,也许会影响甚至损害对小说本身文学价值的评估。这种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一部小说,无论好坏,一旦落入索隐派或考据派的读者手里,结果都是变得支离破碎,不忍卒读。《红楼梦》前车之鉴,《小团圆》后车之辙,于是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小团圆》

 

世事的浮躁。然而,在实际生活中,遇到事又耐不住性子,耐不住寂寞,爱凑个热闹。难道张爱玲的小说还要这样闹才能引起读者的注意吗?我想,这是对张爱玲的不信任,也是对她的侮辱。张爱玲的身世并非不重要,我们读一个人的书,在精神上跟这个人交朋友,就要了解这个人,进而了解她的身世,了解她的时代,这就是古人所说知人论世的办法,这是指导我们读书的重要方法之一,它和索隐派、考据派的探秘心态,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固然,《小团圆》被认为是一本自传体小说,她甚至是抱着为自己作传、为家族作传的目的写这部小说的。熟悉张爱玲作品的读者都知道,张爱玲的小说大多取材于亲身经历或身边的人物。从一定意义上说,张爱玲始终在向读者讲述自己的故事。这是极而言之。但盛九莉(《小团圆》中女主人公)毕竟不是张爱玲,邵之雍也绝非胡兰成。小说中被影射的人物与历史上的真实人物之间是不能等量齐观,完全画上等号的。小说就是小说,硬把小说中的人物按在生活中某个人物的头上,不仅对小说中的人物是一种伤害,对生活中的那个人怕也不够尊重。

 

人们总是感慨于世事的浮躁。然而,在实际生活中,遇到事又耐不住性子,耐不住寂寞,爱凑个热闹。难道张爱玲的小说还要这样闹才能引起读者的注意吗?我想,这是对张爱玲的不信任,也是对她的侮辱。张爱玲的身世并非不重要,我们读一个人的书,在精神上跟这个人交朋友,就要了解这个人,进而了解她的身世,了解她的时代,这就是古人所说知人论世的办法,这是指导我们读书的重要方法之一,它和索隐派、考据派的探秘心态,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