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选美皇后”震撼美国政坛  

2008-09-11 00:2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长青: “选美皇后”震撼美国政坛——评佩林昨晚演说(北京时间2008年9月04日转载)(上接前文)第四,恐惧佩林的真正“改变”。《标准周刊》主编克瑞斯托夫撰文说,佩林的“出现”,对奥巴马阵营来说,最关键的政治事实是,他们无法再垄断“改革”一说。因为佩林在阿拉斯加是以反贪腐、挑战旧势力,真正实行“变革”出名。在佩林被提名次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改革的候选人”(A ReformTicket)的社论说,佩林被提名,证明了麦凯恩真想改革他的党;因佩林的改革历史是令人瞩目的。她28岁进入市议会,就是反对增税的议员。四年后,她击败了已任三届的市长,然后把原市长的官僚团伙一举清理出去。2003年,她被当时的州长穆考斯基任命为“州石油储藏委员会”主席不久,就发现本党的州主席和石油公司有特殊关系,调查结果,这个党主席被罚一万两千美元。她还跨党派,和民主党议员联手,调查共和党籍的州检察长(穆考斯基的政治伙伴),结果导致这个检察长辞职。她还坚定地否决了州议会通过的预算支出案,砍除议员为选区争取的分赃式预算;并把原来安排给州长的厨师、警卫等统统撤销,还把州长专用飞机拿到eBay上拍卖了。原州长穆考斯基为铺设石油管道,百般讨好石油公司,提供多种优惠,但那些石油公司却不断提高价码。而佩林上任后,把那些优惠统统取消了。对石油管道,则采取公开招标,结果加拿大公司获得。阿拉斯加大学的政治系主任马勒(JamesMuller)说,那些大石油公司开始时根本不把这个女州长当回事,但最后佩林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这位一直关注当地政治的教授说,佩林“被不断地、不断地低估。但事实上她改革了共和党和阿州的政治,使之充满了活力。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竞选者(campaigner),是一个学得很快的斗士(fighter)。”这就是为什么她当了两年州长,居然有80%以上的支持率。而相比之下,奥巴马不仅没有任何政绩,他不断用大词堆砌的所谓“改变”,也越来越让人看出只是空洞的许诺而已。他在曹长青: “选美皇后”震撼美国政坛

——评佩林昨晚演说。本来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顺风是在民主党那边。主要因为:第一,共和党总统已经做了两届,要“变换”是一种民众心理趋势;第二,布什政府由于伊拉克战争的不顺利而被媒体严重妖魔化,导致支持率一路下滑;第三,美国经济因受次贷危机打击,被媒体夸张后更成为严重问题,所以选民期待“变化”。因此民主党基本是占相当胜选优势的。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由于一路都是女人和黑人主导,而且两人厮杀得难解难分(导致党内分票),最后由资历更低、理念更左倾的奥巴马胜出;这个结果虽然在民主党内声势很大,但到全国大选的时候,这个所谓要“创造历史”的优势,很可能就变成“弱势”。但民主党候选人的这个弱势,很可能由于麦凯恩在自己本阵营的弱势而被抵消。如果很多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因为麦凯恩不是里根、小布什那种本党理念的坚定派,而不来投票,那么奥巴马就有胜选可能。但佩林的出现,目前看来像是对共和党的总统竞选起到了扭转乾坤般的作用。几天之内全面地振奋起共和党基本盘的士气。这是一个星期以前任何人都完全无法想像的。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阵营顿时慌做一团;一路晕晕乎乎,志在必得的奥巴马那弥赛亚幻觉,似乎也一下子醒了点。难怪今年的美国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生中最好看的总统选举。2008年9月4日于美国
(
北京时间2008。本来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顺风是在民主党那边。主要因为:第一,共和党总统已经做了两届,要“变换”是一种民众心理趋势;第二,布什政府由于伊拉克战争的不顺利而被媒体严重妖魔化,导致支持率一路下滑;第三,美国经济因受次贷危机打击,被媒体夸张后更成为严重问题,所以选民期待“变化”。因此民主党基本是占相当胜选优势的。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由于一路都是女人和黑人主导,而且两人厮杀得难解难分(导致党内分票),最后由资历更低、理念更左倾的奥巴马胜出;这个结果虽然在民主党内声势很大,但到全国大选的时候,这个所谓要“创造历史”的优势,很可能就变成“弱势”。但民主党候选人的这个弱势,很可能由于麦凯恩在自己本阵营的弱势而被抵消。如果很多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因为麦凯恩不是里根、小布什那种本党理念的坚定派,而不来投票,那么奥巴马就有胜选可能。但佩林的出现,目前看来像是对共和党的总统竞选起到了扭转乾坤般的作用。几天之内全面地振奋起共和党基本盘的士气。这是一个星期以前任何人都完全无法想像的。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阵营顿时慌做一团;一路晕晕乎乎,志在必得的奥巴马那弥赛亚幻觉,似乎也一下子醒了点。难怪今年的美国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生中最好看的总统选举。2008年9月4日于美国904转载。本来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顺风是在民主党那边。主要因为:第一,共和党总统已经做了两届,要“变换”是一种民众心理趋势;第二,布什政府由于伊拉克战争的不顺利而被媒体严重妖魔化,导致支持率一路下滑;第三,美国经济因受次贷危机打击,被媒体夸张后更成为严重问题,所以选民期待“变化”。因此民主党基本是占相当胜选优势的。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由于一路都是女人和黑人主导,而且两人厮杀得难解难分(导致党内分票),最后由资历更低、理念更左倾的奥巴马胜出;这个结果虽然在民主党内声势很大,但到全国大选的时候,这个所谓要“创造历史”的优势,很可能就变成“弱势”。但民主党候选人的这个弱势,很可能由于麦凯恩在自己本阵营的弱势而被抵消。如果很多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因为麦凯恩不是里根、小布什那种本党理念的坚定派,而不来投票,那么奥巴马就有胜选可能。但佩林的出现,目前看来像是对共和党的总统竞选起到了扭转乾坤般的作用。几天之内全面地振奋起共和党基本盘的士气。这是一个星期以前任何人都完全无法想像的。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阵营顿时慌做一团;一路晕晕乎乎,志在必得的奥巴马那弥赛亚幻觉,似乎也一下子醒了点。难怪今年的美国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生中最好看的总统选举。2008年9月4日于美国)

(上接前文)

曹长青: “选美皇后”震撼美国政坛——评佩林昨晚演说(北京时间2008年9月04日转载)(上接前文)第四,恐惧佩林的真正“改变”。《标准周刊》主编克瑞斯托夫撰文说,佩林的“出现”,对奥巴马阵营来说,最关键的政治事实是,他们无法再垄断“改革”一说。因为佩林在阿拉斯加是以反贪腐、挑战旧势力,真正实行“变革”出名。在佩林被提名次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改革的候选人”(A ReformTicket)的社论说,佩林被提名,证明了麦凯恩真想改革他的党;因佩林的改革历史是令人瞩目的。她28岁进入市议会,就是反对增税的议员。四年后,她击败了已任三届的市长,然后把原市长的官僚团伙一举清理出去。2003年,她被当时的州长穆考斯基任命为“州石油储藏委员会”主席不久,就发现本党的州主席和石油公司有特殊关系,调查结果,这个党主席被罚一万两千美元。她还跨党派,和民主党议员联手,调查共和党籍的州检察长(穆考斯基的政治伙伴),结果导致这个检察长辞职。她还坚定地否决了州议会通过的预算支出案,砍除议员为选区争取的分赃式预算;并把原来安排给州长的厨师、警卫等统统撤销,还把州长专用飞机拿到eBay上拍卖了。原州长穆考斯基为铺设石油管道,百般讨好石油公司,提供多种优惠,但那些石油公司却不断提高价码。而佩林上任后,把那些优惠统统取消了。对石油管道,则采取公开招标,结果加拿大公司获得。阿拉斯加大学的政治系主任马勒(JamesMuller)说,那些大石油公司开始时根本不把这个女州长当回事,但最后佩林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这位一直关注当地政治的教授说,佩林“被不断地、不断地低估。但事实上她改革了共和党和阿州的政治,使之充满了活力。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竞选者(campaigner),是一个学得很快的斗士(fighter)。”这就是为什么她当了两年州长,居然有80%以上的支持率。而相比之下,奥巴马不仅没有任何政绩,他不断用大词堆砌的所谓“改变”,也越来越让人看出只是空洞的许诺而已。他在

 

第四,恐惧佩林的真正“改变”。。本来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顺风是在民主党那边。主要因为:第一,共和党总统已经做了两届,要“变换”是一种民众心理趋势;第二,布什政府由于伊拉克战争的不顺利而被媒体严重妖魔化,导致支持率一路下滑;第三,美国经济因受次贷危机打击,被媒体夸张后更成为严重问题,所以选民期待“变化”。因此民主党基本是占相当胜选优势的。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由于一路都是女人和黑人主导,而且两人厮杀得难解难分(导致党内分票),最后由资历更低、理念更左倾的奥巴马胜出;这个结果虽然在民主党内声势很大,但到全国大选的时候,这个所谓要“创造历史”的优势,很可能就变成“弱势”。但民主党候选人的这个弱势,很可能由于麦凯恩在自己本阵营的弱势而被抵消。如果很多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因为麦凯恩不是里根、小布什那种本党理念的坚定派,而不来投票,那么奥巴马就有胜选可能。但佩林的出现,目前看来像是对共和党的总统竞选起到了扭转乾坤般的作用。几天之内全面地振奋起共和党基本盘的士气。这是一个星期以前任何人都完全无法想像的。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阵营顿时慌做一团;一路晕晕乎乎,志在必得的奥巴马那弥赛亚幻觉,似乎也一下子醒了点。难怪今年的美国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生中最好看的总统选举。2008年9月4日于美国

《标准周刊》主编克瑞斯托夫撰文说,佩林的“出现”,对奥巴马阵营来说,最关键的政治事实是,他们无法再垄断“改革”一说。因为佩林在阿拉斯加是以反贪腐、挑战旧势力,真正实行“变革”出名。
曹长青: “选美皇后”震撼美国政坛——评佩林昨晚演说(北京时间2008年9月04日转载)(上接前文)第四,恐惧佩林的真正“改变”。《标准周刊》主编克瑞斯托夫撰文说,佩林的“出现”,对奥巴马阵营来说,最关键的政治事实是,他们无法再垄断“改革”一说。因为佩林在阿拉斯加是以反贪腐、挑战旧势力,真正实行“变革”出名。在佩林被提名次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改革的候选人”(A ReformTicket)的社论说,佩林被提名,证明了麦凯恩真想改革他的党;因佩林的改革历史是令人瞩目的。她28岁进入市议会,就是反对增税的议员。四年后,她击败了已任三届的市长,然后把原市长的官僚团伙一举清理出去。2003年,她被当时的州长穆考斯基任命为“州石油储藏委员会”主席不久,就发现本党的州主席和石油公司有特殊关系,调查结果,这个党主席被罚一万两千美元。她还跨党派,和民主党议员联手,调查共和党籍的州检察长(穆考斯基的政治伙伴),结果导致这个检察长辞职。她还坚定地否决了州议会通过的预算支出案,砍除议员为选区争取的分赃式预算;并把原来安排给州长的厨师、警卫等统统撤销,还把州长专用飞机拿到eBay上拍卖了。原州长穆考斯基为铺设石油管道,百般讨好石油公司,提供多种优惠,但那些石油公司却不断提高价码。而佩林上任后,把那些优惠统统取消了。对石油管道,则采取公开招标,结果加拿大公司获得。阿拉斯加大学的政治系主任马勒(JamesMuller)说,那些大石油公司开始时根本不把这个女州长当回事,但最后佩林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这位一直关注当地政治的教授说,佩林“被不断地、不断地低估。但事实上她改革了共和党和阿州的政治,使之充满了活力。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竞选者(campaigner),是一个学得很快的斗士(fighter)。”这就是为什么她当了两年州长,居然有80%以上的支持率。而相比之下,奥巴马不仅没有任何政绩,他不断用大词堆砌的所谓“改变”,也越来越让人看出只是空洞的许诺而已。他在
在佩林被提名次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改革的候选人”(曹长青: “选美皇后”震撼美国政坛——评佩林昨晚演说(北京时间2008年9月04日转载)(上接前文)第四,恐惧佩林的真正“改变”。《标准周刊》主编克瑞斯托夫撰文说,佩林的“出现”,对奥巴马阵营来说,最关键的政治事实是,他们无法再垄断“改革”一说。因为佩林在阿拉斯加是以反贪腐、挑战旧势力,真正实行“变革”出名。在佩林被提名次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改革的候选人”(A ReformTicket)的社论说,佩林被提名,证明了麦凯恩真想改革他的党;因佩林的改革历史是令人瞩目的。她28岁进入市议会,就是反对增税的议员。四年后,她击败了已任三届的市长,然后把原市长的官僚团伙一举清理出去。2003年,她被当时的州长穆考斯基任命为“州石油储藏委员会”主席不久,就发现本党的州主席和石油公司有特殊关系,调查结果,这个党主席被罚一万两千美元。她还跨党派,和民主党议员联手,调查共和党籍的州检察长(穆考斯基的政治伙伴),结果导致这个检察长辞职。她还坚定地否决了州议会通过的预算支出案,砍除议员为选区争取的分赃式预算;并把原来安排给州长的厨师、警卫等统统撤销,还把州长专用飞机拿到eBay上拍卖了。原州长穆考斯基为铺设石油管道,百般讨好石油公司,提供多种优惠,但那些石油公司却不断提高价码。而佩林上任后,把那些优惠统统取消了。对石油管道,则采取公开招标,结果加拿大公司获得。阿拉斯加大学的政治系主任马勒(JamesMuller)说,那些大石油公司开始时根本不把这个女州长当回事,但最后佩林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这位一直关注当地政治的教授说,佩林“被不断地、不断地低估。但事实上她改革了共和党和阿州的政治,使之充满了活力。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竞选者(campaigner),是一个学得很快的斗士(fighter)。”这就是为什么她当了两年州长,居然有80%以上的支持率。而相比之下,奥巴马不仅没有任何政绩,他不断用大词堆砌的所谓“改变”,也越来越让人看出只是空洞的许诺而已。他在A ReformTicket)的社论说,佩林被提名,证明了麦凯恩真想改革他的党;因佩林的改革历史是令人瞩目的。她28岁进入市议会,就是反对增税的议员。四年后,她击败了已任三届的市长,然后把原市长的官僚团伙一举清理出去。曹长青: “选美皇后”震撼美国政坛——评佩林昨晚演说(北京时间2008年9月04日转载)(上接前文)第四,恐惧佩林的真正“改变”。《标准周刊》主编克瑞斯托夫撰文说,佩林的“出现”,对奥巴马阵营来说,最关键的政治事实是,他们无法再垄断“改革”一说。因为佩林在阿拉斯加是以反贪腐、挑战旧势力,真正实行“变革”出名。在佩林被提名次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改革的候选人”(A ReformTicket)的社论说,佩林被提名,证明了麦凯恩真想改革他的党;因佩林的改革历史是令人瞩目的。她28岁进入市议会,就是反对增税的议员。四年后,她击败了已任三届的市长,然后把原市长的官僚团伙一举清理出去。2003年,她被当时的州长穆考斯基任命为“州石油储藏委员会”主席不久,就发现本党的州主席和石油公司有特殊关系,调查结果,这个党主席被罚一万两千美元。她还跨党派,和民主党议员联手,调查共和党籍的州检察长(穆考斯基的政治伙伴),结果导致这个检察长辞职。她还坚定地否决了州议会通过的预算支出案,砍除议员为选区争取的分赃式预算;并把原来安排给州长的厨师、警卫等统统撤销,还把州长专用飞机拿到eBay上拍卖了。原州长穆考斯基为铺设石油管道,百般讨好石油公司,提供多种优惠,但那些石油公司却不断提高价码。而佩林上任后,把那些优惠统统取消了。对石油管道,则采取公开招标,结果加拿大公司获得。阿拉斯加大学的政治系主任马勒(JamesMuller)说,那些大石油公司开始时根本不把这个女州长当回事,但最后佩林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这位一直关注当地政治的教授说,佩林“被不断地、不断地低估。但事实上她改革了共和党和阿州的政治,使之充满了活力。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竞选者(campaigner),是一个学得很快的斗士(fighter)。”这就是为什么她当了两年州长,居然有80%以上的支持率。而相比之下,奥巴马不仅没有任何政绩,他不断用大词堆砌的所谓“改变”,也越来越让人看出只是空洞的许诺而已。他在2003年,她被当时的州长穆考斯基任命为“州石油储藏委员会”主席不久,就发现本党的州主席和石油公司有特殊关系,调查结果,这个党主席被罚一万两千美元。她还跨党派,和民主党议员联手,调查共和党籍的州检察长(穆考斯基的政治伙伴),结果导致这个检察长辞职。她还坚定地否决了州议会通过的预算支出案,砍除议员为选区争取的分赃式预算;并把原来安排给州长的厨师、警卫等统统撤销,还把州长专用飞机拿到。本来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顺风是在民主党那边。主要因为:第一,共和党总统已经做了两届,要“变换”是一种民众心理趋势;第二,布什政府由于伊拉克战争的不顺利而被媒体严重妖魔化,导致支持率一路下滑;第三,美国经济因受次贷危机打击,被媒体夸张后更成为严重问题,所以选民期待“变化”。因此民主党基本是占相当胜选优势的。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由于一路都是女人和黑人主导,而且两人厮杀得难解难分(导致党内分票),最后由资历更低、理念更左倾的奥巴马胜出;这个结果虽然在民主党内声势很大,但到全国大选的时候,这个所谓要“创造历史”的优势,很可能就变成“弱势”。但民主党候选人的这个弱势,很可能由于麦凯恩在自己本阵营的弱势而被抵消。如果很多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因为麦凯恩不是里根、小布什那种本党理念的坚定派,而不来投票,那么奥巴马就有胜选可能。但佩林的出现,目前看来像是对共和党的总统竞选起到了扭转乾坤般的作用。几天之内全面地振奋起共和党基本盘的士气。这是一个星期以前任何人都完全无法想像的。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阵营顿时慌做一团;一路晕晕乎乎,志在必得的奥巴马那弥赛亚幻觉,似乎也一下子醒了点。难怪今年的美国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生中最好看的总统选举。2008年9月4日于美国eBay上拍卖了。曹长青: “选美皇后”震撼美国政坛——评佩林昨晚演说(北京时间2008年9月04日转载)(上接前文)第四,恐惧佩林的真正“改变”。《标准周刊》主编克瑞斯托夫撰文说,佩林的“出现”,对奥巴马阵营来说,最关键的政治事实是,他们无法再垄断“改革”一说。因为佩林在阿拉斯加是以反贪腐、挑战旧势力,真正实行“变革”出名。在佩林被提名次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改革的候选人”(A ReformTicket)的社论说,佩林被提名,证明了麦凯恩真想改革他的党;因佩林的改革历史是令人瞩目的。她28岁进入市议会,就是反对增税的议员。四年后,她击败了已任三届的市长,然后把原市长的官僚团伙一举清理出去。2003年,她被当时的州长穆考斯基任命为“州石油储藏委员会”主席不久,就发现本党的州主席和石油公司有特殊关系,调查结果,这个党主席被罚一万两千美元。她还跨党派,和民主党议员联手,调查共和党籍的州检察长(穆考斯基的政治伙伴),结果导致这个检察长辞职。她还坚定地否决了州议会通过的预算支出案,砍除议员为选区争取的分赃式预算;并把原来安排给州长的厨师、警卫等统统撤销,还把州长专用飞机拿到eBay上拍卖了。原州长穆考斯基为铺设石油管道,百般讨好石油公司,提供多种优惠,但那些石油公司却不断提高价码。而佩林上任后,把那些优惠统统取消了。对石油管道,则采取公开招标,结果加拿大公司获得。阿拉斯加大学的政治系主任马勒(JamesMuller)说,那些大石油公司开始时根本不把这个女州长当回事,但最后佩林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这位一直关注当地政治的教授说,佩林“被不断地、不断地低估。但事实上她改革了共和党和阿州的政治,使之充满了活力。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竞选者(campaigner),是一个学得很快的斗士(fighter)。”这就是为什么她当了两年州长,居然有80%以上的支持率。而相比之下,奥巴马不仅没有任何政绩,他不断用大词堆砌的所谓“改变”,也越来越让人看出只是空洞的许诺而已。他在

原州长穆考斯基为铺设石油管道,百般讨好石油公司,提供多种优惠,但那些石油公司却不断提高价码。而佩林上任后,把那些优惠统统取消了。对石油管道,则采取公开招标,结果加拿大公司获得。

阿拉斯加大学的政治系主任马勒(JamesMuller。本来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顺风是在民主党那边。主要因为:第一,共和党总统已经做了两届,要“变换”是一种民众心理趋势;第二,布什政府由于伊拉克战争的不顺利而被媒体严重妖魔化,导致支持率一路下滑;第三,美国经济因受次贷危机打击,被媒体夸张后更成为严重问题,所以选民期待“变化”。因此民主党基本是占相当胜选优势的。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由于一路都是女人和黑人主导,而且两人厮杀得难解难分(导致党内分票),最后由资历更低、理念更左倾的奥巴马胜出;这个结果虽然在民主党内声势很大,但到全国大选的时候,这个所谓要“创造历史”的优势,很可能就变成“弱势”。但民主党候选人的这个弱势,很可能由于麦凯恩在自己本阵营的弱势而被抵消。如果很多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因为麦凯恩不是里根、小布什那种本党理念的坚定派,而不来投票,那么奥巴马就有胜选可能。但佩林的出现,目前看来像是对共和党的总统竞选起到了扭转乾坤般的作用。几天之内全面地振奋起共和党基本盘的士气。这是一个星期以前任何人都完全无法想像的。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阵营顿时慌做一团;一路晕晕乎乎,志在必得的奥巴马那弥赛亚幻觉,似乎也一下子醒了点。难怪今年的美国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生中最好看的总统选举。2008年9月4日于美国)说,那些大石油公司开始时根本不把这个女州长当回事,但最后佩林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这位一直关注当地政治的教授说,佩林“被不断地、不断地低估。但事实上她改革了共和党和阿州的政治,使之充满了活力。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竞选者(campaigner),是一个学得很快的斗士(fighter提名大会上的压轴演讲,不要说被保守派的《华尔街日报》批评为党派攻击和空话连篇,连左派《纽约时报》的最左的专栏作家里奇(FrankRich)也在专栏中批评说:“在一个星期那些发疯式的人为制造的极度夸张的戏剧化演出的电视报道狂欢之后,奥巴马像传统的希腊之神一样落幕了。”“他弄些弥赛亚式的‘我们可以相信的改变’,来代替更具体的一些‘我们需要的改变’。”《洛杉矶时报》最左派之一的女专栏作家布鲁克斯(RosaBrooks)也无可奈何地告诫民主党人:他是奥巴马,不是弥赛亚……别指望他能改变一切。佩林被提名为副手之后,连中间偏左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格尔森(MichaelGerson)也说,“麦凯恩团队的竞选运转得更快了,比奥巴马团队更敏捷、更有创意、更有效率。”由于佩林真正实施的改革比奥巴马的过于夸张的空话明显更具说服力,所以麦凯恩的竞选募款在副手佩林被宣布之后,两天之内进帐一千万,而之前一个月才两千多万。克瑞斯托夫在《纽约时报》的文章说,麦凯恩在选择佩林做副总统候选人时,可能想起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忠告:“在政治领域,如果你只是想空谈,去找男人;如果你想把任何事做成,去请教女人。”几天来,共和党内简直有一种1980年时对里根的那种兴奋。他们的感觉不仅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副总统候选人,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一个本党的政治新星。在共和党的重要网上阵地之一的National ReviewOnline上,对佩林的选择支持率高达20比1。有人甚至认为,这个选择不仅可能改变共和党的历史,更可能改变整个美国的选举历史。前国会议长、共和党最重要评论家之一的金里奇(NewtGingrich)说,“她可能是自黑人大法官托马斯(ClarenceThomas)以来,对左派最具威胁的保守派。”《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方德(JohnFund)甚至说,“共和党认为他们可能找到了美国的撒切尔夫人。”当然,目前共和党内的这种兴奋劲不见得一直持续,但很多人认为,这次选择的确是美国选举史上的一道亮丽景观)。”这就是为什么她当了两年州长,居然有80%。本来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顺风是在民主党那边。主要因为:第一,共和党总统已经做了两届,要“变换”是一种民众心理趋势;第二,布什政府由于伊拉克战争的不顺利而被媒体严重妖魔化,导致支持率一路下滑;第三,美国经济因受次贷危机打击,被媒体夸张后更成为严重问题,所以选民期待“变化”。因此民主党基本是占相当胜选优势的。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由于一路都是女人和黑人主导,而且两人厮杀得难解难分(导致党内分票),最后由资历更低、理念更左倾的奥巴马胜出;这个结果虽然在民主党内声势很大,但到全国大选的时候,这个所谓要“创造历史”的优势,很可能就变成“弱势”。但民主党候选人的这个弱势,很可能由于麦凯恩在自己本阵营的弱势而被抵消。如果很多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因为麦凯恩不是里根、小布什那种本党理念的坚定派,而不来投票,那么奥巴马就有胜选可能。但佩林的出现,目前看来像是对共和党的总统竞选起到了扭转乾坤般的作用。几天之内全面地振奋起共和党基本盘的士气。这是一个星期以前任何人都完全无法想像的。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阵营顿时慌做一团;一路晕晕乎乎,志在必得的奥巴马那弥赛亚幻觉,似乎也一下子醒了点。难怪今年的美国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生中最好看的总统选举。2008年9月4日于美国以上的支持率。
提名大会上的压轴演讲,不要说被保守派的《华尔街日报》批评为党派攻击和空话连篇,连左派《纽约时报》的最左的专栏作家里奇(FrankRich)也在专栏中批评说:“在一个星期那些发疯式的人为制造的极度夸张的戏剧化演出的电视报道狂欢之后,奥巴马像传统的希腊之神一样落幕了。”“他弄些弥赛亚式的‘我们可以相信的改变’,来代替更具体的一些‘我们需要的改变’。”《洛杉矶时报》最左派之一的女专栏作家布鲁克斯(RosaBrooks)也无可奈何地告诫民主党人:他是奥巴马,不是弥赛亚……别指望他能改变一切。佩林被提名为副手之后,连中间偏左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格尔森(MichaelGerson)也说,“麦凯恩团队的竞选运转得更快了,比奥巴马团队更敏捷、更有创意、更有效率。”由于佩林真正实施的改革比奥巴马的过于夸张的空话明显更具说服力,所以麦凯恩的竞选募款在副手佩林被宣布之后,两天之内进帐一千万,而之前一个月才两千多万。克瑞斯托夫在《纽约时报》的文章说,麦凯恩在选择佩林做副总统候选人时,可能想起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忠告:“在政治领域,如果你只是想空谈,去找男人;如果你想把任何事做成,去请教女人。”几天来,共和党内简直有一种1980年时对里根的那种兴奋。他们的感觉不仅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副总统候选人,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一个本党的政治新星。在共和党的重要网上阵地之一的National ReviewOnline上,对佩林的选择支持率高达20比1。有人甚至认为,这个选择不仅可能改变共和党的历史,更可能改变整个美国的选举历史。前国会议长、共和党最重要评论家之一的金里奇(NewtGingrich)说,“她可能是自黑人大法官托马斯(ClarenceThomas)以来,对左派最具威胁的保守派。”《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方德(JohnFund)甚至说,“共和党认为他们可能找到了美国的撒切尔夫人。”当然,目前共和党内的这种兴奋劲不见得一直持续,但很多人认为,这次选择的确是美国选举史上的一道亮丽景观
而相比之下,奥巴马不仅没有任何政绩,他不断用大词堆砌的所谓“改变”,也越来越让人看出只是空洞的许诺而已。他在提名大会上的压轴演讲,不要说被保守派的《华尔街日报》批评为党派攻击和空话连篇,连左派《纽约时报》的最左的专栏作家里奇(提名大会上的压轴演讲,不要说被保守派的《华尔街日报》批评为党派攻击和空话连篇,连左派《纽约时报》的最左的专栏作家里奇(FrankRich)也在专栏中批评说:“在一个星期那些发疯式的人为制造的极度夸张的戏剧化演出的电视报道狂欢之后,奥巴马像传统的希腊之神一样落幕了。”“他弄些弥赛亚式的‘我们可以相信的改变’,来代替更具体的一些‘我们需要的改变’。”《洛杉矶时报》最左派之一的女专栏作家布鲁克斯(RosaBrooks)也无可奈何地告诫民主党人:他是奥巴马,不是弥赛亚……别指望他能改变一切。佩林被提名为副手之后,连中间偏左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格尔森(MichaelGerson)也说,“麦凯恩团队的竞选运转得更快了,比奥巴马团队更敏捷、更有创意、更有效率。”由于佩林真正实施的改革比奥巴马的过于夸张的空话明显更具说服力,所以麦凯恩的竞选募款在副手佩林被宣布之后,两天之内进帐一千万,而之前一个月才两千多万。克瑞斯托夫在《纽约时报》的文章说,麦凯恩在选择佩林做副总统候选人时,可能想起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忠告:“在政治领域,如果你只是想空谈,去找男人;如果你想把任何事做成,去请教女人。”几天来,共和党内简直有一种1980年时对里根的那种兴奋。他们的感觉不仅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副总统候选人,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一个本党的政治新星。在共和党的重要网上阵地之一的National ReviewOnline上,对佩林的选择支持率高达20比1。有人甚至认为,这个选择不仅可能改变共和党的历史,更可能改变整个美国的选举历史。前国会议长、共和党最重要评论家之一的金里奇(NewtGingrich)说,“她可能是自黑人大法官托马斯(ClarenceThomas)以来,对左派最具威胁的保守派。”《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方德(JohnFund)甚至说,“共和党认为他们可能找到了美国的撒切尔夫人。”当然,目前共和党内的这种兴奋劲不见得一直持续,但很多人认为,这次选择的确是美国选举史上的一道亮丽景观FrankRich)也在专栏中批评说:“在一个星期那些发疯式的人为制造的极度夸张的戏剧化演出的电视报道狂欢之后,奥巴马像传统的希腊之神一样落幕了。”“他弄些弥赛亚式的‘我们可以相信的改变’,来代替更具体的一些‘我们需要的改变’。”《洛杉矶时报》最左派之一的女专栏作家布鲁克斯(RosaBrooks)也无可奈何地告诫民主党人:他是奥巴马,不是弥赛亚……别指望他能改变一切。

佩林被提名为副手之后,连中间偏左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格尔森(提名大会上的压轴演讲,不要说被保守派的《华尔街日报》批评为党派攻击和空话连篇,连左派《纽约时报》的最左的专栏作家里奇(FrankRich)也在专栏中批评说:“在一个星期那些发疯式的人为制造的极度夸张的戏剧化演出的电视报道狂欢之后,奥巴马像传统的希腊之神一样落幕了。”“他弄些弥赛亚式的‘我们可以相信的改变’,来代替更具体的一些‘我们需要的改变’。”《洛杉矶时报》最左派之一的女专栏作家布鲁克斯(RosaBrooks)也无可奈何地告诫民主党人:他是奥巴马,不是弥赛亚……别指望他能改变一切。佩林被提名为副手之后,连中间偏左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格尔森(MichaelGerson)也说,“麦凯恩团队的竞选运转得更快了,比奥巴马团队更敏捷、更有创意、更有效率。”由于佩林真正实施的改革比奥巴马的过于夸张的空话明显更具说服力,所以麦凯恩的竞选募款在副手佩林被宣布之后,两天之内进帐一千万,而之前一个月才两千多万。克瑞斯托夫在《纽约时报》的文章说,麦凯恩在选择佩林做副总统候选人时,可能想起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忠告:“在政治领域,如果你只是想空谈,去找男人;如果你想把任何事做成,去请教女人。”几天来,共和党内简直有一种1980年时对里根的那种兴奋。他们的感觉不仅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副总统候选人,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一个本党的政治新星。在共和党的重要网上阵地之一的National ReviewOnline上,对佩林的选择支持率高达20比1。有人甚至认为,这个选择不仅可能改变共和党的历史,更可能改变整个美国的选举历史。前国会议长、共和党最重要评论家之一的金里奇(NewtGingrich)说,“她可能是自黑人大法官托马斯(ClarenceThomas)以来,对左派最具威胁的保守派。”《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方德(JohnFund)甚至说,“共和党认为他们可能找到了美国的撒切尔夫人。”当然,目前共和党内的这种兴奋劲不见得一直持续,但很多人认为,这次选择的确是美国选举史上的一道亮丽景观MichaelGerson)也说,“麦凯恩团队的竞选运转得更快了,比奥巴马团队更敏捷、更有创意、更有效率。”由于佩林真正实施的改革比奥巴马的过于夸张的空话明显更具说服力,所以麦凯恩的竞选募款在副手佩林被宣布之后,两天之内进帐一千万,而之前一个月才两千多万。提名大会上的压轴演讲,不要说被保守派的《华尔街日报》批评为党派攻击和空话连篇,连左派《纽约时报》的最左的专栏作家里奇(FrankRich)也在专栏中批评说:“在一个星期那些发疯式的人为制造的极度夸张的戏剧化演出的电视报道狂欢之后,奥巴马像传统的希腊之神一样落幕了。”“他弄些弥赛亚式的‘我们可以相信的改变’,来代替更具体的一些‘我们需要的改变’。”《洛杉矶时报》最左派之一的女专栏作家布鲁克斯(RosaBrooks)也无可奈何地告诫民主党人:他是奥巴马,不是弥赛亚……别指望他能改变一切。佩林被提名为副手之后,连中间偏左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格尔森(MichaelGerson)也说,“麦凯恩团队的竞选运转得更快了,比奥巴马团队更敏捷、更有创意、更有效率。”由于佩林真正实施的改革比奥巴马的过于夸张的空话明显更具说服力,所以麦凯恩的竞选募款在副手佩林被宣布之后,两天之内进帐一千万,而之前一个月才两千多万。克瑞斯托夫在《纽约时报》的文章说,麦凯恩在选择佩林做副总统候选人时,可能想起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忠告:“在政治领域,如果你只是想空谈,去找男人;如果你想把任何事做成,去请教女人。”几天来,共和党内简直有一种1980年时对里根的那种兴奋。他们的感觉不仅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副总统候选人,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一个本党的政治新星。在共和党的重要网上阵地之一的National ReviewOnline上,对佩林的选择支持率高达20比1。有人甚至认为,这个选择不仅可能改变共和党的历史,更可能改变整个美国的选举历史。前国会议长、共和党最重要评论家之一的金里奇(NewtGingrich)说,“她可能是自黑人大法官托马斯(ClarenceThomas)以来,对左派最具威胁的保守派。”《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方德(JohnFund)甚至说,“共和党认为他们可能找到了美国的撒切尔夫人。”当然,目前共和党内的这种兴奋劲不见得一直持续,但很多人认为,这次选择的确是美国选举史上的一道亮丽景观

克瑞斯托夫在《纽约时报》的文章说,麦凯恩在选择佩林做副总统候选人时,可能想起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忠告:“在政治领域,如果你只是想空谈,去找男人;如果你想把任何事做成,去请教女人。”
曹长青: “选美皇后”震撼美国政坛——评佩林昨晚演说(北京时间2008年9月04日转载)(上接前文)第四,恐惧佩林的真正“改变”。《标准周刊》主编克瑞斯托夫撰文说,佩林的“出现”,对奥巴马阵营来说,最关键的政治事实是,他们无法再垄断“改革”一说。因为佩林在阿拉斯加是以反贪腐、挑战旧势力,真正实行“变革”出名。在佩林被提名次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改革的候选人”(A ReformTicket)的社论说,佩林被提名,证明了麦凯恩真想改革他的党;因佩林的改革历史是令人瞩目的。她28岁进入市议会,就是反对增税的议员。四年后,她击败了已任三届的市长,然后把原市长的官僚团伙一举清理出去。2003年,她被当时的州长穆考斯基任命为“州石油储藏委员会”主席不久,就发现本党的州主席和石油公司有特殊关系,调查结果,这个党主席被罚一万两千美元。她还跨党派,和民主党议员联手,调查共和党籍的州检察长(穆考斯基的政治伙伴),结果导致这个检察长辞职。她还坚定地否决了州议会通过的预算支出案,砍除议员为选区争取的分赃式预算;并把原来安排给州长的厨师、警卫等统统撤销,还把州长专用飞机拿到eBay上拍卖了。原州长穆考斯基为铺设石油管道,百般讨好石油公司,提供多种优惠,但那些石油公司却不断提高价码。而佩林上任后,把那些优惠统统取消了。对石油管道,则采取公开招标,结果加拿大公司获得。阿拉斯加大学的政治系主任马勒(JamesMuller)说,那些大石油公司开始时根本不把这个女州长当回事,但最后佩林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这位一直关注当地政治的教授说,佩林“被不断地、不断地低估。但事实上她改革了共和党和阿州的政治,使之充满了活力。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竞选者(campaigner),是一个学得很快的斗士(fighter)。”这就是为什么她当了两年州长,居然有80%以上的支持率。而相比之下,奥巴马不仅没有任何政绩,他不断用大词堆砌的所谓“改变”,也越来越让人看出只是空洞的许诺而已。他在
几天来,共和党内简直有一种。本来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顺风是在民主党那边。主要因为:第一,共和党总统已经做了两届,要“变换”是一种民众心理趋势;第二,布什政府由于伊拉克战争的不顺利而被媒体严重妖魔化,导致支持率一路下滑;第三,美国经济因受次贷危机打击,被媒体夸张后更成为严重问题,所以选民期待“变化”。因此民主党基本是占相当胜选优势的。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由于一路都是女人和黑人主导,而且两人厮杀得难解难分(导致党内分票),最后由资历更低、理念更左倾的奥巴马胜出;这个结果虽然在民主党内声势很大,但到全国大选的时候,这个所谓要“创造历史”的优势,很可能就变成“弱势”。但民主党候选人的这个弱势,很可能由于麦凯恩在自己本阵营的弱势而被抵消。如果很多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因为麦凯恩不是里根、小布什那种本党理念的坚定派,而不来投票,那么奥巴马就有胜选可能。但佩林的出现,目前看来像是对共和党的总统竞选起到了扭转乾坤般的作用。几天之内全面地振奋起共和党基本盘的士气。这是一个星期以前任何人都完全无法想像的。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阵营顿时慌做一团;一路晕晕乎乎,志在必得的奥巴马那弥赛亚幻觉,似乎也一下子醒了点。难怪今年的美国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生中最好看的总统选举。2008年9月4日于美国1980年时对里根的那种兴奋。他们的感觉不仅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副总统候选人,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一个本党的政治新星。在共和党的重要网上阵地之一的National ReviewOnline上,对佩林的选择支持率高达20曹长青: “选美皇后”震撼美国政坛——评佩林昨晚演说(北京时间2008年9月04日转载)(上接前文)第四,恐惧佩林的真正“改变”。《标准周刊》主编克瑞斯托夫撰文说,佩林的“出现”,对奥巴马阵营来说,最关键的政治事实是,他们无法再垄断“改革”一说。因为佩林在阿拉斯加是以反贪腐、挑战旧势力,真正实行“变革”出名。在佩林被提名次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改革的候选人”(A ReformTicket)的社论说,佩林被提名,证明了麦凯恩真想改革他的党;因佩林的改革历史是令人瞩目的。她28岁进入市议会,就是反对增税的议员。四年后,她击败了已任三届的市长,然后把原市长的官僚团伙一举清理出去。2003年,她被当时的州长穆考斯基任命为“州石油储藏委员会”主席不久,就发现本党的州主席和石油公司有特殊关系,调查结果,这个党主席被罚一万两千美元。她还跨党派,和民主党议员联手,调查共和党籍的州检察长(穆考斯基的政治伙伴),结果导致这个检察长辞职。她还坚定地否决了州议会通过的预算支出案,砍除议员为选区争取的分赃式预算;并把原来安排给州长的厨师、警卫等统统撤销,还把州长专用飞机拿到eBay上拍卖了。原州长穆考斯基为铺设石油管道,百般讨好石油公司,提供多种优惠,但那些石油公司却不断提高价码。而佩林上任后,把那些优惠统统取消了。对石油管道,则采取公开招标,结果加拿大公司获得。阿拉斯加大学的政治系主任马勒(JamesMuller)说,那些大石油公司开始时根本不把这个女州长当回事,但最后佩林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这位一直关注当地政治的教授说,佩林“被不断地、不断地低估。但事实上她改革了共和党和阿州的政治,使之充满了活力。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竞选者(campaigner),是一个学得很快的斗士(fighter)。”这就是为什么她当了两年州长,居然有80%以上的支持率。而相比之下,奥巴马不仅没有任何政绩,他不断用大词堆砌的所谓“改变”,也越来越让人看出只是空洞的许诺而已。他在1。有人甚至认为,这个选择不仅可能改变共和党的历史,更可能改变整个美国的选举历史。前国会议长、共和党最重要评论家之一的金里奇(NewtGingrich)说,“她可能是自黑人大法官托马斯(提名大会上的压轴演讲,不要说被保守派的《华尔街日报》批评为党派攻击和空话连篇,连左派《纽约时报》的最左的专栏作家里奇(FrankRich)也在专栏中批评说:“在一个星期那些发疯式的人为制造的极度夸张的戏剧化演出的电视报道狂欢之后,奥巴马像传统的希腊之神一样落幕了。”“他弄些弥赛亚式的‘我们可以相信的改变’,来代替更具体的一些‘我们需要的改变’。”《洛杉矶时报》最左派之一的女专栏作家布鲁克斯(RosaBrooks)也无可奈何地告诫民主党人:他是奥巴马,不是弥赛亚……别指望他能改变一切。佩林被提名为副手之后,连中间偏左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格尔森(MichaelGerson)也说,“麦凯恩团队的竞选运转得更快了,比奥巴马团队更敏捷、更有创意、更有效率。”由于佩林真正实施的改革比奥巴马的过于夸张的空话明显更具说服力,所以麦凯恩的竞选募款在副手佩林被宣布之后,两天之内进帐一千万,而之前一个月才两千多万。克瑞斯托夫在《纽约时报》的文章说,麦凯恩在选择佩林做副总统候选人时,可能想起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忠告:“在政治领域,如果你只是想空谈,去找男人;如果你想把任何事做成,去请教女人。”几天来,共和党内简直有一种1980年时对里根的那种兴奋。他们的感觉不仅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副总统候选人,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一个本党的政治新星。在共和党的重要网上阵地之一的National ReviewOnline上,对佩林的选择支持率高达20比1。有人甚至认为,这个选择不仅可能改变共和党的历史,更可能改变整个美国的选举历史。前国会议长、共和党最重要评论家之一的金里奇(NewtGingrich)说,“她可能是自黑人大法官托马斯(ClarenceThomas)以来,对左派最具威胁的保守派。”《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方德(JohnFund)甚至说,“共和党认为他们可能找到了美国的撒切尔夫人。”当然,目前共和党内的这种兴奋劲不见得一直持续,但很多人认为,这次选择的确是美国选举史上的一道亮丽景观ClarenceThomas)以来,对左派最具威胁的保守派。”《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方德(曹长青: “选美皇后”震撼美国政坛——评佩林昨晚演说(北京时间2008年9月04日转载)(上接前文)第四,恐惧佩林的真正“改变”。《标准周刊》主编克瑞斯托夫撰文说,佩林的“出现”,对奥巴马阵营来说,最关键的政治事实是,他们无法再垄断“改革”一说。因为佩林在阿拉斯加是以反贪腐、挑战旧势力,真正实行“变革”出名。在佩林被提名次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改革的候选人”(A ReformTicket)的社论说,佩林被提名,证明了麦凯恩真想改革他的党;因佩林的改革历史是令人瞩目的。她28岁进入市议会,就是反对增税的议员。四年后,她击败了已任三届的市长,然后把原市长的官僚团伙一举清理出去。2003年,她被当时的州长穆考斯基任命为“州石油储藏委员会”主席不久,就发现本党的州主席和石油公司有特殊关系,调查结果,这个党主席被罚一万两千美元。她还跨党派,和民主党议员联手,调查共和党籍的州检察长(穆考斯基的政治伙伴),结果导致这个检察长辞职。她还坚定地否决了州议会通过的预算支出案,砍除议员为选区争取的分赃式预算;并把原来安排给州长的厨师、警卫等统统撤销,还把州长专用飞机拿到eBay上拍卖了。原州长穆考斯基为铺设石油管道,百般讨好石油公司,提供多种优惠,但那些石油公司却不断提高价码。而佩林上任后,把那些优惠统统取消了。对石油管道,则采取公开招标,结果加拿大公司获得。阿拉斯加大学的政治系主任马勒(JamesMuller)说,那些大石油公司开始时根本不把这个女州长当回事,但最后佩林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这位一直关注当地政治的教授说,佩林“被不断地、不断地低估。但事实上她改革了共和党和阿州的政治,使之充满了活力。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竞选者(campaigner),是一个学得很快的斗士(fighter)。”这就是为什么她当了两年州长,居然有80%以上的支持率。而相比之下,奥巴马不仅没有任何政绩,他不断用大词堆砌的所谓“改变”,也越来越让人看出只是空洞的许诺而已。他在JohnFund)甚至说,“共和党认为他们可能找到了美国的撒切尔夫人。”当然,目前共和党内的这种兴奋劲不见得一直持续,但很多人认为,这次选择的确是美国选举史上的一道亮丽景观。。本来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顺风是在民主党那边。主要因为:第一,共和党总统已经做了两届,要“变换”是一种民众心理趋势;第二,布什政府由于伊拉克战争的不顺利而被媒体严重妖魔化,导致支持率一路下滑;第三,美国经济因受次贷危机打击,被媒体夸张后更成为严重问题,所以选民期待“变化”。因此民主党基本是占相当胜选优势的。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由于一路都是女人和黑人主导,而且两人厮杀得难解难分(导致党内分票),最后由资历更低、理念更左倾的奥巴马胜出;这个结果虽然在民主党内声势很大,但到全国大选的时候,这个所谓要“创造历史”的优势,很可能就变成“弱势”。但民主党候选人的这个弱势,很可能由于麦凯恩在自己本阵营的弱势而被抵消。如果很多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因为麦凯恩不是里根、小布什那种本党理念的坚定派,而不来投票,那么奥巴马就有胜选可能。但佩林的出现,目前看来像是对共和党的总统竞选起到了扭转乾坤般的作用。几天之内全面地振奋起共和党基本盘的士气。这是一个星期以前任何人都完全无法想像的。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阵营顿时慌做一团;一路晕晕乎乎,志在必得的奥巴马那弥赛亚幻觉,似乎也一下子醒了点。难怪今年的美国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生中最好看的总统选举。2008年9月4日于美国

本来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顺风是在民主党那边。主要因为:第一,共和党总统已经做了两届,要“变换”是一种民众心理趋势;第二,布什政府由于伊拉克战争的不顺利而被媒体严重妖魔化,导致支持率一路下滑;第三,美国经济因受次贷危机打击,被媒体夸张后更成为严重问题,所以选民期待“变化”。因此民主党基本是占相当胜选优势的。。本来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顺风是在民主党那边。主要因为:第一,共和党总统已经做了两届,要“变换”是一种民众心理趋势;第二,布什政府由于伊拉克战争的不顺利而被媒体严重妖魔化,导致支持率一路下滑;第三,美国经济因受次贷危机打击,被媒体夸张后更成为严重问题,所以选民期待“变化”。因此民主党基本是占相当胜选优势的。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由于一路都是女人和黑人主导,而且两人厮杀得难解难分(导致党内分票),最后由资历更低、理念更左倾的奥巴马胜出;这个结果虽然在民主党内声势很大,但到全国大选的时候,这个所谓要“创造历史”的优势,很可能就变成“弱势”。但民主党候选人的这个弱势,很可能由于麦凯恩在自己本阵营的弱势而被抵消。如果很多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因为麦凯恩不是里根、小布什那种本党理念的坚定派,而不来投票,那么奥巴马就有胜选可能。但佩林的出现,目前看来像是对共和党的总统竞选起到了扭转乾坤般的作用。几天之内全面地振奋起共和党基本盘的士气。这是一个星期以前任何人都完全无法想像的。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阵营顿时慌做一团;一路晕晕乎乎,志在必得的奥巴马那弥赛亚幻觉,似乎也一下子醒了点。难怪今年的美国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生中最好看的总统选举。2008年9月4日于美国

。本来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顺风是在民主党那边。主要因为:第一,共和党总统已经做了两届,要“变换”是一种民众心理趋势;第二,布什政府由于伊拉克战争的不顺利而被媒体严重妖魔化,导致支持率一路下滑;第三,美国经济因受次贷危机打击,被媒体夸张后更成为严重问题,所以选民期待“变化”。因此民主党基本是占相当胜选优势的。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由于一路都是女人和黑人主导,而且两人厮杀得难解难分(导致党内分票),最后由资历更低、理念更左倾的奥巴马胜出;这个结果虽然在民主党内声势很大,但到全国大选的时候,这个所谓要“创造历史”的优势,很可能就变成“弱势”。但民主党候选人的这个弱势,很可能由于麦凯恩在自己本阵营的弱势而被抵消。如果很多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因为麦凯恩不是里根、小布什那种本党理念的坚定派,而不来投票,那么奥巴马就有胜选可能。但佩林的出现,目前看来像是对共和党的总统竞选起到了扭转乾坤般的作用。几天之内全面地振奋起共和党基本盘的士气。这是一个星期以前任何人都完全无法想像的。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阵营顿时慌做一团;一路晕晕乎乎,志在必得的奥巴马那弥赛亚幻觉,似乎也一下子醒了点。难怪今年的美国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生中最好看的总统选举。2008年9月4日于美国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由于一路都是女人和黑人主导,而且两人厮杀得难解难分(导致党内分票),最后由资历更低、理念更左倾的奥巴马胜出;这个结果虽然在民主党内声势很大,但到全国大选的时候,这个所谓要“创造历史”的优势,很可能就变成“弱势”。

但民主党候选人的这个弱势,很可能由于麦凯恩在自己本阵营的弱势而被抵消。如果很多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因为麦凯恩不是里根、小布什那种本党理念的坚定派,而不来投票,那么奥巴马就有胜选可能。

但佩林的出现,目前看来像是对共和党的总统竞选起到了扭转乾坤般的作用。几天之内全面地振奋起共和党基本盘的士气。这是一个星期以前任何人都完全无法想像的。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阵营顿时慌做一团;一路晕晕乎乎,志在必得的奥巴马那弥赛亚幻觉,似乎也一下子醒了点。提名大会上的压轴演讲,不要说被保守派的《华尔街日报》批评为党派攻击和空话连篇,连左派《纽约时报》的最左的专栏作家里奇(FrankRich)也在专栏中批评说:“在一个星期那些发疯式的人为制造的极度夸张的戏剧化演出的电视报道狂欢之后,奥巴马像传统的希腊之神一样落幕了。”“他弄些弥赛亚式的‘我们可以相信的改变’,来代替更具体的一些‘我们需要的改变’。”《洛杉矶时报》最左派之一的女专栏作家布鲁克斯(RosaBrooks)也无可奈何地告诫民主党人:他是奥巴马,不是弥赛亚……别指望他能改变一切。佩林被提名为副手之后,连中间偏左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格尔森(MichaelGerson)也说,“麦凯恩团队的竞选运转得更快了,比奥巴马团队更敏捷、更有创意、更有效率。”由于佩林真正实施的改革比奥巴马的过于夸张的空话明显更具说服力,所以麦凯恩的竞选募款在副手佩林被宣布之后,两天之内进帐一千万,而之前一个月才两千多万。克瑞斯托夫在《纽约时报》的文章说,麦凯恩在选择佩林做副总统候选人时,可能想起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忠告:“在政治领域,如果你只是想空谈,去找男人;如果你想把任何事做成,去请教女人。”几天来,共和党内简直有一种1980年时对里根的那种兴奋。他们的感觉不仅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副总统候选人,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一个本党的政治新星。在共和党的重要网上阵地之一的National ReviewOnline上,对佩林的选择支持率高达20比1。有人甚至认为,这个选择不仅可能改变共和党的历史,更可能改变整个美国的选举历史。前国会议长、共和党最重要评论家之一的金里奇(NewtGingrich)说,“她可能是自黑人大法官托马斯(ClarenceThomas)以来,对左派最具威胁的保守派。”《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方德(JohnFund)甚至说,“共和党认为他们可能找到了美国的撒切尔夫人。”当然,目前共和党内的这种兴奋劲不见得一直持续,但很多人认为,这次选择的确是美国选举史上的一道亮丽景观

。本来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顺风是在民主党那边。主要因为:第一,共和党总统已经做了两届,要“变换”是一种民众心理趋势;第二,布什政府由于伊拉克战争的不顺利而被媒体严重妖魔化,导致支持率一路下滑;第三,美国经济因受次贷危机打击,被媒体夸张后更成为严重问题,所以选民期待“变化”。因此民主党基本是占相当胜选优势的。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由于一路都是女人和黑人主导,而且两人厮杀得难解难分(导致党内分票),最后由资历更低、理念更左倾的奥巴马胜出;这个结果虽然在民主党内声势很大,但到全国大选的时候,这个所谓要“创造历史”的优势,很可能就变成“弱势”。但民主党候选人的这个弱势,很可能由于麦凯恩在自己本阵营的弱势而被抵消。如果很多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因为麦凯恩不是里根、小布什那种本党理念的坚定派,而不来投票,那么奥巴马就有胜选可能。但佩林的出现,目前看来像是对共和党的总统竞选起到了扭转乾坤般的作用。几天之内全面地振奋起共和党基本盘的士气。这是一个星期以前任何人都完全无法想像的。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阵营顿时慌做一团;一路晕晕乎乎,志在必得的奥巴马那弥赛亚幻觉,似乎也一下子醒了点。难怪今年的美国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生中最好看的总统选举。2008年9月4日于美国难怪今年的美国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生中最好看的总统选举。

2008提名大会上的压轴演讲,不要说被保守派的《华尔街日报》批评为党派攻击和空话连篇,连左派《纽约时报》的最左的专栏作家里奇(FrankRich)也在专栏中批评说:“在一个星期那些发疯式的人为制造的极度夸张的戏剧化演出的电视报道狂欢之后,奥巴马像传统的希腊之神一样落幕了。”“他弄些弥赛亚式的‘我们可以相信的改变’,来代替更具体的一些‘我们需要的改变’。”《洛杉矶时报》最左派之一的女专栏作家布鲁克斯(RosaBrooks)也无可奈何地告诫民主党人:他是奥巴马,不是弥赛亚……别指望他能改变一切。佩林被提名为副手之后,连中间偏左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格尔森(MichaelGerson)也说,“麦凯恩团队的竞选运转得更快了,比奥巴马团队更敏捷、更有创意、更有效率。”由于佩林真正实施的改革比奥巴马的过于夸张的空话明显更具说服力,所以麦凯恩的竞选募款在副手佩林被宣布之后,两天之内进帐一千万,而之前一个月才两千多万。克瑞斯托夫在《纽约时报》的文章说,麦凯恩在选择佩林做副总统候选人时,可能想起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忠告:“在政治领域,如果你只是想空谈,去找男人;如果你想把任何事做成,去请教女人。”几天来,共和党内简直有一种1980年时对里根的那种兴奋。他们的感觉不仅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副总统候选人,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一个本党的政治新星。在共和党的重要网上阵地之一的National ReviewOnline上,对佩林的选择支持率高达20比1。有人甚至认为,这个选择不仅可能改变共和党的历史,更可能改变整个美国的选举历史。前国会议长、共和党最重要评论家之一的金里奇(NewtGingrich)说,“她可能是自黑人大法官托马斯(ClarenceThomas)以来,对左派最具威胁的保守派。”《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方德(JohnFund)甚至说,“共和党认为他们可能找到了美国的撒切尔夫人。”当然,目前共和党内的这种兴奋劲不见得一直持续,但很多人认为,这次选择的确是美国选举史上的一道亮丽景观94于美国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