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谁该为京剧的衰落负责?  

2008-12-17 14:5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式化为手段的写意特点。这类京剧被讥为‘话剧加唱’是并不过分的。”最后回到梅兰芳先生“移步而不换形”这一命题,它不仅是一个观点,而是关乎整个中国传统戏曲命运的核心。梅兰芳先生当时是这么说的:“我想京剧的思想改革和技术改革最好不必混为一谈,后者在原则上应该让它保留下来,而前者也要经过充分的准备和慎重的考虑,再行修改,才不会发生错误。因为京剧是一种古典艺术,有它几千年的传统,因此我们修改起来也就更得慎重,改要改得天衣无缝,让大家看不出一点痕迹来,不然的话,就一定会生硬,勉强,这样,他所得到的效果也就变小了。俗语说:‘移步换形’,今天的戏剧改革工作却要做到‘移步’而不‘换形’。”按照吴小如先生的解释:“所谓‘移步’指我国一切戏曲艺术形式(无疑也包括其中的代表剧种昆曲和京剧)的进步和发展;所谓‘形’,则指我国民族戏曲艺术的传统特色,包括它的传统表现手段。”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京剧的虚拟性、程式化、写意型的表演体系。京剧的一切改革或改良,都应以此为基本前提。

贴近时代,不离传统:京剧百年变革之梦的思考

式化为手段的写意特点。这类京剧被讥为‘话剧加唱’是并不过分的。”最后回到梅兰芳先生“移步而不换形”这一命题,它不仅是一个观点,而是关乎整个中国传统戏曲命运的核心。梅兰芳先生当时是这么说的:“我想京剧的思想改革和技术改革最好不必混为一谈,后者在原则上应该让它保留下来,而前者也要经过充分的准备和慎重的考虑,再行修改,才不会发生错误。因为京剧是一种古典艺术,有它几千年的传统,因此我们修改起来也就更得慎重,改要改得天衣无缝,让大家看不出一点痕迹来,不然的话,就一定会生硬,勉强,这样,他所得到的效果也就变小了。俗语说:‘移步换形’,今天的戏剧改革工作却要做到‘移步’而不‘换形’。”按照吴小如先生的解释:“所谓‘移步’指我国一切戏曲艺术形式(无疑也包括其中的代表剧种昆曲和京剧)的进步和发展;所谓‘形’,则指我国民族戏曲艺术的传统特色,包括它的传统表现手段。”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京剧的虚拟性、程式化、写意型的表演体系。京剧的一切改革或改良,都应以此为基本前提。解玺璋

 

当年引起《新青年》同人群起而攻之的张厚载的文章,提出了对于中国传统戏曲,特别是京剧的看法,可以归纳为三条:第一,中国旧戏是假像的,即“把一切事情和物件都用抽象的方法表现出来”,也就是“假象会意”的方法;第二,中国旧戏,无论文戏武戏,都有一定的规律;第三,中国旧戏拿音乐和唱工来感触人。

 

看了梅兰芳的演出后曾说:“中国戏剧摒弃了一切摹仿手段。”这种对于中国戏曲的看法,在外国戏剧家中是相当普遍的。1930年,梅兰芳访美演出,评论家勃鲁克斯·阿特金逊在《纽约世界报》上撰文,一针见血地指出:“在想象力方面,从来不像京戏那样驰骋自如。”史达克·扬在纽约看了梅兰芳的演出说:“从前听人说中国戏不真实,但现在看了,觉得中国表演艺术非常真,不过不是写实的真,而是艺术的真。使观众看了比本来的真还要真。”1935年,梅兰芳访苏,苏联导演爱森斯坦说:“京剧不同于西方摹仿式的表达常规,而使人产生一种奇特的‘抽象性’(案,应作写意性)的深刻印象。它所表现的范例不仅在于一物可以用来标示另一物(案,此说近于前人对‘比’所作的注疏),而且可以标示许多不同的实物和概念,从而显示了极大的灵活性。比如一张桌子可以作饭桌、作公案,也可以作祭坛等等。同一个尘拂可以作为打扫房间的工具,也可以作为神祗和精灵所执的标志。这种多重性,类似中国象形文字(案,应为义符文字)各个单字可连缀成词,而其渊源则来自中国的传统文化。”他还说:“那种一再折磨我们艺术的所谓忠实于生活的要求,与其说是先进的,毋宁说是落后的审美观。”其实,改革京剧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往往忘记了写意的特点,而用摹仿的手段,去向写实靠拢。特别是在写实或真实成为某种意识形态的时候,更没有道理好讲。可是,在中国的传统文化精神中,写意也是可以表现出真实性的,这就是“以神传真”。宗白华先生有一次就曾讲道:“中国戏曲是以表演为主的。前几天看了豫剧《抬花轿》,表演得很好,抬和坐,动作都是虚拟的。抬着过桥,真给人以过桥的感觉。但是在台上并没有给人看到真实的轿子。只要表演得逼真,观众并不要求有一个真的轿子。”这正是王元化先生讲过的:“在京剧舞台上,任何写实的东西都变成实中有虚和以虚代实的写意性的东西。现在有些经过改革的京剧引进话剧的表演和布景,硬加进写实的成分,结果就破坏了京剧以程

王元化后来谈到张厚载的这种意见,认为他的“假象会意,自由时空”这八个字开启了后来探讨京剧特征的先河。后面四个字“自由时空”则是指京剧的舞台调度的灵活性。它不仅突破了西方古典剧的三一律,也突破了话剧三堵墙规定时空的限制。这种舞台调度的灵活性,使得京剧舞台在时间和空间上取得了无限扩展的可能性。而“假象会意”这四个字则概括了京剧艺术的最重要的特征写意性和虚拟性。

看了梅兰芳的演出后曾说:“中国戏剧摒弃了一切摹仿手段。”这种对于中国戏曲的看法,在外国戏剧家中是相当普遍的。1930年,梅兰芳访美演出,评论家勃鲁克斯·阿特金逊在《纽约世界报》上撰文,一针见血地指出:“在想象力方面,从来不像京戏那样驰骋自如。”史达克·扬在纽约看了梅兰芳的演出说:“从前听人说中国戏不真实,但现在看了,觉得中国表演艺术非常真,不过不是写实的真,而是艺术的真。使观众看了比本来的真还要真。”1935年,梅兰芳访苏,苏联导演爱森斯坦说:“京剧不同于西方摹仿式的表达常规,而使人产生一种奇特的‘抽象性’(案,应作写意性)的深刻印象。它所表现的范例不仅在于一物可以用来标示另一物(案,此说近于前人对‘比’所作的注疏),而且可以标示许多不同的实物和概念,从而显示了极大的灵活性。比如一张桌子可以作饭桌、作公案,也可以作祭坛等等。同一个尘拂可以作为打扫房间的工具,也可以作为神祗和精灵所执的标志。这种多重性,类似中国象形文字(案,应为义符文字)各个单字可连缀成词,而其渊源则来自中国的传统文化。”他还说:“那种一再折磨我们艺术的所谓忠实于生活的要求,与其说是先进的,毋宁说是落后的审美观。”其实,改革京剧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往往忘记了写意的特点,而用摹仿的手段,去向写实靠拢。特别是在写实或真实成为某种意识形态的时候,更没有道理好讲。可是,在中国的传统文化精神中,写意也是可以表现出真实性的,这就是“以神传真”。宗白华先生有一次就曾讲道:“中国戏曲是以表演为主的。前几天看了豫剧《抬花轿》,表演得很好,抬和坐,动作都是虚拟的。抬着过桥,真给人以过桥的感觉。但是在台上并没有给人看到真实的轿子。只要表演得逼真,观众并不要求有一个真的轿子。”这正是王元化先生讲过的:“在京剧舞台上,任何写实的东西都变成实中有虚和以虚代实的写意性的东西。现在有些经过改革的京剧引进话剧的表演和布景,硬加进写实的成分,结果就破坏了京剧以程 

稍晚,余上沅更将中西戏剧进行了比较,称中西戏剧的不同特点,乃在于“一个重写实,一个重写意”。

式化为手段的写意特点。这类京剧被讥为‘话剧加唱’是并不过分的。”最后回到梅兰芳先生“移步而不换形”这一命题,它不仅是一个观点,而是关乎整个中国传统戏曲命运的核心。梅兰芳先生当时是这么说的:“我想京剧的思想改革和技术改革最好不必混为一谈,后者在原则上应该让它保留下来,而前者也要经过充分的准备和慎重的考虑,再行修改,才不会发生错误。因为京剧是一种古典艺术,有它几千年的传统,因此我们修改起来也就更得慎重,改要改得天衣无缝,让大家看不出一点痕迹来,不然的话,就一定会生硬,勉强,这样,他所得到的效果也就变小了。俗语说:‘移步换形’,今天的戏剧改革工作却要做到‘移步’而不‘换形’。”按照吴小如先生的解释:“所谓‘移步’指我国一切戏曲艺术形式(无疑也包括其中的代表剧种昆曲和京剧)的进步和发展;所谓‘形’,则指我国民族戏曲艺术的传统特色,包括它的传统表现手段。”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京剧的虚拟性、程式化、写意型的表演体系。京剧的一切改革或改良,都应以此为基本前提。 

1932年,程砚秋赴欧考察,一年后回国,在其撰写的考察报告中,他也采取了相同的说法。他在《赴欧考察戏曲音乐报告书》中写道:“兑勒先生很诚恳地对我说:‘欧洲戏剧和中国戏剧的自身都各有缺点,都需要改良。中国如果采用欧洲的布景以改良戏剧,无异于饮毒酒自杀,因为布景正是欧洲的缺点。’”他还说:“提鞭当马,搬椅作门,以至于开门和上楼等仅用手足作姿势,国内曾有人说这些是中国戏剧最幼稚的部分,而欧洲有不少戏剧家则认为是中国戏剧最成熟的部分。”后来他离开欧洲,道经莫斯科的时候,在一个小剧场里,看到演员用木凳代替马,以木棒击木凳表示跑马,便向他们介绍京剧的趟马动作。他们看了都表示折服。在法国,兑勒也提到这种办法,认为“这是可珍贵的写意的演剧术”。

式化为手段的写意特点。这类京剧被讥为‘话剧加唱’是并不过分的。”最后回到梅兰芳先生“移步而不换形”这一命题,它不仅是一个观点,而是关乎整个中国传统戏曲命运的核心。梅兰芳先生当时是这么说的:“我想京剧的思想改革和技术改革最好不必混为一谈,后者在原则上应该让它保留下来,而前者也要经过充分的准备和慎重的考虑,再行修改,才不会发生错误。因为京剧是一种古典艺术,有它几千年的传统,因此我们修改起来也就更得慎重,改要改得天衣无缝,让大家看不出一点痕迹来,不然的话,就一定会生硬,勉强,这样,他所得到的效果也就变小了。俗语说:‘移步换形’,今天的戏剧改革工作却要做到‘移步’而不‘换形’。”按照吴小如先生的解释:“所谓‘移步’指我国一切戏曲艺术形式(无疑也包括其中的代表剧种昆曲和京剧)的进步和发展;所谓‘形’,则指我国民族戏曲艺术的传统特色,包括它的传统表现手段。”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京剧的虚拟性、程式化、写意型的表演体系。京剧的一切改革或改良,都应以此为基本前提。 

京剧不仅在舞台布景上应是虚拟性的,写意的,在其他方面,如身段、唱腔、服饰等等,也都应是虚拟性、程式化、写意型的。这才构成一个和谐的整体。戈登克莱(驰名当代的戏剧家)在美国看了梅兰芳的演出后曾说:“中国戏剧摒弃了一切摹仿手段。”这种对于中国戏曲的看法,在外国戏剧家中是相当普遍的。1930年,梅兰芳访美演出,评论家勃鲁克斯·阿特金逊在《纽约世界报》上撰文,一针见血地指出:“在想象力方面,从来不像京戏那样驰骋自如。”史达克·扬在纽约看了梅兰芳的演出说:“从前听人说中国戏不真实,但现在看了,觉得中国表演艺术非常真,不过不是写实的真,而是艺术的真。使观众看了比本来的真还要真。”

 

看了梅兰芳的演出后曾说:“中国戏剧摒弃了一切摹仿手段。”这种对于中国戏曲的看法,在外国戏剧家中是相当普遍的。1930年,梅兰芳访美演出,评论家勃鲁克斯·阿特金逊在《纽约世界报》上撰文,一针见血地指出:“在想象力方面,从来不像京戏那样驰骋自如。”史达克·扬在纽约看了梅兰芳的演出说:“从前听人说中国戏不真实,但现在看了,觉得中国表演艺术非常真,不过不是写实的真,而是艺术的真。使观众看了比本来的真还要真。”1935年,梅兰芳访苏,苏联导演爱森斯坦说:“京剧不同于西方摹仿式的表达常规,而使人产生一种奇特的‘抽象性’(案,应作写意性)的深刻印象。它所表现的范例不仅在于一物可以用来标示另一物(案,此说近于前人对‘比’所作的注疏),而且可以标示许多不同的实物和概念,从而显示了极大的灵活性。比如一张桌子可以作饭桌、作公案,也可以作祭坛等等。同一个尘拂可以作为打扫房间的工具,也可以作为神祗和精灵所执的标志。这种多重性,类似中国象形文字(案,应为义符文字)各个单字可连缀成词,而其渊源则来自中国的传统文化。”他还说:“那种一再折磨我们艺术的所谓忠实于生活的要求,与其说是先进的,毋宁说是落后的审美观。”其实,改革京剧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往往忘记了写意的特点,而用摹仿的手段,去向写实靠拢。特别是在写实或真实成为某种意识形态的时候,更没有道理好讲。可是,在中国的传统文化精神中,写意也是可以表现出真实性的,这就是“以神传真”。宗白华先生有一次就曾讲道:“中国戏曲是以表演为主的。前几天看了豫剧《抬花轿》,表演得很好,抬和坐,动作都是虚拟的。抬着过桥,真给人以过桥的感觉。但是在台上并没有给人看到真实的轿子。只要表演得逼真,观众并不要求有一个真的轿子。”这正是王元化先生讲过的:“在京剧舞台上,任何写实的东西都变成实中有虚和以虚代实的写意性的东西。现在有些经过改革的京剧引进话剧的表演和布景,硬加进写实的成分,结果就破坏了京剧以程1935年,梅兰芳访苏,苏联导演爱森斯坦说:“京剧不同于西方摹仿式的表达常规,而使人产生一种奇特的‘抽象性’(案,应作写意性)的深刻印象。它所表现的范例不仅在于一物可以用来标示另一物(案,此说近于前人对‘比’所作的注疏),而且可以标示许多不同的实物和概念,从而显示了极大的灵活性。比如一张桌子可以作饭桌、作公案,也可以作祭坛等等。同一个尘拂可以作为打扫房间的工具,也可以作为神祗和精灵所执的标志。这种多重性,类似中国象形文字(案,应为义符文字)各个单字可连缀成词,而其渊源则来自中国的传统文化。”他还说:“那种一再折磨我们艺术的所谓忠实于生活的要求,与其说是先进的,毋宁说是落后的审美观。”

贴近时代,不离传统:京剧百年变革之梦的思考解玺璋三当年引起《新青年》同人群起而攻之的张厚载的文章,提出了对于中国传统戏曲,特别是京剧的看法,可以归纳为三条:第一,中国旧戏是假像的,即“把一切事情和物件都用抽象的方法表现出来”,也就是“假象会意”的方法;第二,中国旧戏,无论文戏武戏,都有一定的规律;第三,中国旧戏拿音乐和唱工来感触人。王元化后来谈到张厚载的这种意见,认为他的“假象会意,自由时空”这八个字开启了后来探讨京剧特征的先河。后面四个字“自由时空”则是指京剧的舞台调度的灵活性。它不仅突破了西方古典剧的三一律,也突破了话剧三堵墙规定时空的限制。这种舞台调度的灵活性,使得京剧舞台在时间和空间上取得了无限扩展的可能性。而“假象会意”这四个字则概括了京剧艺术的最重要的特征写意性和虚拟性。稍晚,余上沅更将中西戏剧进行了比较,称中西戏剧的不同特点,乃在于“一个重写实,一个重写意”。1932年,程砚秋赴欧考察,一年后回国,在其撰写的考察报告中,他也采取了相同的说法。他在《赴欧考察戏曲音乐报告书》中写道:“兑勒先生很诚恳地对我说:‘欧洲戏剧和中国戏剧的自身都各有缺点,都需要改良。中国如果采用欧洲的布景以改良戏剧,无异于饮毒酒自杀,因为布景正是欧洲的缺点。’”他还说:“提鞭当马,搬椅作门,以至于开门和上楼等仅用手足作姿势,国内曾有人说这些是中国戏剧最幼稚的部分,而欧洲有不少戏剧家则认为是中国戏剧最成熟的部分。”后来他离开欧洲,道经莫斯科的时候,在一个小剧场里,看到演员用木凳代替马,以木棒击木凳表示跑马,便向他们介绍京剧的趟马动作。他们看了都表示折服。在法国,兑勒也提到这种办法,认为“这是可珍贵的写意的演剧术”。京剧不仅在舞台布景上应是虚拟性的,写意的,在其他方面,如身段、唱腔、服饰等等,也都应是虚拟性、程式化、写意型的。这才构成一个和谐的整体。戈登克莱(驰名当代的戏剧家)在美国

 

其实,改革京剧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往往忘记了写意的特点,而用摹仿的手段,去向写实靠拢。特别是在写实或真实成为某种意识形态的时候,更没有道理好讲。可是,在中国的传统文化精神中,写意也是可以表现出真实性的,这就是“以神传真”。宗白华先生有一次就曾讲道:“中国戏曲是以表演为主的。前几天看了豫剧《抬花轿》,表演得很好,抬和坐,动作都是虚拟的。抬着过桥,真给人以过桥的感觉。但是在台上并没有给人看到真实的轿子。只要表演得逼真,观众并不要求有一个真的轿子。”这正是王元化先生讲过的:“在京剧舞台上,任何写实的东西都变成实中有虚和以虚代实的写意性的东西。现在有些经过改革的京剧引进话剧的表演和布景,硬加进写实的成分,结果就破坏了京剧以程式化为手段的写意特点。这类京剧被讥为‘话剧加唱’是并不过分的。”

式化为手段的写意特点。这类京剧被讥为‘话剧加唱’是并不过分的。”最后回到梅兰芳先生“移步而不换形”这一命题,它不仅是一个观点,而是关乎整个中国传统戏曲命运的核心。梅兰芳先生当时是这么说的:“我想京剧的思想改革和技术改革最好不必混为一谈,后者在原则上应该让它保留下来,而前者也要经过充分的准备和慎重的考虑,再行修改,才不会发生错误。因为京剧是一种古典艺术,有它几千年的传统,因此我们修改起来也就更得慎重,改要改得天衣无缝,让大家看不出一点痕迹来,不然的话,就一定会生硬,勉强,这样,他所得到的效果也就变小了。俗语说:‘移步换形’,今天的戏剧改革工作却要做到‘移步’而不‘换形’。”按照吴小如先生的解释:“所谓‘移步’指我国一切戏曲艺术形式(无疑也包括其中的代表剧种昆曲和京剧)的进步和发展;所谓‘形’,则指我国民族戏曲艺术的传统特色,包括它的传统表现手段。”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京剧的虚拟性、程式化、写意型的表演体系。京剧的一切改革或改良,都应以此为基本前提。 

式化为手段的写意特点。这类京剧被讥为‘话剧加唱’是并不过分的。”最后回到梅兰芳先生“移步而不换形”这一命题,它不仅是一个观点,而是关乎整个中国传统戏曲命运的核心。梅兰芳先生当时是这么说的:“我想京剧的思想改革和技术改革最好不必混为一谈,后者在原则上应该让它保留下来,而前者也要经过充分的准备和慎重的考虑,再行修改,才不会发生错误。因为京剧是一种古典艺术,有它几千年的传统,因此我们修改起来也就更得慎重,改要改得天衣无缝,让大家看不出一点痕迹来,不然的话,就一定会生硬,勉强,这样,他所得到的效果也就变小了。俗语说:‘移步换形’,今天的戏剧改革工作却要做到‘移步’而不‘换形’。”按照吴小如先生的解释:“所谓‘移步’指我国一切戏曲艺术形式(无疑也包括其中的代表剧种昆曲和京剧)的进步和发展;所谓‘形’,则指我国民族戏曲艺术的传统特色,包括它的传统表现手段。”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京剧的虚拟性、程式化、写意型的表演体系。京剧的一切改革或改良,都应以此为基本前提。最后回到梅兰芳先生“移步而不换形”这一命题,它不仅是一个观点,而是关乎整个中国传统戏曲命运的核心。梅兰芳先生当时是这么说的:“我想京剧的思想改革和技术改革最好不必混为一谈,后者在原则上应该让它保留下来,而前者也要经过充分的准备和慎重的考虑,再行修改,才不会发生错误。因为京剧是一种古典艺术,有它几千年的传统,因此我们修改起来也就更得慎重,改要改得天衣无缝,让大家看不出一点痕迹来,不然的话,就一定会生硬,勉强,这样,他所得到的效果也就变小了。俗语说:‘移步换形’,今天的戏剧改革工作却要做到‘移步’而不‘换形’。”按照吴小如先生的解释:“所谓‘移步’指我国一切戏曲艺术形式(无疑也包括其中的代表剧种昆曲和京剧)的进步和发展;所谓‘形’,则指我国民族戏曲艺术的传统特色,包括它的传统表现手段。”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京剧的虚拟性、程式化、写意型的表演体系。京剧的一切改革或改良,都应以此为基本前提。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