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爱情因等待而美丽……  

2008-03-26 01:06: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关系。去西藏比较靠谱,去纳木措神湖就更靠谱,影片所展现的西藏风光,对一个没有亲身经历过西藏的观众来说,已经足以造成一种“神圣”感。当然,她在这里找到了她所要的东西,她的“上帝”就是《冈拉梅朵》的原唱歌手老艺人拉姆。拉姆使她恢复了演唱的能力,她从拉姆那里得到的启示则是爱情需要等待。导演也更加看重后者,似乎寻找“丢失”的声音只是一个借口,只是为了找到关于爱是启示。现在,既然已经找到了爱的真谛,借口还有什么用处呢?导演甚至吝啬地没有让找回声音的安羽再放声高歌一曲《冈拉梅朵》,影片就结束了,想想还是有些遗憾。影片始终在讲一个“寻找”的故事,而结尾却告诉我们“等待”。究竟是寻找呢,还是等待呢?这是我感到十分困惑的地方。影片当中不是没有“等待”,晓涛从内地来到拉萨,来到冈拉梅朵酒吧,就是要在这里“等待”安羽,他相信安羽一定会找到这里来。但是,这个人的“等待”并没有坚持到底,他把他要“等待”的人转交给阿扎,自己撤了。这也是我始终没有想清楚的地方。而阿扎却不想“等待”,根据他的说法,他一直都在“寻找”。他所要“寻找”的唐卡上的那个女人,原来竟是他祖父的情人,也是安羽梦中的“上帝”
 爱情因等待而美丽……——看《冈拉梅朵》有感解玺璋影片开始时,我真有点不知所云。过了很久才知道其名字的年轻女歌手,举着硕大的麦克,戴着硕大的耳机,在拉萨街头走来走去,闹不清她究竟想干什么。但热闹、隆重的雪顿节却让我这个从未到过西藏的人大开眼界,而纯净的雪域高原的自然风光以及天籁般响彻天际的嘹亮歌声,则让我犹为沉醉。直到那个叫安羽的女歌手在酒吧里以异样的神情注视着鼓手阿扎的时候,我才晓得,好戏就要开场了。但直到很久,我们才从冈拉梅朵酒吧听到安羽的故事。酒吧老板晓涛是安羽从前的追求者,他告诉鼓手阿扎,安羽是个哑巴,她在演唱《冈拉梅朵》出名后,忽然失声了。这次来西藏,就是要在神秘梦境的指引下,找到自己“丢失”的声音。这个想法很不错。人在成长中总会失去一些东西,有的能够找回来,有的就找不回来了。但找与不找则完全不同。而且,安羽“丢失”的不是一般的东西,而是作为人最重要的表达和交流的能力。这个能力应该是“上帝”赋予的,现在,“上帝”收回了她的这个能力,为什么?影片没有说。不说也不要紧,我们可以想象。但既然她想重新获得这个能力,那么,没有别的办法,她只能重建与“上帝

爱情因等待而美丽……

——看《冈拉梅朵》有感

解玺璋

 

爱情因等待而美丽……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影片开始时,我真有点不知所云。过了很久才知道其名字的年轻女歌手,举着硕大的麦克,戴着硕大的耳机,在拉萨街头走来走去,闹不清她究竟想干什么。但热闹、隆重的雪顿节却让我这个从未到过西藏的人大开眼界,而纯净的雪域高原的自然风光以及天籁般响彻天际的嘹亮歌声,则让我犹为沉醉。直到那个叫安羽的女歌手在酒吧里以异样的神情注视着鼓手阿扎的时候,我才晓得,好戏就要开场了。

 

   但直到很久,我们才从冈拉梅朵酒吧听到安羽的故事。酒吧老板晓涛是安羽从前的追求者,他告诉鼓手阿扎,安羽是个哑巴,她在演唱《冈拉梅朵》出名后,忽然失声了。这次来西藏,就是要在神秘梦境的指引下,找到自己“丢失”的声音。这个想法很不错。人在成长中总会失去一些东西,有的能够找回来,有的就找不回来了。但找与不找则完全不同。而且,安羽“丢失”的不是一般的东西,而是作为人最重要的表达和交流的能力。这个能力应该是“上帝”赋予的,现在,“上帝”收回了她的这个能力,为什么?影片没有说。不说也不要紧,我们可以想象。但既然她想重新获得这个能力,那么,没有别的办法,她只能重建与“上帝”的关系。去西藏比较靠谱,去纳木措神湖就更靠谱,影片所展现的西藏风光,对一个没有亲身经历过西藏的观众来说,已经足以造成一种“神圣”感。当然,她在这里找到了她所要的东西,她的“上帝”就是《冈拉梅朵》的原唱歌手老艺人拉姆。拉姆使她恢复了演唱的能力,她从拉姆那里得到的启示则是爱情需要等待。导演也更加看重后者,似乎寻找“丢失”的声音只是一个借口,只是为了找到关于爱是启示。现在,既然已经找到了爱的真谛,借口还有什么用处呢?导演甚至吝啬地没有让找回声音的安羽再放声高歌一曲《冈拉梅朵》,影片就结束了,想想还是有些遗憾。

 

爱情因等待而美丽……——看《冈拉梅朵》有感解玺璋影片开始时,我真有点不知所云。过了很久才知道其名字的年轻女歌手,举着硕大的麦克,戴着硕大的耳机,在拉萨街头走来走去,闹不清她究竟想干什么。但热闹、隆重的雪顿节却让我这个从未到过西藏的人大开眼界,而纯净的雪域高原的自然风光以及天籁般响彻天际的嘹亮歌声,则让我犹为沉醉。直到那个叫安羽的女歌手在酒吧里以异样的神情注视着鼓手阿扎的时候,我才晓得,好戏就要开场了。但直到很久,我们才从冈拉梅朵酒吧听到安羽的故事。酒吧老板晓涛是安羽从前的追求者,他告诉鼓手阿扎,安羽是个哑巴,她在演唱《冈拉梅朵》出名后,忽然失声了。这次来西藏,就是要在神秘梦境的指引下,找到自己“丢失”的声音。这个想法很不错。人在成长中总会失去一些东西,有的能够找回来,有的就找不回来了。但找与不找则完全不同。而且,安羽“丢失”的不是一般的东西,而是作为人最重要的表达和交流的能力。这个能力应该是“上帝”赋予的,现在,“上帝”收回了她的这个能力,为什么?影片没有说。不说也不要紧,我们可以想象。但既然她想重新获得这个能力,那么,没有别的办法,她只能重建与“上帝

   影片始终在讲一个“寻找”的故事,而结尾却告诉我们“等待”。究竟是寻找呢,还是等待呢?这是我感到十分困惑的地方。影片当中不是没有“等待”,晓涛从内地来到拉萨,来到冈拉梅朵酒吧,就是要在这里“等待”安羽,他相信安羽一定会找到这里来。但是,这个人的“等待”并没有坚持到底,他把他要“等待”的人转交给阿扎,自己撤了。这也是我始终没有想清楚的地方。而阿扎却不想“等待”,根据他的说法,他一直都在“寻找”。他所要“寻找”的唐卡上的那个女人,原来竟是他祖父的情人,也是安羽梦中的“上帝”。在这一点上,他们俩倒是殊途同归。然而,安羽的“寻找”是为了找回“丢失”的声音,那么阿扎的“寻找”又为了什么呢?我不知道。也许是为了爱情吧。爱情不仅需要等待,也需要寻找啊!在这里,阿扎是找到了,他找到的不是拉姆,而是安羽。

 

   其实,对爱情来说,“等待”是美好的,“寻找”又何尝不美好呢?“寻找”甚至带有求索的含义,就像影片中那些磕长头的人,他们也在“寻找”,寻找生命的解脱,精神的升华,或者内心的平安?看到他们,我会油然而生一种感动,可惜,这样的段落在影片中只是作为风俗的展示,没能和影片的主题表达融合为一体。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