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我們的心里應該有這樣一扇门  

2009-01-03 10:1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們的心里應該有這樣一扇门

解玺璋

,身体的锁、心灵的锁、生命的锁,甚至将锁链完全抛开,让狗学会独立,跟随自己的鼻子,自由奔跑。”作者在这里所表达的,近乎于一种万物平等的观念。这是一种很古老的观念,也是一种很现代的观念。说它很古老,是因为人类在其童年时期,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有过这样一个阶段,即不把自身看作是自然之外的东西。这种观念后来上升为理论,在中国就是天人合一,就是道法自然。人被看作是自然的一部分,而不是天之娇子。说它很现代,则根源于现代社会对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所进行的拷问和反思。自然不是人类的奴仆,不是人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人类应该学会与自然和谐相处。凯拉索在处理他和莫儿的关系时所遵循的正是这样一种理念。在这里,他用自己的生命体验,展现了人类与动物的相互交融,打开了那扇通往狗类心灵世界的大门。他不是因为寂寞才需要这只狗,他发现,狗在寂寞的时候,也渴望平等、自由的交流。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受,他们进入各自的生活,以至生死不离。在故事的尾声,作者这样写道:“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我走过草坪在莫儿的坟边坐下,感觉它。我感觉它仿佛化成了渗透压,朝四面八方推去,直奔宇宙的尽头。我的头点着点着,就这样沉沉睡去。一小时后,星光闪耀,我回房上床睡觉,感觉屋里也是涨满的,到处弥漫着莫儿的灵魂。那天晚上,我感觉听见狗门啪哒作响,莫儿的脚爪扫过地板,爬上楼梯,答答答。它朝我脸上吹气,我睁开眼睛,发现莫儿就在床边,金黄泛红,眉毛一高一低地说:‘你要一只狗,就是我。’我从床上跳起来,大喊:‘莫儿!莫儿!’接着便跟它在地板上打打闹闹。我突然惊醒,发现自己和棉被揪成一团。我缓缓看向房间角落,莫儿睡觉的地方。当然什么也没有。我下楼走到莫儿的坟边,站着倾听河水潺潺,感觉它的灵魂仍然不断膨胀,朝宇宙尽头延伸。

 

我不晓得这巨大的感觉是莫儿,还是我们充溢在对方心里,或者根本是同一回事。我低头想像它躺在绿床上。虽然莫儿永远不会出来了,但我还是觉得这样一个小小的墓穴,对它这只天生喜欢漫游的狗儿来说,似乎太小了。不过,我多虑了。当我抬头,只见它蹦蹦跳跳地穿越草地朝我跑来,既像星光,又像狗儿。它甩着尾巴,前脚上下舞动,在我跟前转圈。‘你在跳舞耶,老兄!’我大喊。‘哈哈哈!’莫儿喘气回答,‘我在跳舞!我在跳舞!’”这真是充满诗意且十分灵动的文字。在这本书里,作者把想像力发挥到极致,他用温情而又有趣的语言,描述狗的生活,诱使读者更深入地思考自己与狗的关系。而对于那些爱狗的人士来说,这一点就更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我们都能像作者一样,建立一种平等的人狗关系,充分了解和尊重狗的需求和个性,或者,那将是狗和人类共同的幸福时刻吧!向各位朋友推荐一个关于狗的网站 http:www.dogfere.comsnsindex.php我們的心里應該有這樣一扇门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我不晓得这巨大的感觉是莫儿,还是我们充溢在对方心里,或者根本是同一回事。我低头想像它躺在绿床上。虽然莫儿永远不会出来了,但我还是觉得这样一个小小的墓穴,对它这只天生喜欢漫游的狗儿来说,似乎太小了。不过,我多虑了。当我抬头,只见它蹦蹦跳跳地穿越草地朝我跑来,既像星光,又像狗儿。它甩着尾巴,前脚上下舞动,在我跟前转圈。‘你在跳舞耶,老兄!’我大喊。‘哈哈哈!’莫儿喘气回答,‘我在跳舞!我在跳舞!’”这真是充满诗意且十分灵动的文字。在这本书里,作者把想像力发挥到极致,他用温情而又有趣的语言,描述狗的生活,诱使读者更深入地思考自己与狗的关系。而对于那些爱狗的人士来说,这一点就更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我们都能像作者一样,建立一种平等的人狗关系,充分了解和尊重狗的需求和个性,或者,那将是狗和人类共同的幸福时刻吧!向各位朋友推荐一个关于狗的网站 http:www.dogfere.comsnsindex.php

应该感谢《莫儿的门》的编辑向我推荐了这本书,使我获得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这本书是作者与他的莫儿共同生活的忠实记录。莫儿是他为一只狗的命名。他与这只狗相遇在一次野外旅行的途中。它忽然就出现在作者的面前,按照中国人的习惯,我们也许会说,他们俩这是有缘相会。作者名叫泰德·凯拉索,是美国当代重要的自然写作者,曾为《国家地理》等数十家杂志撰稿。据说,他不吃家禽、家畜,专靠打猎获取食物。他喜欢远足、爬山和探险,有着丰富的户外经历。他在这本书里记录了这只狗与人结为伴侣的特殊关系。他们相依为命我不晓得这巨大的感觉是莫儿,还是我们充溢在对方心里,或者根本是同一回事。我低头想像它躺在绿床上。虽然莫儿永远不会出来了,但我还是觉得这样一个小小的墓穴,对它这只天生喜欢漫游的狗儿来说,似乎太小了。不过,我多虑了。当我抬头,只见它蹦蹦跳跳地穿越草地朝我跑来,既像星光,又像狗儿。它甩着尾巴,前脚上下舞动,在我跟前转圈。‘你在跳舞耶,老兄!’我大喊。‘哈哈哈!’莫儿喘气回答,‘我在跳舞!我在跳舞!’”这真是充满诗意且十分灵动的文字。在这本书里,作者把想像力发挥到极致,他用温情而又有趣的语言,描述狗的生活,诱使读者更深入地思考自己与狗的关系。而对于那些爱狗的人士来说,这一点就更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我们都能像作者一样,建立一种平等的人狗关系,充分了解和尊重狗的需求和个性,或者,那将是狗和人类共同的幸福时刻吧!向各位朋友推荐一个关于狗的网站 http:www.dogfere.comsnsindex.php13年,凯拉索帮助莫儿学会了如何在野生环境中生存,莫儿也让他明白了狗的想法有多么丰富。在他身边,莫儿终于成长为一个可以信赖,可以依靠的个体,而不是一只顺从人类的卑微的宠物。

 

我不晓得这巨大的感觉是莫儿,还是我们充溢在对方心里,或者根本是同一回事。我低头想像它躺在绿床上。虽然莫儿永远不会出来了,但我还是觉得这样一个小小的墓穴,对它这只天生喜欢漫游的狗儿来说,似乎太小了。不过,我多虑了。当我抬头,只见它蹦蹦跳跳地穿越草地朝我跑来,既像星光,又像狗儿。它甩着尾巴,前脚上下舞动,在我跟前转圈。‘你在跳舞耶,老兄!’我大喊。‘哈哈哈!’莫儿喘气回答,‘我在跳舞!我在跳舞!’”这真是充满诗意且十分灵动的文字。在这本书里,作者把想像力发挥到极致,他用温情而又有趣的语言,描述狗的生活,诱使读者更深入地思考自己与狗的关系。而对于那些爱狗的人士来说,这一点就更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我们都能像作者一样,建立一种平等的人狗关系,充分了解和尊重狗的需求和个性,或者,那将是狗和人类共同的幸福时刻吧!向各位朋友推荐一个关于狗的网站 http:www.dogfere.comsnsindex.php这些都让我感到十分的新鲜和有趣。我没有养过狗,也没有想过要养一只狗,甚至平时还有一点怕狗,所以,很难相信人与狗之间还能有这样不同寻常的关系。现在,周围养狗的人很多,大家都在讲自己养的狗如何善解人意,如何乖巧听话,如何忠诚老实,对此,我始终抱着怀疑的态度。我想我可能理解不了这种人狗之间的感情。但是,读了这本书,我意识到,我过去的某些观念也许应该有所改变。这倒不是说我马上也要养一只狗,这不是最重要的。作者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他对待动物的立场和角度,及其所选择的与动物的交流方式和态度。在人与狗的交往中,他希望人类能主动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而不是让狗改变它们的习性。他说:“莫儿让我明白,重要的不只是在家里装一扇门,让狗自由出入,而是开一扇门,通往它的心灵和情感世界,激发它的潜能。莫儿教会我的不是怎么训练狗,而是如何成为狗的伙伴。它没有告诉我方法,而是教导我态度。而最重要的态度就是懂得松开它们的锁链,身体的锁、心灵的锁、生命的锁,甚至将锁链完全抛开,让狗学会独立,跟随自己的鼻子,自由奔跑。”

 

我不晓得这巨大的感觉是莫儿,还是我们充溢在对方心里,或者根本是同一回事。我低头想像它躺在绿床上。虽然莫儿永远不会出来了,但我还是觉得这样一个小小的墓穴,对它这只天生喜欢漫游的狗儿来说,似乎太小了。不过,我多虑了。当我抬头,只见它蹦蹦跳跳地穿越草地朝我跑来,既像星光,又像狗儿。它甩着尾巴,前脚上下舞动,在我跟前转圈。‘你在跳舞耶,老兄!’我大喊。‘哈哈哈!’莫儿喘气回答,‘我在跳舞!我在跳舞!’”这真是充满诗意且十分灵动的文字。在这本书里,作者把想像力发挥到极致,他用温情而又有趣的语言,描述狗的生活,诱使读者更深入地思考自己与狗的关系。而对于那些爱狗的人士来说,这一点就更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我们都能像作者一样,建立一种平等的人狗关系,充分了解和尊重狗的需求和个性,或者,那将是狗和人类共同的幸福时刻吧!向各位朋友推荐一个关于狗的网站 http:www.dogfere.comsnsindex.php作者在这里所表达的,近乎于一种万物平等的观念。这是一种很古老的观念,也是一种很现代的观念。说它很古老,是因为人类在其童年时期,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有过这样一个阶段,即不把自身看作是自然之外的东西。这种观念后来上升为理论,在中国就是天人合一,就是道法自然。人被看作是自然的一部分,而不是天之娇子。说它很现代,则根源于现代社会对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所进行的拷问和反思。自然不是人类的奴仆,不是人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人类应该学会与自然和谐相处。凯拉索在处理他和莫儿的关系时所遵循的正是这样一种理念。在这里,他用自己的生命体验,展现了人类与动物的相互交融,打开了那扇通往狗类心灵世界的大门。他不是因为寂寞才需要这只狗,他发现,狗在寂寞的时候,也渴望平等、自由的交流。

 

我們的心里應該有這樣一扇门解玺璋应该感谢《莫儿的门》的编辑向我推荐了这本书,使我获得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这本书是作者与他的莫儿共同生活的忠实记录。莫儿是他为一只狗的命名。他与这只狗相遇在一次野外旅行的途中。它忽然就出现在作者的面前,按照中国人的习惯,我们也许会说,他们俩这是有缘相会。作者名叫泰德·凯拉索,是美国当代重要的自然写作者,曾为《国家地理》等数十家杂志撰稿。据说,他不吃家禽、家畜,专靠打猎获取食物。他喜欢远足、爬山和探险,有着丰富的户外经历。他在这本书里记录了这只狗与人结为伴侣的特殊关系。他们相依为命13年,凯拉索帮助莫儿学会了如何在野生环境中生存,莫儿也让他明白了狗的想法有多么丰富。在他身边,莫儿终于成长为一个可以信赖,可以依靠的个体,而不是一只顺从人类的卑微的宠物。这些都让我感到十分的新鲜和有趣。我没有养过狗,也没有想过要养一只狗,甚至平时还有一点怕狗,所以,很难相信人与狗之间还能有这样不同寻常的关系。现在,周围养狗的人很多,大家都在讲自己养的狗如何善解人意,如何乖巧听话,如何忠诚老实,对此,我始终抱着怀疑的态度。我想我可能理解不了这种人狗之间的感情。但是,读了这本书,我意识到,我过去的某些观念也许应该有所改变。这倒不是说我马上也要养一只狗,这不是最重要的。作者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他对待动物的立场和角度,及其所选择的与动物的交流方式和态度。在人与狗的交往中,他希望人类能主动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而不是让狗改变它们的习性。他说:“莫儿让我明白,重要的不只是在家里装一扇门,让狗自由出入,而是开一扇门,通往它的心灵和情感世界,激发它的潜能。莫儿教会我的不是怎么训练狗,而是如何成为狗的伙伴。它没有告诉我方法,而是教导我态度。而最重要的态度就是懂得松开它们的锁链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受,他们进入各自的生活,以至生死不离。在故事的尾声,作者这样写道: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我走过草坪在莫儿的坟边坐下,感觉它。我感觉它仿佛化成了渗透压,朝四面八方推去,直奔宇宙的尽头。

,身体的锁、心灵的锁、生命的锁,甚至将锁链完全抛开,让狗学会独立,跟随自己的鼻子,自由奔跑。”作者在这里所表达的,近乎于一种万物平等的观念。这是一种很古老的观念,也是一种很现代的观念。说它很古老,是因为人类在其童年时期,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有过这样一个阶段,即不把自身看作是自然之外的东西。这种观念后来上升为理论,在中国就是天人合一,就是道法自然。人被看作是自然的一部分,而不是天之娇子。说它很现代,则根源于现代社会对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所进行的拷问和反思。自然不是人类的奴仆,不是人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人类应该学会与自然和谐相处。凯拉索在处理他和莫儿的关系时所遵循的正是这样一种理念。在这里,他用自己的生命体验,展现了人类与动物的相互交融,打开了那扇通往狗类心灵世界的大门。他不是因为寂寞才需要这只狗,他发现,狗在寂寞的时候,也渴望平等、自由的交流。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受,他们进入各自的生活,以至生死不离。在故事的尾声,作者这样写道:“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我走过草坪在莫儿的坟边坐下,感觉它。我感觉它仿佛化成了渗透压,朝四面八方推去,直奔宇宙的尽头。我的头点着点着,就这样沉沉睡去。一小时后,星光闪耀,我回房上床睡觉,感觉屋里也是涨满的,到处弥漫着莫儿的灵魂。那天晚上,我感觉听见狗门啪哒作响,莫儿的脚爪扫过地板,爬上楼梯,答答答。它朝我脸上吹气,我睁开眼睛,发现莫儿就在床边,金黄泛红,眉毛一高一低地说:‘你要一只狗,就是我。’我从床上跳起来,大喊:‘莫儿!莫儿!’接着便跟它在地板上打打闹闹。我突然惊醒,发现自己和棉被揪成一团。我缓缓看向房间角落,莫儿睡觉的地方。当然什么也没有。我下楼走到莫儿的坟边,站着倾听河水潺潺,感觉它的灵魂仍然不断膨胀,朝宇宙尽头延伸。

我的头点着点着,就这样沉沉睡去。一小时后,星光闪耀,我回房上床睡觉,感觉屋里也是涨满的,到处弥漫着莫儿的灵魂。那天晚上,我感觉听见狗门啪哒作响,莫儿的脚爪扫过地板,爬上楼梯,答答答。

它朝我脸上吹气,我睁开眼睛,发现莫儿就在床边,金黄泛红,眉毛一高一低地说:‘你要一只狗,就是我。’我从床上跳起来,大喊:‘莫儿!莫儿!’接着便跟它在地板上打打闹闹。我突然惊醒,发现自己和棉被揪成一团。

我缓缓看向房间角落,莫儿睡觉的地方。当然什么也没有。我下楼走到莫儿的坟边,站着倾听河水潺潺,感觉它的灵魂仍然不断膨胀,朝宇宙尽头延伸。我不晓得这巨大的感觉是莫儿,还是我们充溢在对方心里,或者根本是同一回事。我低头想像它躺在绿床上。虽然莫儿永远不会出来了,但我还是觉得这样一个小小的墓穴,对它这只天生喜欢漫游的狗儿来说,似乎太小了。

不过,我多虑了。当我抬头,只见它蹦蹦跳跳地穿越草地朝我跑来,既像星光,又像狗儿。

它甩着尾巴,前脚上下舞动,在我跟前转圈。

‘你在跳舞耶,老兄!’我大喊。

‘哈哈哈!’莫儿喘气回答,‘我在跳舞!我在跳舞!’”

我不晓得这巨大的感觉是莫儿,还是我们充溢在对方心里,或者根本是同一回事。我低头想像它躺在绿床上。虽然莫儿永远不会出来了,但我还是觉得这样一个小小的墓穴,对它这只天生喜欢漫游的狗儿来说,似乎太小了。不过,我多虑了。当我抬头,只见它蹦蹦跳跳地穿越草地朝我跑来,既像星光,又像狗儿。它甩着尾巴,前脚上下舞动,在我跟前转圈。‘你在跳舞耶,老兄!’我大喊。‘哈哈哈!’莫儿喘气回答,‘我在跳舞!我在跳舞!’”这真是充满诗意且十分灵动的文字。在这本书里,作者把想像力发挥到极致,他用温情而又有趣的语言,描述狗的生活,诱使读者更深入地思考自己与狗的关系。而对于那些爱狗的人士来说,这一点就更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我们都能像作者一样,建立一种平等的人狗关系,充分了解和尊重狗的需求和个性,或者,那将是狗和人类共同的幸福时刻吧!向各位朋友推荐一个关于狗的网站 http:www.dogfere.comsnsindex.php 

,身体的锁、心灵的锁、生命的锁,甚至将锁链完全抛开,让狗学会独立,跟随自己的鼻子,自由奔跑。”作者在这里所表达的,近乎于一种万物平等的观念。这是一种很古老的观念,也是一种很现代的观念。说它很古老,是因为人类在其童年时期,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有过这样一个阶段,即不把自身看作是自然之外的东西。这种观念后来上升为理论,在中国就是天人合一,就是道法自然。人被看作是自然的一部分,而不是天之娇子。说它很现代,则根源于现代社会对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所进行的拷问和反思。自然不是人类的奴仆,不是人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人类应该学会与自然和谐相处。凯拉索在处理他和莫儿的关系时所遵循的正是这样一种理念。在这里,他用自己的生命体验,展现了人类与动物的相互交融,打开了那扇通往狗类心灵世界的大门。他不是因为寂寞才需要这只狗,他发现,狗在寂寞的时候,也渴望平等、自由的交流。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受,他们进入各自的生活,以至生死不离。在故事的尾声,作者这样写道:“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我走过草坪在莫儿的坟边坐下,感觉它。我感觉它仿佛化成了渗透压,朝四面八方推去,直奔宇宙的尽头。我的头点着点着,就这样沉沉睡去。一小时后,星光闪耀,我回房上床睡觉,感觉屋里也是涨满的,到处弥漫着莫儿的灵魂。那天晚上,我感觉听见狗门啪哒作响,莫儿的脚爪扫过地板,爬上楼梯,答答答。它朝我脸上吹气,我睁开眼睛,发现莫儿就在床边,金黄泛红,眉毛一高一低地说:‘你要一只狗,就是我。’我从床上跳起来,大喊:‘莫儿!莫儿!’接着便跟它在地板上打打闹闹。我突然惊醒,发现自己和棉被揪成一团。我缓缓看向房间角落,莫儿睡觉的地方。当然什么也没有。我下楼走到莫儿的坟边,站着倾听河水潺潺,感觉它的灵魂仍然不断膨胀,朝宇宙尽头延伸。这真是充满诗意且十分灵动的文字。在这本书里,作者把想像力发挥到极致,他用温情而又有趣的语言,描述狗的生活,诱使读者更深入地思考自己与狗的关系。而对于那些爱狗的人士来说,这一点就更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我们都能像作者一样,建立一种平等的人狗关系,充分了解和尊重狗的需求和个性,或者,那将是狗和人类共同的幸福时刻吧!

 

我不晓得这巨大的感觉是莫儿,还是我们充溢在对方心里,或者根本是同一回事。我低头想像它躺在绿床上。虽然莫儿永远不会出来了,但我还是觉得这样一个小小的墓穴,对它这只天生喜欢漫游的狗儿来说,似乎太小了。不过,我多虑了。当我抬头,只见它蹦蹦跳跳地穿越草地朝我跑来,既像星光,又像狗儿。它甩着尾巴,前脚上下舞动,在我跟前转圈。‘你在跳舞耶,老兄!’我大喊。‘哈哈哈!’莫儿喘气回答,‘我在跳舞!我在跳舞!’”这真是充满诗意且十分灵动的文字。在这本书里,作者把想像力发挥到极致,他用温情而又有趣的语言,描述狗的生活,诱使读者更深入地思考自己与狗的关系。而对于那些爱狗的人士来说,这一点就更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我们都能像作者一样,建立一种平等的人狗关系,充分了解和尊重狗的需求和个性,或者,那将是狗和人类共同的幸福时刻吧!向各位朋友推荐一个关于狗的网站 http:www.dogfere.comsnsindex.php向各位朋友推荐一个关于狗的网站  http://www.dogfere.com/sns/index.php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