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半生多事谈红 大块文章说事  

2008-07-24 13:0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生多事谈红大块文章说事解玺璋读《王蒙谈红说事》常常笑出了声儿。《红楼梦》一直是显学,现在能讲、爱讲、敢讲的人更多,如过江之鲫,但讲得有趣,有意思,有滋味可以咂摸,文辞叫咀嚼,我以为首推王蒙。比如讲到李贵劝解宝二爷,是“寓劝告引导于哀求告饶之中”,王蒙称之为“低调进谏法”,他说,这“比沽名钓誉的死谏硬谏抬棺谏办好了护照联系好了使馆再谏还难”。谁能讲出这一点?而且还讲得这样巧妙?只有王蒙。这是王蒙的随笔随时能给我们带来快乐的原因之一。他忽然就讲到了一个叫茗玉或若玉的人。此人出自刘姥姥的虚构。刘姥姥二进大观园,为哄老太太、哥儿们姐儿们高兴,就讲了一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极标致的一个小姑娘”,叫个茗玉或者若玉。王蒙于是发挥,说是“《红楼梦》名字里带玉的并非等闲”,“此位莫须有的小姐”的名字不仅有个“玉”字,而且还“若玉”,了得吗!说着笔锋一转,他写道:考据、索隐、拿《红楼梦》当秘史家史自传来研究的人越来越多,“可惜,认真考证茗玉或若玉故事与刘姥姥身份的文字还不够多。会不会有朝一日能考据出刘姥姥的信史或克格勃身份来呢”?他的态度就寓于这种诙谐的调笑当中。讲到刘姥姥,讲到人们在刘姥姥面前展示“各种衣食用玩器物”,讲到曹雪芹不厌其烦的描写,王蒙乘机把曹雪芹也揶揄了

一番:“噫,色即是空,说来容易其实难。色没了,是空;色有的时候,尤其是色正艳丽之时,岂是空哉!事后回忆起来,吹起牛来,也还是很过瘾的嘛!”我同意王蒙书中的一个说法:“人老了就成了精。”换了孔夫子文绉绉的说法就是:“从心所欲不逾矩。”这是一个人修炼的结果。所以,他读《红楼梦》,他讲《红楼梦》,总能言人所未言,道人所未道。还说刘姥姥这个人,她在大观园里引发过一场著名的笑,许多讲文学,讲欣赏的书或课本,都曾分析这段关于笑的描写如何了得,是经典中的经典。对此,王蒙有他的疑问:“至于笑成这样吗?”他由此得出一个结论:“人越高贵,越是难于自己笑与使别人笑。所以大观园需要刘捞,统治阶级需要被统治阶级,不但需要被统治者的血汗劳苦,也需要被统治者的无拘束放肆搞笑。”这也可以看出,王蒙的语言不仅总带机锋,而且透着十分的聪明、机智和俏皮,有出奇制胜的功效,能让人心领神会。比如他赞赏忠顺王府长史官对宝玉说出“还要来请教”的话,尤其欣赏“请教”二字,于是他说,“请教”二字应该反复研读,应该放大成为黑体特大号字。他比较王夫人与袭人,认为她的智商一定在袭人之下,还不忘感叹一下,“高贵者有时是多么愚蠢啊”。这是王蒙语言所特有的时代烙印。就像我们看冯小刚的电影,有时会引用一句半句老电影的台词,“他已经不咳嗽了半生多事谈红”,大家一听就会心地笑了。读王蒙的书也有这种效果。但也不全是调味品,也有很让人唏嘘不已的东西。他讲晴雯,概括为“不奴隶,毋宁死”,据说读者中还有一些争论。其实没有什么可争论的,指出这一点,并非王蒙首创。他的贡献是改写了裴多菲的诗:“享受诚可贵,头脸(即脸面)价更高。若为宝玉故,自由亦可抛。”看上去是调笑的态度,骨子里还是对这些奴隶或奴才的悲悯之心。《红楼梦》是有百科全书之誉的,可说之事甚多。王蒙谈红进而说事,涉及的范围就更广了。但又不止于说事,还有引申和发挥,以及洞见和揭示,甚至言在此而意在彼,言不尽意,意在言外,这些都给读者以想象的空间,让我们浮想联翩,不能自已。 大块文章说事

”,大家一听就会心地笑了。读王蒙的书也有这种效果。但也不全是调味品,也有很让人唏嘘不已的东西。他讲晴雯,概括为“不奴隶,毋宁死”,据说读者中还有一些争论。其实没有什么可争论的,指出这一点,并非王蒙首创。他的贡献是改写了裴多菲的诗:“享受诚可贵,头脸(即脸面)价更高。若为宝玉故,自由亦可抛。”看上去是调笑的态度,骨子里还是对这些奴隶或奴才的悲悯之心。《红楼梦》是有百科全书之誉的,可说之事甚多。王蒙谈红进而说事,涉及的范围就更广了。但又不止于说事,还有引申和发挥,以及洞见和揭示,甚至言在此而意在彼,言不尽意,意在言外,这些都给读者以想象的空间,让我们浮想联翩,不能自已。解玺璋    

读《王蒙谈红说事》常常笑出了声儿。《红楼梦》一直是显学,现在能讲、爱讲、敢讲的人更多,如过江之鲫,但讲得有趣,有意思,有滋味可以咂摸,文辞叫咀嚼,我以为首推王蒙。比如讲到李贵劝解宝二爷,是“寓劝告引导于哀求告饶之中”,王蒙称之为“低调进谏法”,他说,这“比沽名钓誉的死谏硬谏抬棺谏办好了护照联系好了使馆再谏还难”。谁能讲出这一点?而且还讲得这样巧妙?只有王蒙。

 

这是王蒙的随笔随时能给我们带来快乐的原因之一。他忽然就讲到了一个叫茗玉或若玉的人。此人出自刘姥姥的虚构。刘姥姥二进大观园,为哄老太太、哥儿们姐儿们高兴,就讲了一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极标致的一个小姑娘”,叫个茗玉或者若玉。王蒙于是发挥,说是“《红楼梦》名字里带玉的并非等闲”,“此位莫须有的小姐”的名字不仅有个“玉”字,而且还“若玉”,了得吗!说着笔锋一转,他写道:考据、索隐、拿《红楼梦》当秘史家史自传来研究的人越来越多,“可惜,认真考证茗玉或若玉故事与刘姥姥身份的文字还不够多。会不会有朝一日能考据出刘姥姥的信史或克格勃身份来呢”?他的态度就寓于这种诙谐的调笑当中。讲到刘姥姥,讲到人们在刘姥姥面前展示“各种衣食用玩器物”,讲到曹雪芹不厌其烦的描写,王蒙乘机把曹雪芹也揶揄了一番:“噫,色即是空,说来容易其实难。色没了,是空;色有的时候,尤其是色正艳丽之时,岂是空哉!事后回忆起来,吹起牛来,也还是很过瘾的嘛!”

”,大家一听就会心地笑了。读王蒙的书也有这种效果。但也不全是调味品,也有很让人唏嘘不已的东西。他讲晴雯,概括为“不奴隶,毋宁死”,据说读者中还有一些争论。其实没有什么可争论的,指出这一点,并非王蒙首创。他的贡献是改写了裴多菲的诗:“享受诚可贵,头脸(即脸面)价更高。若为宝玉故,自由亦可抛。”看上去是调笑的态度,骨子里还是对这些奴隶或奴才的悲悯之心。《红楼梦》是有百科全书之誉的,可说之事甚多。王蒙谈红进而说事,涉及的范围就更广了。但又不止于说事,还有引申和发挥,以及洞见和揭示,甚至言在此而意在彼,言不尽意,意在言外,这些都给读者以想象的空间,让我们浮想联翩,不能自已。 

半生多事谈红大块文章说事解玺璋读《王蒙谈红说事》常常笑出了声儿。《红楼梦》一直是显学,现在能讲、爱讲、敢讲的人更多,如过江之鲫,但讲得有趣,有意思,有滋味可以咂摸,文辞叫咀嚼,我以为首推王蒙。比如讲到李贵劝解宝二爷,是“寓劝告引导于哀求告饶之中”,王蒙称之为“低调进谏法”,他说,这“比沽名钓誉的死谏硬谏抬棺谏办好了护照联系好了使馆再谏还难”。谁能讲出这一点?而且还讲得这样巧妙?只有王蒙。这是王蒙的随笔随时能给我们带来快乐的原因之一。他忽然就讲到了一个叫茗玉或若玉的人。此人出自刘姥姥的虚构。刘姥姥二进大观园,为哄老太太、哥儿们姐儿们高兴,就讲了一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极标致的一个小姑娘”,叫个茗玉或者若玉。王蒙于是发挥,说是“《红楼梦》名字里带玉的并非等闲”,“此位莫须有的小姐”的名字不仅有个“玉”字,而且还“若玉”,了得吗!说着笔锋一转,他写道:考据、索隐、拿《红楼梦》当秘史家史自传来研究的人越来越多,“可惜,认真考证茗玉或若玉故事与刘姥姥身份的文字还不够多。会不会有朝一日能考据出刘姥姥的信史或克格勃身份来呢”?他的态度就寓于这种诙谐的调笑当中。讲到刘姥姥,讲到人们在刘姥姥面前展示“各种衣食用玩器物”,讲到曹雪芹不厌其烦的描写,王蒙乘机把曹雪芹也揶揄了我同意王蒙书中的一个说法:“人老了就成了精。”换了孔夫子文绉绉的说法就是:“从心所欲不逾矩。”这是一个人修炼的结果。所以,他读《红楼梦》,他讲《红楼梦》,总能言人所未言,道人所未道。还说刘姥姥这个人,她在大观园里引发过一场著名的笑,许多讲文学,讲欣赏的书或课本,都曾分析这段关于笑的描写如何了得,是经典中的经典。对此,王蒙有他的疑问:“至于笑成这样吗?”他由此得出一个结论:“人越高贵,越是难于自己笑与使别人笑。所以大观园需要刘捞,统治阶级需要被统治阶级,不但需要被统治者的血汗劳苦,也需要被统治者的无拘束放肆搞笑。”这也可以看出,王蒙的语言不仅总带机锋,而且透着十分的聪明、机智和俏皮,有出奇制胜的功效,能让人心领神会。比如他赞赏忠顺王府长史官对宝玉说出“还要来请教”的话,尤其欣赏“请教”二字,于是他说,“请教”二字应该反复研读,应该放大成为黑体特大号字。他比较王夫人与袭人,认为她的智商一定在袭人之下,还不忘感叹一下,“高贵者有时是多么愚蠢啊”。

”,大家一听就会心地笑了。读王蒙的书也有这种效果。但也不全是调味品,也有很让人唏嘘不已的东西。他讲晴雯,概括为“不奴隶,毋宁死”,据说读者中还有一些争论。其实没有什么可争论的,指出这一点,并非王蒙首创。他的贡献是改写了裴多菲的诗:“享受诚可贵,头脸(即脸面)价更高。若为宝玉故,自由亦可抛。”看上去是调笑的态度,骨子里还是对这些奴隶或奴才的悲悯之心。《红楼梦》是有百科全书之誉的,可说之事甚多。王蒙谈红进而说事,涉及的范围就更广了。但又不止于说事,还有引申和发挥,以及洞见和揭示,甚至言在此而意在彼,言不尽意,意在言外,这些都给读者以想象的空间,让我们浮想联翩,不能自已。 

这是王蒙语言所特有的时代烙印。就像我们看冯小刚的电影,有时会引用一句半句老电影的台词,“他已经不咳嗽了”,大家一听就会心地笑了。读王蒙的书也有这种效果。但也不全是调味品,也有很让人唏嘘不已的东西。他讲晴雯,概括为“不奴隶,毋宁死”,据说读者中还有一些争论。其实没有什么可争论的,指出这一点,并非王蒙首创。他的贡献是改写了裴多菲的诗:“享受诚可贵,头脸(即脸面)价更高。若为宝玉故,自由亦可抛。”看上去是调笑的态度,骨子里还是对这些奴隶或奴才的悲悯之心。《红楼梦》是有百科全书之誉的,可说之事甚多。王蒙谈红进而说事,涉及的范围就更广了。但又不止于说事,还有引申和发挥,以及洞见和揭示,甚至言在此而意在彼,言不尽意,意在言外,这些都给读者以想象的空间,让我们浮想联翩,不能自已。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