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青春是美好的,现实是丑陋的  

2007-11-19 23:1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春是美好的,现实是丑陋的——《五星大饭店》观后解玺璋海岩的《五星大饭店》将人大致分为两个群体,一个是以潘玉龙、汤豆豆、杨悦、金智爱、阿鹏为主的青年群体,一个是以盛元、时代两大集团,以及杜、金两大家族为主的成人群体。前者是美好的、浪漫的,是想像的世界;后者则是丑陋的、残酷的,是现实的世界。差异就是矛盾。所以,这两个世界是互相排斥的,也是存在着对抗和冲突的。“真实”乐队拒绝马老板和盛元集团的帮助,坚持靠自己的能力参加舞蹈比赛,就是这种矛盾冲突的表面化。同时,它们又是个整体,构成社会的两面,相互依存、相互映衬、相互放大,甚至相互转化,也使得理想的世界更加美好,而现实的世界更加丑陋和龌龊。在剧中,这两个群体的矛盾冲突主要表现在价值选择方面,而不是实际利益方面。海岩把它简化为真实和虚伪的对立。在青年群体中,无论是潘玉龙,还是阿鹏和汤豆豆,或是金智爱和杨悦,都是真实的崇拜者、追求者。在潘玉龙,是要一个真实的追求和奋斗的人生过程,一个真实的成功之果。阿鹏和汤豆豆也是这样,他们以“真实”命名自己的乐队,就包含了这样的意思。金智爱则渴望着真情和真爱。至于杨悦,更像个顽强的真相探究者。他们在剧中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衬托成
 

青春是美好的,现实是丑陋的

——《五星大饭店》观后

解玺璋

 

   海岩的《五星大饭店》将人大致分为两个群体,一个是以潘玉龙、汤豆豆、杨悦、金智爱、阿鹏为主的青年群体,一个是以盛元、时代两大集团,以及杜、金两大家族为主的成人群体。前者是美好的、浪漫的,是想像的世界;后者则是丑陋的、残酷的,是现实的世界。差异就是矛盾。所以,这两个世界是互相排斥的,也是存在着对抗和冲突的。“真实”乐队拒绝马老板和盛元集团的帮助,坚持靠自己的能力参加舞蹈比赛,就是这种矛盾冲突的表面化。同时,它们又是个整体,构成社会的两面,相互依存、相互映衬、相互放大,甚至相互转化,也使得理想的世界更加美好,而现实的世界更加丑陋和龌龊。

 

比成年人表现得还要成熟和现实,但这并不要紧,因为我们要从整体上理解他们在戏剧结构中的作用,以及海岩的良苦用心。青春与现实的这场较量,受到伤害的,只能是稚嫩的青春,而现实几乎毫发无损。在这里,在成长的现实中,几乎每个青年人都经历了遍体鳞伤的痛苦。这当然不是青春之过,但青春也有其幼稚的弱点。即使是潘玉龙这个人物,口口声声追求真实,而真正需要他真实面对的时候,他甚至连坦率都做不到。在故事的尾声,他凭着自己的能力,再次当上了贴身管家,但是,这说明不了什么。现实并不因此而有什么改变。人生的路还很长,他的前途和未来也并不令人乐观。

   在剧中,这两个群体的矛盾冲突主要表现在价值选择方面,而不是实际利益方面。海岩把它简化为真实和虚伪的对立。在青年群体中,无论是潘玉龙,还是阿鹏和汤豆豆,或是金智爱和杨悦,都是真实的崇拜者、追求者。在潘玉龙,是要一个真实的追求和奋斗的人生过程,一个真实的成功之果。阿鹏和汤豆豆也是这样,他们以“真实”命名自己的乐队,就包含了这样的意思。金智爱则渴望着真情和真爱。至于杨悦,更像个顽强的真相探究者。他们在剧中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衬托成人世界的虚伪和龌龊。在这个世界里,其代表就是盛元和时代的那些头面人物,他们个个打扮得道貌岸然,像个正人君子一般,说得更是冠冕堂皇,仿佛真的是光明磊落,胸怀坦白;实际上,则心怀叵测,口是心非,当面说一套,心里想一套,背后做一套,为了一己私利而无所不用其及,尔虞我诈、相互欺骗,甚至发展到杀人越货,丧心病狂、利令智昏地挑战法律,挑战人的道德良知的底线。

 

   海岩对青年群体的描写,首先并不来自他对现实生活中青年群体的观察和把握,而是他的美好想象,其中不乏理想的、甚至空想的色彩;同时,又以他对现实社会的真切体验和思考为基础,他对于现实所表现出来的失望和不满,是真实的,尽管他用了比较夸张的外部表现形式,却不足以遮挡真实的光焰四射。在这里,饭店只是一个舞台,就像茶馆是《茶馆》的舞台一样,人生的悲剧、喜剧、正剧都可以在这里上演。剧中对饭店业务事无巨细、不厌其烦的表现,固有喧宾夺主之嫌,但主人公却是来往于饭店的、形形色色的人物。他们的思想、观念、行为、命运,才是舞台聚焦的中心。在这个意义上,活跃在饭店外围的青年群体只是一种陪衬,他们的简单、纯洁、天真、幼稚,都是被放大了的,是经过夸张处理的,现实生活中也许找不到这样的年轻人,有些年轻人甚至比成年人表现得还要成熟和现实,但这并不要紧,因为我们要从整体上理解他们在戏剧结构中的作用,以及海岩的良苦用心。

 

   青春与现实的这场较量,受到伤害的,只能是稚嫩的青春,而现实几乎毫发无损。在这里,在成长的现实中,几乎每个青年人都经历了遍体鳞伤的痛苦。这当然不是青春之过,但青春也有其幼稚的弱点。即使是潘玉龙这个人物,口口声声追求真实,而真正需要他真实面对的时候,他甚至连坦率都做不到。在故事的尾声,他凭着自己的能力,再次当上了贴身管家,但是,这说明不了什么。现实并不因此而有什么改变。人生的路还很长,他的前途和未来也并不令人乐观。

 

人世界的虚伪和龌龊。在这个世界里,其代表就是盛元和时代的那些头面人物,他们个个打扮得道貌岸然,像个正人君子一般,说得更是冠冕堂皇,仿佛真的是光明磊落,胸怀坦白;实际上,则心怀叵测,口是心非,当面说一套,心里想一套,背后做一套,为了一己私利而无所不用其及,尔虞我诈、相互欺骗,甚至发展到杀人越货,丧心病狂、利令智昏地挑战法律,挑战人的道德良知的底线。海岩对青年群体的描写,首先并不来自他对现实生活中青年群体的观察和把握,而是他的美好想象,其中不乏理想的、甚至空想的色彩;同时,又以他对现实社会的真切体验和思考为基础,他对于现实所表现出来的失望和不满,是真实的,尽管他用了比较夸张的外部表现形式,却不足以遮挡真实的光焰四射。在这里,饭店只是一个舞台,就像茶馆是《茶馆》的舞台一样,人生的悲剧、喜剧、正剧都可以在这里上演。剧中对饭店业务事无巨细、不厌其烦的表现,固有喧宾夺主之嫌,但主人公却是来往于饭店的、形形色色的人物。他们的思想、观念、行为、命运,才是舞台聚焦的中心。在这个意义上,活跃在饭店外围的青年群体只是一种陪衬,他们的简单、纯洁、天真、幼稚,都是被放大了的,是经过夸张处理的,现实生活中也许找不到这样的年轻人,有些年轻人甚至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