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规范姓名用字还是要靠法律  

2009-04-16 23:08: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用《规范汉字表》规范姓名用字之难。但我们似乎总是希望有一种力量能约束和规范人们如何给自己取名字。我这个名字在很多年前就曾被告知“太封建了”,要求改了名字才能上学。那个时候,也有自己愿意改的,我同宿舍的一位本姓李,觉得不够革命,就改姓“红”,叫红永革。这是连姓也改了的,虽属自愿,但背后或有一只无形的手,约束着他,也很难说。这些都属陈年往事,不说也罢。但因此也能了解,我们这种要约束和规范人们姓名权的想法,并非今天忽然冒出来的,老早就有了。其实,对中国人来说,起名是个大事,很少有人自愿“乱取名、取怪名”的。即使别人觉得这个名字起得很怪,在本人常常也有自己的解释。这是应该得到尊重的。在任何一个时代,人们起名都不会很自由,很随意,总会受到一定的约束和规范。但这种约束和规范往往不是来自行政部门或行政部门所发布的什么表,而是来自一种文明内部的某些禁忌和契约或是一个时代的审美和风尚。比如,我们会从人们的名字

规范姓名用字还是要靠法律

解玺璋

中发现,在某个时期,某些字的使用频率会大大高于其他的字,秘密就在这里。想用所谓《规范汉字表》来规范和约束姓名用字,不仅不切实际,也缺少法律依据。换句话说,用所谓《规范汉字表》来规范和约束姓名用字,和现行的《民法》及其他法律很可能还是相冲突的。所以,在我看来,如果觉得真有必要规范姓名用字,并想有效地做到这一点,那么,光有《规范汉字表》恐怕也是不够的,还是要靠立法机构制定相关的法律。而且,这种法律的制定,也是应该事先广泛听取群众意见的。

 

中发现,在某个时期,某些字的使用频率会大大高于其他的字,秘密就在这里。想用所谓《规范汉字表》来规范和约束姓名用字,不仅不切实际,也缺少法律依据。换句话说,用所谓《规范汉字表》来规范和约束姓名用字,和现行的《民法》及其他法律很可能还是相冲突的。所以,在我看来,如果觉得真有必要规范姓名用字,并想有效地做到这一点,那么,光有《规范汉字表》恐怕也是不够的,还是要靠立法机构制定相关的法律。而且,这种法律的制定,也是应该事先广泛听取群众意见的。

有报道说,《规范汉字表》公布之后,我国新生儿的取名用字必须从中选取,乱取名、取怪名的现象将得到遏制。

说用《规范汉字表》规范姓名用字之难。但我们似乎总是希望有一种力量能约束和规范人们如何给自己取名字。我这个名字在很多年前就曾被告知“太封建了”,要求改了名字才能上学。那个时候,也有自己愿意改的,我同宿舍的一位本姓李,觉得不够革命,就改姓“红”,叫红永革。这是连姓也改了的,虽属自愿,但背后或有一只无形的手,约束着他,也很难说。这些都属陈年往事,不说也罢。但因此也能了解,我们这种要约束和规范人们姓名权的想法,并非今天忽然冒出来的,老早就有了。其实,对中国人来说,起名是个大事,很少有人自愿“乱取名、取怪名”的。即使别人觉得这个名字起得很怪,在本人常常也有自己的解释。这是应该得到尊重的。在任何一个时代,人们起名都不会很自由,很随意,总会受到一定的约束和规范。但这种约束和规范往往不是来自行政部门或行政部门所发布的什么表,而是来自一种文明内部的某些禁忌和契约或是一个时代的审美和风尚。比如,我们会从人们的名字

 

规范姓名用字还是要靠法律解玺璋有报道说,《规范汉字表》公布之后,我国新生儿的取名用字必须从中选取,乱取名、取怪名的现象将得到遏制。《规范汉字表》是由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主持编制的。作为一级行政机构,它所编制的这样一个“表”,真的具有这样的权威和约束力吗?我是抱怀疑态度的。而且,如何判断其“乱取名、取怪名”,恐怕也还没有具体的可操作的标准。据说,《规范汉字表》大约有8000多个字,今后我们取名,只能从这8000多个字中选择,不能超出这个范围。我不知道字与字的组合是不是也要有限制,如果不限制,出现了“乱取名、取怪名”的现象,是不是也要“遏制”呢?我的一个同事姓原,喜得贵子,取名原子弹,派出所不给上户口。好在他并没坚持,如果坚持,闹到法庭上,我相信他也会像赵C一样胜诉的,因为没有人能证明他违法,他甚至连《规范汉字表》也没有违反,原、子、弹这三个字怕是都在8000多个字之内吧!这是《规范汉字表》是由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主持编制的。作为一级行政机构,它所编制的这样一个“表”,真的具有这样的权威和约束力吗?我是抱怀疑态度的。而且,如何判断其“乱取名、取怪名”,恐怕也还没有具体的可操作的标准。据说,《规范汉字表》大约有8000多个字,今后我们取名,只能从这说用《规范汉字表》规范姓名用字之难。但我们似乎总是希望有一种力量能约束和规范人们如何给自己取名字。我这个名字在很多年前就曾被告知“太封建了”,要求改了名字才能上学。那个时候,也有自己愿意改的,我同宿舍的一位本姓李,觉得不够革命,就改姓“红”,叫红永革。这是连姓也改了的,虽属自愿,但背后或有一只无形的手,约束着他,也很难说。这些都属陈年往事,不说也罢。但因此也能了解,我们这种要约束和规范人们姓名权的想法,并非今天忽然冒出来的,老早就有了。其实,对中国人来说,起名是个大事,很少有人自愿“乱取名、取怪名”的。即使别人觉得这个名字起得很怪,在本人常常也有自己的解释。这是应该得到尊重的。在任何一个时代,人们起名都不会很自由,很随意,总会受到一定的约束和规范。但这种约束和规范往往不是来自行政部门或行政部门所发布的什么表,而是来自一种文明内部的某些禁忌和契约或是一个时代的审美和风尚。比如,我们会从人们的名字8000多个字中选择,不能超出这个范围。我不知道字与字的组合是不是也要有限制,如果不限制,出现了“乱取名、取怪名”的现象,是不是也要“遏制”呢?我的一个同事姓原,喜得贵子,取名原子弹,派出所不给上户口。好在他并没坚持,如果坚持,闹到法庭上,我相信他也会像赵中发现,在某个时期,某些字的使用频率会大大高于其他的字,秘密就在这里。想用所谓《规范汉字表》来规范和约束姓名用字,不仅不切实际,也缺少法律依据。换句话说,用所谓《规范汉字表》来规范和约束姓名用字,和现行的《民法》及其他法律很可能还是相冲突的。所以,在我看来,如果觉得真有必要规范姓名用字,并想有效地做到这一点,那么,光有《规范汉字表》恐怕也是不够的,还是要靠立法机构制定相关的法律。而且,这种法律的制定,也是应该事先广泛听取群众意见的。C一样胜诉的,因为没有人能证明他违法,他甚至连《规范汉字表》也没有违反,原、子、弹这三个字怕是都在规范姓名用字还是要靠法律解玺璋有报道说,《规范汉字表》公布之后,我国新生儿的取名用字必须从中选取,乱取名、取怪名的现象将得到遏制。《规范汉字表》是由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主持编制的。作为一级行政机构,它所编制的这样一个“表”,真的具有这样的权威和约束力吗?我是抱怀疑态度的。而且,如何判断其“乱取名、取怪名”,恐怕也还没有具体的可操作的标准。据说,《规范汉字表》大约有8000多个字,今后我们取名,只能从这8000多个字中选择,不能超出这个范围。我不知道字与字的组合是不是也要有限制,如果不限制,出现了“乱取名、取怪名”的现象,是不是也要“遏制”呢?我的一个同事姓原,喜得贵子,取名原子弹,派出所不给上户口。好在他并没坚持,如果坚持,闹到法庭上,我相信他也会像赵C一样胜诉的,因为没有人能证明他违法,他甚至连《规范汉字表》也没有违反,原、子、弹这三个字怕是都在8000多个字之内吧!这是8000多个字之内吧!

说用《规范汉字表》规范姓名用字之难。但我们似乎总是希望有一种力量能约束和规范人们如何给自己取名字。我这个名字在很多年前就曾被告知“太封建了”,要求改了名字才能上学。那个时候,也有自己愿意改的,我同宿舍的一位本姓李,觉得不够革命,就改姓“红”,叫红永革。这是连姓也改了的,虽属自愿,但背后或有一只无形的手,约束着他,也很难说。这些都属陈年往事,不说也罢。但因此也能了解,我们这种要约束和规范人们姓名权的想法,并非今天忽然冒出来的,老早就有了。其实,对中国人来说,起名是个大事,很少有人自愿“乱取名、取怪名”的。即使别人觉得这个名字起得很怪,在本人常常也有自己的解释。这是应该得到尊重的。在任何一个时代,人们起名都不会很自由,很随意,总会受到一定的约束和规范。但这种约束和规范往往不是来自行政部门或行政部门所发布的什么表,而是来自一种文明内部的某些禁忌和契约或是一个时代的审美和风尚。比如,我们会从人们的名字

 

规范姓名用字还是要靠法律解玺璋有报道说,《规范汉字表》公布之后,我国新生儿的取名用字必须从中选取,乱取名、取怪名的现象将得到遏制。《规范汉字表》是由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主持编制的。作为一级行政机构,它所编制的这样一个“表”,真的具有这样的权威和约束力吗?我是抱怀疑态度的。而且,如何判断其“乱取名、取怪名”,恐怕也还没有具体的可操作的标准。据说,《规范汉字表》大约有8000多个字,今后我们取名,只能从这8000多个字中选择,不能超出这个范围。我不知道字与字的组合是不是也要有限制,如果不限制,出现了“乱取名、取怪名”的现象,是不是也要“遏制”呢?我的一个同事姓原,喜得贵子,取名原子弹,派出所不给上户口。好在他并没坚持,如果坚持,闹到法庭上,我相信他也会像赵C一样胜诉的,因为没有人能证明他违法,他甚至连《规范汉字表》也没有违反,原、子、弹这三个字怕是都在8000多个字之内吧!这是

这是说用《规范汉字表》规范姓名用字之难。但我们似乎总是希望有一种力量能约束和规范人们如何给自己取名字。我这个名字在很多年前就曾被告知“太封建了”,要求改了名字才能上学。那个时候,也有自己愿意改的,我同宿舍的一位本姓李,觉得不够革命,就改姓“红”,叫红永革。这是连姓也改了的,虽属自愿,但背后或有一只无形的手,约束着他,也很难说。这些都属陈年往事,不说也罢。但因此也能了解,我们这种要约束和规范人们姓名权的想法,并非今天忽然冒出来的,老早就有了。

 

其实,对中国人来说,起名是个大事,很少有人自愿“乱取名、取怪名”的。即使别人觉得这个名字起得很怪,在本人常常也有自己的解释。这是应该得到尊重的。在任何一个时代,人们起名都不会很自由,很随意,总会受到一定的约束和规范。但这种约束和规范往往不是来自行政部门或行政部门所发布的什么表,而是来自一种文明内部的某些禁忌和契约或是一个时代的审美和风尚。比如,我们会从人们的名字中发现,在某个时期,某些字的使用频率会大大高于其他的字,秘密就在这里。想用所谓《规范汉字表》来规范和约束姓名用字,不仅不切实际,也缺少法律依据。换句话说,用所谓《规范汉字表》来规范和约束姓名用字,和现行的《民法》及其他法律很可能还是相冲突的。

 

所以,在我看来,如果觉得真有必要规范姓名用字,并想有效地做到这一点,那么,光有《规范汉字表》恐怕也是不够的,还是要靠立法机构制定相关的法律。而且,这种法律的制定,也是应该事先广泛听取群众意见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