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德龄与慈禧》:看慈禧谈情说爱  

2008-07-07 23:1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龄与慈禧》:看慈禧谈情说爱

解玺璋

 

达写作《拉辛与莎士比亚》,是要打破古典主义的教条对戏剧的束缚,他所提出的“深刻情感所必须的那种幻想深度”,作为戏剧的审美要求,或者也可以给我们以启发,从而打破历史教条强加给我们的约束。历史已经给慈禧定了性,定了案,那是从历史的角度,根据历史的要求作出的,它的正当性是有历史事实支持的。然而,慈禧是怎样的一个人,在风云变幻的历史浪潮中,她的心情如何?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权倾一时的女人,她的内心世界是不是也很苍凉?要回答这些好奇的疑问,历史只能将权力移交给戏剧,由戏剧家们运用他们的艺术想象来完成。戏剧是人的内心世界的探险,《德龄与慈禧》就是这样一批探险者游历慈禧内心世界的纪实吧!

《德龄与慈禧》:看慈禧谈情说爱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德龄与慈禧》:看慈禧谈情说爱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德龄与慈禧》:看慈禧谈情说爱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达写作《拉辛与莎士比亚》,是要打破古典主义的教条对戏剧的束缚,他所提出的“深刻情感所必须的那种幻想深度”,作为戏剧的审美要求,或者也可以给我们以启发,从而打破历史教条强加给我们的约束。历史已经给慈禧定了性,定了案,那是从历史的角度,根据历史的要求作出的,它的正当性是有历史事实支持的。然而,慈禧是怎样的一个人,在风云变幻的历史浪潮中,她的心情如何?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权倾一时的女人,她的内心世界是不是也很苍凉?要回答这些好奇的疑问,历史只能将权力移交给戏剧,由戏剧家们运用他们的艺术想象来完成。戏剧是人的内心世界的探险,《德龄与慈禧》就是这样一批探险者游历慈禧内心世界的纪实吧!

《德龄与慈禧》:看慈禧谈情说爱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达写作《拉辛与莎士比亚》,是要打破古典主义的教条对戏剧的束缚,他所提出的“深刻情感所必须的那种幻想深度”,作为戏剧的审美要求,或者也可以给我们以启发,从而打破历史教条强加给我们的约束。历史已经给慈禧定了性,定了案,那是从历史的角度,根据历史的要求作出的,它的正当性是有历史事实支持的。然而,慈禧是怎样的一个人,在风云变幻的历史浪潮中,她的心情如何?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权倾一时的女人,她的内心世界是不是也很苍凉?要回答这些好奇的疑问,历史只能将权力移交给戏剧,由戏剧家们运用他们的艺术想象来完成。戏剧是人的内心世界的探险,《德龄与慈禧》就是这样一批探险者游历慈禧内心世界的纪实吧!《德龄与慈禧》:看慈禧谈情说爱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达写作《拉辛与莎士比亚》,是要打破古典主义的教条对戏剧的束缚,他所提出的“深刻情感所必须的那种幻想深度”,作为戏剧的审美要求,或者也可以给我们以启发,从而打破历史教条强加给我们的约束。历史已经给慈禧定了性,定了案,那是从历史的角度,根据历史的要求作出的,它的正当性是有历史事实支持的。然而,慈禧是怎样的一个人,在风云变幻的历史浪潮中,她的心情如何?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权倾一时的女人,她的内心世界是不是也很苍凉?要回答这些好奇的疑问,历史只能将权力移交给戏剧,由戏剧家们运用他们的艺术想象来完成。戏剧是人的内心世界的探险,《德龄与慈禧》就是这样一批探险者游历慈禧内心世界的纪实吧!

(这是河南省汤阴县岳庙大殿门上悬挂的一个书匾,上面四个大字“忠灵未泯”据说是慈禧的亲笔。)

 

《德龄与慈禧》:看慈禧谈情说爱解玺璋(这是河南省汤阴县岳庙大殿门上悬挂的一个书匾,上面四个大字“忠灵未泯”据说是慈禧的亲笔。)作为晚清历史回光返照最后一搏的立宪运动,它的原动力,竟来自慈禧老佛爷为其老情人猝然而死的一时感动,这真是太有意思了。不知道历史学家们以及维护历史严肃性的朋友们会怎么想?然而,作为看戏的观众,我相信,大家都很开心。昨晚看香港话剧团的《德龄与慈禧》。作者何冀平用了“大事化小”的办法,把国事写成家事,把政治写成人伦,被认为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第一罪人的慈禧,在这里,就是一个独断专行的老太太。她有残忍暴虐的一面,四喜因为多说了一句话,就被罚自己打10个嘴巴;她也有温情脉脉的一面,见了老情人荣禄,她竟流露出款款深情,说出女人也要人疼要人爱的话;她喜怒不形于色,说翻脸就翻脸;但她对德龄这个女孩儿似乎又崇爱有加,任她发表一通大逆不道的爱情宣言;她也懂得恩威并用,敲山震虎,旁敲侧击,李莲英说了假话,她并不当众给他难堪,而是等到人去了再敲打他;她任性,心血来潮,像个老小孩儿,她要装电灯就装电灯,她要坐火车就坐火车;她的厉害,也可以从周围人们的态度看出来,这些宫里的人,从皇帝、皇后、嫔妃,到宫女、太监,

作为晚清历史回光返照最后一搏的立宪运动,它的原动力,竟来自慈禧老佛爷为其老情人猝然而死的一时感动,这真是太有意思了。不知道历史学家们以及维护历史严肃性的朋友们会怎么想?然而,作为看戏的观众,我相信,大家都很开心。

达写作《拉辛与莎士比亚》,是要打破古典主义的教条对戏剧的束缚,他所提出的“深刻情感所必须的那种幻想深度”,作为戏剧的审美要求,或者也可以给我们以启发,从而打破历史教条强加给我们的约束。历史已经给慈禧定了性,定了案,那是从历史的角度,根据历史的要求作出的,它的正当性是有历史事实支持的。然而,慈禧是怎样的一个人,在风云变幻的历史浪潮中,她的心情如何?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权倾一时的女人,她的内心世界是不是也很苍凉?要回答这些好奇的疑问,历史只能将权力移交给戏剧,由戏剧家们运用他们的艺术想象来完成。戏剧是人的内心世界的探险,《德龄与慈禧》就是这样一批探险者游历慈禧内心世界的纪实吧! 

《德龄与慈禧》:看慈禧谈情说爱解玺璋(这是河南省汤阴县岳庙大殿门上悬挂的一个书匾,上面四个大字“忠灵未泯”据说是慈禧的亲笔。)作为晚清历史回光返照最后一搏的立宪运动,它的原动力,竟来自慈禧老佛爷为其老情人猝然而死的一时感动,这真是太有意思了。不知道历史学家们以及维护历史严肃性的朋友们会怎么想?然而,作为看戏的观众,我相信,大家都很开心。昨晚看香港话剧团的《德龄与慈禧》。作者何冀平用了“大事化小”的办法,把国事写成家事,把政治写成人伦,被认为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第一罪人的慈禧,在这里,就是一个独断专行的老太太。她有残忍暴虐的一面,四喜因为多说了一句话,就被罚自己打10个嘴巴;她也有温情脉脉的一面,见了老情人荣禄,她竟流露出款款深情,说出女人也要人疼要人爱的话;她喜怒不形于色,说翻脸就翻脸;但她对德龄这个女孩儿似乎又崇爱有加,任她发表一通大逆不道的爱情宣言;她也懂得恩威并用,敲山震虎,旁敲侧击,李莲英说了假话,她并不当众给他难堪,而是等到人去了再敲打他;她任性,心血来潮,像个老小孩儿,她要装电灯就装电灯,她要坐火车就坐火车;她的厉害,也可以从周围人们的态度看出来,这些宫里的人,从皇帝、皇后、嫔妃,到宫女、太监,昨晚看香港话剧团的《德龄与慈禧》。作者何冀平用了“大事化小”的办法,把国事写成家事,把政治写成人伦,被认为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第一罪人的慈禧,在这里,就是一个独断专行的老太太。她有残忍暴虐的一面,四喜因为多说了一句话,就被罚自己打10个嘴巴;她也有温情脉脉的一面,见了老情人荣禄,她竟流露出款款深情,说出女人也要人疼要人爱的话;她喜怒不形于色,说翻脸就翻脸;但她对德龄这个女孩儿似乎又崇爱有加,任她发表一通大逆不道的爱情宣言;她也懂得恩威并用,敲山震虎,旁敲侧击,李莲英说了假话,她并不当众给他难堪,而是等到人去了再敲打他;她任性,心血来潮,像个老小孩儿,她要装电灯就装电灯,她要坐火车就坐火车;她的厉害,也可以从周围人们的态度看出来,这些宫里的人,从皇帝、皇后、嫔妃,到宫女、太监,见了她都是小心翼翼,噤若寒蝉,生怕说错了话,办错了事;她高兴得笑起来,他们也跟着笑,笑得很假,也很僵硬;看着这群人的样子,观众也开心地笑了。

 

这个慈禧真是写得有滋有味,不落俗套,卢燕的表演更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几乎无可挑剔。看这个戏,开始还有一点不适应,主要是个别演员的念白听起来很怪。看下去,很快就入戏了。这当然不是一出喜剧,但何冀平的喜剧才能,使得这个戏妙趣横生。事后回想起来,不禁又悲从中来。想想中国的历史命运,就攥在这么个老太太的手里,怎不让人心痛啊!我们看光绪向她递奏折的那一场戏,无论是刻画慈禧性格的复杂性,还是表现中国历史命运之诡谲,都显得入木三分。这一笔抵得上所有关于慈禧罪大恶极的描述。

 

《德龄与慈禧》:看慈禧谈情说爱解玺璋(这是河南省汤阴县岳庙大殿门上悬挂的一个书匾,上面四个大字“忠灵未泯”据说是慈禧的亲笔。)作为晚清历史回光返照最后一搏的立宪运动,它的原动力,竟来自慈禧老佛爷为其老情人猝然而死的一时感动,这真是太有意思了。不知道历史学家们以及维护历史严肃性的朋友们会怎么想?然而,作为看戏的观众,我相信,大家都很开心。昨晚看香港话剧团的《德龄与慈禧》。作者何冀平用了“大事化小”的办法,把国事写成家事,把政治写成人伦,被认为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第一罪人的慈禧,在这里,就是一个独断专行的老太太。她有残忍暴虐的一面,四喜因为多说了一句话,就被罚自己打10个嘴巴;她也有温情脉脉的一面,见了老情人荣禄,她竟流露出款款深情,说出女人也要人疼要人爱的话;她喜怒不形于色,说翻脸就翻脸;但她对德龄这个女孩儿似乎又崇爱有加,任她发表一通大逆不道的爱情宣言;她也懂得恩威并用,敲山震虎,旁敲侧击,李莲英说了假话,她并不当众给他难堪,而是等到人去了再敲打他;她任性,心血来潮,像个老小孩儿,她要装电灯就装电灯,她要坐火车就坐火车;她的厉害,也可以从周围人们的态度看出来,这些宫里的人,从皇帝、皇后、嫔妃,到宫女、太监,

慈禧与荣禄青梅竹马的这段恋情,以前的影视、戏剧作品似乎都没有表现过。这个戏专门拿出来写,或许会引起争议。但从戏剧创作的角度,恐怕也没有理由不允许戏剧家这样写。关键是,这样写了以后,并没有损害这个戏以及慈禧的形象,而是使得这个戏以及这个形象更加丰满了。固然,戏剧家也有他的历史观,他们在对待历史或历史人物采取什么态度的问题上,历来也是壁垒分明的。但有一点我想应该不会有冲突,戏剧和历史是两个不同的范畴,戏剧真实和历史真实更建立在不同的标准之上。《德龄与慈禧》:看慈禧谈情说爱解玺璋(这是河南省汤阴县岳庙大殿门上悬挂的一个书匾,上面四个大字“忠灵未泯”据说是慈禧的亲笔。)作为晚清历史回光返照最后一搏的立宪运动,它的原动力,竟来自慈禧老佛爷为其老情人猝然而死的一时感动,这真是太有意思了。不知道历史学家们以及维护历史严肃性的朋友们会怎么想?然而,作为看戏的观众,我相信,大家都很开心。昨晚看香港话剧团的《德龄与慈禧》。作者何冀平用了“大事化小”的办法,把国事写成家事,把政治写成人伦,被认为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第一罪人的慈禧,在这里,就是一个独断专行的老太太。她有残忍暴虐的一面,四喜因为多说了一句话,就被罚自己打10个嘴巴;她也有温情脉脉的一面,见了老情人荣禄,她竟流露出款款深情,说出女人也要人疼要人爱的话;她喜怒不形于色,说翻脸就翻脸;但她对德龄这个女孩儿似乎又崇爱有加,任她发表一通大逆不道的爱情宣言;她也懂得恩威并用,敲山震虎,旁敲侧击,李莲英说了假话,她并不当众给他难堪,而是等到人去了再敲打他;她任性,心血来潮,像个老小孩儿,她要装电灯就装电灯,她要坐火车就坐火车;她的厉害,也可以从周围人们的态度看出来,这些宫里的人,从皇帝、皇后、嫔妃,到宫女、太监,1823年,司汤达写作《拉辛与莎士比亚》,是要打破古典主义的教条对戏剧的束缚,他所提出的“深刻情感所必须的那种幻想深度”,作为戏剧的审美要求,或者也可以给我们以启发,从而打破历史教条强加给我们的约束。历史已经给慈禧定了性,定了案,那是从历史的角度,根据历史的要求作出的,它的正当性是有历史事实支持的。然而,慈禧是怎样的一个人,在风云变幻的历史浪潮中,她的心情如何?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权倾一时的女人,她的内心世界是不是也很苍凉?要回答这些好奇的疑问,历史只能将权力移交给戏剧,由戏剧家们运用他们的艺术想象来完成。戏剧是人的内心世界的探险,《德龄与慈禧》就是这样一批探险者游历慈禧内心世界的纪实吧!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