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这个“脖子”让什么人很不爽?  

2008-01-03 21:3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实由书写创造”的权利。以往,这种权利是属于“上帝”的;它的属于作家,属于作家的自由意志,恰恰是由启蒙运动结出的果实。所以,我们会在这部小说里看到一些“神秘”的东西,一些超出我们生活经验以外的东西,它使得周川这个形象更加不可思议。他以他的朴实无华脱逸于社会决定论的暴力。就像丰湖县的人都不能理解他一样,人们不能明白,既然整个社会都如此,何以他能出于泥而不染?他是超脱于这个社会之上的吗?但是,他在矿工和村民的眼里,就是一个人格高尚的“神”。在他面前,市委书记杨家岩曾在心里产生过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在这里,“它那强大的威力使所有的矿工和农民们鸦雀无声,一个个用惊愕的目光望着他们所崇敬的亲人”。丰湖县的头头脑脑们更是“像被人照脸扇了一顿耳光,整个面孔火辣辣的”。就是那些维护秩序的公安人员,看到这种震撼人心的场面,那颗蒙着灰尘的心灵也像受到了一次洗礼一样。不仅作家写到这里要感慨,我们这些读者也想感慨:“在世风日下官场腐败的今天,我们这个古老而多难的民族,竟还孕育着周川这种为民献身深受老百姓爱戴的优秀儿孙!”这很容易被认为是“理想化”了,但是,充满灾难的现实不得不在时间的牵引下奔赴其目的,进入作家所设计的叙事的圈套,从而让生活在苦难中的人“愉快”一些,给他们一些希望。作家也因此改变一些被社会决定论所主宰的命运。

这个“脖子”让什么人很不爽?

解玺璋

 

持的是什么呢?就是他被任命为河庄煤矿副矿长那天,县委书记杨家岩传授给他的当干部的三个诀窍:第一,要一心一意想着为老百姓谋福利;第二,不许见钱眼开有当官发财的念头;第三,花花世界里不许热女人。这三条,看似简单,真正实行起来并不容易。但周川这些年来完全是按照杨书记的要求去做的,结果是把自己做成了“孤家寡人”,不仅遭遇了几乎所有干部的白眼,而且,差点把这条命也搭进去。就像那个杨宏图曾经说过的:“我就不相信这个时代还有不贪污的干部!”那意思就是说,别人都贪污,为什么你不贪污?他在遭受残酷打击后对杨家岩说:“当年可是你教我这样当干部的!即使你当时骗我,用谎言来打发我,我今天还是应该感谢你的。我心里一直想的是老百姓,多少年来我一直把自己看成老百姓的儿子。要说我有错误,我为了早一天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忍受不住时耍过二杆子脾气,那是我没有办法才发火的。别说打断我的脖子,就是赔上我这条命,只要老百姓说我一声好我值得。”这是发自肺腑的声音,也是令人心碎的声音,我们不得不想,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我们究竟应该如何看待周川这个人呢?真的把他看作是一个虚构的存在?一个糊弄人的骗局?一个理想的道德说教?那我们又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历史?面对那些为人民的幸福安宁而献出了宝贵生命的先辈?说老实话,周川的怪脖子挺在那里,所有怀揣私心杂念的人都会感到很不爽的。包括后来当了市委书记的杨家岩,他是带着“报救命之恩”的想法来这里搭救周川的,他的瞻前顾后,他所沾沾自喜的“做官经“、”保官经“,在周川面前,都显得特别苍白,他为自己在官场上变得圆滑和成熟感到了汗颜,心里第一次产生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他没有想到,这个执行他指示的人,竟超过了他这个下指示的人。正如当年周川拯救了他的生命一样,这一次,周川又拯救了他的灵魂。毫无疑问,周川的脖子是文学在2007年的一个特殊贡献。但是,这部以《脖子》命名的长篇小说,却注定了会在一些人那里受到冷遇。它的到来看上去似乎有一些不合时宜,在这个全民娱乐的时代,多的是醉生梦死之人,轻浮浅薄之人,它的尖锐和残酷,很可能会惊扰了这些人的好梦。你看它,既不时尚,也不娱乐,它又不会像很多名人写作那样,很随和地陪大家娱乐,它有点像周川的脖子,直挺挺地梗着,并不为了讨好谁而弯曲。它没有我们看多了的文人的媚相。所以,那些希望以文学来讨好别人,装点自己政绩的人,面对周川的脖子,也是会大失所望的,因为,它不是一部说谎的、歌功颂德的作品。它只是以自己的良知,说出了事情的真相。我当然不能说作者就是个老实人,老实人是写不了小说的,小说还是要有一点不老实在里面。而这点不老实正是作家“创造现实”或

    这个“脖子”让什么人很不爽?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周川的怪脖子在丰湖县是出了名的。很多人不喜欢这个怪脖子,他们看到周川的脖子,心情会变得很糟糕,很不爽。县检察院举报中心主任杨宏图就是这样,他看着周川的脖子讥讽地一咧歪嘴:“别他妈的唱高调啦哈,我就不相信这个时代还有不贪污的干部!”从一个贪官污吏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的潜台词似乎是说,你要是承认了贪污,我们就是一伙儿的,大家就是兄弟,互相都有个照应,你也就没事了。但周川挺着他的怪脖子,让他感觉到周川是个不可救药的另类,不可理喻的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的非定时的炸弹。于是,他“凶恶的眼里马上露出腾腾的杀气:心情很不愉快,你周川的怪脖子很出名也很威风,动不动你就朝人挺脖子。老子今天就把你的怪脖子撅断,亲眼看着你把头低下去!”但是,杨主任的这种愿望最后还是落空了,周川后来在群众抗议的现场再次露面时,“他的脖子尽管被杨宏图撅断,由于医生为他打上厚厚的石膏,有坚硬的石膏支撑,那条怪脖子越发挺得笔直”。

 

这个“脖子”让什么人很不爽?解玺璋 周川的怪脖子在丰湖县是出了名的。很多人不喜欢这个怪脖子,他们看到周川的脖子,心情会变得很糟糕,很不爽。县检察院举报中心主任杨宏图就是这样,他看着周川的脖子讥讽地一咧歪嘴:“别他妈的唱高调啦哈,我就不相信这个时代还有不贪污的干部!”从一个贪官污吏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的潜台词似乎是说,你要是承认了贪污,我们就是一伙儿的,大家就是兄弟,互相都有个照应,你也就没事了。但周川挺着他的怪脖子,让他感觉到周川是个不可救药的另类,不可理喻的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的非定时的炸弹。于是,他“凶恶的眼里马上露出腾腾的杀气:心情很不愉快,你周川的怪脖子很出名也很威风,动不动你就朝人挺脖子。老子今天就把你的怪脖子撅断,亲眼看着你把头低下去!”但是,杨主任的这种愿望最后还是落空了,周川后来在群众抗议的现场再次露面时,“他的脖子尽管被杨宏图撅断,由于医生为他打上厚厚的石膏,有坚硬的石膏支撑,那条怪脖子越发挺得笔直”。在丰湖县,不喜欢这个怪脖子的,不只杨宏图一个人,县委书记李林仲、县长刘永玉、副县长姚存胜,以及他的妻子、杨宏图的姐姐杨丽芳,都不喜欢这个怪脖子。周川是丰湖县河庄煤矿的矿长,这个矿是周川领着上千的矿工,一锹一锹挖出来的,一直挖成个丰湖县经济的龙头老大。但是,县里派了姚存胜来做周川的矿长,他来到矿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矿里积攒多年,准备对煤矿实行技术改造的三千万资金,奉送给县里用来改善四套班子的办公条件,让书记和县长都坐上奥迪轿车。唱反调的周川自然被调离矿山,剩下一个姚存胜在这里瞎折腾,直到家底被掏空了,企业亏损了,工人拿不到工资,才把周川派回来收拾残局。等到煤矿生产好转了,有了新的积蓄,已经做了副县长的姚存胜又来了。这次他要周川拿出两千万,支持他建一家酒厂。周川再次拒绝了他的要求,并查出他的妻子杨丽芳利用丈夫的权势,把伪劣的矿山配件高价卖给煤矿,一本万利,赚取矿工的血汗钱,以至于煤矿发生了冒顶事故,造成了采煤队长张太的终生残废。周川看透了姚存胜,知道他是个不顾工人死活,只知道巴结上司往上爬的人。为了升官,他敢把整个煤矿赔进去,敢把上千名矿工的性命献出去。他们俩是你死我活、水火不相容的,他的存在,对贪官污吏来说,始终就像芒刺在背,如梗在喉一般,非拔掉不能心安。周川的脖子是作家的叙事创造出来的,它带有想象的、理想的成分,同时也是一种艺术的象征,是周川的性格及人格的外在表现,其中包括了耿直、固执、认死理、不信邪、豁的出去,宁折不弯、绝不妥协、讲原则性这样一些特征,俗称“二杆子”。那么,他所坚

   在丰湖县,不喜欢这个怪脖子的,不只杨宏图一个人,县委书记李林仲、县长刘永玉、副县长姚存胜,以及他的妻子、杨宏图的姐姐杨丽芳,都不喜欢这个怪脖子。周川是丰湖县河庄煤矿的矿长,这个矿是周川领着上千的矿工,一锹一锹挖出来的,一直挖成个丰湖县经济的龙头老大。但是,县里派了姚存胜来做周川的矿长,他来到矿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矿里积攒多年,准备对煤矿实行技术改造的三千万资金,奉送给县里用来改善四套班子的办公条件,让书记和县长都坐上奥迪轿车。唱反调的周川自然被调离矿山,剩下一个姚存胜在这里瞎折腾,直到家底被掏空了,企业亏损了,工人拿不到工资,才把周川派回来收拾残局。等到煤矿生产好转了,有了新的积蓄,已经做了副县长的姚存胜又来了。这次他要周川拿出两千万,支持他建一家酒厂。周川再次拒绝了他的要求,并查出他的妻子杨丽芳利用丈夫的权势,把伪劣的矿山配件高价卖给煤矿,一本万利,赚取矿工的血汗钱,以至于煤矿发生了冒顶事故,造成了采煤队长张太的终生残废。周川看透了姚存胜,知道他是个不顾工人死活,只知道巴结上司往上爬的人。为了升官,他敢把整个煤矿赔进去,敢把上千名矿工的性命献出去。他们俩是你死我活、水火不相容的,他的存在,对贪官污吏来说,始终就像芒刺在背,如梗在喉一般,非拔掉不能心安。

 

   周川的脖子是作家的叙事创造出来的,它带有想象的、理想的成分,同时也是一种艺术的象征,是周川的性格及人格的外在表现,其中包括了耿直、固执、认死理、不信邪、豁的出去,宁折不弯、绝不妥协、讲原则性这样一些特征,俗称“二杆子”。那么,他所坚持的是什么呢?就是他被任命为河庄煤矿副矿长那天,县委书记杨家岩传授给他的当干部的三个诀窍:第一,要一心一意想着为老百姓谋福利;第二,不许见钱眼开有当官发财的念头;第三,花花世界里不许热女人。这三条,看似简单,真正实行起来并不容易。但周川这些年来完全是按照杨书记的要求去做的,结果是把自己做成了“孤家寡人”,不仅遭遇了几乎所有干部的白眼,而且,差点把这条命也搭进去。就像那个杨宏图曾经说过的:“我就不相信这个时代还有不贪污的干部!”那意思就是说,别人都贪污,为什么你不贪污?他在遭受残酷打击后对杨家岩说:“当年可是你教我这样当干部的!即使你当时骗我,用谎言来打发我,我今天还是应该感谢你的。我心里一直想的是老百姓,多少年来我一直把自己看成 老百姓的儿子。要说我有错误,我为了早一天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忍受不住时耍过二杆子脾气,那是我没有办法才发火的。别说打断我的脖子,就是赔上我这条命,只要老百姓说我一声好我值得。”这是发自肺腑的声音,也是令人心碎的声音,我们不得不想,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我们究竟应该如何看待周川这个人呢?真的把他看作是一个虚构的存在?一个糊弄人的骗局?一个理想的道德说教?那我们又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历史?面对那些为人民的幸福安宁而献出了宝贵生命的先辈?说老实话,周川的怪脖子挺在那里,所有怀揣私心杂念的人都会感到很不爽的。包括后来当了市委书记的杨家岩,他是带着“报救命之恩”的想法来这里搭救周川的,他的瞻前顾后,他所沾沾自喜的“做官经“、”保官经“,在周川面前,都显得特别苍白,他为自己在官场上变得圆滑和成熟感到了汗颜,心里第一次产生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他没有想到,这个执行他指示的人,竟超过了他这个下指示的人。正如当年周川拯救了他的生命一样,这一次,周川又拯救了他的灵魂。

这个“脖子”让什么人很不爽?解玺璋 周川的怪脖子在丰湖县是出了名的。很多人不喜欢这个怪脖子,他们看到周川的脖子,心情会变得很糟糕,很不爽。县检察院举报中心主任杨宏图就是这样,他看着周川的脖子讥讽地一咧歪嘴:“别他妈的唱高调啦哈,我就不相信这个时代还有不贪污的干部!”从一个贪官污吏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的潜台词似乎是说,你要是承认了贪污,我们就是一伙儿的,大家就是兄弟,互相都有个照应,你也就没事了。但周川挺着他的怪脖子,让他感觉到周川是个不可救药的另类,不可理喻的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的非定时的炸弹。于是,他“凶恶的眼里马上露出腾腾的杀气:心情很不愉快,你周川的怪脖子很出名也很威风,动不动你就朝人挺脖子。老子今天就把你的怪脖子撅断,亲眼看着你把头低下去!”但是,杨主任的这种愿望最后还是落空了,周川后来在群众抗议的现场再次露面时,“他的脖子尽管被杨宏图撅断,由于医生为他打上厚厚的石膏,有坚硬的石膏支撑,那条怪脖子越发挺得笔直”。在丰湖县,不喜欢这个怪脖子的,不只杨宏图一个人,县委书记李林仲、县长刘永玉、副县长姚存胜,以及他的妻子、杨宏图的姐姐杨丽芳,都不喜欢这个怪脖子。周川是丰湖县河庄煤矿的矿长,这个矿是周川领着上千的矿工,一锹一锹挖出来的,一直挖成个丰湖县经济的龙头老大。但是,县里派了姚存胜来做周川的矿长,他来到矿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矿里积攒多年,准备对煤矿实行技术改造的三千万资金,奉送给县里用来改善四套班子的办公条件,让书记和县长都坐上奥迪轿车。唱反调的周川自然被调离矿山,剩下一个姚存胜在这里瞎折腾,直到家底被掏空了,企业亏损了,工人拿不到工资,才把周川派回来收拾残局。等到煤矿生产好转了,有了新的积蓄,已经做了副县长的姚存胜又来了。这次他要周川拿出两千万,支持他建一家酒厂。周川再次拒绝了他的要求,并查出他的妻子杨丽芳利用丈夫的权势,把伪劣的矿山配件高价卖给煤矿,一本万利,赚取矿工的血汗钱,以至于煤矿发生了冒顶事故,造成了采煤队长张太的终生残废。周川看透了姚存胜,知道他是个不顾工人死活,只知道巴结上司往上爬的人。为了升官,他敢把整个煤矿赔进去,敢把上千名矿工的性命献出去。他们俩是你死我活、水火不相容的,他的存在,对贪官污吏来说,始终就像芒刺在背,如梗在喉一般,非拔掉不能心安。周川的脖子是作家的叙事创造出来的,它带有想象的、理想的成分,同时也是一种艺术的象征,是周川的性格及人格的外在表现,其中包括了耿直、固执、认死理、不信邪、豁的出去,宁折不弯、绝不妥协、讲原则性这样一些特征,俗称“二杆子”。那么,他所坚

 

   毫无疑问,周川的脖子是文学在2007年的一个特殊贡献。但是,这部以《脖子》命名的长篇小说,却注定了会在一些人那里受到冷遇。它的到来看上去似乎有一些不合时宜,在这个全民娱乐的时代,多的是醉生梦死之人,轻浮浅薄之人,它的尖锐和残酷,很可能会惊扰了这些人的好梦。你看它,既不时尚,也不娱乐,它又不会像很多名人写作那样,很随和地陪大家娱乐,它有点像周川的脖子,直挺挺地梗着,并不为了讨好谁而弯曲。它没有我们看多了的文人的媚相。所以,那些希望以文学来讨好别人,装点自己政绩的人,面对周川的脖子,也是会大失所望的,因为,它不是一部说谎的、歌功颂德的作品。它只是以自己的良知,说出了事情的真相。我当然不能说作者就是个老实人,老实人是写不了小说的,小说还是要有一点不老实在里面。而这点不老实正是作家“创造现实”或“现实由书写创造”的权利。以往,这种权利是属于“上帝”的;它的属于作家,属于作家的自由意志,恰恰是由启蒙运动结出的果实。所以,我们会在这部小说里看到一些“神秘”的东西,一些超出我们生活经验以外的东西,它使得周川这个形象更加不可思议。他以他的朴实无华脱逸于社会决定论的暴力。就像丰湖县的人都不能理解他一样,人们不能明白,既然整个社会都如此,何以他能出于泥而不染?他是超脱于这个社会之上的吗?但是,他在矿工和村民的眼里,就是一个人格高尚的“神”。在他面前,市委书记杨家岩曾在心里产生过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在这里,“它那强大的威力使所有的矿工和农民们鸦雀无声,一个个用惊愕的目光望着他们所崇敬的亲人”。丰湖县的头头脑脑们更是“像被人照脸扇了一顿耳光,整个面孔火辣辣的”。就是那些维护秩序的公安人员,看到这种震撼人心的场面,那颗蒙着灰尘的心灵也像受到了一次洗礼一样。不仅作家写到这里要感慨,我们这些读者也想感慨:“在世风日下官场腐败的今天,我们这个古老而多难的民族,竟还孕育着周川这种为民献身深受老百姓爱戴的优秀儿孙!”这很容易被认为是“理想化”了,但是,充满灾难的现实不得不在时间的牵引下奔赴其目的,进入作家所设计的叙事的圈套,从而让生活在苦难中的人“愉快”一些,给他们一些希望。作家也因此改变一些被社会决定论所主宰的命运。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