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刀尔登,一把好刀  

2009-03-02 23:3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心的观察、透视,更显示出了通达、忠厚的胸怀。所以,看他说人论事,并不显得极端和偏颇,有一点“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意思在里面。比如他谈严嵩、谈刘瑾、谈冯道,都能具体而微地发现事情的另一种面貌。再看他是如何谈包拯的,他谈到了读包拯事迹时的几点疑惑:“一是他为什么鲜有朋友;二是他弹劾张方平的上疏为什么没有流传下来;三是他为什么不笑。”最后他说:“我猜测当时多数人的心理或许是这样:对包拯,说他不好,实在说不出,说他好,又不情愿。人至清则无徒,此之谓也。”这种独立思考,不肯流于俗见的精神,在当今这个容易轻信的时代是多么的难得啊!

情怀要深刻得多。他接着问道:“能拿工人开玩笑吗?能拿学生开玩笑吗?能拿……能拿任何群体开玩笑吗?能拿任何个人开玩笑吗?最后,还能开玩笑吗?”他的一位前辈不解地说:“那就不能什么玩笑也不开吗?”他的回答也直截了当:“不能,否则便成严峻的社会,遍地禁忌,动辄得咎,我不知道有谁喜欢这样的日子。”由此可见刀尔登的通脱透彻,他的文字,不拘泥,不做作,锋芒锐利,闪烁着思想的光辉。比如他写道:“大家都骂礼教杀人,其实礼教自己是不杀人的,它只负责劝人甘愿被杀,以及将惨状叙述为妙事耳。”他谈起汉代酷吏杀戮太盛,写道:“没有罪恶的社会一旦出现,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作恶的能力被统治者独占了。”他还谈起宋襄公,最后联系到中学语文课本中的《子鱼论战》,接下来写道:“子鱼是驳斥宋襄公的人,多听他的聪明话,想必能帮助孩子成长。课文没有讲的是,宋襄公敢和强大的楚国交战,是仗着自己是仁义之师,以为仁者无敌。这种信念,果然是讲也不是,不讲也不是。”杂文一定要杂。好的杂文总是“闳其中而肆其外”的吧。所以,作者需要有渊博的知识和敏锐的见识,刀尔登在这些方面都有很突出的表现。他运用中国历史文化知识,几乎达到如数家珍,信手拈来的境界;他对于世道刀尔登,一把好刀

——读刀尔登著《中国好人》

情怀要深刻得多。他接着问道:“能拿工人开玩笑吗?能拿学生开玩笑吗?能拿……能拿任何群体开玩笑吗?能拿任何个人开玩笑吗?最后,还能开玩笑吗?”他的一位前辈不解地说:“那就不能什么玩笑也不开吗?”他的回答也直截了当:“不能,否则便成严峻的社会,遍地禁忌,动辄得咎,我不知道有谁喜欢这样的日子。”由此可见刀尔登的通脱透彻,他的文字,不拘泥,不做作,锋芒锐利,闪烁着思想的光辉。比如他写道:“大家都骂礼教杀人,其实礼教自己是不杀人的,它只负责劝人甘愿被杀,以及将惨状叙述为妙事耳。”他谈起汉代酷吏杀戮太盛,写道:“没有罪恶的社会一旦出现,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作恶的能力被统治者独占了。”他还谈起宋襄公,最后联系到中学语文课本中的《子鱼论战》,接下来写道:“子鱼是驳斥宋襄公的人,多听他的聪明话,想必能帮助孩子成长。课文没有讲的是,宋襄公敢和强大的楚国交战,是仗着自己是仁义之师,以为仁者无敌。这种信念,果然是讲也不是,不讲也不是。”杂文一定要杂。好的杂文总是“闳其中而肆其外”的吧。所以,作者需要有渊博的知识和敏锐的见识,刀尔登在这些方面都有很突出的表现。他运用中国历史文化知识,几乎达到如数家珍,信手拈来的境界;他对于世道

解玺璋

人心的观察、透视,更显示出了通达、忠厚的胸怀。所以,看他说人论事,并不显得极端和偏颇,有一点“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意思在里面。比如他谈严嵩、谈刘瑾、谈冯道,都能具体而微地发现事情的另一种面貌。再看他是如何谈包拯的,他谈到了读包拯事迹时的几点疑惑:“一是他为什么鲜有朋友;二是他弹劾张方平的上疏为什么没有流传下来;三是他为什么不笑。”最后他说:“我猜测当时多数人的心理或许是这样:对包拯,说他不好,实在说不出,说他好,又不情愿。人至清则无徒,此之谓也。”这种独立思考,不肯流于俗见的精神,在当今这个容易轻信的时代是多么的难得啊! 

人心的观察、透视,更显示出了通达、忠厚的胸怀。所以,看他说人论事,并不显得极端和偏颇,有一点“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意思在里面。比如他谈严嵩、谈刘瑾、谈冯道,都能具体而微地发现事情的另一种面貌。再看他是如何谈包拯的,他谈到了读包拯事迹时的几点疑惑:“一是他为什么鲜有朋友;二是他弹劾张方平的上疏为什么没有流传下来;三是他为什么不笑。”最后他说:“我猜测当时多数人的心理或许是这样:对包拯,说他不好,实在说不出,说他好,又不情愿。人至清则无徒,此之谓也。”这种独立思考,不肯流于俗见的精神,在当今这个容易轻信的时代是多么的难得啊!       刀尔登,一把好刀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情怀要深刻得多。他接着问道:“能拿工人开玩笑吗?能拿学生开玩笑吗?能拿……能拿任何群体开玩笑吗?能拿任何个人开玩笑吗?最后,还能开玩笑吗?”他的一位前辈不解地说:“那就不能什么玩笑也不开吗?”他的回答也直截了当:“不能,否则便成严峻的社会,遍地禁忌,动辄得咎,我不知道有谁喜欢这样的日子。”由此可见刀尔登的通脱透彻,他的文字,不拘泥,不做作,锋芒锐利,闪烁着思想的光辉。比如他写道:“大家都骂礼教杀人,其实礼教自己是不杀人的,它只负责劝人甘愿被杀,以及将惨状叙述为妙事耳。”他谈起汉代酷吏杀戮太盛,写道:“没有罪恶的社会一旦出现,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作恶的能力被统治者独占了。”他还谈起宋襄公,最后联系到中学语文课本中的《子鱼论战》,接下来写道:“子鱼是驳斥宋襄公的人,多听他的聪明话,想必能帮助孩子成长。课文没有讲的是,宋襄公敢和强大的楚国交战,是仗着自己是仁义之师,以为仁者无敌。这种信念,果然是讲也不是,不讲也不是。”杂文一定要杂。好的杂文总是“闳其中而肆其外”的吧。所以,作者需要有渊博的知识和敏锐的见识,刀尔登在这些方面都有很突出的表现。他运用中国历史文化知识,几乎达到如数家珍,信手拈来的境界;他对于世道据说,刀尔登是个地名,不是刀的名字。我从这三个字而想到刀,是因为读了《中国好人》这本书。这是一本杂文集,作者就叫刀尔登。杂文曾被比喻为匕首和投枪,所以,刀尔登的刀,应该不是大砍刀,也不是青龙偃月刀,而是一把匕首,一把解剖刀。

 

杂文被比作匕首,是因袭了鲁迅先生的说法。他在《小品文的危机》一文中说:“生存的小品文,必须是匕首,是投枪,能和读者一同杀出一条生存的血路的东西。”他所说的小品文,就是我们所谓杂文。但“还是杂文时代”早已被人终结,现在却是休闲小品更加的盛行了。既然有人“以为可以靠着低诉或微吟,将粗犷的人心,磨得渐渐地平滑”,亮出匕首有时就显得很煞风景。这时候,鲁迅尚且被人冷落,又遑论其他?由于这个原因,忽然看到刀尔登的杂文,不仅惊讶,而且欣喜。惊讶者,当今居然还有人在写杂文;欣喜者,他的杂文真是写得好漂亮。

 

刀尔登的杂文自成一家,见解十分独特,看事也很深。试举一篇。他有一篇《为什么不能拿农民开玩笑》,就提醒我们,“随便说说”的阀门一旦被关,真正的恶意反而要在心里酝酿。这才是真知灼见,比那些动辄指责别人“拿农民开玩笑”的虚伪的底层情怀要深刻得多。他接着问道:“能拿工人开玩笑吗?能拿学生开玩笑吗?能拿……能拿任何群体开玩笑吗?能拿任何个人开玩笑吗?最后,还能开玩笑吗?”他的一位前辈不解地说:“那就不能什么玩笑也不开吗?”他的回答也直截了当:“不能,否则便成严峻的社会,遍地禁忌,动辄得咎,我不知道有谁喜欢这样的日子。”

刀尔登,一把好刀——读刀尔登著《中国好人》解玺璋据说,刀尔登是个地名,不是刀的名字。我从这三个字而想到刀,是因为读了《中国好人》这本书。这是一本杂文集,作者就叫刀尔登。杂文曾被比喻为匕首和投枪,所以,刀尔登的刀,应该不是大砍刀,也不是青龙偃月刀,而是一把匕首,一把解剖刀。杂文被比作匕首,是因袭了鲁迅先生的说法。他在《小品文的危机》一文中说:“生存的小品文,必须是匕首,是投枪,能和读者一同杀出一条生存的血路的东西。”他所说的小品文,就是我们所谓杂文。但“还是杂文时代”早已被人终结,现在却是休闲小品更加的盛行了。既然有人“以为可以靠着低诉或微吟,将粗犷的人心,磨得渐渐地平滑”,亮出匕首有时就显得很煞风景。这时候,鲁迅尚且被人冷落,又遑论其他?由于这个原因,忽然看到刀尔登的杂文,不仅惊讶,而且欣喜。惊讶者,当今居然还有人在写杂文;欣喜者,他的杂文真是写得好漂亮。刀尔登的杂文自成一家,见解十分独特,看事也很深。试举一篇。他有一篇《为什么不能拿农民开玩笑》,就提醒我们,“随便说说”的阀门一旦被关,真正的恶意反而要在心里酝酿。这才是真知灼见,比那些动辄指责别人“拿农民开玩笑”的虚伪的底层 

由此可见刀尔登的通脱透彻,他的文字,不拘泥,不做作,锋芒锐利,闪烁着思想的光辉。比如他写道:“大家都骂礼教杀人,其实礼教自己是不杀人的,它只负责劝人甘愿被杀,以及将惨状叙述为妙事耳。”他谈起汉代酷吏杀戮太盛,写道:“没有罪恶的社会一旦出现,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作恶的能力被统治者独占了。”他还谈起宋襄公,最后联系到中学语文课本中的《子鱼论战》,接下来写道:“子鱼是驳斥宋襄公的人,多听他的聪明话,想必能帮助孩子成长。课文没有讲的是,宋襄公敢和强大的楚国交战,是仗着自己是仁义之师,以为仁者无敌。这种信念,果然是讲也不是,不讲也不是。”

刀尔登,一把好刀——读刀尔登著《中国好人》解玺璋据说,刀尔登是个地名,不是刀的名字。我从这三个字而想到刀,是因为读了《中国好人》这本书。这是一本杂文集,作者就叫刀尔登。杂文曾被比喻为匕首和投枪,所以,刀尔登的刀,应该不是大砍刀,也不是青龙偃月刀,而是一把匕首,一把解剖刀。杂文被比作匕首,是因袭了鲁迅先生的说法。他在《小品文的危机》一文中说:“生存的小品文,必须是匕首,是投枪,能和读者一同杀出一条生存的血路的东西。”他所说的小品文,就是我们所谓杂文。但“还是杂文时代”早已被人终结,现在却是休闲小品更加的盛行了。既然有人“以为可以靠着低诉或微吟,将粗犷的人心,磨得渐渐地平滑”,亮出匕首有时就显得很煞风景。这时候,鲁迅尚且被人冷落,又遑论其他?由于这个原因,忽然看到刀尔登的杂文,不仅惊讶,而且欣喜。惊讶者,当今居然还有人在写杂文;欣喜者,他的杂文真是写得好漂亮。刀尔登的杂文自成一家,见解十分独特,看事也很深。试举一篇。他有一篇《为什么不能拿农民开玩笑》,就提醒我们,“随便说说”的阀门一旦被关,真正的恶意反而要在心里酝酿。这才是真知灼见,比那些动辄指责别人“拿农民开玩笑”的虚伪的底层 

杂文一定要杂。好的杂文总是“闳其中而肆其外”的吧。所以,作者需要有渊博的知识和敏锐的见识,刀尔登在这些方面都有很突出的表现。他运用中国历史文化知识,几乎达到如数家珍,信手拈来的境界;他对于世道人心的观察、透视,更显示出了通达、忠厚的胸怀。所以,看他说人论事,并不显得极端和偏颇,有一点“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意思在里面。比如他谈严嵩、谈刘瑾、谈冯道,都能具体而微地发现事情的另一种面貌。再看他是如何谈包拯的,他谈到了读包拯事迹时的几点疑惑:“一是他为什么鲜有朋友;二是他弹劾张方平的上疏为什么没有流传下来;三是他为什么不笑。”最后他说:“我猜测当时多数人的心理或许是这样:对包拯,说他不好,实在说不出,说他好,又不情愿。人至清则无徒,此之谓也。”这种独立思考,不肯流于俗见的精神,在当今这个容易轻信的时代是多么的难得啊!

人心的观察、透视,更显示出了通达、忠厚的胸怀。所以,看他说人论事,并不显得极端和偏颇,有一点“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意思在里面。比如他谈严嵩、谈刘瑾、谈冯道,都能具体而微地发现事情的另一种面貌。再看他是如何谈包拯的,他谈到了读包拯事迹时的几点疑惑:“一是他为什么鲜有朋友;二是他弹劾张方平的上疏为什么没有流传下来;三是他为什么不笑。”最后他说:“我猜测当时多数人的心理或许是这样:对包拯,说他不好,实在说不出,说他好,又不情愿。人至清则无徒,此之谓也。”这种独立思考,不肯流于俗见的精神,在当今这个容易轻信的时代是多么的难得啊!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