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台湾印象  

2006-10-31 00:4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湾印象,有多少是想像,多少是谎言,所以,我‘行万里路’。”这是行的好处,印象和见闻是零乱的,可也是鲜活生动的。新竹有个李圣德先生,是一家饭店的总经理,吃饭期间,他很自豪地说起台湾还保留着最古老的戏剧,即新竹的北管戏。他说,北管戏来自乱弹,祖籍应该是在陕西,明清之际,经闽南传入台湾,前些年他还到西安探访过,似乎已经不多见了。饭后,他热情地一定要我们去看一看北管的排练,排练场就在新竹都城隍庙附近的一座楼上。遗憾的是演员都不在,只看了一会儿录象,演的是“三国”戏《黄鹤楼》。这位李先生让我看到了台湾人的一个“面相”,他们对于古老的文化传统,表现出强烈的认同感和敬畏感。而现实正是从传统中生长出来的。他也许不知道,乱弹其实就是秦腔的别称,现在也还活跃在那块土地上。但这不要紧,重要的是,他们心里装着这样的惦念。我不希望大家把“李先生”看做一个特殊的例证,在高雄,我们同样看到了传统对日常生活的一种构成。那天晚上,我们本来是去逛“爱河”的,那是高雄标志性的休闲娱乐场所,但是意外的,我们看到了传统布袋戏的演出,金碧辉煌的戏台就搭在路边一个广场上,前面坐满了观众。我们听不懂唱的是什么,周围的观众倒是显得饶有兴趣。传统文化在台湾,至今香火未断。对此,大家早有认识,也早有准备。所以,看到他们在发掘和推广传统戏剧中所做的一切,我并没有感到惊讶。但是,传统文化在台湾,又不只是复活古老的剧种或振兴濒危的技艺。在台湾,你随处都能看到,传统文化活在现实生活当中,且融为一体。比如那些地名,以及店铺和道路的命名,还有街上的那些广告牌,非常普遍地用到了礼仪廉耻、忠孝节义、仁义礼智、和善诚信,这样一些字眼。这里的每一个字都代表着传统的社会价值观念。我想这不是一种表面文章,而是一种社会无意识。人们选择这些字,使用这些字,说明他们喜欢这些字,接受这些字,也喜欢和接受这些字所包含的观念价值。事实上,社会大众在不经意之处所表现出来的对传统的认同,其普遍和深入,更具有社会心理学的意义。这种情况还表现在人与人的交往中,彬彬有礼而一派谦谦君子之风,给人的感觉很舒服。而台湾又是一个从一开始就受到外来文化深刻影响的地方。欧风美雨、东洋西洋,谁没在这块土地上留下过自己的痕迹?荷兰人、日本人、美国人……他们的文化传统一样在这里
解玺璋
我对台湾的认识和了解,一直都是通过媒介,自己直接感受的不多。这些年两岸走动渐密,来往频仍,有关台湾的资讯已非希缺之物,岛上的一举一动似乎很快就能成为朋友们佐餐的谈资,下酒的小菜。台湾的作家、学者、歌手、演员、报人、导演更如过江之鲫,穿行于海峡两岸。他们的作品不断被介绍过来,有的甚至一时洛阳纸贵,其中也有许多人成了被大众追捧的明星。读他们的书,听他们的歌,观看他们的戏剧和电影,结交他们中的一些人成为朋友,从而形成了我的关于台湾的某种想像。
但是,台湾之于我,仍有一种神秘感,一种无以言说的茫然。海峡的阻隔固然是一个原因,“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看上去总是雾里看花,朦胧一片,不很真切。而媒介的间接性也往往使得我们对台湾的认知不能穿透那堵似有似无、忽隐忽显的迷墙。林谷芳先生说,有显性的台湾,也有隐性的台湾。我想我所看到的台湾,总还是显性居多吧。所以,这种想像的台湾总不能嵌入现实的台湾,二者之间说不好那里就有一些错位,需要通过对隐性台湾的发掘而加以纠正。
然而,当我在台湾走过一圈之后,想一想,仍然不敢确定,我所触摸到的台湾,是不是真实的?或者说,有几分是真实的?从显性到隐性,我又深入了多少呢?10月15日,我们从北京出发,经香港,飞越台湾海峡。飞机很快降落于台北桃园国际机场,我们的周围立刻弥漫了湿润的空气。风是从海上吹来的,隐约还有点腥咸的味道。感受一个社会能像感受自然这样直接,该有多好!此后的10天里,我们开会、交友、游览、参观,走了台北、宜兰、南投、花莲、台南、高雄、新竹7座城市,从北到南,从东到西,真像是一阵风,从岛上刮过,热闹归热闹,一旦平静下来,很难说留下了什么,也很难说带走了什么。
也不是一无所获,空手而归。台北机场的行李超重,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台湾在我们心中的分量。有许多见闻和印象是令人难忘的,老朋友、新朋友的友谊是刻骨铭心的。如果说此前我所看到的台湾,还是漂浮在水中的倩影的话,那么,这一次,我似乎已经真切地感觉到它的体温和气息了。林谷芳先生是我的老朋友,两岸开放以来,他99次来大陆,走了许多地方,我们曾多次在北京相聚,他修禅是主张“印证”的,一定要亲历过才好。龙应台女士也说:“古人告诉我:要‘读万卷书’,可是,古人不能告诉我,那万卷书里,有多少是想像,多少是谎言,所以,我‘行万里路’。”这是行的好处,印象和见闻是零乱的,可也是鲜活生动的。新竹有个李圣德先生,是一家饭店的总经理,吃饭期间,他很自豪地说起台湾还保留着最古老的戏剧,即新竹的北管戏。他说,北管戏来自乱弹,祖籍应该是在陕西,明清之际,经闽南传入台湾,前些年他还到西安探访过,似乎已经不多见了。饭后,他热情地一定要我们去看一看北管的排练,排练场就在新竹都城隍庙附近的一座楼上。遗憾的是演员都不在,只看了一会儿录象,演的是“三国”戏《黄鹤楼》。
这位李先生让我看到了台湾人的一个“面相”,他们对于古老的文化传统,表现出强烈的认同感和敬畏感。而现实正是从传统中生长出来的。他也许不知道,乱弹其实就是秦腔的别称,现在也还活跃在那块土地上。但这不要紧,重要的是,他们心里装着这样的惦念。我不希望大家把“李先生”看做一个特殊的例证,在高雄,我们同样看到了传统对日常生活的一种构成。那天晚上,我们本来是去逛“爱河”的,那是高雄标志性的休闲娱乐场所,但是意外的,我们看到了传统布袋戏的演出,金碧辉煌的戏台就搭在路边一个广场上,前面坐满了观众。我们听不懂唱的是什么,周围的观众倒是显得饶有兴趣。
扎根生长。台湾则在抵抗中吸收,在拒绝中接受,从而完成了自身的文化认同。台湾的建筑最能代表台湾文化的此一特征。它是多样的,也是包容的。这是一个社会和谐稳定的前提和基础。去台湾之前,许多人担心,“倒扁”会不会带来社会的动荡不安,人心思乱?现在看来是多虑了。即使在施明德周围,也不乏理性的声音。在危机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有人以不忍人之心劝告施明德,制止了事态的恶性发展。而接下来,更有人提醒,仅就“倒扁”而言,推动立法的实际作用肯定要大于街头革命、广场政治。其实,社会理性的形成,就得益于包容和多样的文化形态。这一点,在民间信仰方面表现得最为突出。中国民间信仰的多样性是有悠久的历史传统的,在台湾,这种传统被很好地保存下来。就像我们所看到的,人们供奉着妈祖,也供奉关公和孔子,还有佛寺和道观,以及天主和基督的礼拜堂。这是否就是林谷芳先生所说的“隐性台湾”呢?我还不敢肯定,或者也还是一点印象而已。台北安国寺的瀛妙和尚肉身菩萨道相新竹都城隍庙内一景台湾新偶之一台湾新偶之二高雄街头的布袋戏演出台湾街头的竞选广告台湾街头竞选广告又一景日月潭的老船长,幽默不逊郭德刚
传统文化在台湾,至今香火未断。对此,大家早有认识,也早有准备。所以,看到他们在发掘和推广传统戏剧中所做的一切,我并没有感到惊讶。但是,传统文化在台湾,又不只是复活古老的剧种或振兴濒危的技艺。在台湾,你随处都能看到,传统文化活在现实生活当中,且融为一体。比如那些地名,以及店铺和道路的命名,还有街上的那些广告牌,非常普遍地用到了礼仪廉耻、忠孝节义、仁义礼智、和善诚信,这样一些字眼。这里的每一个字都代表着传统的社会价值观念。我想这不是一种表面文章,而是一种社会无意识。人们选择这些字,使用这些字,说明他们喜欢这些字,接受这些字,也喜欢和接受这些字所包含的观念价值。事实上,社会大众在不经意之处所表现出来的对传统的认同,其普遍和深入,更具有社会心理学的意义。这种情况还表现在人与人的交往中,彬彬有礼而一派谦谦君子之风,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而台湾又是一个从一开始就受到外来文化深刻影响的地方。欧风美雨、东洋西洋,谁没在这块土地上留下过自己的痕迹?荷兰人、日本人、美国人……他们的文化传统一样在这里扎根生长。台湾则在抵抗中吸收,在拒绝中接受,从而完成了自身的文化认同。台湾的建筑最能代表台湾文化的此一特征。它是多样的,也是包容的。这是一个社会和谐稳定的前提和基础。去台湾之前,许多人担心,“倒扁”会不会带来社会的动荡不安,人心思乱?现在看来是多虑了。即使在施明德周围,也不乏理性的声音。在危机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有人以不忍人之心劝告施明德,制止了事态的恶性发展。而接下来,更有人提醒,仅就“倒扁”而言,推动立法的实际作用肯定要大于街头革命、广场政治。其实,社会理性的形成,就得益于包容和多样的文化形态。这一点,在民间信仰方面表现得最为突出。中国民间信仰的多样性是有悠久的历史传统的,在台湾,这种传统被很好地保存下来。就像我们所看到的,人们供奉着妈祖,也供奉关公和孔子,还有佛寺和道观,以及天主和基督的礼拜堂。
这是否就是林谷芳先生所说的“隐性台湾”呢?我还不敢肯定,或者也还是一点印象而已。
,有多少是想像,多少是谎言,所以,我‘行万里路’。”这是行的好处,印象和见闻是零乱的,可也是鲜活生动的。新竹有个李圣德先生,是一家饭店的总经理,吃饭期间,他很自豪地说起台湾还保留着最古老的戏剧,即新竹的北管戏。他说,北管戏来自乱弹,祖籍应该是在陕西,明清之际,经闽南传入台湾,前些年他还到西安探访过,似乎已经不多见了。饭后,他热情地一定要我们去看一看北管的排练,排练场就在新竹都城隍庙附近的一座楼上。遗憾的是演员都不在,只看了一会儿录象,演的是“三国”戏《黄鹤楼》。这位李先生让我看到了台湾人的一个“面相”,他们对于古老的文化传统,表现出强烈的认同感和敬畏感。而现实正是从传统中生长出来的。他也许不知道,乱弹其实就是秦腔的别称,现在也还活跃在那块土地上。但这不要紧,重要的是,他们心里装着这样的惦念。我不希望大家把“李先生”看做一个特殊的例证,在高雄,我们同样看到了传统对日常生活的一种构成。那天晚上,我们本来是去逛“爱河”的,那是高雄标志性的休闲娱乐场所,但是意外的,我们看到了传统布袋戏的演出,金碧辉煌的戏台就搭在路边一个广场上,前面坐满了观众。我们听不懂唱的是什么,周围的观众倒是显得饶有兴趣。传统文化在台湾,至今香火未断。对此,大家早有认识,也早有准备。所以,看到他们在发掘和推广传统戏剧中所做的一切,我并没有感到惊讶。但是,传统文化在台湾,又不只是复活古老的剧种或振兴濒危的技艺。在台湾,你随处都能看到,传统文化活在现实生活当中,且融为一体。比如那些地名,以及店铺和道路的命名,还有街上的那些广告牌,非常普遍地用到了礼仪廉耻、忠孝节义、仁义礼智、和善诚信,这样一些字眼。这里的每一个字都代表着传统的社会价值观念。我想这不是一种表面文章,而是一种社会无意识。人们选择这些字,使用这些字,说明他们喜欢这些字,接受这些字,也喜欢和接受这些字所包含的观念价值。事实上,社会大众在不经意之处所表现出来的对传统的认同,其普遍和深入,更具有社会心理学的意义。这种情况还表现在人与人的交往中,彬彬有礼而一派谦谦君子之风,给人的感觉很舒服。而台湾又是一个从一开始就受到外来文化深刻影响的地方。欧风美雨、东洋西洋,谁没在这块土地上留下过自己的痕迹?荷兰人、日本人、美国人……他们的文化传统一样在这里
台北安国寺的瀛妙和尚肉身菩萨道相
,有多少是想像,多少是谎言,所以,我‘行万里路’。”这是行的好处,印象和见闻是零乱的,可也是鲜活生动的。新竹有个李圣德先生,是一家饭店的总经理,吃饭期间,他很自豪地说起台湾还保留着最古老的戏剧,即新竹的北管戏。他说,北管戏来自乱弹,祖籍应该是在陕西,明清之际,经闽南传入台湾,前些年他还到西安探访过,似乎已经不多见了。饭后,他热情地一定要我们去看一看北管的排练,排练场就在新竹都城隍庙附近的一座楼上。遗憾的是演员都不在,只看了一会儿录象,演的是“三国”戏《黄鹤楼》。这位李先生让我看到了台湾人的一个“面相”,他们对于古老的文化传统,表现出强烈的认同感和敬畏感。而现实正是从传统中生长出来的。他也许不知道,乱弹其实就是秦腔的别称,现在也还活跃在那块土地上。但这不要紧,重要的是,他们心里装着这样的惦念。我不希望大家把“李先生”看做一个特殊的例证,在高雄,我们同样看到了传统对日常生活的一种构成。那天晚上,我们本来是去逛“爱河”的,那是高雄标志性的休闲娱乐场所,但是意外的,我们看到了传统布袋戏的演出,金碧辉煌的戏台就搭在路边一个广场上,前面坐满了观众。我们听不懂唱的是什么,周围的观众倒是显得饶有兴趣。传统文化在台湾,至今香火未断。对此,大家早有认识,也早有准备。所以,看到他们在发掘和推广传统戏剧中所做的一切,我并没有感到惊讶。但是,传统文化在台湾,又不只是复活古老的剧种或振兴濒危的技艺。在台湾,你随处都能看到,传统文化活在现实生活当中,且融为一体。比如那些地名,以及店铺和道路的命名,还有街上的那些广告牌,非常普遍地用到了礼仪廉耻、忠孝节义、仁义礼智、和善诚信,这样一些字眼。这里的每一个字都代表着传统的社会价值观念。我想这不是一种表面文章,而是一种社会无意识。人们选择这些字,使用这些字,说明他们喜欢这些字,接受这些字,也喜欢和接受这些字所包含的观念价值。事实上,社会大众在不经意之处所表现出来的对传统的认同,其普遍和深入,更具有社会心理学的意义。这种情况还表现在人与人的交往中,彬彬有礼而一派谦谦君子之风,给人的感觉很舒服。而台湾又是一个从一开始就受到外来文化深刻影响的地方。欧风美雨、东洋西洋,谁没在这块土地上留下过自己的痕迹?荷兰人、日本人、美国人……他们的文化传统一样在这里台湾印象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新竹都城隍庙内一景
扎根生长。台湾则在抵抗中吸收,在拒绝中接受,从而完成了自身的文化认同。台湾的建筑最能代表台湾文化的此一特征。它是多样的,也是包容的。这是一个社会和谐稳定的前提和基础。去台湾之前,许多人担心,“倒扁”会不会带来社会的动荡不安,人心思乱?现在看来是多虑了。即使在施明德周围,也不乏理性的声音。在危机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有人以不忍人之心劝告施明德,制止了事态的恶性发展。而接下来,更有人提醒,仅就“倒扁”而言,推动立法的实际作用肯定要大于街头革命、广场政治。其实,社会理性的形成,就得益于包容和多样的文化形态。这一点,在民间信仰方面表现得最为突出。中国民间信仰的多样性是有悠久的历史传统的,在台湾,这种传统被很好地保存下来。就像我们所看到的,人们供奉着妈祖,也供奉关公和孔子,还有佛寺和道观,以及天主和基督的礼拜堂。这是否就是林谷芳先生所说的“隐性台湾”呢?我还不敢肯定,或者也还是一点印象而已。台北安国寺的瀛妙和尚肉身菩萨道相新竹都城隍庙内一景台湾新偶之一台湾新偶之二高雄街头的布袋戏演出台湾街头的竞选广告台湾街头竞选广告又一景日月潭的老船长,幽默不逊郭德刚
台湾印象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台湾印象解玺璋我对台湾的认识和了解,一直都是通过媒介,自己直接感受的不多。这些年两岸走动渐密,来往频仍,有关台湾的资讯已非希缺之物,岛上的一举一动似乎很快就能成为朋友们佐餐的谈资,下酒的小菜。台湾的作家、学者、歌手、演员、报人、导演更如过江之鲫,穿行于海峡两岸。他们的作品不断被介绍过来,有的甚至一时洛阳纸贵,其中也有许多人成了被大众追捧的明星。读他们的书,听他们的歌,观看他们的戏剧和电影,结交他们中的一些人成为朋友,从而形成了我的关于台湾的某种想像。但是,台湾之于我,仍有一种神秘感,一种无以言说的茫然。海峡的阻隔固然是一个原因,“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看上去总是雾里看花,朦胧一片,不很真切。而媒介的间接性也往往使得我们对台湾的认知不能穿透那堵似有似无、忽隐忽显的迷墙。林谷芳先生说,有显性的台湾,也有隐性的台湾。我想我所看到的台湾,总还是显性居多吧。所以,这种想像的台湾总不能嵌入现实的台湾,二者之间说不好那里就有一些错位,需要通过对隐性台湾的发掘而加以纠正。然而,当我在台湾走过一圈之后,想一想,仍然不敢确定,我所触摸到的台湾,是不是真实的?或者说,有几分是真实的?从显性到隐性,我又深入了多少呢?10月15日,我们从北京出发,经香港,飞越台湾海峡。飞机很快降落于台北桃园国际机场,我们的周围立刻弥漫了湿润的空气。风是从海上吹来的,隐约还有点腥咸的味道。感受一个社会能像感受自然这样直接,该有多好!此后的10天里,我们开会、交友、游览、参观,走了台北、宜兰、南投、花莲、台南、高雄、新竹7座城市,从北到南,从东到西,真像是一阵风,从岛上刮过,热闹归热闹,一旦平静下来,很难说留下了什么,也很难说带走了什么。也不是一无所获,空手而归。台北机场的行李超重,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台湾在我们心中的分量。有许多见闻和印象是令人难忘的,老朋友、新朋友的友谊是刻骨铭心的。如果说此前我所看到的台湾,还是漂浮在水中的倩影的话,那么,这一次,我似乎已经真切地感觉到它的体温和气息了。林谷芳先生是我的老朋友,两岸开放以来,他99次来大陆,走了许多地方,我们曾多次在北京相聚,他修禅是主张“印证”的,一定要亲历过才好。龙应台女士也说:“古人告诉我:要‘读万卷书’,可是,古人不能告诉我,那万卷书里
台湾新偶之一
扎根生长。台湾则在抵抗中吸收,在拒绝中接受,从而完成了自身的文化认同。台湾的建筑最能代表台湾文化的此一特征。它是多样的,也是包容的。这是一个社会和谐稳定的前提和基础。去台湾之前,许多人担心,“倒扁”会不会带来社会的动荡不安,人心思乱?现在看来是多虑了。即使在施明德周围,也不乏理性的声音。在危机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有人以不忍人之心劝告施明德,制止了事态的恶性发展。而接下来,更有人提醒,仅就“倒扁”而言,推动立法的实际作用肯定要大于街头革命、广场政治。其实,社会理性的形成,就得益于包容和多样的文化形态。这一点,在民间信仰方面表现得最为突出。中国民间信仰的多样性是有悠久的历史传统的,在台湾,这种传统被很好地保存下来。就像我们所看到的,人们供奉着妈祖,也供奉关公和孔子,还有佛寺和道观,以及天主和基督的礼拜堂。这是否就是林谷芳先生所说的“隐性台湾”呢?我还不敢肯定,或者也还是一点印象而已。台北安国寺的瀛妙和尚肉身菩萨道相新竹都城隍庙内一景台湾新偶之一台湾新偶之二高雄街头的布袋戏演出台湾街头的竞选广告台湾街头竞选广告又一景日月潭的老船长,幽默不逊郭德刚台湾印象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台湾新偶之二
台湾印象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高雄街头的布袋戏演出
扎根生长。台湾则在抵抗中吸收,在拒绝中接受,从而完成了自身的文化认同。台湾的建筑最能代表台湾文化的此一特征。它是多样的,也是包容的。这是一个社会和谐稳定的前提和基础。去台湾之前,许多人担心,“倒扁”会不会带来社会的动荡不安,人心思乱?现在看来是多虑了。即使在施明德周围,也不乏理性的声音。在危机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有人以不忍人之心劝告施明德,制止了事态的恶性发展。而接下来,更有人提醒,仅就“倒扁”而言,推动立法的实际作用肯定要大于街头革命、广场政治。其实,社会理性的形成,就得益于包容和多样的文化形态。这一点,在民间信仰方面表现得最为突出。中国民间信仰的多样性是有悠久的历史传统的,在台湾,这种传统被很好地保存下来。就像我们所看到的,人们供奉着妈祖,也供奉关公和孔子,还有佛寺和道观,以及天主和基督的礼拜堂。这是否就是林谷芳先生所说的“隐性台湾”呢?我还不敢肯定,或者也还是一点印象而已。台北安国寺的瀛妙和尚肉身菩萨道相新竹都城隍庙内一景台湾新偶之一台湾新偶之二高雄街头的布袋戏演出台湾街头的竞选广告台湾街头竞选广告又一景日月潭的老船长,幽默不逊郭德刚
台湾印象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有多少是想像,多少是谎言,所以,我‘行万里路’。”这是行的好处,印象和见闻是零乱的,可也是鲜活生动的。新竹有个李圣德先生,是一家饭店的总经理,吃饭期间,他很自豪地说起台湾还保留着最古老的戏剧,即新竹的北管戏。他说,北管戏来自乱弹,祖籍应该是在陕西,明清之际,经闽南传入台湾,前些年他还到西安探访过,似乎已经不多见了。饭后,他热情地一定要我们去看一看北管的排练,排练场就在新竹都城隍庙附近的一座楼上。遗憾的是演员都不在,只看了一会儿录象,演的是“三国”戏《黄鹤楼》。这位李先生让我看到了台湾人的一个“面相”,他们对于古老的文化传统,表现出强烈的认同感和敬畏感。而现实正是从传统中生长出来的。他也许不知道,乱弹其实就是秦腔的别称,现在也还活跃在那块土地上。但这不要紧,重要的是,他们心里装着这样的惦念。我不希望大家把“李先生”看做一个特殊的例证,在高雄,我们同样看到了传统对日常生活的一种构成。那天晚上,我们本来是去逛“爱河”的,那是高雄标志性的休闲娱乐场所,但是意外的,我们看到了传统布袋戏的演出,金碧辉煌的戏台就搭在路边一个广场上,前面坐满了观众。我们听不懂唱的是什么,周围的观众倒是显得饶有兴趣。传统文化在台湾,至今香火未断。对此,大家早有认识,也早有准备。所以,看到他们在发掘和推广传统戏剧中所做的一切,我并没有感到惊讶。但是,传统文化在台湾,又不只是复活古老的剧种或振兴濒危的技艺。在台湾,你随处都能看到,传统文化活在现实生活当中,且融为一体。比如那些地名,以及店铺和道路的命名,还有街上的那些广告牌,非常普遍地用到了礼仪廉耻、忠孝节义、仁义礼智、和善诚信,这样一些字眼。这里的每一个字都代表着传统的社会价值观念。我想这不是一种表面文章,而是一种社会无意识。人们选择这些字,使用这些字,说明他们喜欢这些字,接受这些字,也喜欢和接受这些字所包含的观念价值。事实上,社会大众在不经意之处所表现出来的对传统的认同,其普遍和深入,更具有社会心理学的意义。这种情况还表现在人与人的交往中,彬彬有礼而一派谦谦君子之风,给人的感觉很舒服。而台湾又是一个从一开始就受到外来文化深刻影响的地方。欧风美雨、东洋西洋,谁没在这块土地上留下过自己的痕迹?荷兰人、日本人、美国人……他们的文化传统一样在这里
台湾街头的竞选广告
台湾印象解玺璋我对台湾的认识和了解,一直都是通过媒介,自己直接感受的不多。这些年两岸走动渐密,来往频仍,有关台湾的资讯已非希缺之物,岛上的一举一动似乎很快就能成为朋友们佐餐的谈资,下酒的小菜。台湾的作家、学者、歌手、演员、报人、导演更如过江之鲫,穿行于海峡两岸。他们的作品不断被介绍过来,有的甚至一时洛阳纸贵,其中也有许多人成了被大众追捧的明星。读他们的书,听他们的歌,观看他们的戏剧和电影,结交他们中的一些人成为朋友,从而形成了我的关于台湾的某种想像。但是,台湾之于我,仍有一种神秘感,一种无以言说的茫然。海峡的阻隔固然是一个原因,“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看上去总是雾里看花,朦胧一片,不很真切。而媒介的间接性也往往使得我们对台湾的认知不能穿透那堵似有似无、忽隐忽显的迷墙。林谷芳先生说,有显性的台湾,也有隐性的台湾。我想我所看到的台湾,总还是显性居多吧。所以,这种想像的台湾总不能嵌入现实的台湾,二者之间说不好那里就有一些错位,需要通过对隐性台湾的发掘而加以纠正。然而,当我在台湾走过一圈之后,想一想,仍然不敢确定,我所触摸到的台湾,是不是真实的?或者说,有几分是真实的?从显性到隐性,我又深入了多少呢?10月15日,我们从北京出发,经香港,飞越台湾海峡。飞机很快降落于台北桃园国际机场,我们的周围立刻弥漫了湿润的空气。风是从海上吹来的,隐约还有点腥咸的味道。感受一个社会能像感受自然这样直接,该有多好!此后的10天里,我们开会、交友、游览、参观,走了台北、宜兰、南投、花莲、台南、高雄、新竹7座城市,从北到南,从东到西,真像是一阵风,从岛上刮过,热闹归热闹,一旦平静下来,很难说留下了什么,也很难说带走了什么。也不是一无所获,空手而归。台北机场的行李超重,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台湾在我们心中的分量。有许多见闻和印象是令人难忘的,老朋友、新朋友的友谊是刻骨铭心的。如果说此前我所看到的台湾,还是漂浮在水中的倩影的话,那么,这一次,我似乎已经真切地感觉到它的体温和气息了。林谷芳先生是我的老朋友,两岸开放以来,他99次来大陆,走了许多地方,我们曾多次在北京相聚,他修禅是主张“印证”的,一定要亲历过才好。龙应台女士也说:“古人告诉我:要‘读万卷书’,可是,古人不能告诉我,那万卷书里台湾印象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台湾街头竞选广告又一景
台湾印象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日月潭的老船长,幽默不逊郭德刚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