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读灰皮书  

2006-11-12 00: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并不少。像《朱可夫传》、《战争年代的总参谋部》、尼克松的《六次危机》,还有苏联小说,《多雪的冬天》、《落角》、《你到底要什么》,都是当代作品。经典也有,像达尔文的《物种起源》,还是周建人、方宗熙的译本,还有严复译的赫胥黎的《天演论》,康德的《宇宙发展史概论》(旧译《自然通史和天体论》),黑格尔的《哲学史演讲录》,以及费尔巴哈、普列汉诺夫、马尔萨斯等等,许多西方学术经典,都以这种方式介绍给当时的读者,很像封闭极严的铁屋子,顶上开了一扇窗户,虽然不大,却也透进了一缕阳光,让生活在铁屋子里的人们有了一线希望。事实上,正是这些书提前打开了我们的眼界,记得当时读了《布拉格之春》,在我心里引起巨大的波动,不亚于唐山大地震。我们只能在最好的朋友之间,以窃窃私语的方式,讨论书中的问题。我开始用另一种眼光打量周围的这个世界。
读灰皮书的一位领导,给我们每人搞了一套。有些事现在想来仍然不可思议。那时,很多著名的翻译家都被打倒了,一般的,也很容易被扣上一顶崇洋媚外或里通外国的帽子,关进牛棚或下放劳动。但很多国外出版的新书,还是很快就被翻译介绍进来。这本《布拉格之春》,用的就是1969年英国企鹅公司的版本。和现在的速度相比,可能不够快,但在当年就算很及时了。《点燃朝霞的人们》是玻利维亚作家奥鲁佩萨根据切格瓦拉的事迹创作的一部小说,苏联在1971年出版了俄文版,而中译本很快也在1974年问世了。有一本《摘译》杂志,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也是内部发行,当时也能按期买到,译介了许多外国哲学、历史、经济、文化、军事等方面的论文和书籍。这些书能在当时出版,虽然是“内部发行”,也要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最简便的是直接注明:“供内部批判参考之用”;《布拉格之春》算是说得比较客气的,“本书的翻译出版,就是给读者进一步了解和研究这一事件的背景和经过提供一些参考资料”。现在读当年写的那些“出版说明”或“译者的话”,都很有意思,耐人寻味。《布拉格之春》的“译者的话”就有这么一段:“泽曼(作者)特意把书名叫做‘布拉格之春’,而弗罗伊德等则在文章的结尾预言‘那个春天早晚又会重新到来’,说这是历史的‘无情的逻辑’。可是,历史的车轮是不会倒转的,资产阶级老爷们是永远也不可能懂得历史的无情逻辑的。”但是,联系到历史的沧桑巨变,真的令人哭笑不得。当年出版的灰皮书种类很多,哲学、历史、经济、政治、文学等,都有所涉及,美、苏居多,英、法、德、意,以及东欧、拉美的书籍,也
解玺璋
 
   前不久,我的一本书失而复得。这本书是30多年前被一个朋友借走的,后来忽然被告知“丢”了。丢了也就丢了,那个时候,书不易得,喜欢书的人,谁都可能对一本书爱不释手。我的另一部书,《第三帝国的兴亡》,四本中也曾“丢”过两本,好在前些年又有新版问世,也就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但这本书却不同,至今不见再版(1983年新华出版社曾出版《“布拉格之春”前后》,不是同一本书),所以,我心里一直还挂念着它。一次参加某个饭局,遇到了好朋友王曦,他是书界有名的淘书大王。闲谈中,我又提到这本书,他说包在他身上。果然,不出三天,我就收到他发来的快件,两本书,一本塔德"舒尔茨的《“布拉格之春”前后》,还有一本,就是30多年来始终让我不能释怀的《布拉格之春——1968年的捷克斯洛伐克纪实》。
 
   这本书的中文简体版1973年10月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译者署名“上海市‘五"七干校六连翻译组”,首印4万册。封底明码标价:0.61元,上面印着四个黑体小字:内部发行。这就是所谓“灰皮书”,不能公开发行的出版物。那时,王府井新华书店的北侧,有一个不挂牌儿的小门,门里是一条又窄又黑的过道,走到头,有里外两间不很大的房子,专卖这种“内部发行”的出版物。当然不是随便谁都可以进的,门口挂着帘子,进门时,工作人员要看证件或单位介绍信。两间屋仍然内外有别,外屋只需一般的证件或单位介绍信,里屋就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去的了。
 
   我的许多书都出自这里,有我自己买的,也有辗转托了人,才搞到手的,那套四卷本的《第三帝国的兴亡》,就是我的师傅,托了上面的一位领导,给我们每人搞了一套。有些事现在想来仍然不可思议。那时,很多著名的翻译家都被打倒了,一般的,也很容易被扣上一顶崇洋媚外或里通外国的帽子,关进牛棚或下放劳动。但很多国外出版的新书,还是很快就被翻译介绍进来。这本《布拉格之春》,用的就是1969年英国企鹅公司的版本。和现在的速度相比,可能不够快,但在当年就算很及时了。《点燃朝霞的人们》是玻利维亚作家奥鲁佩萨根据切"格瓦拉的事迹创作的一部小说,苏联在1971年出版了俄文版,而中译本很快也在1974年问世了。有一本《摘译》杂志,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也是内部发行,当时也能按期买到,译介了许多外国哲学、历史、经济、文化、军事等方面的论文和书籍。
 
   这些书能在当时出版,虽然是“内部发行”,也要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最简便的是直接注明:“供内部批判参考之用”;《布拉格之春》算是说得比较客气的,“本书的翻译出版,就是给读者进一步了解和研究这一事件的背景和经过提供一些参考资料”。现在读当年写的那些“出版说明”或“译者的话”,都很有意思,耐人寻味。《布拉格之春》的“译者的话”就有这么一段:“泽曼(作者)特意把书名叫做‘布拉格之春’,而弗罗伊德等则在文章的结尾预言‘那个春天早晚又会重新到来’,说这是历史的‘无情的逻辑’。可是,历史的车轮是不会倒转的,资产阶级老爷们是永远也不可能懂得历史的无情逻辑的。”但是,联系到历史的沧桑巨变,真的令人哭笑不得。
并不少。像《朱可夫传》、《战争年代的总参谋部》、尼克松的《六次危机》,还有苏联小说,《多雪的冬天》、《落角》、《你到底要什么》,都是当代作品。经典也有,像达尔文的《物种起源》,还是周建人、方宗熙的译本,还有严复译的赫胥黎的《天演论》,康德的《宇宙发展史概论》(旧译《自然通史和天体论》),黑格尔的《哲学史演讲录》,以及费尔巴哈、普列汉诺夫、马尔萨斯等等,许多西方学术经典,都以这种方式介绍给当时的读者,很像封闭极严的铁屋子,顶上开了一扇窗户,虽然不大,却也透进了一缕阳光,让生活在铁屋子里的人们有了一线希望。事实上,正是这些书提前打开了我们的眼界,记得当时读了《布拉格之春》,在我心里引起巨大的波动,不亚于唐山大地震。我们只能在最好的朋友之间,以窃窃私语的方式,讨论书中的问题。我开始用另一种眼光打量周围的这个世界。
 
   当年出版的灰皮书种类很多,哲学、历史、经济、政治、文学等,都有所涉及,美、苏居多,英、法、德、意,以及东欧、拉美的书籍,也并不少。像《朱可夫传》、《战争年代的总参谋部》、尼克松的《六次危机》,还有苏联小说,《多雪的冬天》、《落角》、《你到底要什么》,都是当代作品。经典也有,像达尔文的《物种起源》,还是周建人、方宗熙的译本,还有严复译的赫胥黎的《天演论》,康德的《宇宙发展史概论》(旧译《自然通史和天体论》),黑格尔的《哲学史演讲录》,以及费尔巴哈、普列汉诺夫、马尔萨斯等等,许多西方学术经典,都以这种方式介绍给当时的读者,很像封闭极严的铁屋子,顶上开了一扇窗户,虽然不大,却也透进了一缕阳光,让生活在铁屋子里的人们有了一线希望。事实上,正是这些书提前打开了我们的眼界,记得当时读了《布拉格之春》,在我心里引起巨大的波动,不亚于唐山大地震。我们只能在最好的朋友之间,以窃窃私语的方式,讨论书中的问题。我开始用另一种眼光打量周围的这个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