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重读八十年代的理由  

2008-04-07 00:30: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的阅读风气,总是可以照见它的影子,并给予它一些影响。二者是互为因果的。有时看到书店里铺天盖地摆满了四书五经之类的儒家经典,而且,很多都摆到了儿童读物的书架上,向孩子们推荐《三字经》、《弟子规》、《二十四孝》,我就想,究竟是社会需求制造了这些图书,还是这些图书制造了社会需求呢?答案可以慢慢地研究,但现实却要求我们有一个了断。我又想起鲁迅的“救救孩子”,现在是80后要为他们的下一代负责了,他们希望下一代在精神上成为怎样的人呢?起决定作用的,不是看你给孩子吃什么奶粉,上什么学前班,而是看你读什么书,看你的孩子读什么书。这样看来,我倒应该感谢80年代,我的80后的儿子也应该感谢80年代。80年代给了我们可以保持人的自由和尊严的精神营养。这是80年代不能使我们忘怀的理由之一,也是我宁肯选择重读80年代的理由之一。但斗转星移,物是人非,重读也许竟然“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呢。
 社会的阅读风气,总是可以照见它的影子,并给予它一些影响。二者是互为因果的。有时看到书店里铺天盖地摆满了四书五经之类的儒家经典,而且,很多都摆到了儿童读物的书架上,向孩子们推荐《三字经》、《弟子规》、《二十四孝》,我就想,究竟是社会需求制造了这些图书,还是这些图书制造了社会需求呢?答案可以慢慢地研究,但现实却要求我们有一个了断。我又想起鲁迅的“救救孩子”,现在是80后要为他们的下一代负责了,他们希望下一代在精神上成为怎样的人呢?起决定作用的,不是看你给孩子吃什么奶粉,上什么学前班,而是看你读什么书,看你的孩子读什么书。这样看来,我倒应该感谢80年代,我的80后的儿子也应该感谢80年代。80年代给了我们可以保持人的自由和尊严的精神营养。这是80年代不能使我们忘怀的理由之一,也是我宁肯选择重读80年代的理由之一。但斗转星移,物是人非,重读也许竟然“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呢。

重读八十年代的理由

解玺璋

 

   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各方面都在总结、回顾30年来中国所发生的变化,所取得的进步。我们这一代,现在被人称为50后,自然是相对于80后来说的。80后和50后,关系非同一般,血肉相连,自不待言,精神上也是“剪不断,理还乱”。80后的“胎教”就是由50后完成的。80后的人生飞扬和枯寂苦闷,50后都脱不了干系。50后是被“文革”耽误的一代人,大学教育基本上是在80年代完成的。我的同学中,除了个别四八、四九年的人之外,绝大多数在五零年至五九年之间。所以说,80年代对我们这一代非常重要,属于先天不足,后天恶补的时期。前几年有一本书,叫作《西风吹书读哪页》,用来形容80年代的读书风气,倒是十分的贴切。我至今还记得,学校开办选修课,讲弗洛伊德,老师是从校外请来的,那些天,教室里挤满了学生,教室坐不下了,就趴在窗台上、站在楼道里听。后来读萨特,读尼采,读马尔库塞,都在那个时期。

 

   50后的80年代阅读,有两个前提,一个是改革开放,门户渐开,先是开窗子,继而开门,外面的东西都涌了进来,让我们应接不暇;再一个,“文革”当中,专制主义当道,我们都被压得透不过气来,读书成了很奢侈也很冒险的事。忽然有了很多书可读,而且是光明正大地读,不用再偷偷摸摸的了,那我们就很开心,天天像过节一样。那时大家最关心,说得最多的“关键词”,就是自由、民主、人性、人道,以及自我价值的实现,个性的张扬这类东西。这是我们最缺乏也是迫切需要的东西。那时我们都信奉这样一句话:“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尼采宣布上帝已经死了,这个让我们感到很震撼。虽然有人早就宣称“我不相信”,但理性地“怀疑一切”,对现存的一切进行反省、反思、反拨、反动,却是在80年代读了一些书之后。那个时候,审美主义盛行,追求艺术至上,但又不是要养眼,要把玩,不是那种沉迷其中、享乐玩世的心态,而是将审美、艺术视为人类唯一能够走向自由的途径。如果要概括80年代的阅读,其主要精神特征我以为是在两个维度上展开,社会历史方面表现为本体或主体之维,文学艺术方面则表现为审美之维。

现存的一切进行反省、反思、反拨、反动,却是在80年代读了一些书之后。那个时候,审美主义盛行,追求艺术至上,但又不是要养眼,要把玩,不是那种沉迷其中、享乐玩世的心态,而是将审美、艺术视为人类唯一能够走向自由的途径。如果要概括80年代的阅读,其主要精神特征我以为是在两个维度上展开,社会历史方面表现为本体或主体之维,文学艺术方面则表现为审美之维。然而,80年代正在离我们远去。这个距离不仅表现在时间上,也表现在心理上,表现为一种内心的隔膜。最直观并可以感知的,莫如社会的阅读倾向。现在大家反观80年代的社会风尚,认为是理想化的,乌托邦式的,但它也是健康的、革命的。那个时候没有畅销书排行榜,但哪些书畅销,哪些书在大学生中间最流行,大家心里都有数。那才是真正的排行榜,是读者心里的排行榜,和现在的花钱买榜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我看现在的排行榜,更多的只有伤心。我认为,它记录了我们这个社会、这个民族精神退化的历程。有时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年纪大了,变成了鲁迅讽刺过的“九斤老太”?但现实总是无情地粉碎我的自责和内疚。我看到,我们确实变得太“现实”,太“实际”,太物质化,太享乐,太自我,太相信钱是好东西,太犬儒主义,也太容易接受现实的秩序安排了。我们都成了既得利益者。所以,“存在的就是合理的”,竟成为我们向现实妥协的托词,越来越为人们所接受。我们曲解了弗洛伊德,眼睛盯着自我,心里想着本我,而鄙薄超我对人的精神的提升。在艺术审美方面,我们抽空了艺术审美中的社会历史内涵,放弃了艺术审美应有的对社会历史作自由超越的冲动,堕落为一种唯美的把玩和欲望的消费。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精神风貌,自然不能由阅读来完全的负责任,但

 

   然而,80年代正在离我们远去。这个距离不仅表现在时间上,也表现在心理上,表现为一种内心的隔膜。最直观并可以感知的,莫如社会的阅读倾向。现在大家反观80年代的社会风尚,认为是理想化的,乌托邦式的,但它也是健康的、革命的。那个时候没有畅销书排行榜,但哪些书畅销,哪些书在大学生中间最流行,大家心里都有数。那才是真正的排行榜,是读者心里的排行榜,和现在的花钱买榜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我看现在的排行榜,更多的只有伤心。我认为,它记录了我们这个社会、这个民族精神退化的历程。有时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年纪大了,变成了鲁迅讽刺过的“九斤老太”?但现实总是无情地粉碎我的自责和内疚。我看到,我们确实变得太“现实”,太“实际”,太物质化,太享乐,太自我,太相信钱是好东西,太犬儒主义,也太容易接受现实的秩序安排了。我们都成了既得利益者。所以,“存在的就是合理的”,竟成为我们向现实妥协的托词,越来越为人们所接受。我们曲解了弗洛伊德,眼睛盯着自我,心里想着本我,而鄙薄超我对人的精神的提升。在艺术审美方面,我们抽空了艺术审美中的社会历史内涵,放弃了艺术审美应有的对社会历史作自由超越的冲动,堕落为一种唯美的把玩和欲望的消费。

 

   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精神风貌,自然不能由阅读来完全的负责任,但社会的阅读风气,总是可以照见它的影子,并给予它一些影响。二者是互为因果的。有时看到书店里铺天盖地摆满了四书五经之类的儒家经典,而且,很多都摆到了儿童读物的书架上,向孩子们推荐《三字经》、《弟子规》、《二十四孝》,我就想,究竟是社会需求制造了这些图书,还是这些图书制造了社会需求呢?答案可以慢慢地研究,但现实却要求我们有一个了断。我又想起鲁迅的“救救孩子”,现在是80后要为他们的下一代负责了,他们希望下一代在精神上成为怎样的人呢?起决定作用的,不是看你给孩子吃什么奶粉,上什么学前班,而是看你读什么书,看你的孩子读什么书。这样看来,我倒应该感谢80年代,我的80后的儿子也应该感谢80年代。80年代给了我们可以保持人的自由和尊严的精神营养。这是80年代不能使我们忘怀的理由之一,也是我宁肯选择重读80年代的理由之一。但斗转星移,物是人非,重读也许竟然“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呢。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