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林兆华的悲剧与哈姆雷特的喜剧  

2008-11-03 01: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兆华的悲剧与哈姆雷特的喜剧解玺璋林兆华版《哈姆雷特》在保利上演。这是2008年10月以来在北京上演的三台《哈姆雷特》之一。三台《哈姆雷特》以三种不同的方式完成了各自对于哈姆雷特的阐释,似乎再一次证明了“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道理。而林兆华版《哈姆雷特》更突出了一点,即哈姆雷特并不专由一个演员来演。在舞台上,每个演员都有可能成为哈姆雷特。这种任凭演员自由地跳进跳出而不加以限制的角色处理,有效地帮助导演实现了“人人都是哈姆雷特”的最初构想。这里或许包含着一种试图对哈姆雷特进行解构的意图。很显然,如果“人人都是哈姆雷特”,那么,哈姆雷特是什么?哈姆雷特有可能什么也不是。如果哈姆雷特同时又是国王和掘墓人,或者反过来,国王和掘墓人同时又是哈姆雷特,那么,哈姆雷特自身所蕴涵的人文主义理想和深刻的思想内涵又将如何体现?这种对于哈姆雷特相当随意的解释,在事实上将《哈姆雷特》由悲剧变成了喜剧。而大家所说的林氏《哈姆雷特》的先锋性或许就表现在这里。当哈姆雷特与国王和掘墓人一起说出“生存还是毁灭”这句经典台词的时候,观众的反应是发出了轻轻的笑声。在这里,哈姆

想或幻想。他所作的,就是把问题直接呈现在舞台上,让观众去看,去思考,而这正是林氏戏剧的魅力所在。或者,这才是这个命题的真正含义。在这里,哈姆雷特就是一面镜子,重要的是,我们如何通过这面镜子来认识自身,认识自身的处境?我们能否避免哈姆雷特式的宿命?如果我们仍像哈姆雷特一样,只是无穷无尽地思考而无所作为,我们会不会重复哈姆雷特的悲剧?这些问题都不是戏剧可以解答的,却是戏剧给予我们的,它们像毒蛇一样纠缠着我们,使得我们不能有一刻的安宁。尽管舞台上的灯光已经熄灭,演员也已经卸掉戏妆,但戏剧却没有完,还在生活中上演着。林兆华的悲剧与哈姆雷特的喜剧

解玺璋

林兆华的悲剧与哈姆雷特的喜剧解玺璋林兆华版《哈姆雷特》在保利上演。这是2008年10月以来在北京上演的三台《哈姆雷特》之一。三台《哈姆雷特》以三种不同的方式完成了各自对于哈姆雷特的阐释,似乎再一次证明了“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道理。而林兆华版《哈姆雷特》更突出了一点,即哈姆雷特并不专由一个演员来演。在舞台上,每个演员都有可能成为哈姆雷特。这种任凭演员自由地跳进跳出而不加以限制的角色处理,有效地帮助导演实现了“人人都是哈姆雷特”的最初构想。这里或许包含着一种试图对哈姆雷特进行解构的意图。很显然,如果“人人都是哈姆雷特”,那么,哈姆雷特是什么?哈姆雷特有可能什么也不是。如果哈姆雷特同时又是国王和掘墓人,或者反过来,国王和掘墓人同时又是哈姆雷特,那么,哈姆雷特自身所蕴涵的人文主义理想和深刻的思想内涵又将如何体现?这种对于哈姆雷特相当随意的解释,在事实上将《哈姆雷特》由悲剧变成了喜剧。而大家所说的林氏《哈姆雷特》的先锋性或许就表现在这里。当哈姆雷特与国王和掘墓人一起说出“生存还是毁灭”这句经典台词的时候,观众的反应是发出了轻轻的笑声。在这里,哈姆

 

林兆华版《哈姆雷特》在保利上演。这是2008林兆华的悲剧与哈姆雷特的喜剧解玺璋林兆华版《哈姆雷特》在保利上演。这是2008年10月以来在北京上演的三台《哈姆雷特》之一。三台《哈姆雷特》以三种不同的方式完成了各自对于哈姆雷特的阐释,似乎再一次证明了“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道理。而林兆华版《哈姆雷特》更突出了一点,即哈姆雷特并不专由一个演员来演。在舞台上,每个演员都有可能成为哈姆雷特。这种任凭演员自由地跳进跳出而不加以限制的角色处理,有效地帮助导演实现了“人人都是哈姆雷特”的最初构想。这里或许包含着一种试图对哈姆雷特进行解构的意图。很显然,如果“人人都是哈姆雷特”,那么,哈姆雷特是什么?哈姆雷特有可能什么也不是。如果哈姆雷特同时又是国王和掘墓人,或者反过来,国王和掘墓人同时又是哈姆雷特,那么,哈姆雷特自身所蕴涵的人文主义理想和深刻的思想内涵又将如何体现?这种对于哈姆雷特相当随意的解释,在事实上将《哈姆雷特》由悲剧变成了喜剧。而大家所说的林氏《哈姆雷特》的先锋性或许就表现在这里。当哈姆雷特与国王和掘墓人一起说出“生存还是毁灭”这句经典台词的时候,观众的反应是发出了轻轻的笑声。在这里,哈姆10月以来在北京上演的三台《哈姆雷特》之一。三台《哈姆雷特》以三种不同的方式完成了各自对于哈姆雷特的阐释,似乎再一次证明了“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道理。而林兆华版《哈姆雷特》更突出了一点,即哈姆雷特并不专由一个演员来演。在舞台上,每个演员都有可能成为哈姆雷特。这种任凭演员自由地跳进跳出而不加以限制的角色处理,有效地帮助导演实现了“人人都是哈姆雷特”的最初构想。

林兆华的悲剧与哈姆雷特的喜剧解玺璋林兆华版《哈姆雷特》在保利上演。这是2008年10月以来在北京上演的三台《哈姆雷特》之一。三台《哈姆雷特》以三种不同的方式完成了各自对于哈姆雷特的阐释,似乎再一次证明了“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道理。而林兆华版《哈姆雷特》更突出了一点,即哈姆雷特并不专由一个演员来演。在舞台上,每个演员都有可能成为哈姆雷特。这种任凭演员自由地跳进跳出而不加以限制的角色处理,有效地帮助导演实现了“人人都是哈姆雷特”的最初构想。这里或许包含着一种试图对哈姆雷特进行解构的意图。很显然,如果“人人都是哈姆雷特”,那么,哈姆雷特是什么?哈姆雷特有可能什么也不是。如果哈姆雷特同时又是国王和掘墓人,或者反过来,国王和掘墓人同时又是哈姆雷特,那么,哈姆雷特自身所蕴涵的人文主义理想和深刻的思想内涵又将如何体现?这种对于哈姆雷特相当随意的解释,在事实上将《哈姆雷特》由悲剧变成了喜剧。而大家所说的林氏《哈姆雷特》的先锋性或许就表现在这里。当哈姆雷特与国王和掘墓人一起说出“生存还是毁灭”这句经典台词的时候,观众的反应是发出了轻轻的笑声。在这里,哈姆 

林兆华的悲剧与哈姆雷特的喜剧解玺璋林兆华版《哈姆雷特》在保利上演。这是2008年10月以来在北京上演的三台《哈姆雷特》之一。三台《哈姆雷特》以三种不同的方式完成了各自对于哈姆雷特的阐释,似乎再一次证明了“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道理。而林兆华版《哈姆雷特》更突出了一点,即哈姆雷特并不专由一个演员来演。在舞台上,每个演员都有可能成为哈姆雷特。这种任凭演员自由地跳进跳出而不加以限制的角色处理,有效地帮助导演实现了“人人都是哈姆雷特”的最初构想。这里或许包含着一种试图对哈姆雷特进行解构的意图。很显然,如果“人人都是哈姆雷特”,那么,哈姆雷特是什么?哈姆雷特有可能什么也不是。如果哈姆雷特同时又是国王和掘墓人,或者反过来,国王和掘墓人同时又是哈姆雷特,那么,哈姆雷特自身所蕴涵的人文主义理想和深刻的思想内涵又将如何体现?这种对于哈姆雷特相当随意的解释,在事实上将《哈姆雷特》由悲剧变成了喜剧。而大家所说的林氏《哈姆雷特》的先锋性或许就表现在这里。当哈姆雷特与国王和掘墓人一起说出“生存还是毁灭”这句经典台词的时候,观众的反应是发出了轻轻的笑声。在这里,哈姆这里或许包含着一种试图对哈姆雷特进行解构的意图。很显然,如果“人人都是哈姆雷特”,那么,哈姆雷特是什么?哈姆雷特有可能什么也不是。如果哈姆雷特同时又是国王和掘墓人,或者反过来,国王和掘墓人同时又是哈姆雷特,那么,哈姆雷特自身所蕴涵的人文主义理想和深刻的思想内涵又将如何体现?这种对于哈姆雷特相当随意的解释,在事实上将《哈姆雷特》由悲剧变成了喜剧。而大家所说的林氏《哈姆雷特》的先锋性或许就表现在这里。当哈姆雷特与国王和掘墓人一起说出“生存还是毁灭”这句经典台词的时候,观众的反应是发出了轻轻的笑声。在这里,哈姆雷特一直受到推崇的理性精神多少就被消解了。

雷特一直受到推崇的理性精神多少就被消解了。有时,我们会觉得,哈姆雷特内在特征的这种随意性,很有可能来自莎士比亚所创造的这个形象本身所具有的模糊性或不确定性。这难道不是哈姆雷特的魅力所在吗?但是也要看到,林兆华版《哈姆雷特》既要造成“人人都是哈姆雷特”的可能,他只能将这个形象本身所具有的模糊性或不确定性推向极端。就像我们在舞台上所看到的,一切可以确定主人公身份的外在特征都被他取消了,从宫殿、城堡,到贵族的服饰,统统没有了,舞台只留下一把椅子和悬挂着的几台电扇。观众可以认为哈姆雷特是个王子,也可以不把他当作王子,而仅仅把他当作和掘墓人没有什么区别的平民。哈姆雷特因此而被彻底颠覆,濮存昕在舞台上窜来窜去的时候,哈姆雷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个小丑。人人都是哈姆雷特——林兆华的这个命题似乎还包含了这样一个潜台词,那意思就是说,哈姆雷特所遇到的问题,也就是我们每个人始终都无法回避的问题。而哈姆雷特的问题恰恰是模糊的和不确定的,那么,观众也就可以更加自由地驰骋自己的想象。林兆华没有给出关于哈姆雷特的具体解答,他也无须给出这样或那样的解答,那样反而会限制了观众的猜想、凝想、联 

有时,我们会觉得,哈姆雷特内在特征的这种随意性,很有可能来自莎士比亚所创造的这个形象本身所具有的模糊性或不确定性。这难道不是哈姆雷特的魅力所在吗?但是也要看到,林兆华版《哈姆雷特》既要造成“人人都是哈姆雷特”的可能,他只能将这个形象本身所具有的模糊性或不确定性推向极端。就像我们在舞台上所看到的,一切可以确定主人公身份的外在特征都被他取消了,从宫殿、城堡,到贵族的服饰,统统没有了,舞台只留下一把椅子和悬挂着的几台电扇。观众可以认为哈姆雷特是个王子,也可以不把他当作王子,而仅仅把他当作和掘墓人没有什么区别的平民。哈姆雷特因此而被彻底颠覆,濮存昕在舞台上窜来窜去的时候,哈姆雷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个小丑。

 

雷特一直受到推崇的理性精神多少就被消解了。有时,我们会觉得,哈姆雷特内在特征的这种随意性,很有可能来自莎士比亚所创造的这个形象本身所具有的模糊性或不确定性。这难道不是哈姆雷特的魅力所在吗?但是也要看到,林兆华版《哈姆雷特》既要造成“人人都是哈姆雷特”的可能,他只能将这个形象本身所具有的模糊性或不确定性推向极端。就像我们在舞台上所看到的,一切可以确定主人公身份的外在特征都被他取消了,从宫殿、城堡,到贵族的服饰,统统没有了,舞台只留下一把椅子和悬挂着的几台电扇。观众可以认为哈姆雷特是个王子,也可以不把他当作王子,而仅仅把他当作和掘墓人没有什么区别的平民。哈姆雷特因此而被彻底颠覆,濮存昕在舞台上窜来窜去的时候,哈姆雷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个小丑。人人都是哈姆雷特——林兆华的这个命题似乎还包含了这样一个潜台词,那意思就是说,哈姆雷特所遇到的问题,也就是我们每个人始终都无法回避的问题。而哈姆雷特的问题恰恰是模糊的和不确定的,那么,观众也就可以更加自由地驰骋自己的想象。林兆华没有给出关于哈姆雷特的具体解答,他也无须给出这样或那样的解答,那样反而会限制了观众的猜想、凝想、联

人人都是哈姆雷特——林兆华的这个命题似乎还包含了这样一个潜台词,那意思就是说,哈姆雷特所遇到的问题,也就是我们每个人始终都无法回避的问题。而哈姆雷特的问题恰恰是模糊的和不确定的,那么,观众也就可以更加自由地驰骋自己的想象。林兆华没有给出关于哈姆雷特的具体解答,他也无须给出这样或那样的解答,那样反而会限制了观众的猜想、凝想、联想或幻想。他所作的,就是把问题直接呈现在舞台上,让观众去看,去思考,而这正是林氏戏剧的魅力所在。或者,这才是这个命题的真正含义。在这里,哈姆雷特就是一面镜子,重要的是,我们如何通过这面镜子来认识自身,认识自身的处境?我们能否避免哈姆雷特式的宿命?如果我们仍像哈姆雷特一样,只是无穷无尽地思考而无所作为,我们会不会重复哈姆雷特的悲剧?这些问题都不是戏剧可以解答的,却是戏剧给予我们的,它们像毒蛇一样纠缠着我们,使得我们不能有一刻的安宁。尽管舞台上的灯光已经熄灭,演员也已经卸掉戏妆,但戏剧却没有完,还在生活中上演着。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