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  

2008-11-18 23:0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

解玺璋

 

是指唱腔的“流丽悠远”,以及演员的身上功夫。这应该也是北昆版《西厢记》用力最多,而目前尚不为附庸风雅者所了解所看重的地方。三位主演,饰演崔莺莺的北昆当家名旦魏春荣,饰演张君瑞的当家小生王振义,以及饰演红娘的上海昆剧团优秀旦角倪泓,都有很好的表现,他们的演唱,在宫调、平仄、气韵、声口等方面都是下了功夫的,听起来自然有一种“轻柔而婉折”的抒情性,非常入耳。在表演方面,他们的手法和身段,也显示出传统戏曲特有的优美的艺术境界和巨大的感染力。这正是昆曲所以为昆曲的“根”,昆曲的真正复兴则有赖于在时尚求新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能使其扎根于当代文化的土壤中,从而保存和发扬中国传统戏曲真的精神。要达到这个目的,艺术家们要努力,观众也要努力!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解玺璋(为了让诸位对这出戏有一点感性认识,从一个朋友的博客中借用了一些图片,谨向这位朋友表示感谢!)北昆的《西厢记》近日在保利剧院上演,赢得不少观众的喝彩。这在前些年怕是不可想像的。早在清中叶,昆曲已遭冷落。乾隆二年,徐孝常为张坚《梦中缘》作序,描绘北京戏园的情景,就有“厌听吴骚”的说法。据说,观众“闻歌昆曲,辄哄然散去”。但最近这几年,昆曲的行情忽然大涨,似乎看昆曲已成一种时尚,不看昆曲倒像是落伍了。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往大了说,是传统文化回潮,越老越有人爱;往小了说,应该与一个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这个人就是白先勇。白先勇搞了青春版《牡丹亭》,几年来演出数百场,使昆曲在青年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普及。热衷时尚的年轻人则把昆曲当成了有品位的标志而大加追捧。除了青春版,还有一个厅堂版,也很招摇,票价高达五位数,只有附庸风雅的阔人才能享用,虽有妄得虚名之嫌,却也扩大了昆曲在当今社会的影响。因此,北昆重排《西厢记》可谓恰逢其时。这里固然有投其所好,有一些趋时应景的东西。譬如为许多观众所赞赏的舞台布景,演员的服饰、扮相,确实够唯美,够绚丽,也够时尚。但总体风格还是写意的,像禅寺、西厢、花园、闺房,都不设置实实在在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是指唱腔的“流丽悠远”,以及演员的身上功夫。这应该也是北昆版《西厢记》用力最多,而目前尚不为附庸风雅者所了解所看重的地方。三位主演,饰演崔莺莺的北昆当家名旦魏春荣,饰演张君瑞的当家小生王振义,以及饰演红娘的上海昆剧团优秀旦角倪泓,都有很好的表现,他们的演唱,在宫调、平仄、气韵、声口等方面都是下了功夫的,听起来自然有一种“轻柔而婉折”的抒情性,非常入耳。在表演方面,他们的手法和身段,也显示出传统戏曲特有的优美的艺术境界和巨大的感染力。这正是昆曲所以为昆曲的“根”,昆曲的真正复兴则有赖于在时尚求新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能使其扎根于当代文化的土壤中,从而保存和发扬中国传统戏曲真的精神。要达到这个目的,艺术家们要努力,观众也要努力!

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解玺璋(为了让诸位对这出戏有一点感性认识,从一个朋友的博客中借用了一些图片,谨向这位朋友表示感谢!)北昆的《西厢记》近日在保利剧院上演,赢得不少观众的喝彩。这在前些年怕是不可想像的。早在清中叶,昆曲已遭冷落。乾隆二年,徐孝常为张坚《梦中缘》作序,描绘北京戏园的情景,就有“厌听吴骚”的说法。据说,观众“闻歌昆曲,辄哄然散去”。但最近这几年,昆曲的行情忽然大涨,似乎看昆曲已成一种时尚,不看昆曲倒像是落伍了。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往大了说,是传统文化回潮,越老越有人爱;往小了说,应该与一个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这个人就是白先勇。白先勇搞了青春版《牡丹亭》,几年来演出数百场,使昆曲在青年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普及。热衷时尚的年轻人则把昆曲当成了有品位的标志而大加追捧。除了青春版,还有一个厅堂版,也很招摇,票价高达五位数,只有附庸风雅的阔人才能享用,虽有妄得虚名之嫌,却也扩大了昆曲在当今社会的影响。因此,北昆重排《西厢记》可谓恰逢其时。这里固然有投其所好,有一些趋时应景的东西。譬如为许多观众所赞赏的舞台布景,演员的服饰、扮相,确实够唯美,够绚丽,也够时尚。但总体风格还是写意的,像禅寺、西厢、花园、闺房,都不设置实实在在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的布景,皆因中国传统戏曲,本无须借助实物的布置来显示其空间变化。然而,却又虚中有实,装饰着莲花造型的玻璃舞台,不仅给人亦真亦幻的空灵之美,也呈现出光彩绚烂的华丽之美;而在幕墙之上开“窗”,张君瑞弹琴于此,与墙内听琴的崔莺莺遥遥相望,更像是个创举,它给舞台带来一种通透感、层次感,使“无景处都成妙境”。这些都是照顾到新的审美需求的时尚之选,又不违背戏曲艺术的规范和原则,充分体现了“旧中见新,新中有根”这一创新理念的优越性。昆曲之变是必然的,不变则不能求得新生。皆因社会风尚已然大变,具体则表现为物质消费的“去朴从艳”和艺术上的“好奇慕异”。这在明嘉靖之后曾促成了以“家乐”为其特征的昆山腔的兴起;在当今之世,则依然是昆曲得以复兴的社会物质基础,区别只在于“去朴从艳”和“好奇慕异”的内容,将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有所改变。从前以彼为时尚的,如今则以此为时尚。所以说,制造时尚已经成为昆曲赢得观众的不二法门,青春版如此,厅堂版如此,北昆之《西厢记》也未能免俗。这怕是当今有条件欣赏昆曲之人多为爱慕时尚之士的缘故,所谓附庸风雅。但风雅被人附庸,不是风雅的错。而且,昆曲要复兴,有人关注,有人附庸,必竟不是坏事。有时候,风雅的昆曲是需要附庸者,即盲目崇拜者的。更何况,昆曲确有其让人不舍的魅力!这里所谓昆曲确有其让人不舍的魅力,我以为,主要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是指唱腔的“流丽悠远”,以及演员的身上功夫。这应该也是北昆版《西厢记》用力最多,而目前尚不为附庸风雅者所了解所看重的地方。三位主演,饰演崔莺莺的北昆当家名旦魏春荣,饰演张君瑞的当家小生王振义,以及饰演红娘的上海昆剧团优秀旦角倪泓,都有很好的表现,他们的演唱,在宫调、平仄、气韵、声口等方面都是下了功夫的,听起来自然有一种“轻柔而婉折”的抒情性,非常入耳。在表演方面,他们的手法和身段,也显示出传统戏曲特有的优美的艺术境界和巨大的感染力。这正是昆曲所以为昆曲的“根”,昆曲的真正复兴则有赖于在时尚求新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能使其扎根于当代文化的土壤中,从而保存和发扬中国传统戏曲真的精神。要达到这个目的,艺术家们要努力,观众也要努力!

 

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解玺璋(为了让诸位对这出戏有一点感性认识,从一个朋友的博客中借用了一些图片,谨向这位朋友表示感谢!)北昆的《西厢记》近日在保利剧院上演,赢得不少观众的喝彩。这在前些年怕是不可想像的。早在清中叶,昆曲已遭冷落。乾隆二年,徐孝常为张坚《梦中缘》作序,描绘北京戏园的情景,就有“厌听吴骚”的说法。据说,观众“闻歌昆曲,辄哄然散去”。但最近这几年,昆曲的行情忽然大涨,似乎看昆曲已成一种时尚,不看昆曲倒像是落伍了。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往大了说,是传统文化回潮,越老越有人爱;往小了说,应该与一个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这个人就是白先勇。白先勇搞了青春版《牡丹亭》,几年来演出数百场,使昆曲在青年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普及。热衷时尚的年轻人则把昆曲当成了有品位的标志而大加追捧。除了青春版,还有一个厅堂版,也很招摇,票价高达五位数,只有附庸风雅的阔人才能享用,虽有妄得虚名之嫌,却也扩大了昆曲在当今社会的影响。因此,北昆重排《西厢记》可谓恰逢其时。这里固然有投其所好,有一些趋时应景的东西。譬如为许多观众所赞赏的舞台布景,演员的服饰、扮相,确实够唯美,够绚丽,也够时尚。但总体风格还是写意的,像禅寺、西厢、花园、闺房,都不设置实实在在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是指唱腔的“流丽悠远”,以及演员的身上功夫。这应该也是北昆版《西厢记》用力最多,而目前尚不为附庸风雅者所了解所看重的地方。三位主演,饰演崔莺莺的北昆当家名旦魏春荣,饰演张君瑞的当家小生王振义,以及饰演红娘的上海昆剧团优秀旦角倪泓,都有很好的表现,他们的演唱,在宫调、平仄、气韵、声口等方面都是下了功夫的,听起来自然有一种“轻柔而婉折”的抒情性,非常入耳。在表演方面,他们的手法和身段,也显示出传统戏曲特有的优美的艺术境界和巨大的感染力。这正是昆曲所以为昆曲的“根”,昆曲的真正复兴则有赖于在时尚求新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能使其扎根于当代文化的土壤中,从而保存和发扬中国传统戏曲真的精神。要达到这个目的,艺术家们要努力,观众也要努力!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解玺璋(为了让诸位对这出戏有一点感性认识,从一个朋友的博客中借用了一些图片,谨向这位朋友表示感谢!)北昆的《西厢记》近日在保利剧院上演,赢得不少观众的喝彩。这在前些年怕是不可想像的。早在清中叶,昆曲已遭冷落。乾隆二年,徐孝常为张坚《梦中缘》作序,描绘北京戏园的情景,就有“厌听吴骚”的说法。据说,观众“闻歌昆曲,辄哄然散去”。但最近这几年,昆曲的行情忽然大涨,似乎看昆曲已成一种时尚,不看昆曲倒像是落伍了。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往大了说,是传统文化回潮,越老越有人爱;往小了说,应该与一个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这个人就是白先勇。白先勇搞了青春版《牡丹亭》,几年来演出数百场,使昆曲在青年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普及。热衷时尚的年轻人则把昆曲当成了有品位的标志而大加追捧。除了青春版,还有一个厅堂版,也很招摇,票价高达五位数,只有附庸风雅的阔人才能享用,虽有妄得虚名之嫌,却也扩大了昆曲在当今社会的影响。因此,北昆重排《西厢记》可谓恰逢其时。这里固然有投其所好,有一些趋时应景的东西。譬如为许多观众所赞赏的舞台布景,演员的服饰、扮相,确实够唯美,够绚丽,也够时尚。但总体风格还是写意的,像禅寺、西厢、花园、闺房,都不设置实实在在

 

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解玺璋(为了让诸位对这出戏有一点感性认识,从一个朋友的博客中借用了一些图片,谨向这位朋友表示感谢!)北昆的《西厢记》近日在保利剧院上演,赢得不少观众的喝彩。这在前些年怕是不可想像的。早在清中叶,昆曲已遭冷落。乾隆二年,徐孝常为张坚《梦中缘》作序,描绘北京戏园的情景,就有“厌听吴骚”的说法。据说,观众“闻歌昆曲,辄哄然散去”。但最近这几年,昆曲的行情忽然大涨,似乎看昆曲已成一种时尚,不看昆曲倒像是落伍了。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往大了说,是传统文化回潮,越老越有人爱;往小了说,应该与一个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这个人就是白先勇。白先勇搞了青春版《牡丹亭》,几年来演出数百场,使昆曲在青年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普及。热衷时尚的年轻人则把昆曲当成了有品位的标志而大加追捧。除了青春版,还有一个厅堂版,也很招摇,票价高达五位数,只有附庸风雅的阔人才能享用,虽有妄得虚名之嫌,却也扩大了昆曲在当今社会的影响。因此,北昆重排《西厢记》可谓恰逢其时。这里固然有投其所好,有一些趋时应景的东西。譬如为许多观众所赞赏的舞台布景,演员的服饰、扮相,确实够唯美,够绚丽,也够时尚。但总体风格还是写意的,像禅寺、西厢、花园、闺房,都不设置实实在在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解玺璋(为了让诸位对这出戏有一点感性认识,从一个朋友的博客中借用了一些图片,谨向这位朋友表示感谢!)北昆的《西厢记》近日在保利剧院上演,赢得不少观众的喝彩。这在前些年怕是不可想像的。早在清中叶,昆曲已遭冷落。乾隆二年,徐孝常为张坚《梦中缘》作序,描绘北京戏园的情景,就有“厌听吴骚”的说法。据说,观众“闻歌昆曲,辄哄然散去”。但最近这几年,昆曲的行情忽然大涨,似乎看昆曲已成一种时尚,不看昆曲倒像是落伍了。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往大了说,是传统文化回潮,越老越有人爱;往小了说,应该与一个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这个人就是白先勇。白先勇搞了青春版《牡丹亭》,几年来演出数百场,使昆曲在青年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普及。热衷时尚的年轻人则把昆曲当成了有品位的标志而大加追捧。除了青春版,还有一个厅堂版,也很招摇,票价高达五位数,只有附庸风雅的阔人才能享用,虽有妄得虚名之嫌,却也扩大了昆曲在当今社会的影响。因此,北昆重排《西厢记》可谓恰逢其时。这里固然有投其所好,有一些趋时应景的东西。譬如为许多观众所赞赏的舞台布景,演员的服饰、扮相,确实够唯美,够绚丽,也够时尚。但总体风格还是写意的,像禅寺、西厢、花园、闺房,都不设置实实在在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我看《西厢记》:比时尚更重要的解玺璋(为了让诸位对这出戏有一点感性认识,从一个朋友的博客中借用了一些图片,谨向这位朋友表示感谢!)北昆的《西厢记》近日在保利剧院上演,赢得不少观众的喝彩。这在前些年怕是不可想像的。早在清中叶,昆曲已遭冷落。乾隆二年,徐孝常为张坚《梦中缘》作序,描绘北京戏园的情景,就有“厌听吴骚”的说法。据说,观众“闻歌昆曲,辄哄然散去”。但最近这几年,昆曲的行情忽然大涨,似乎看昆曲已成一种时尚,不看昆曲倒像是落伍了。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往大了说,是传统文化回潮,越老越有人爱;往小了说,应该与一个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这个人就是白先勇。白先勇搞了青春版《牡丹亭》,几年来演出数百场,使昆曲在青年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普及。热衷时尚的年轻人则把昆曲当成了有品位的标志而大加追捧。除了青春版,还有一个厅堂版,也很招摇,票价高达五位数,只有附庸风雅的阔人才能享用,虽有妄得虚名之嫌,却也扩大了昆曲在当今社会的影响。因此,北昆重排《西厢记》可谓恰逢其时。这里固然有投其所好,有一些趋时应景的东西。譬如为许多观众所赞赏的舞台布景,演员的服饰、扮相,确实够唯美,够绚丽,也够时尚。但总体风格还是写意的,像禅寺、西厢、花园、闺房,都不设置实实在在(为了让诸位对这出戏有一点感性认识,从一个朋友的博客中借用了一些图片,谨向这位朋友表示感谢!)

 

北昆的《西厢记》近日在保利剧院上演,赢得不少观众的喝彩。这在前些年怕是不可想像的。早在清中叶,昆曲已遭冷落。乾隆二年,徐孝常为张坚《梦中缘》作序,描绘北京戏园的情景,就有“厌听吴骚”的说法。据说,观众“闻歌昆曲,辄哄然散去”。但最近这几年,昆曲的行情忽然大涨,似乎看昆曲已成一种时尚,不看昆曲倒像是落伍了。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往大了说,是传统文化回潮,越老越有人爱;往小了说,应该与一个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这个人就是白先勇。白先勇搞了青春版《牡丹亭》,几年来演出数百场,使昆曲在青年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普及。热衷时尚的年轻人则把昆曲当成了有品位的标志而大加追捧。除了青春版,还有一个厅堂版,也很招摇,票价高达五位数,只有附庸风雅的阔人才能享用,虽有妄得虚名之嫌,却也扩大了昆曲在当今社会的影响。

 

因此,北昆重排《西厢记》可谓恰逢其时。这里固然有投其所好,有一些趋时应景的东西。譬如为许多观众所赞赏的舞台布景,演员的服饰、扮相,确实够唯美,够绚丽,也够时尚。但总体风格还是写意的,像禅寺、西厢、花园、闺房,都不设置实实在在的布景,皆因中国传统戏曲,本无须借助实物的布置来显示其空间变化。然而,却又虚中有实,装饰着莲花造型的玻璃舞台,不仅给人亦真亦幻的空灵之美,也呈现出光彩绚烂的华丽之美;而在幕墙之上开“窗”,张君瑞弹琴于此,与墙内听琴的崔莺莺遥遥相望,更像是个创举,它给舞台带来一种通透感、层次感,使“无景处都成妙境”。这些都是照顾到新的审美需求的时尚之选,又不违背戏曲艺术的规范和原则,充分体现了“旧中见新,新中有根”这一创新理念的优越性。

 

昆曲之变是必然的,不变则不能求得新生。皆因社会风尚已然大变,具体则表现为物质消费的“去朴从艳”和艺术上的“好奇慕异”。这在明嘉靖之后曾促成了以“家乐”为其特征的昆山腔的兴起;在当今之世,则依然是昆曲得以复兴的社会物质基础,区别只在于“去朴从艳”和“好奇慕异”的内容,将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有所改变。从前以彼为时尚的,如今则以此为时尚。所以说,制造时尚已经成为昆曲赢得观众的不二法门,青春版如此,厅堂版如此,北昆之《西厢记》也未能免俗。这怕是当今有条件欣赏昆曲之人多为爱慕时尚之士的缘故,所谓附庸风雅。但风雅被人附庸,不是风雅的错。而且,昆曲要复兴,有人关注,有人附庸,必竟不是坏事。有时候,风雅的昆曲是需要附庸者,即盲目崇拜者的。更何况,昆曲确有其让人不舍的魅力!

 

是指唱腔的“流丽悠远”,以及演员的身上功夫。这应该也是北昆版《西厢记》用力最多,而目前尚不为附庸风雅者所了解所看重的地方。三位主演,饰演崔莺莺的北昆当家名旦魏春荣,饰演张君瑞的当家小生王振义,以及饰演红娘的上海昆剧团优秀旦角倪泓,都有很好的表现,他们的演唱,在宫调、平仄、气韵、声口等方面都是下了功夫的,听起来自然有一种“轻柔而婉折”的抒情性,非常入耳。在表演方面,他们的手法和身段,也显示出传统戏曲特有的优美的艺术境界和巨大的感染力。这正是昆曲所以为昆曲的“根”,昆曲的真正复兴则有赖于在时尚求新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能使其扎根于当代文化的土壤中,从而保存和发扬中国传统戏曲真的精神。要达到这个目的,艺术家们要努力,观众也要努力!

这里所谓昆曲确有其让人不舍的魅力,我以为,主要是指唱腔的“流丽悠远”,以及演员的身上功夫。这应该也是北昆版《西厢记》用力最多,而目前尚不为附庸风雅者所了解所看重的地方。三位主演,饰演崔莺莺的北昆当家名旦魏春荣,饰演张君瑞的当家小生王振义,以及饰演红娘的上海昆剧团优秀旦角倪泓,都有很好的表现,他们的演唱,在宫调、平仄、气韵、声口等方面都是下了功夫的,听起来自然有一种“轻柔而婉折”的抒情性,非常入耳。在表演方面,他们的手法和身段,也显示出传统戏曲特有的优美的艺术境界和巨大的感染力。这正是昆曲所以为昆曲的“根”,昆曲的真正复兴则有赖于在时尚求新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能使其扎根于当代文化的土壤中,从而保存和发扬中国传统戏曲真的精神。要达到这个目的,艺术家们要努力,观众也要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