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日常经验与文学书写  

2006-11-14 21:5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常经验与文学书写
——读《香香饭店》有感
解玺璋
 
   文学在经历了精神的高蹈和语言的狂欢之后,曾向着奇观式的写作继续挺进,历史上的帝王将相和现实中的俊杰高官,是文学家们着力最多的两个族群。而卿卿的《香香饭店》却显示出一种别样的文学诉求。她以个人的日常生活经验为对象,将文学的书写渗透在日常生活的场景之中,看上去平铺直叙,像是没有经过剪裁和提炼一样,犹如一泓清水,很浅,但也很清澈,给人一种平淡、自然、直率的美感。
 
   饭店是小说构成中主要的生活场景。但它不是豪华的“五星酒店”,而是一家天天都要吃的街头餐馆。在这里,活跃着形形色色、来来往往的食客,以及女老板和一群鲜活生动的女工,还有作为对手存在的精明的四川男人和他的女人,成为众生共存相竞的小小的人生舞台,上演着他们并不指向终极价值的“伤心故事”。饭店的选择是颇有些意味的,马上使我联想到王利发的著名的“茶馆”。茶馆是日常生活的重要场所,饭馆同样是日常生活的重要场所,而且是更重要的场所。写日常生活经验而以“吃”为其外观,给小说带来了世俗的健旺,铺张而有元气。
日常经验与文学书写——读《香香饭店》有感解玺璋文学在经历了精神的高蹈和语言的狂欢之后,曾向着奇观式的写作继续挺进,历史上的帝王将相和现实中的俊杰高官,是文学家们着力最多的两个族群。而卿卿的《香香饭店》却显示出一种别样的文学诉求。她以个人的日常生活经验为对象,将文学的书写渗透在日常生活的场景之中,看上去平铺直叙,像是没有经过剪裁和提炼一样,犹如一泓清水,很浅,但也很清澈,给人一种平淡、自然、直率的美感。饭店是小说构成中主要的生活场景。但它不是豪华的“五星酒店”,而是一家天天都要吃的街头餐馆。在这里,活跃着形形色色、来来往往的食客,以及女老板和一群鲜活生动的女工,还有作为对手存在的精明的四川男人和他的女人,成为众生共存相竞的小小的人生舞台,上演着他们并不指向终极价值的“伤心故事”。饭店的选择是颇有些意味的,马上使我联想到王利发的著名的“茶馆”。茶馆是日常生活的重要场所,饭馆同样是日常生活的重要场所,而且是更重要的场所。写日常生活经验而以“吃”为其外观,给小说带来了世俗的健旺,铺张而有元气。长久以来,不仅日常生活经验一直被那些追求宏大命题的文学家所轻视,而且,它所表达的价值和渴求,以及它营造意义的可能性也不断地受到质询和怀疑。但这恰恰从另一方面给予日常生活经验的文学书写一种存在的理由,说明它应该在文学书写或文学想像中占有一席之地。事实上,正是由于宏大的历史叙事常常
 
   长久以来,不仅日常生活经验一直被那些追求宏大命题的文学家所轻视,而且,它所表达的价值和渴求,以及它营造意义的可能性也不断地受到质询和怀疑。但这恰恰从另一方面给予日常生活经验的文学书写一种存在的理由,说明它应该在文学书写或文学想像中占有一席之地。事实上,正是由于宏大的历史叙事常常陷入一种空洞的尴尬,才赋予文学对日常生活经验的书写以必要性和价值。它对日常生活中残缺和伤痛的检视及体察,使得现代城市生活所带给我们的焦虑,以及由此产生的苦闷和枯寂的不良心境被呈现出来,使之成为一个值得思考的意义范畴和思辨对象。]
 
陷入一种空洞的尴尬,才赋予文学对日常生活经验的书写以必要性和价值。它对日常生活中残缺和伤痛的检视及体察,使得现代城市生活所带给我们的焦虑,以及由此产生的苦闷和枯寂的不良心境被呈现出来,使之成为一个值得思考的意义范畴和思辨对象。]在这方面,《香香饭店》的表达,采取了第一人称的介入式角度。小说的主人公,香香饭店的女老板,具有双重的身份,即是生活的参与者,又是一个叙述者。从作者的叙述中我们看到,她对日常生活不是自觉的介入,而是为现代城市生活浪潮所裹挟的被动的介入。她选择开饭店,甚至都不是某种欲望驱使下的主动作为,而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找到一条生存之路。她在这里与阿俊和者夫相遇,同时陷入了父子二人的情网,也并非刻意地拓展作品的意义空间,表达她对现代城市生活荒谬感的思考。她沉浸在自己的生活当中,感受着一种身不由己的恍惚,飘飘悠悠,失魂落魄,以至于她的最后逃离,远赴西藏,也不含有对现代城市日常生活经验进行否定的意味,反而使人感受到作者对温情脉脉的日常生活的怀念,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对安稳、细腻的人生况味的悉心体会和咀嚼。常常的,第一人称的叙述者,习惯于讲述“我”的内在经验,虽然也在日常生活经验的范畴之内,却仅仅与其个人的自我意识有关。而《香香饭店》的不同就在于,它所呈现出来的日常生活经验,又区别于那种极端个人化的日常经验表达,体现出一定的社会内容。换句话说,她即是生活的介入者,也是生活的
   在这方面,《香香饭店》的表达,采取了第一人称的介入式角度。小说的主人公,香香饭店的女老板,具有双重的身份,即是生活的参与者,又是一个叙述者。从作者的叙述中我们看到,她对日常生活不是自觉的介入,而是为现代城市生活浪潮所裹挟的被动的介入。她选择开饭店,甚至都不是某种欲望驱使下的主动作为,而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找到一条生存之路。她在这里与阿俊和者夫相遇,同时陷入了父子二人的情网,也并非刻意地拓展作品的意义空间,表达她对现代城市生活荒谬感的思考。她沉浸在自己的生活当中,感受着一种身不由己的恍惚,飘飘悠悠,失魂落魄,以至于她的最后逃离,远赴西藏,也不含有对现代城市日常生活经验进行否定的意味,反而使人感受到作者对温情脉脉的日常生活的怀念,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对安稳、细腻的人生况味的悉心体会和咀嚼。
 
   常常的,第一人称的叙述者,习惯于讲述“我”的内在经验,虽然也在日常生活经验的范畴之内,却仅仅与其个人的自我意识有关。而《香香饭店》的不同就在于,它所呈现出来的日常生活经验,又区别于那种极端个人化的日常经验表达,体现出一定的社会内容。换句话说,她即是生活的介入者,也是生活的旁观者。这一点集中体现在作者对几个来自乡间的年轻女工的描写。她们不是城市生活的主人,她们离开了自己的家园,寄生于城市这个曾被波德莱尔“迷恋而又憎恶”的肌体上,感受着城市所展现的对新的生活的憧憬和钢筋水泥般的坚硬与冷漠。春燕和小梅的死给作者关于日常生活的想像,抹上了一笔阴郁的深灰色,而小芹的善良和坚忍,则是穿透这层阴郁的尖锐的阳光。这是一个美好的人物,一个不可多得的女性形象,灿烂而温暖。
 
   很显然,作者对于日常生活经验的书写和想像,是借助于感觉来表达的。她的叙述直接来自于她的感觉,鲜活而生动。她在叙事中有意回避了对现实的思考,她把思考的权利转让给读者或评论者,而让自己专注于情感和感觉。这成为这部小说最鲜明的特点。
 
陷入一种空洞的尴尬,才赋予文学对日常生活经验的书写以必要性和价值。它对日常生活中残缺和伤痛的检视及体察,使得现代城市生活所带给我们的焦虑,以及由此产生的苦闷和枯寂的不良心境被呈现出来,使之成为一个值得思考的意义范畴和思辨对象。]在这方面,《香香饭店》的表达,采取了第一人称的介入式角度。小说的主人公,香香饭店的女老板,具有双重的身份,即是生活的参与者,又是一个叙述者。从作者的叙述中我们看到,她对日常生活不是自觉的介入,而是为现代城市生活浪潮所裹挟的被动的介入。她选择开饭店,甚至都不是某种欲望驱使下的主动作为,而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找到一条生存之路。她在这里与阿俊和者夫相遇,同时陷入了父子二人的情网,也并非刻意地拓展作品的意义空间,表达她对现代城市生活荒谬感的思考。她沉浸在自己的生活当中,感受着一种身不由己的恍惚,飘飘悠悠,失魂落魄,以至于她的最后逃离,远赴西藏,也不含有对现代城市日常生活经验进行否定的意味,反而使人感受到作者对温情脉脉的日常生活的怀念,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对安稳、细腻的人生况味的悉心体会和咀嚼。常常的,第一人称的叙述者,习惯于讲述“我”的内在经验,虽然也在日常生活经验的范畴之内,却仅仅与其个人的自我意识有关。而《香香饭店》的不同就在于,它所呈现出来的日常生活经验,又区别于那种极端个人化的日常经验表达,体现出一定的社会内容。换句话说,她即是生活的介入者,也是生活的
日常经验与文学书写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