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一封来自天堂的信  

2008-06-07 00:5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封来自天堂的信解玺璋自5-12汶川大地震以来,我一直想写点什么,那怕是一点感受,但我没有写。一些朋友发来短信,或打来电话,婉转地问到我的想法,希望我还是写一点,我仍然没有写。不是我故作矜持,咱这种人,除了捐一点钱,就是写几个字,其他的事怕也做不了,为什么竟不写呢?我想,是真的无话可说。几万个活蹦乱跳的人,几万条性命,一瞬间就没了,就和我们这些仍然苟活着的人阴阳隔绝了,变成了一具具尸骸,这让我很难接受。而且,那里面就有我的一个兄弟,前些天我们还在一起喝酒,畅谈我们将要做的许多事情,他侃侃而谈,神情激动的样子,还历历如在目前,突然之间他就从我们身边消失了,不存在了,我连哭都反应不过来。我是几天之后才得知,他是被地震时倒塌的房屋砸死了。发生地震以后,我一直联系他,却总也联系不上,心里就有些发慌,过了几天,得到消息,知道他真的不在了。但我总不肯相信,我想他也许会在哪一天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给我一个惊喜!我在心里盼望着。有一天他真的出现了,不过是在我的梦里。他责备我没有备下酒来招待他,他说,在那边还没碰上可以一起喝酒侃大山的好兄弟。我说你别性急,咱们哥们儿四海之内皆兄弟,还怕找不到知音?他说是,兄弟总会有的。接着就说到了这次地震,说到了地震后的万众一心,各界的捐款和救援,政府的迅速反应,国际上的支持和赞扬,他笑了笑说,你说的这些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人死如灯灭,你就是哭得再动情,我也感觉不到了。他忽然问我,你没有哭我吧?我说

一封来自天堂的信

解玺璋

 

自5-12汶川大地震以来,我一直想写点什么,那怕是一点感受,但我没有写。一些朋友发来短信,或打来电话,婉转地问到我的想法,希望我还是写一点,我仍然没有写。不是我故作矜持,咱这种人,除了捐一点钱,就是写几个字,其他的事怕也做不了,为什么竟不写呢?我想,是真的无话可说。

没有。他说那就对了,你就是哭我,我也不领情,我也领不了情了,我已经死了。你哭也只是安慰你自己,让大家知道你还惦记着我这个兄弟。咳,这个人,还跟活着时候一样,口无遮拦。其实有些话我是有同感的,我也对一些事情有看法,不然我们也不会成为兄弟,但我不想说,我是担心自己的那些想法,总是有些消极,有些阴暗,说出来影响大家情绪,给大家奉献爱心的热情泼冷水。但是他说,我一个死人,说说也许无妨吧。临走前他说,给你的邮箱里发了封信,你看看吧,你要觉得无妨,就拿给大家看看。一觉醒来,我并没有太在意,但晚上打开信箱,我却愣住了,惊出一身冷汗,在我的邮箱里,果然有一封他发来的信。我好奇地把它点开,里面真有一段文字,不长,是这么写的:玺璋:你好。这一次,死来得太突然了,竟来不及通知你,抱歉!原来我们总觉得人在临死前会想很多事,说很多话,其实,死真的来了,你什么都来不及想,也来不及说。而活着的人可以说,不仅可以说,还可以哭,可以唱。我向来觉得国人对待死人很奇怪,一定要有一场哭的比赛,看谁哭得声音大,看谁会哭,边哭边说,像唱歌一样。这次也一样,只是扩大了许多倍。亲人死了,哭一哭,寄托我们的哀思,很正常,但用不着比赛谁的声音大,谁哭得更动人,更不能要求别人跟着你一起哭,听说还有指责别人不表现的,指责别人捐钱少的,还有人说,没捐钱的都是人渣,这就有点过分了。我真弄不明白,这些人的道德优越感是从哪里来的?这使我想起许多年前闹过的“红无类”和“黑五类”,前者总是觉

 

几万个活蹦乱跳的人,几万条性命,一瞬间就没了,就和我们这些仍然苟活着的人阴阳隔绝了,变成了一具具尸骸,这让我很难接受。而且,那里面就有我的一个兄弟,前些天我们还在一起喝酒,畅谈我们将要做的许多事情,他侃侃而谈,神情激动的样子,还历历如在目前,突然之间他就从我们身边消失了,不存在了,我连哭都反应不过来。我是几天之后才得知,他是被地震时倒塌的房屋砸死了。发生地震以后,我一直联系他,却总也联系不上,心里就有些发慌,过了几天,得到消息,知道他真的不在了。但我总不肯相信,我想他也许会在哪一天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给我一个惊喜!我在心里盼望着。

 

没有。他说那就对了,你就是哭我,我也不领情,我也领不了情了,我已经死了。你哭也只是安慰你自己,让大家知道你还惦记着我这个兄弟。咳,这个人,还跟活着时候一样,口无遮拦。其实有些话我是有同感的,我也对一些事情有看法,不然我们也不会成为兄弟,但我不想说,我是担心自己的那些想法,总是有些消极,有些阴暗,说出来影响大家情绪,给大家奉献爱心的热情泼冷水。但是他说,我一个死人,说说也许无妨吧。临走前他说,给你的邮箱里发了封信,你看看吧,你要觉得无妨,就拿给大家看看。一觉醒来,我并没有太在意,但晚上打开信箱,我却愣住了,惊出一身冷汗,在我的邮箱里,果然有一封他发来的信。我好奇地把它点开,里面真有一段文字,不长,是这么写的:玺璋:你好。这一次,死来得太突然了,竟来不及通知你,抱歉!原来我们总觉得人在临死前会想很多事,说很多话,其实,死真的来了,你什么都来不及想,也来不及说。而活着的人可以说,不仅可以说,还可以哭,可以唱。我向来觉得国人对待死人很奇怪,一定要有一场哭的比赛,看谁哭得声音大,看谁会哭,边哭边说,像唱歌一样。这次也一样,只是扩大了许多倍。亲人死了,哭一哭,寄托我们的哀思,很正常,但用不着比赛谁的声音大,谁哭得更动人,更不能要求别人跟着你一起哭,听说还有指责别人不表现的,指责别人捐钱少的,还有人说,没捐钱的都是人渣,这就有点过分了。我真弄不明白,这些人的道德优越感是从哪里来的?这使我想起许多年前闹过的“红无类”和“黑五类”,前者总是觉

有一天他真的出现了,不过是在我的梦里。他责备我没有备下酒来招待他,他说,在那边还没碰上可以一起喝酒侃大山的好兄弟。我说你别性急,咱们哥们儿四海之内皆兄弟,还怕找不到知音?他说是,兄弟总会有的。接着就说到了这次地震,说到了地震后的万众一心,各界的捐款和救援,政府的迅速反应,国际上的支持和赞扬,他笑了笑说,你说的这些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人死如灯灭,你就是哭得再动情,我也感觉不到了。他忽然问我,你没有哭我吧?我说没有。他说那就对了,你就是哭我,我也不领情,我也领不了情了,我已经死了。你哭也只是安慰你自己,让大家知道你还惦记着我这个兄弟。咳,这个人,还跟活着时候一样,口无遮拦。

 

其实有些话我是有同感的,我也对一些事情有看法,不然我们也不会成为兄弟,但我不想说,我是担心自己的那些想法,总是有些消极,有些阴暗,说出来影响大家情绪,给大家奉献爱心的热情泼冷水。但是他说,我一个死人,说说也许无妨吧。临走前他说,给你的邮箱里发了封信,你看看吧,你要觉得无妨,就拿给大家看看。一觉醒来,我并没有太在意,但晚上打开信箱,我却愣住了,惊出一身冷汗,在我的邮箱里,果然有一封他发来的信。我好奇地把它点开,里面真有一段文字,不长,是这么写的:

没有。他说那就对了,你就是哭我,我也不领情,我也领不了情了,我已经死了。你哭也只是安慰你自己,让大家知道你还惦记着我这个兄弟。咳,这个人,还跟活着时候一样,口无遮拦。其实有些话我是有同感的,我也对一些事情有看法,不然我们也不会成为兄弟,但我不想说,我是担心自己的那些想法,总是有些消极,有些阴暗,说出来影响大家情绪,给大家奉献爱心的热情泼冷水。但是他说,我一个死人,说说也许无妨吧。临走前他说,给你的邮箱里发了封信,你看看吧,你要觉得无妨,就拿给大家看看。一觉醒来,我并没有太在意,但晚上打开信箱,我却愣住了,惊出一身冷汗,在我的邮箱里,果然有一封他发来的信。我好奇地把它点开,里面真有一段文字,不长,是这么写的:玺璋:你好。这一次,死来得太突然了,竟来不及通知你,抱歉!原来我们总觉得人在临死前会想很多事,说很多话,其实,死真的来了,你什么都来不及想,也来不及说。而活着的人可以说,不仅可以说,还可以哭,可以唱。我向来觉得国人对待死人很奇怪,一定要有一场哭的比赛,看谁哭得声音大,看谁会哭,边哭边说,像唱歌一样。这次也一样,只是扩大了许多倍。亲人死了,哭一哭,寄托我们的哀思,很正常,但用不着比赛谁的声音大,谁哭得更动人,更不能要求别人跟着你一起哭,听说还有指责别人不表现的,指责别人捐钱少的,还有人说,没捐钱的都是人渣,这就有点过分了。我真弄不明白,这些人的道德优越感是从哪里来的?这使我想起许多年前闹过的“红无类”和“黑五类”,前者总是觉

 

玺璋:你好。这一次,死来得太突然了,竟来不及通知你,抱歉!原来我们总觉得人在临死前会想很多事,说很多话,其实,死真的来了,你什么都来不及想,也来不及说。而活着的人可以说,不仅可以说,还可以哭,可以唱。我向来觉得国人对待死人很奇怪,一定要有一场哭的比赛,看谁哭得声音大,看谁会哭,边哭边说,像唱歌一样。这次也一样,只是扩大了许多倍。亲人死了,哭一哭,寄托我们的哀思,很正常,但用不着比赛谁的声音大,谁哭得更动人,更不能要求别人跟着你一起哭,听说还有指责别人不表现的,指责别人捐钱少的,还有人说,没捐钱的都是人渣,这就有点过分了。我真弄不明白,这些人的道德优越感是从哪里来的?这使我想起许多年前闹过的“红无类”和“黑五类”,前者总是觉得后者是有罪的。基督教认为,原罪属于我们每一个人,我们这里总是把它给了某一些人。这样闹来闹去,对死者有什么意义呢?什么意义也没有,只是活人们的一种表演罢了,不过是把我们这些尸骸做了表演的舞台了。而更让我感到难过的是,我们有些人,如果不带上国家、民族这样的大帽子,几乎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了,言比称国家、民族,你在哪儿呢?不知道。政府则乘机笼络人心,或曰收拾民心,地震还没完全过去,危险时时都在,还有数万的失踪者,没有下落,电视台一类的媒体已经忙着宣传英雄模范了……我已经是个死人了,你也不必太在意,不用老想着我,好好活着,把我们想干的事情办好,我也就放心了。

 

这是一个死人的看法,我们也许不必太在意,但我们就不能想一想,我们有哪些地方是做得不妥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