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历史语境中的父子冲突  

2007-11-02 01:04: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语境中的父子冲突解玺璋张杨的《向日葵》是一部关于成长的影片。他在影片中所展开的艺术想像,是一个生于60年代的孩子成长的历史。在这个孩子的成长历史中,始终伴随着一个重要人物,就是他的父亲。所以,这部影片也可以被看作是一部父子关系的历史。我们常常在叙事作品中把父子关系想像为一种对抗性关系,这一方面源于许多人的现实的经验,另一方面则来自现代性的历史诉求。在近现代的历史中,父亲被视为专制权力的一种象征,它与夫权一样,都是革命的对象。所谓“弑父”情结,指的就是这种情形。张杨在《向日葵》中试图超越这种传统的叙事。在这部影片中,父亲依然被表现为一种强制性的力量,他对儿子的态度是专断的,不容商量的。但是,他所提供的具体的历史语境,则使得父亲的这个形象拥有了某种新的内涵。父子冲突在这里也不再仅仅被表现为一种权力的对抗,而是变得更加复杂,甚至难以言说。事实上,父亲在这里不再是一个专制权力的象征。他执意要把儿子培养成画家,他以不容置疑的态度强迫儿子习画,毫不留情地扼杀了儿子的初恋,这些在传统叙事中常
 

历史语境中的父子冲突

解玺璋

 

   张杨的《向日葵》是一部关于成长的影片。他在影片中所展开的艺术想像,是一个生于60年代的孩子成长的历史。在这个孩子的成长历史中,始终伴随着一个重要人物,就是他的父亲。所以,这部影片也可以被看作是一部父子关系的历史。

 

   我们常常在叙事作品中把父子关系想像为一种对抗性关系,这一方面源于许多人的现实的经验,另一方面则来自现代性的历史诉求。在近现代的历史中,父亲被视为专制权力的一种象征,它与夫权一样,都是革命的对象。所谓“弑父”情结,指的就是这种情形。

 

   张杨在《向日葵》中试图超越这种传统的叙事。在这部影片中,父亲依然被表现为一种强制性的力量,他对儿子的态度是专断的,不容商量的。但是,他所提供的具体的历史语境,则使得父亲的这个形象拥有了某种新的内涵。父子冲突在这里也不再仅仅被表现为一种权力的对抗,而是变得更加复杂,甚至难以言说。

 

   事实上,父亲在这里不再是一个专制权力的象征。他执意要把儿子培养成画家,他以不容置疑的态度强迫儿子习画,毫不留情地扼杀了儿子的初恋,这些在传统叙事中常常被设置为反面的力量,在这里,由于具体的历史语境的出现,竟变得可以理解,甚至值得人们同情了。说到底,父亲无非是想借助儿子来延续他的人生理想。他的理想是被邪恶的政治权力扼杀的,当他获得身体的解放,见到久别的家人时,年幼的儿子使他燃起了新的希望。他没有征求过儿子的意见,他坚信父亲有权选择儿子的前途和未来。这里有他作为父亲的专横的一面,也有他的和着血泪的辛酸,以及发自内心的不甘。

 

   我们看到,这个父亲在拿条帚疙瘩打儿子的时候,他的心是流着血的。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不仅让他在“五七干校”荒废了6年的光阴,造反派还用脚踩断了他作为画家不能缺少的手指。这是一个心灵和身体都曾被严重伤害过的父亲,这个前提改变了叙事的立场和倾向。尽管鞭炮在儿子的手里炸响了,但儿子还是成了有出息的画家。儿子的画展获得了父亲的赞赏,而儿子的儿子也在大家的期待中顺利地诞生了。这一切恐怕不能简单地看作是儿子妥协的结果。父子冲突在抽掉其中所蕴涵的压迫与反抗的象征性之后,化作了两代人对于命运遭际的一声叹息。

常被设置为反面的力量,在这里,由于具体的历史语境的出现,竟变得可以理解,甚至值得人们同情了。说到底,父亲无非是想借助儿子来延续他的人生理想。他的理想是被邪恶的政治权力扼杀的,当他获得身体的解放,见到久别的家人时,年幼的儿子使他燃起了新的希望。他没有征求过儿子的意见,他坚信父亲有权选择儿子的前途和未来。这里有他作为父亲的专横的一面,也有他的和着血泪的辛酸,以及发自内心的不甘。我们看到,这个父亲在拿条帚疙瘩打儿子的时候,他的心是流着血的。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不仅让他在“五七干校”荒废了6年的光阴,造反派还用脚踩断了他作为画家不能缺少的手指。这是一个心灵和身体都曾被严重伤害过的父亲,这个前提改变了叙事的立场和倾向。尽管鞭炮在儿子的手里炸响了,但儿子还是成了有出息的画家。儿子的画展获得了父亲的赞赏,而儿子的儿子也在大家的期待中顺利地诞生了。这一切恐怕不能简单地看作是儿子妥协的结果。父子冲突在抽掉其中所蕴涵的压迫与反抗的象征性之后,化作了两代人对于命运遭际的一声叹息。影片对于家庭生活的描写以及老北京胡同景

 

   影片对于家庭生活的描写以及老北京胡同景观的表达,使叙事获得了某种真实感。旧的生活正在逝去,而新的生活又带着某种怅惘。镜头在那个院落的废墟上滑过,我们能看到张杨那多少有一点暧昧的眼神。令人费解的是父亲在最后一刻的消失,他真的到那个遥远的地方种向日葵去了吗?银幕上那片茂盛的向日葵也许是一种象征或者暗示,它给影片留下了一片刺眼的亮色,也留下了一点遗憾。父亲这个独特的形象因此显得有一点虎头蛇尾,不了了之。尽管如此,我仍然认为,张杨在《向日葵》中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他为超越传统叙事中关于父子冲突的经典表达,提供了新的思考和认知,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