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一次崭新辉煌的“日出”  

2008-05-15 00:57: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次崭新辉煌的“日出”解玺璋我们已经看过各种版本的《日出》,有完全忠实于原著的,也有按照自己的理解重新解释或解构的,但是,导演王延松的这一版《日出》,仍然使我们感到新鲜而有力。重排经典总会遇到这样的麻烦:亦步亦趋,完全忠实于原著,会被观众认为你毫无创见,抱残守缺;而自说自话,借原著的酒杯,浇自己的块垒,又可能伤害原著,伤害原著热爱者的感情,引起一些观众的不满,有点得不偿失。至于颠覆或解构的,除非你真的号准了观众的脉,说到他们心坎儿上,如果只是玩一点形式上的花样,那么,也很难得到观众的认可和同情。观众固然是不好伺候的,不过,重排经典确实需要多方兼顾,既要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排出观众所期待的新意,又要对原著表示必要的尊重,不失其神,不失其魂。新版《日出》在这方面提供了很好的经验。该剧的舞台设计首先突破了传统的平面式的格局,变成了一个可以多层次划分表演区域的立体空间。穹庐式的圆顶,幕布垂挂下来,周围是一圈慢坡式的通道,渐行渐高,一直伸展到台口的半空,扩大了表演的空间,台后右侧有楼梯和室内连接,烘托出整个舞台最核心的表演区,显得既简捷又流畅。对于导演来说,重排《日出》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理解“日出”这个意象背后所包含的深层意蕴。这也是历来人们争议最多的地方。新版《日出》从“陈白露之死”入手,恰恰是要跳出传统的再现现实的思路,而将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陈白露的内心感受和她的心灵轨迹方面来。事实上,《日出》自问世以来,就被解释为基于对社会现实的反映而寻求一个理想的世界。陈白

一次崭新辉煌的“日出”

成为一种必然。死为她提供了拥抱“太阳”的可能性。这个“太阳”不是别的,就是一个人向善的内在力量。她在死后醒来,沿着通道走向舞台的最前端,走出了那个象征着天罗地网的“穹庐”,走进灿烂的阳光里。这时,我们才真正体会到导演的用心,以及这个舞台设计的内在含义和美妙之处。事实上,新版《日出》的这种新叙事,是对原著意图的一次发挥,而且发挥得恰倒好处。它把传统解读所遮蔽的陈白露的内在动机揭示出来,使得“太阳”和工人的砸夯声不再是一种外在的力量,而是进入了陈白露的内心世界。我以前看《日出》有一个疑问,不明白为什么陈白露是属于那个没落的旧社会的,未来的新世界似乎与他无关。于是,那个结尾看上去颇像刻意安排的“光明的尾巴”。新版《日出》解决了这个矛盾,从而也赋予陈白露更深刻的含义。

解玺璋

 

   我们已经看过各种版本的《日出》,有完全忠实于原著的,也有按照自己的理解重新解释或解构的,但是,导演王延松的这一版《日出》,仍然使我们感到新鲜而有力。

成为一种必然。死为她提供了拥抱“太阳”的可能性。这个“太阳”不是别的,就是一个人向善的内在力量。她在死后醒来,沿着通道走向舞台的最前端,走出了那个象征着天罗地网的“穹庐”,走进灿烂的阳光里。这时,我们才真正体会到导演的用心,以及这个舞台设计的内在含义和美妙之处。事实上,新版《日出》的这种新叙事,是对原著意图的一次发挥,而且发挥得恰倒好处。它把传统解读所遮蔽的陈白露的内在动机揭示出来,使得“太阳”和工人的砸夯声不再是一种外在的力量,而是进入了陈白露的内心世界。我以前看《日出》有一个疑问,不明白为什么陈白露是属于那个没落的旧社会的,未来的新世界似乎与他无关。于是,那个结尾看上去颇像刻意安排的“光明的尾巴”。新版《日出》解决了这个矛盾,从而也赋予陈白露更深刻的含义。

 

   重排经典总会遇到这样的麻烦:亦步亦趋,完全忠实于原著,会被观众认为你毫无创见,抱残守缺;而自说自话,借原著的酒杯,浇自己的块垒,又可能伤害原著,伤害原著热爱者的感情,引起一些观众的不满,有点得不偿失。至于颠覆或解构的,除非你真的号准了观众的脉,说到他们心坎儿上,如果只是玩一点形式上的花样,那么,也很难得到观众的认可和同情。

 

一次崭新辉煌的“日出”解玺璋我们已经看过各种版本的《日出》,有完全忠实于原著的,也有按照自己的理解重新解释或解构的,但是,导演王延松的这一版《日出》,仍然使我们感到新鲜而有力。重排经典总会遇到这样的麻烦:亦步亦趋,完全忠实于原著,会被观众认为你毫无创见,抱残守缺;而自说自话,借原著的酒杯,浇自己的块垒,又可能伤害原著,伤害原著热爱者的感情,引起一些观众的不满,有点得不偿失。至于颠覆或解构的,除非你真的号准了观众的脉,说到他们心坎儿上,如果只是玩一点形式上的花样,那么,也很难得到观众的认可和同情。观众固然是不好伺候的,不过,重排经典确实需要多方兼顾,既要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排出观众所期待的新意,又要对原著表示必要的尊重,不失其神,不失其魂。新版《日出》在这方面提供了很好的经验。该剧的舞台设计首先突破了传统的平面式的格局,变成了一个可以多层次划分表演区域的立体空间。穹庐式的圆顶,幕布垂挂下来,周围是一圈慢坡式的通道,渐行渐高,一直伸展到台口的半空,扩大了表演的空间,台后右侧有楼梯和室内连接,烘托出整个舞台最核心的表演区,显得既简捷又流畅。对于导演来说,重排《日出》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理解“日出”这个意象背后所包含的深层意蕴。这也是历来人们争议最多的地方。新版《日出》从“陈白露之死”入手,恰恰是要跳出传统的再现现实的思路,而将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陈白露的内心感受和她的心灵轨迹方面来。事实上,《日出》自问世以来,就被解释为基于对社会现实的反映而寻求一个理想的世界。陈白

   观众固然是不好伺候的,不过,重排经典确实需要多方兼顾,既要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排出观众所期待的新意,又要对原著表示必要的尊重,不失其神,不失其魂。新版《日出》在这方面提供了很好的经验。该剧的舞台设计首先突破了传统的平面式的格局,变成了一个可以多层次划分表演区域的立体空间。穹庐式的圆顶,幕布垂挂下来,周围是一圈慢坡式的通道,渐行渐高,一直伸展到台口的半空,扩大了表演的空间,台后右侧有楼梯和室内连接,烘托出整个舞台最核心的表演区,显得既简捷又流畅。

 

   对于导演来说,重排《日出》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理解“日出”这个意象背后所包含的深层意蕴。这也是历来人们争议最多的地方。新版《日出》从“陈白露之死”入手,恰恰是要跳出传统的再现现实的思路,而将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陈白露的内心感受和她的心灵轨迹方面来。事实上,《日出》自问世以来,就被解释为基于对社会现实的反映而寻求一个理想的世界。陈白露所生活的这个社会,是一个腐朽的、没落的、没有任何希望的社会,是一个信奉“损不足以奉有余”的社会。陈白露所居住的这个旅馆的客厅,就是这个社会的缩影,而她自己则深深地陷在这个丑恶的生活圈子里,不能自拔。最终,她也只能作为这个社会的祭品,与它一起毁灭。拯救的力量是来自这个房间外面的阳光与工地上砸夯的声音,它们和方达生一起构成了虚拟的、具有象征意义的、天堂净土般的彼岸世界。这个世界所奉行的应该是“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天之道”。

 

   这种长期以来居于主流地位的解释,不仅是对于《日出》的误读,至少将《日出》的内涵简单化了。实际上,在《日出》中,还应该有另外一个层面,既陈白露的精神世界。这是长期以来被人们所忽视的人的心灵的角落。少了这个环节,外面的阳光和工地上夯声不仅不能落实,还给来自外部的拯救性力量提供了某种“口实”,把陈白露们的“解放”和“新生”完全寄托在外部力量的身上。于是,王延松的新叙事就从舞台上的那一束灯光开始,它照射在陈白露的身上,同时,也照亮了她的心灵。她不再是那个马克思所说的“还没有获得自己或是再度丧失了自己”的因“缺乏自我规定的意志”而“甘受奴役”的空芯人物,不再是一个自甘堕落,把自己的灵魂连同肉体全部奉献给这个肮脏而丑陋的社会的风尘女子,她在最终选择了自杀,其实是以死来争得自由,争得作为人的尊严,同时也是发自内心的,对于“太阳”的召唤的一种呼应。她曾经是一只习惯了金丝笼的生活的鸟,在她周围笼罩着一个在劫难逃的天罗地网,她要逃离这里是不能指望一心只想娶她的方达生的,在这里,陈白露的死成为一种必然。死为她提供了拥抱“太阳”的可能性。这个“太阳”不是别的,就是一个人向善的内在力量。她在死后醒来,沿着通道走向舞台的最前端,走出了那个象征着天罗地网的“穹庐”,走进灿烂的阳光里。这时,我们才真正体会到导演的用心,以及这个舞台设计的内在含义和美妙之处。

 

露所生活的这个社会,是一个腐朽的、没落的、没有任何希望的社会,是一个信奉“损不足以奉有余”的社会。陈白露所居住的这个旅馆的客厅,就是这个社会的缩影,而她自己则深深地陷在这个丑恶的生活圈子里,不能自拔。最终,她也只能作为这个社会的祭品,与它一起毁灭。拯救的力量是来自这个房间外面的阳光与工地上砸夯的声音,它们和方达生一起构成了虚拟的、具有象征意义的、天堂净土般的彼岸世界。这个世界所奉行的应该是“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天之道”。这种长期以来居于主流地位的解释,不仅是对于《日出》的误读,至少将《日出》的内涵简单化了。实际上,在《日出》中,还应该有另外一个层面,既陈白露的精神世界。这是长期以来被人们所忽视的人的心灵的角落。少了这个环节,外面的阳光和工地上夯声不仅不能落实,还给来自外部的拯救性力量提供了某种“口实”,把陈白露们的“解放”和“新生”完全寄托在外部力量的身上。于是,王延松的新叙事就从舞台上的那一束灯光开始,它照射在陈白露的身上,同时,也照亮了她的心灵。她不再是那个马克思所说的“还没有获得自己或是再度丧失了自己”的因“缺乏自我规定的意志”而“甘受奴役”的空芯人物,不再是一个自甘堕落,把自己的灵魂连同肉体全部奉献给这个肮脏而丑陋的社会的风尘女子,她在最终选择了自杀,其实是以死来争得自由,争得作为人的尊严,同时也是发自内心的,对于“太阳”的召唤的一种呼应。她曾经是一只习惯了金丝笼的生活的鸟,在她周围笼罩着一个在劫难逃的天罗地网,她要逃离这里是不能指望一心只想娶她的方达生的,在这里,陈白露的死

   事实上,新版《日出》的这种新叙事,是对原著意图的一次发挥,而且发挥得恰倒好处。它把传统解读所遮蔽的陈白露的内在动机揭示出来,使得“太阳”和工人的砸夯声不再是一种外在的力量,而是进入了陈白露的内心世界。我以前看《日出》有一个疑问,不明白为什么陈白露是属于那个没落的旧社会的,未来的新世界似乎与他无关。于是,那个结尾看上去颇像刻意安排的“光明的尾巴”。新版《日出》解决了这个矛盾,从而也赋予陈白露更深刻的含义。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