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我的博客生活  

2008-01-19 22:4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客算了。我还有点儿恋恋不舍,就是舍不得这些新老朋友,时常见个面,说句话,也是好的。然而,还要感谢那些一心想把我赶出博客的人。没有他们的鼓励,也许我真的就放弃了。俗语有言,不挨骂,长不大。我就在骂声中成长起来了,而且,日见其茁壮。我的博客生活也因此而异彩纷呈。其中我最感兴趣的,是阅读朋友们的留言和评论,夸我的,我自然欣喜,常有“高山流水,明月清风”之慨;批评我的,我也心头一热,时时以朋友们的批评警醒自己;即使是骂我的,我想也是我有该骂的理由,心有不服的,则“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回骂之方后快。我是个报人、编辑,写了文字,非想藏之深山,而想名之于世。读者的反应,对我来说,绝非可有可无。有朋友也曾劝我关了评论,我说,那我开博还有什么意义呢?博客的好处,就是能够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而且是真实的声音,是你在其他场合听不到的声音。这样的声音,千金难买呀!2006年春节,我做了一副对联,向新浪博客和各位朋友表示感谢:博径已无花,谁敲此门皆为客高楼惟有酒,我煮青梅即开谈这里我表达了一种态度,就是向所有朋友敞开大门,来者不拒,都请登堂入室,一觞一咏,
 我的博客生活解玺璋开博已经两年有余。想当初,新浪的朋友说要帮我开博,可我并不知道博客是个什么东西。也有自愿当“博导”的,手把手,领我进了博客的大门,从此领略了博客生活的有滋有味,多彩多姿。在这里,我所遭遇的,是一种从未经历过的生活经验,它像魔鬼一样,在我面前手舞足蹈,顾盼流连,是诱惑,也是挑战。我从来不写诗的,开博一周年之际,我写了几句诗,表达自己的心情:开博三六五,往来日纷纷。老友多潜水,新交频叩门。酒热胸开阔,花香路已深。平生感义气,执手梦成真。兴奋中又有所期待,是我博客生活中常有的状态。每次打开博客,都幻想着有奇迹出现。忽然有老朋友造访,犹如“他乡遇故知”一般,真可谓“不亦悦乎”;而结交了许多志趣相投的新朋友,也使我感到非常之快慰。我的性情,是喜聚不喜散,博客的好处,恰恰能把远在天涯海角、山南海北的朋友,聚拢到这个方寸之地。民歌有唱: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博客一开,这样的惆怅就没有了。当年,因为力挺白烨而得罪韩寒,遭到围攻和漫骂,“小子鸣鼓而击之”,有朋友就劝我关掉博

我的博客生活

解玺璋

 

可矣,高谈阔论,亦可矣。总之,胜友如云,高朋满座,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吗?博客曾被认为是生活日志,像我这种以生活为工作,以工作为生活的人,也只能把生活日志变成工作日志。我的生活几乎全被读书、看稿子、看戏、看电影、看电视片、写文章、朋友聚会这样一些事填满了,朋友信任我,把他们的书稿或既成作品托付给我,我只能终其事而尽其责。我能这样“放肆”,全靠我有一个悉心照顾我的老伴,包揽了我的全部生活,和所有的家务,使我没有后顾之忧。我的博客生活的风光,又何尝不是她的支持呢。尽管她从未出现在我的博客里,但却是我的博客生活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开博已经两年有余。想当初,新浪的朋友说要帮我开博,可我并不知道博客是个什么东西。也有自愿当“博导”的,手把手,领我进了博客的大门,从此领略了博客生活的有滋有味,多彩多姿。在这里,我所遭遇的,是一种从未经历过的生活经验,它像魔鬼一样,在我面前手舞足蹈,顾盼流连,是诱惑,也是挑战。我从来不写诗的,开博一周年之际,我写了几句诗,表达自己的心情:

 

   开博三六五,

我的博客生活解玺璋开博已经两年有余。想当初,新浪的朋友说要帮我开博,可我并不知道博客是个什么东西。也有自愿当“博导”的,手把手,领我进了博客的大门,从此领略了博客生活的有滋有味,多彩多姿。在这里,我所遭遇的,是一种从未经历过的生活经验,它像魔鬼一样,在我面前手舞足蹈,顾盼流连,是诱惑,也是挑战。我从来不写诗的,开博一周年之际,我写了几句诗,表达自己的心情:开博三六五,往来日纷纷。老友多潜水,新交频叩门。酒热胸开阔,花香路已深。平生感义气,执手梦成真。兴奋中又有所期待,是我博客生活中常有的状态。每次打开博客,都幻想着有奇迹出现。忽然有老朋友造访,犹如“他乡遇故知”一般,真可谓“不亦悦乎”;而结交了许多志趣相投的新朋友,也使我感到非常之快慰。我的性情,是喜聚不喜散,博客的好处,恰恰能把远在天涯海角、山南海北的朋友,聚拢到这个方寸之地。民歌有唱: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博客一开,这样的惆怅就没有了。当年,因为力挺白烨而得罪韩寒,遭到围攻和漫骂,“小子鸣鼓而击之”,有朋友就劝我关掉博

   往来日纷纷。

   老友多潜水,

   新交频叩门。

可矣,高谈阔论,亦可矣。总之,胜友如云,高朋满座,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吗?博客曾被认为是生活日志,像我这种以生活为工作,以工作为生活的人,也只能把生活日志变成工作日志。我的生活几乎全被读书、看稿子、看戏、看电影、看电视片、写文章、朋友聚会这样一些事填满了,朋友信任我,把他们的书稿或既成作品托付给我,我只能终其事而尽其责。我能这样“放肆”,全靠我有一个悉心照顾我的老伴,包揽了我的全部生活,和所有的家务,使我没有后顾之忧。我的博客生活的风光,又何尝不是她的支持呢。尽管她从未出现在我的博客里,但却是我的博客生活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酒热胸开阔,

   花香路已深。

   平生感义气,

   执手梦成真。

 

我的博客生活解玺璋开博已经两年有余。想当初,新浪的朋友说要帮我开博,可我并不知道博客是个什么东西。也有自愿当“博导”的,手把手,领我进了博客的大门,从此领略了博客生活的有滋有味,多彩多姿。在这里,我所遭遇的,是一种从未经历过的生活经验,它像魔鬼一样,在我面前手舞足蹈,顾盼流连,是诱惑,也是挑战。我从来不写诗的,开博一周年之际,我写了几句诗,表达自己的心情:开博三六五,往来日纷纷。老友多潜水,新交频叩门。酒热胸开阔,花香路已深。平生感义气,执手梦成真。兴奋中又有所期待,是我博客生活中常有的状态。每次打开博客,都幻想着有奇迹出现。忽然有老朋友造访,犹如“他乡遇故知”一般,真可谓“不亦悦乎”;而结交了许多志趣相投的新朋友,也使我感到非常之快慰。我的性情,是喜聚不喜散,博客的好处,恰恰能把远在天涯海角、山南海北的朋友,聚拢到这个方寸之地。民歌有唱: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博客一开,这样的惆怅就没有了。当年,因为力挺白烨而得罪韩寒,遭到围攻和漫骂,“小子鸣鼓而击之”,有朋友就劝我关掉博

   兴奋中又有所期待,是我博客生活中常有的状态。每次打开博客,都幻想着有奇迹出现。忽然有老朋友造访,犹如“他乡遇故知”一般,真可谓“不亦悦乎”;而结交了许多志趣相投的新朋友,也使我感到非常之快慰。我的性情,是喜聚不喜散,博客的好处,恰恰能把远在天涯海角、山南海北的朋友,聚拢到这个方寸之地。民歌有唱: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博客一开,这样的惆怅就没有了。当年,因为力挺白烨而得罪韩寒,遭到围攻和漫骂,“小子鸣鼓而击之”,有朋友就劝我关掉博客算了。我还有点儿恋恋不舍,就是舍不得这些新老朋友,时常见个面,说句话,也是好的。

 

   然而,还要感谢那些一心想把我赶出博客的人。没有他们的鼓励,也许我真的就放弃了。俗语有言,不挨骂,长不大。我就在骂声中成长起来了,而且,日见其茁壮。我的博客生活也因此而异彩纷呈。其中我最感兴趣的,是阅读朋友们的留言和评论,夸我的,我自然欣喜,常有“高山流水,明月清风”之慨;批评我的,我也心头一热,时时以朋友们的批评警醒自己;即使是骂我的,我想也是我有该骂的理由,心有不服的,则“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回骂之方后快。我是个报人、编辑,写了文字,非想藏之深山,而想名之于世。读者的反应,对我来说,绝非可有可无。有朋友也曾劝我关了评论,我说,那我开博还有什么意义呢?博客的好处,就是能够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而且是真实的声音,是你在其他场合听不到的声音。这样的声音,千金难买呀!2006年春节,我做了一副对联,向新浪博客和各位朋友表示感谢:

可矣,高谈阔论,亦可矣。总之,胜友如云,高朋满座,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吗?博客曾被认为是生活日志,像我这种以生活为工作,以工作为生活的人,也只能把生活日志变成工作日志。我的生活几乎全被读书、看稿子、看戏、看电影、看电视片、写文章、朋友聚会这样一些事填满了,朋友信任我,把他们的书稿或既成作品托付给我,我只能终其事而尽其责。我能这样“放肆”,全靠我有一个悉心照顾我的老伴,包揽了我的全部生活,和所有的家务,使我没有后顾之忧。我的博客生活的风光,又何尝不是她的支持呢。尽管她从未出现在我的博客里,但却是我的博客生活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博径已无花,谁敲此门皆为客

   高楼惟有酒,我煮青梅即开谈

我的博客生活解玺璋开博已经两年有余。想当初,新浪的朋友说要帮我开博,可我并不知道博客是个什么东西。也有自愿当“博导”的,手把手,领我进了博客的大门,从此领略了博客生活的有滋有味,多彩多姿。在这里,我所遭遇的,是一种从未经历过的生活经验,它像魔鬼一样,在我面前手舞足蹈,顾盼流连,是诱惑,也是挑战。我从来不写诗的,开博一周年之际,我写了几句诗,表达自己的心情:开博三六五,往来日纷纷。老友多潜水,新交频叩门。酒热胸开阔,花香路已深。平生感义气,执手梦成真。兴奋中又有所期待,是我博客生活中常有的状态。每次打开博客,都幻想着有奇迹出现。忽然有老朋友造访,犹如“他乡遇故知”一般,真可谓“不亦悦乎”;而结交了许多志趣相投的新朋友,也使我感到非常之快慰。我的性情,是喜聚不喜散,博客的好处,恰恰能把远在天涯海角、山南海北的朋友,聚拢到这个方寸之地。民歌有唱: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博客一开,这样的惆怅就没有了。当年,因为力挺白烨而得罪韩寒,遭到围攻和漫骂,“小子鸣鼓而击之”,有朋友就劝我关掉博

 

   这里我表达了一种态度,就是向所有朋友敞开大门,来者不拒,都请登堂入室,一觞一咏,可矣,高谈阔论,亦可矣。总之,胜友如云,高朋满座,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吗?博客曾被认为是生活日志,像我这种以生活为工作,以工作为生活的人,也只能把生活日志变成工作日志。我的生活几乎全被读书、看稿子、看戏、看电影、看电视片、写文章、朋友聚会这样一些事填满了,朋友信任我,把他们的书稿或既成作品托付给我,我只能终其事而尽其责。我能这样“放肆”,全靠我有一个悉心照顾我的老伴,包揽了我的全部生活,和所有的家务,使我没有后顾之忧。我的博客生活的风光,又何尝不是她的支持呢。尽管她从未出现在我的博客里,但却是我的博客生活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