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下鲁城》:贴近时代 不离传统  

2008-11-20 23:5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鲁城》:贴近时代表现风格也略带喜剧色彩,为全剧的转折拓展了更大的空间。在历史记载中,我们也许找不到刘邦与张良、樊哙扮作商贩,冒险进入鲁城,私访民情的蛛丝马迹,但在新的历史书写中,这一笔却显得十分重要。因为它将吕雉关于“民心”的询问,落到了实处。按照剧中的表现,刘邦在鲁城看到了什么呢?就是以楚之旧精神为其表征的民心,就是“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警示。这样的民心让刘邦大为震惊。随后出现的场景,不仅让项伯和鲁城军民惊得目瞪口呆,也是观众始料不及的。我们看到,在刘邦的率领下,汉军皆缟素,礼送项羽的灵柩来到城下。这时,刘邦在项羽灵前洒泪一哭,有一大段唱腔,诉说他与项羽的交情,最后是深情一拜。这一拜,既感动了观众,也感动了项伯。他想到“一城故老”的生死,想到“悯苍生,恤百姓”的职责,几乎就要答应刘邦罢战言和了。但剧作家此时却突发奇想,让剧情再起波澜。已经要被感动和说服的项伯因“余恨未消”,向刘邦提出了“许我射三箭,万重仇怨一笔销”的要求。刘邦真的是很会讲“政治”的,他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只能答应项伯的请求。这三箭,第一箭射落汉军大旗,第二箭射落汉王御冠,第三箭射中了刘邦的心窝。诸位且末惊慌,射中刘邦心窝的这一箭,当然是支无头箭。这一刻我想起了传统京剧《打龙袍》,这里所表现的,正是中国特色的政治智慧。很显然,项伯射出的这三箭,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它不仅推动了戏剧舞台的高潮迭起,而且帮助实现了汉初从战乱到安定的平稳转换。刘邦在这里确实表现出一个政治家的胸怀和抱负。他的这种选择,除了对“民心”的利用,流氓的狡诈,也还有对天下大势的审时度势,是顺应了历史发展的要求。他知道,经过多年的战乱,老百姓是渴望和平的。他冒险承诺这三箭,就是看到了这种不可抗拒的大趋势。这种对于戏剧主题的开掘,恰恰突出了该剧“贴近时代,不离传统”的总体追求。在还原具体的历史情境的诉求中,历史书写者的历史观应该显得更加重要。没有现实的叙事立场和角度,具体的历史情境就变成了一堆毫无意义的琐碎的细节和平庸的故 不离传统

解玺璋

表现风格也略带喜剧色彩,为全剧的转折拓展了更大的空间。在历史记载中,我们也许找不到刘邦与张良、樊哙扮作商贩,冒险进入鲁城,私访民情的蛛丝马迹,但在新的历史书写中,这一笔却显得十分重要。因为它将吕雉关于“民心”的询问,落到了实处。按照剧中的表现,刘邦在鲁城看到了什么呢?就是以楚之旧精神为其表征的民心,就是“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警示。这样的民心让刘邦大为震惊。随后出现的场景,不仅让项伯和鲁城军民惊得目瞪口呆,也是观众始料不及的。我们看到,在刘邦的率领下,汉军皆缟素,礼送项羽的灵柩来到城下。这时,刘邦在项羽灵前洒泪一哭,有一大段唱腔,诉说他与项羽的交情,最后是深情一拜。这一拜,既感动了观众,也感动了项伯。他想到“一城故老”的生死,想到“悯苍生,恤百姓”的职责,几乎就要答应刘邦罢战言和了。但剧作家此时却突发奇想,让剧情再起波澜。已经要被感动和说服的项伯因“余恨未消”,向刘邦提出了“许我射三箭,万重仇怨一笔销”的要求。刘邦真的是很会讲“政治”的,他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只能答应项伯的请求。这三箭,第一箭射落汉军大旗,第二箭射落汉王御冠,第三箭射中了刘邦的心窝。诸位且末惊慌,射中刘邦心窝的这一箭,当然是支无头箭。这一刻我想起了传统京剧《打龙袍》,这里所表现的,正是中国特色的政治智慧。很显然,项伯射出的这三箭,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它不仅推动了戏剧舞台的高潮迭起,而且帮助实现了汉初从战乱到安定的平稳转换。刘邦在这里确实表现出一个政治家的胸怀和抱负。他的这种选择,除了对“民心”的利用,流氓的狡诈,也还有对天下大势的审时度势,是顺应了历史发展的要求。他知道,经过多年的战乱,老百姓是渴望和平的。他冒险承诺这三箭,就是看到了这种不可抗拒的大趋势。这种对于戏剧主题的开掘,恰恰突出了该剧“贴近时代,不离传统”的总体追求。在还原具体的历史情境的诉求中,历史书写者的历史观应该显得更加重要。没有现实的叙事立场和角度,具体的历史情境就变成了一堆毫无意义的琐碎的细节和平庸的故 

表现风格也略带喜剧色彩,为全剧的转折拓展了更大的空间。在历史记载中,我们也许找不到刘邦与张良、樊哙扮作商贩,冒险进入鲁城,私访民情的蛛丝马迹,但在新的历史书写中,这一笔却显得十分重要。因为它将吕雉关于“民心”的询问,落到了实处。按照剧中的表现,刘邦在鲁城看到了什么呢?就是以楚之旧精神为其表征的民心,就是“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警示。这样的民心让刘邦大为震惊。随后出现的场景,不仅让项伯和鲁城军民惊得目瞪口呆,也是观众始料不及的。我们看到,在刘邦的率领下,汉军皆缟素,礼送项羽的灵柩来到城下。这时,刘邦在项羽灵前洒泪一哭,有一大段唱腔,诉说他与项羽的交情,最后是深情一拜。这一拜,既感动了观众,也感动了项伯。他想到“一城故老”的生死,想到“悯苍生,恤百姓”的职责,几乎就要答应刘邦罢战言和了。但剧作家此时却突发奇想,让剧情再起波澜。已经要被感动和说服的项伯因“余恨未消”,向刘邦提出了“许我射三箭,万重仇怨一笔销”的要求。刘邦真的是很会讲“政治”的,他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只能答应项伯的请求。这三箭,第一箭射落汉军大旗,第二箭射落汉王御冠,第三箭射中了刘邦的心窝。诸位且末惊慌,射中刘邦心窝的这一箭,当然是支无头箭。这一刻我想起了传统京剧《打龙袍》,这里所表现的,正是中国特色的政治智慧。很显然,项伯射出的这三箭,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它不仅推动了戏剧舞台的高潮迭起,而且帮助实现了汉初从战乱到安定的平稳转换。刘邦在这里确实表现出一个政治家的胸怀和抱负。他的这种选择,除了对“民心”的利用,流氓的狡诈,也还有对天下大势的审时度势,是顺应了历史发展的要求。他知道,经过多年的战乱,老百姓是渴望和平的。他冒险承诺这三箭,就是看到了这种不可抗拒的大趋势。这种对于戏剧主题的开掘,恰恰突出了该剧“贴近时代,不离传统”的总体追求。在还原具体的历史情境的诉求中,历史书写者的历史观应该显得更加重要。没有现实的叙事立场和角度,具体的历史情境就变成了一堆毫无意义的琐碎的细节和平庸的故《下鲁城》:贴近时代  不离传统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下鲁城》:贴近时代不离传统解玺璋新编京剧《下鲁城》所讲述的故事,发生在秦末楚汉相争之间。项羽乌江自刎后,楚地大部归汉,唯有项羽生前的封邑――鲁城不降。刘邦为搞清原因,微服私访,深为鲁城军民的大义、从容所感动。最终,汉军缟素送项羽棺椁到鲁城,鲁城遂降。这个故事情节并不复杂。它所要表达的,也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项伯及鲁城军民不为强权所屈服的精神和节操,二是刘邦与其谋臣将帅及吕雉所表现出来的政治智慧。鲁城是个弹丸小城,刘邦率十万大军压境,又是乘胜而来,无论如何鲁城都难以自保。《史记·高祖本纪》记载:“鲁为楚坚守不下。汉王引诸侯兵北,示鲁父老项羽头,鲁乃降。遂以鲁公号葬项羽毂城。”《汉书·高帝纪》记载略详:“楚地悉定,独鲁不下。汉王引天下兵欲屠之,为其守节礼义之国,乃持羽头示其父兄,鲁乃降。初,怀王封羽为鲁公,及死,鲁又为之坚守,故以鲁公葬羽于毂城。汉王为发(丧),哭临而去,”看来,刘邦是动过屠城念头的。为什么没屠?不清楚。于是,重新书写这段历史的人就获得了比较大的想象的空间。戏一开场,刘邦是发了火的。大凡打了胜仗,而且就要夺取天下,以为天下将要入己私囊的人,火气都很大。他已经习惯了接受望风归降,忽然遇到一个小小的鲁城,“为楚坚守”,“独鲁不下”,汉王情急之中,“欲屠之”,也很正常。问题就这样提出来了。张良和吕雉都反对刘邦的主张。剧中专设“劝夫”一场,吕雉要他想想,秦失天下为了什么?汉家能得天下,又为了什么?都在“民心”这两个字。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刘邦却认为这是“妇人之仁”。张良则悄悄来到鲁城,去见项伯,并对他晓以大义,希望他能为鲁城父老着想,放弃抵抗,从而避免这场生灵涂炭的血战。但项伯做不到这一点,他坚信:“天下之理,非横武所能压倒;天下之人,非淫威所能征服。”这时,舞台上的冲突已经发展到剑拔弩张的程度,大战一触即发。而接下来的“探城”一场,却是紧张之后的缓冲,所谓一张一弛,《下鲁城》:贴近时代  不离传统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下鲁城》:贴近时代不离传统解玺璋新编京剧《下鲁城》所讲述的故事,发生在秦末楚汉相争之间。项羽乌江自刎后,楚地大部归汉,唯有项羽生前的封邑――鲁城不降。刘邦为搞清原因,微服私访,深为鲁城军民的大义、从容所感动。最终,汉军缟素送项羽棺椁到鲁城,鲁城遂降。这个故事情节并不复杂。它所要表达的,也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项伯及鲁城军民不为强权所屈服的精神和节操,二是刘邦与其谋臣将帅及吕雉所表现出来的政治智慧。鲁城是个弹丸小城,刘邦率十万大军压境,又是乘胜而来,无论如何鲁城都难以自保。《史记·高祖本纪》记载:“鲁为楚坚守不下。汉王引诸侯兵北,示鲁父老项羽头,鲁乃降。遂以鲁公号葬项羽毂城。”《汉书·高帝纪》记载略详:“楚地悉定,独鲁不下。汉王引天下兵欲屠之,为其守节礼义之国,乃持羽头示其父兄,鲁乃降。初,怀王封羽为鲁公,及死,鲁又为之坚守,故以鲁公葬羽于毂城。汉王为发(丧),哭临而去,”看来,刘邦是动过屠城念头的。为什么没屠?不清楚。于是,重新书写这段历史的人就获得了比较大的想象的空间。戏一开场,刘邦是发了火的。大凡打了胜仗,而且就要夺取天下,以为天下将要入己私囊的人,火气都很大。他已经习惯了接受望风归降,忽然遇到一个小小的鲁城,“为楚坚守”,“独鲁不下”,汉王情急之中,“欲屠之”,也很正常。问题就这样提出来了。张良和吕雉都反对刘邦的主张。剧中专设“劝夫”一场,吕雉要他想想,秦失天下为了什么?汉家能得天下,又为了什么?都在“民心”这两个字。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刘邦却认为这是“妇人之仁”。张良则悄悄来到鲁城,去见项伯,并对他晓以大义,希望他能为鲁城父老着想,放弃抵抗,从而避免这场生灵涂炭的血战。但项伯做不到这一点,他坚信:“天下之理,非横武所能压倒;天下之人,非淫威所能征服。”这时,舞台上的冲突已经发展到剑拔弩张的程度,大战一触即发。而接下来的“探城”一场,却是紧张之后的缓冲,所谓一张一弛,《下鲁城》:贴近时代  不离传统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事。事实上,《下鲁城》的贴近时代,不离传统,除了表现为历史道德观念的深入开掘,更多的还在于唱腔、表演及舞台空间的创新与传承。在这个戏里,唱腔既是传统的,又是现代的,刘邦、项伯、吕雉、老妪都有味道十足的唱段。在戏的高潮处,刘邦、项伯、吕雉的对唱,“生、旦、净”交织在一起,唱出了感怀忧愤、兴亡喟叹的意蕴。作曲在选择音乐元素的时候,并没有拘泥于“皮黄”,其中既有琵琶曲《十面埋伏》和《霸王卸甲》的曲调,又有京韵大鼓及单弦、琴书的曲调,剧中吕后的扮演者王蓉蓉的唱腔中就有一个新的调式,人称“京调二簧”,就是用京剧的二簧和京韵大鼓以及单弦、琴书融合而成的一个新调。而刘邦的唱腔中,也明显采用了山东吕剧的音乐元素。这些改变并没有破坏京剧本身的特色,而是丰富了它的表现力,使得京剧的味道听上去更浓更纯了。这正是艺术的辩证法。在新的时代,新编京剧脱离京剧是不行的,不思变革,固守传统也是不行的。它的生机就在这变与不变之间。从该剧舞台空间的处理以及演员舞蹈的编排上,我们也能体会到艺术家们的良苦用心。

 

表现风格也略带喜剧色彩,为全剧的转折拓展了更大的空间。在历史记载中,我们也许找不到刘邦与张良、樊哙扮作商贩,冒险进入鲁城,私访民情的蛛丝马迹,但在新的历史书写中,这一笔却显得十分重要。因为它将吕雉关于“民心”的询问,落到了实处。按照剧中的表现,刘邦在鲁城看到了什么呢?就是以楚之旧精神为其表征的民心,就是“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警示。这样的民心让刘邦大为震惊。随后出现的场景,不仅让项伯和鲁城军民惊得目瞪口呆,也是观众始料不及的。我们看到,在刘邦的率领下,汉军皆缟素,礼送项羽的灵柩来到城下。这时,刘邦在项羽灵前洒泪一哭,有一大段唱腔,诉说他与项羽的交情,最后是深情一拜。这一拜,既感动了观众,也感动了项伯。他想到“一城故老”的生死,想到“悯苍生,恤百姓”的职责,几乎就要答应刘邦罢战言和了。但剧作家此时却突发奇想,让剧情再起波澜。已经要被感动和说服的项伯因“余恨未消”,向刘邦提出了“许我射三箭,万重仇怨一笔销”的要求。刘邦真的是很会讲“政治”的,他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只能答应项伯的请求。这三箭,第一箭射落汉军大旗,第二箭射落汉王御冠,第三箭射中了刘邦的心窝。诸位且末惊慌,射中刘邦心窝的这一箭,当然是支无头箭。这一刻我想起了传统京剧《打龙袍》,这里所表现的,正是中国特色的政治智慧。很显然,项伯射出的这三箭,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它不仅推动了戏剧舞台的高潮迭起,而且帮助实现了汉初从战乱到安定的平稳转换。刘邦在这里确实表现出一个政治家的胸怀和抱负。他的这种选择,除了对“民心”的利用,流氓的狡诈,也还有对天下大势的审时度势,是顺应了历史发展的要求。他知道,经过多年的战乱,老百姓是渴望和平的。他冒险承诺这三箭,就是看到了这种不可抗拒的大趋势。这种对于戏剧主题的开掘,恰恰突出了该剧“贴近时代,不离传统”的总体追求。在还原具体的历史情境的诉求中,历史书写者的历史观应该显得更加重要。没有现实的叙事立场和角度,具体的历史情境就变成了一堆毫无意义的琐碎的细节和平庸的故《下鲁城》:贴近时代  不离传统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新编京剧《下鲁城》所讲述的故事,发生在秦末楚汉相争之间。项羽乌江自刎后,楚地大部归汉,唯有项羽生前的封邑――《下鲁城》:贴近时代不离传统解玺璋新编京剧《下鲁城》所讲述的故事,发生在秦末楚汉相争之间。项羽乌江自刎后,楚地大部归汉,唯有项羽生前的封邑――鲁城不降。刘邦为搞清原因,微服私访,深为鲁城军民的大义、从容所感动。最终,汉军缟素送项羽棺椁到鲁城,鲁城遂降。这个故事情节并不复杂。它所要表达的,也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项伯及鲁城军民不为强权所屈服的精神和节操,二是刘邦与其谋臣将帅及吕雉所表现出来的政治智慧。鲁城是个弹丸小城,刘邦率十万大军压境,又是乘胜而来,无论如何鲁城都难以自保。《史记·高祖本纪》记载:“鲁为楚坚守不下。汉王引诸侯兵北,示鲁父老项羽头,鲁乃降。遂以鲁公号葬项羽毂城。”《汉书·高帝纪》记载略详:“楚地悉定,独鲁不下。汉王引天下兵欲屠之,为其守节礼义之国,乃持羽头示其父兄,鲁乃降。初,怀王封羽为鲁公,及死,鲁又为之坚守,故以鲁公葬羽于毂城。汉王为发(丧),哭临而去,”看来,刘邦是动过屠城念头的。为什么没屠?不清楚。于是,重新书写这段历史的人就获得了比较大的想象的空间。戏一开场,刘邦是发了火的。大凡打了胜仗,而且就要夺取天下,以为天下将要入己私囊的人,火气都很大。他已经习惯了接受望风归降,忽然遇到一个小小的鲁城,“为楚坚守”,“独鲁不下”,汉王情急之中,“欲屠之”,也很正常。问题就这样提出来了。张良和吕雉都反对刘邦的主张。剧中专设“劝夫”一场,吕雉要他想想,秦失天下为了什么?汉家能得天下,又为了什么?都在“民心”这两个字。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刘邦却认为这是“妇人之仁”。张良则悄悄来到鲁城,去见项伯,并对他晓以大义,希望他能为鲁城父老着想,放弃抵抗,从而避免这场生灵涂炭的血战。但项伯做不到这一点,他坚信:“天下之理,非横武所能压倒;天下之人,非淫威所能征服。”这时,舞台上的冲突已经发展到剑拔弩张的程度,大战一触即发。而接下来的“探城”一场,却是紧张之后的缓冲,所谓一张一弛,鲁城不降。刘邦为搞清原因,微服私访,深为鲁城军民的大义、从容所感动。最终,汉军缟素送项羽棺椁到鲁城,鲁城遂降。

 

《下鲁城》:贴近时代不离传统解玺璋新编京剧《下鲁城》所讲述的故事,发生在秦末楚汉相争之间。项羽乌江自刎后,楚地大部归汉,唯有项羽生前的封邑――鲁城不降。刘邦为搞清原因,微服私访,深为鲁城军民的大义、从容所感动。最终,汉军缟素送项羽棺椁到鲁城,鲁城遂降。这个故事情节并不复杂。它所要表达的,也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项伯及鲁城军民不为强权所屈服的精神和节操,二是刘邦与其谋臣将帅及吕雉所表现出来的政治智慧。鲁城是个弹丸小城,刘邦率十万大军压境,又是乘胜而来,无论如何鲁城都难以自保。《史记·高祖本纪》记载:“鲁为楚坚守不下。汉王引诸侯兵北,示鲁父老项羽头,鲁乃降。遂以鲁公号葬项羽毂城。”《汉书·高帝纪》记载略详:“楚地悉定,独鲁不下。汉王引天下兵欲屠之,为其守节礼义之国,乃持羽头示其父兄,鲁乃降。初,怀王封羽为鲁公,及死,鲁又为之坚守,故以鲁公葬羽于毂城。汉王为发(丧),哭临而去,”看来,刘邦是动过屠城念头的。为什么没屠?不清楚。于是,重新书写这段历史的人就获得了比较大的想象的空间。戏一开场,刘邦是发了火的。大凡打了胜仗,而且就要夺取天下,以为天下将要入己私囊的人,火气都很大。他已经习惯了接受望风归降,忽然遇到一个小小的鲁城,“为楚坚守”,“独鲁不下”,汉王情急之中,“欲屠之”,也很正常。问题就这样提出来了。张良和吕雉都反对刘邦的主张。剧中专设“劝夫”一场,吕雉要他想想,秦失天下为了什么?汉家能得天下,又为了什么?都在“民心”这两个字。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刘邦却认为这是“妇人之仁”。张良则悄悄来到鲁城,去见项伯,并对他晓以大义,希望他能为鲁城父老着想,放弃抵抗,从而避免这场生灵涂炭的血战。但项伯做不到这一点,他坚信:“天下之理,非横武所能压倒;天下之人,非淫威所能征服。”这时,舞台上的冲突已经发展到剑拔弩张的程度,大战一触即发。而接下来的“探城”一场,却是紧张之后的缓冲,所谓一张一弛,

这个故事情节并不复杂。它所要表达的,也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项伯及鲁城军民不为强权所屈服的精神和节操,二是刘邦与其谋臣将帅及吕雉所表现出来的政治智慧。鲁城是个弹丸小城,刘邦率十万大军压境,又是乘胜而来,无论如何鲁城都难以自保。《史记·高祖本纪》记载:“鲁为楚坚守不下。汉王引诸侯兵北,示鲁父老项羽头,鲁乃降。遂以鲁公号葬项羽毂城。”《汉书·高帝纪》记载略详:“楚地悉定,独鲁不下。汉王引天下兵欲屠之,为其守节礼义之国,乃持羽头示其父兄,鲁乃降。初,怀王封羽为鲁公,及死,鲁又为之坚守,故以鲁公葬羽于毂城。汉王为发(丧),哭临而去,”看来,刘邦是动过屠城念头的。为什么没屠?不清楚。于是,重新书写这段历史的人就获得了比较大的想象的空间。戏一开场,刘邦是发了火的。大凡打了胜仗,而且就要夺取天下,以为天下将要入己私囊的人,火气都很大。他已经习惯了接受望风归降,忽然遇到一个小小的鲁城,“为楚坚守”,“独鲁不下”,汉王情急之中,“欲屠之”,也很正常。

 

问题就这样提出来了。张良和吕雉都反对刘邦的主张。剧中专设“劝夫”一场,吕雉要他想想,秦失天下为了什么?汉家能得天下,又为了什么?都在“民心”这两个字。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刘邦却认为这是“妇人之仁”。张良则悄悄来到鲁城,去见项伯,并对他晓以大义,希望他能为鲁城父老着想,放弃抵抗,从而避免这场生灵涂炭的血战。但项伯做不到这一点,他坚信:“天下之理,非横武所能压倒;天下之人,非淫威所能征服。”这时,舞台上的冲突已经发展到剑拔弩张的程度,大战一触即发。而接下来的“探城”一场,却是紧张之后的缓冲,所谓一张一弛,表现风格也略带喜剧色彩,为全剧的转折拓展了更大的空间。在历史记载中,我们也许找不到刘邦与张良、樊哙扮作商贩,冒险进入鲁城,私访民情的蛛丝马迹,但在新的历史书写中,这一笔却显得十分重要。因为它将吕雉关于“民心”的询问,落到了实处。按照剧中的表现,刘邦在鲁城看到了什么呢?就是以楚之旧精神为其表征的民心,就是“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警示。这样的民心让刘邦大为震惊。随后出现的场景,不仅让项伯和鲁城军民惊得目瞪口呆,也是观众始料不及的。我们看到,在刘邦的率领下,汉军皆缟素,礼送项羽的灵柩来到城下。这时,刘邦在项羽灵前洒泪一哭,有一大段唱腔,诉说他与项羽的交情,最后是深情一拜。这一拜,既感动了观众,也感动了项伯。他想到“一城故老”的生死,想到“悯苍生,恤百姓”的职责,几乎就要答应刘邦罢战言和了。但剧作家此时却突发奇想,让剧情再起波澜。已经要被感动和说服的项伯因“余恨未消”,向刘邦提出了“许我射三箭,万重仇怨一笔销”的要求。刘邦真的是很会讲“政治”的,他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只能答应项伯的请求。这三箭,第一箭射落汉军大旗,第二箭射落汉王御冠,第三箭射中了刘邦的心窝。诸位且末惊慌,射中刘邦心窝的这一箭,当然是支无头箭。这一刻我想起了传统京剧《打龙袍》,这里所表现的,正是中国特色的政治智慧。

 

事。事实上,《下鲁城》的贴近时代,不离传统,除了表现为历史道德观念的深入开掘,更多的还在于唱腔、表演及舞台空间的创新与传承。在这个戏里,唱腔既是传统的,又是现代的,刘邦、项伯、吕雉、老妪都有味道十足的唱段。在戏的高潮处,刘邦、项伯、吕雉的对唱,“生、旦、净”交织在一起,唱出了感怀忧愤、兴亡喟叹的意蕴。作曲在选择音乐元素的时候,并没有拘泥于“皮黄”,其中既有琵琶曲《十面埋伏》和《霸王卸甲》的曲调,又有京韵大鼓及单弦、琴书的曲调,剧中吕后的扮演者王蓉蓉的唱腔中就有一个新的调式,人称“京调二簧”,就是用京剧的二簧和京韵大鼓以及单弦、琴书融合而成的一个新调。而刘邦的唱腔中,也明显采用了山东吕剧的音乐元素。这些改变并没有破坏京剧本身的特色,而是丰富了它的表现力,使得京剧的味道听上去更浓更纯了。这正是艺术的辩证法。在新的时代,新编京剧脱离京剧是不行的,不思变革,固守传统也是不行的。它的生机就在这变与不变之间。从该剧舞台空间的处理以及演员舞蹈的编排上,我们也能体会到艺术家们的良苦用心。很显然,项伯射出的这三箭,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它不仅推动了戏剧舞台的高潮迭起,而且帮助实现了汉初从战乱到安定的平稳转换。刘邦在这里确实表现出一个政治家的胸怀和抱负。他的这种选择,除了对“民心”的利用,流氓的狡诈,也还有对天下大势的审时度势,是顺应了历史发展的要求。他知道,经过多年的战乱,老百姓是渴望和平的。他冒险承诺这三箭,就是看到了这种不可抗拒的大趋势。这种对于戏剧主题的开掘,恰恰突出了该剧“贴近时代,不离传统”的总体追求。在还原具体的历史情境的诉求中,历史书写者的历史观应该显得更加重要。没有现实的叙事立场和角度,具体的历史情境就变成了一堆毫无意义的琐碎的细节和平庸的故事。

 

事实上,《下鲁城》的贴近时代,不离传统,除了表现为历史道德观念的深入开掘,更多的还在于唱腔、表演及舞台空间的创新与传承。在这个戏里,唱腔既是传统的,又是现代的,刘邦、项伯、吕雉、老妪都有味道十足的唱段。在戏的高潮处,刘邦、项伯、吕雉的对唱,“生、旦、净”交织在一起,唱出了感怀忧愤、兴亡喟叹的意蕴。作曲在选择音乐元素的时候,并没有拘泥于“皮黄”,其中既有琵琶曲《十面埋伏》和《霸王卸甲》的曲调,又有京韵大鼓及单弦、琴书的曲调,剧中吕后的扮演者王蓉蓉的唱腔中就有一个新的调式,人称“京调二簧”,就是用京剧的二簧和京韵大鼓以及单弦、琴书融合而成的一个新调。而刘邦的唱腔中,也明显采用了山东吕剧的音乐元素。这些改变并没有破坏京剧本身的特色,而是丰富了它的表现力,使得京剧的味道听上去更浓更纯了。这正是艺术的辩证法。在新的时代,新编京剧脱离京剧是不行的,不思变革,固守传统也是不行的。它的生机就在这变与不变之间。从该剧舞台空间的处理以及演员舞蹈的编排上,我们也能体会到艺术家们的良苦用心。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