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向朋友们道一声谢  

2007-10-13 17:0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朋友们道一声谢

解玺璋

 

   诚如朋友们所言,我对法律问题真的是一知半解。如果没有这样一次讨论,许多问题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真的长了见识,在这里真诚地向所有关心这件事的朋友以及坦率、热情地发表自己见解的朋友表示感谢,特此鞠一大躬。毛主席说:从战争中学习战争,这是我们的主要方法。我是深信这一点的。我没有学过法律,也不是搞法律的,我对一些事物的判断,往往是从常识和常理出发。有些常识和常理是符合法律的,也有些是不符合法律的,所以,我的判断也难免与先行的法律不相符。这是我在这次讨论中得到的重要收获之一。在朋友们的留言中,也有一些是我暂时不能理解和认同的,但我觉得也很好,众说纷纭总比舆论一律要好,有争论比没有争论要好。至于针对我个人的一些批评,我想我还是秉承毛主席的教诲:“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知,无则加勉。”

 

   最近几天,我也向许多我所认识的一些法律专家求教,据说,我们现在争论的这个问题,在司法界已经争论多年,一直没有比较一致的认识。他们认为,这场纠纷的最大意义就在于,给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随着讨论的深入,有可能推动我国的司法建设以及著作权、知识产权保护的立法进程。我想,真是这样的话,一本书又如何?我个人又如何?都是微不足道的。

向朋友们道一声谢解玺璋诚如朋友们所言,我对法律问题真的是一知半解。如果没有这样一次讨论,许多问题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真的长了见识,在这里真诚地向所有关心这件事的朋友以及坦率、热情地发表自己见解的朋友表示感谢,特此鞠一大躬。毛主席说:从战争中学习战争,这是我们的主要方法。我是深信这一点的。我没有学过法律,也不是搞法律的,我对一些事物的判断,往往是从常识和常理出发。有些常识和常理是符合法律的,也有些是不符合法律的,所以,我的判断也难免与先行的法律不相符。这是我在这次讨论中得到的重要收获之一。在朋友们的留言中,也有一些是我暂时不能理解和认同的,但我觉得也很好,众说纷纭总比舆论一律要好,有争论比没有争论要好。至于针对我个人的一些批评,我想我还是秉承毛主席的教诲:“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知,无则加勉。”最近几天,我也向许多我所认识的一些法律专家求教,据说,我们现在争论的这个问题,在司法界已经争论多年,一直没有比较一致的认识。他们认为,这场纠纷的最大意义就在于,给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随着讨论的深入,有可能推动我国的司法建设以及著作权、知识产权保护的立法进程。我想,真是这样的话,一本书又如何?我个人又如何?都是微不足道的。最后还想矫情以下,有一点我想是不是这样,我们同心出版社和群众出版社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国家版权局的意见不能代表司法解释?是不是这样呢?总之,法律问题还是请专家来说吧。我这里有一篇付明德先生的文章,或许能给大家一点启发和帮助。谈《我的前半生》一书著作权的归属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付明德一、 争议的焦点对于《我的前半生》一书的著作权中财产权利的归属,目前存在着截然相反的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1967年溥仪去世后,该书的著作权由溥仪的夫人李淑贤女士继承。李淑贤继承后,溥任先生作为溥仪的胞弟,就丧失了继承权。1997年,李淑贤去世,因李淑贤无儿无女,也没有其他继承人,去世时也没有遗嘱,该书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已无人继承,应认定为无主财产。另一种观点认为,溥任先生作为溥仪的胞弟,是溥仪的第二顺序继承人,在该书的著作权保护期内且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的情况下,对该书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享有继承权。对上述争议,仅这样表述,还不容易使人看清双方争论的焦点是什么。如果做一个假设,对上述问题进行一下简化,双方争论的焦点就清楚了。假定某位作者和他(她)的配偶均无第一顺序继承人,在第二顺序继承人中,均有一个弟弟。如果作者早于他(她)的配偶去世,则他(她)的配偶就继承了其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但是当作者的配偶去世后,假如双方的弟弟均在世,此时,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由谁继承?这样就可以把上述争议的焦点问题简化成这样的一个问题:在满足上述假定条件下,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是由作者的弟弟继承还是由作者配偶的弟弟继承?二、普通财产的继承对于普通财产(动产、不动产、债权),并不存在上述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十条的有关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继承人取得了所继承财产的所有权,如果继承人去世了,则他(她)所继承的财产则由他(她)的继承人继承。如果把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当作普通财产的话,则第一种观点就是正确的了。但是,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毕竟不同于普通财产,是不能简单适用《继承法》的相关规定的。三、著作权财产权利继承的特殊性要弄清著作权财产权继承的特殊性,必须明确下列问题:著作权究竟是谁的权利?对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究竟是对谁的权利的继承?所谓著作权是作者及其他著作权人对文学、艺术、科学作品所享有的专有性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的总称。著作权源于著作权人的创作活动,因此具有专属性,它专属于著作权人。是著作权人的专属权利。对著作权的保护,实际上是对著作权人的权利的保护。在著作权的保护期内,对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是对作者权利的继承。在明确了上述问题后,就会得出下列结论:在著作权的继承中,被继承人只能是作者,继承人也只能是作者的继承人,作者继承人以外的人对作者的著作权是不享有继承权的。因此对前述争议的焦点可以作出如下结论:在满足前面假设的情况下,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只能由作者的“弟弟”继承,而不能由作者配偶的“弟弟”继承。综合以上分析,可以明确地说,溥任先生对《我的前半生》一书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享有继承权。四、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如果完全适用《继承法》的话,就会出现很多矛盾之处

 

   最后还想矫情以下,有一点我想是不是这样,我们同心出版社和群众出版社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国家版权局的意见不能代表司法解释?是不是这样呢?总之,法律问题还是请专家来说吧。我这里有一篇付明德先生的文章,或许能给大家一点启发和帮助。

 

谈《我的前半生》一书著作权的归属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付明德

 

   一、   争议的焦点

   对于《我的前半生》一书的著作权中财产权利的归属,目前存在着截然相反的两种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1967年溥仪去世后,该书的著作权由溥仪的夫人李淑贤女士继承。李淑贤继承后,溥任先生作为溥仪的胞弟,就丧失了继承权。1997年,李淑贤去世,因李淑贤无儿无女,也没有其他继承人,去世时也没有遗嘱,该书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已无人继承,应认定为无主财产。

   另一种观点认为,溥任先生作为溥仪的胞弟,是溥仪的第二顺序继承人,在该书的著作权保护期内且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的情况下,对该书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享有继承权。

   对上述争议,仅这样表述,还不容易使人看清双方争论的焦点是什么。如果做一个假设,对上述问题进行一下简化,双方争论的焦点就清楚了。

   假定某位作者和他(她)的配偶均无第一顺序继承人,在第二顺序继承人中,均有一个弟弟。如果作者早于他(她)的配偶去世,则他(她)的配偶就继承了其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但是当作者的配偶去世后,假如双方的弟弟均在世,此时,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由谁继承?

   这样就可以把上述争议的焦点问题简化成这样的一个问题:在满足上述假定条件下,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是由作者的弟弟继承还是由作者配偶的弟弟继承?

   二、普通财产的继承

   对于普通财产(动产、不动产、债权),并不存在上述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十条的有关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继承人取得了所继承财产的所有权,如果继承人去世了,则他(她)所继承的财产则由他(她)的继承人继承。如果把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当作普通财产的话,则第一种观点就是正确的了。

   但是,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毕竟不同于普通财产,是不能简单适用《继承法》的相关规定的。

   三、著作权财产权利继承的特殊性

如前所述,如果著作权的财产权利完全适用《继承法》话,就有可能出现作者配偶的“弟弟”继承作者的著作权的财产权利,而作者的“弟弟”却靠边站的情况。这种情况的出现,于情于法都存在很多矛盾之处。从情理方面来讲,作者配偶的弟弟不是作者的继承人,甚至可以说与作者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他继承了作者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也是因他作为作者配偶的第二顺序继承人在继承作者配偶的遗产时取得的。但是此时作者的弟弟也在世,在作者去世时,他弟弟作为其的第二顺序继承人,仅仅是由于当时有第一顺序继承人在世而不能继承。但当作者的配偶作为作者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去世后,一个与作者没有什麽关系的人可以享有作者的权利,但作为作者的弟弟却不享有该权利,显然违背常理。从法律方面来讲,也会得出很多矛盾之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五条的规定,“作者死亡后,其著作权中的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由作者的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保护。著作权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其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由著作权行政部门保护。”作者的继承人或受遗赠人保护作者的人身权利,既是权利也是义务,其之所以履行这一义务是因为其继承了作者的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但是如果我们假设的情况存在,作者配偶的弟弟显然不是作者的继承人,因而他没有义务保护作者的即人身权利,也就是说他可以享有作者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却可不保护作者著作权中的人身权利,显然违反权利义务对等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七条规定:“作者生前未发表的作品,如果作者未明确表示不发表,作者死亡后五十年内,其发表权可由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行使;没有继承人又无人受遗赠的,由原件的所有人行使。”假如作者尚有遗稿由其弟弟持有,该遗稿经过其弟弟整理后出版发行,但是由于作者配偶的弟弟继承了作者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其就享有新出版作品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也就是说他可以不用付出却可以坐享其成,这显然也是说不通的。五、国外相关立法的借鉴意义对于著作权的特殊性,不妨看看德国和法国的著作权法在这方面的规定,或许对我们认识这一问题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在著作权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关系上,德国是“一元论”为立法指导思想的国家。即著作权由著作财产权和著作人身权结合组成,密不可分,转让著作财产权也就意味着转让了著作人身权。因此,著作权法不承认著作财产权的转让,仅承认“用益权”的部分授予,即作者可将单项或全部使用著作的权利(用益权)授予他人,著作财产权在合同期满后又回归作者。德国这一立法思想,主要是基于著作权的专属性。其核心观点就是强调著作权是专属于作者的权利。法国则以“二元论”为立法指导思想,将著作权分为人身权、财产权两部分,彼此相对独立,著作人身权不可转让,但著作财产权可以转让。尽管如此,法国也是充分考虑到了著作权的特殊性。在继承的问题上,其规定与普通财产的继承存在明显区别。法国著作权法明确规定:“作者死后,在其死亡当年及其后50年内,他(她)的合法继承人应享有作者以各种形式利用作品并取得经济收益的那些专有权”。这条规定明确了如下两点:一、该规定明确了在整个著作权的保护期内,被继承人是作者,继承人是作者的继承人,排除了作者继承人以外的人对著作权的继承。二、作者的继承人的继承权仅限于“享有作者以各种形式利用作品并取得经济收益”,也就是说继承人享有的是对作品的利用权和收益权,而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所有权。也就是说,继承人对著作权财产权的继承,实际上只是取得了著作权财产权利的行使权,而著作权本质上还是属于作者,因此,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人是不能成为该权利的被继承人的。法国著作权法还规定:作者的配偶继承著作权,不适用《法国民法典》第767条关于配偶享有的继承份额的规定。在作者无其他法定继承人的情况下,配偶享有作者尚未处置的作品的著作权;在有法定继承人的情况下,则配偶享有的份额可依照《法国民法典》第913条、第915条所规定的比例有所减少。但如果该配偶再婚,上述原应享有的权利即告灭失。对于普通财产而言,配偶是不会因为再婚而丧失继承权的。法国在著作权继承的问题上作出的上述规定,显然是迥异于传统的继承理论。究其原因,还是缘于著作权的特殊性。认为著作权在本质上是作者的权利,作者以外的人即便取得著作权财产权,也只是取得了行使著作权的某些权利,并不像取得普通财产那样取得所有权。通过对国外著作权立法的上述分析,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著作权具有专属性,无论是人身权利还是财产权利,从根本上来说都是作者的权利,因此如果作者死亡,在著作权

   要弄清著作权财产权继承的特殊性,必须明确下列问题:著作权究竟是谁的权利?对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究竟是对谁的权利的继承?

   所谓著作权是作者及其他著作权人对文学、艺术、科学作品所享有的专有性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的总称。著作权源于著作权人的创作活动,因此具有专属性,它专属于著作权人。是著作权人的专属权利。对著作权的保护,实际上是对著作权人的权利的保护。在著作权的保护期内,对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是对作者权利的继承。

   在明确了上述问题后,就会得出下列结论:在著作权的继承中,被继承人只能是作者,继承人也只能是作者的继承人,作者继承人以外的人对作者的著作权是不享有继承权的。

   因此对前述争议的焦点可以作出如下结论:在满足前面假设的情况下,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只能由作者的“弟弟”继承,而不能由作者配偶的“弟弟”继承。

综合以上分析,可以明确地说,溥任先生对《我的前半生》一书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享有继承权。

   四、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如果完全适用《继承法》的话,就会出现很多矛盾之处

的保护期内所产生的财产权利,均是作者的遗产,应当由作者的继承人来继承。六、我国著作权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五条的规定,“作者死亡后,其著作权中的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由作者的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保护。著作权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其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由著作权行政部门保护。”第十七条规定:“作者生前未发表的作品,如果作者未明确表示不发表,作者死亡后五十年内,其发表权可由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行使;没有继承人又无人受遗赠的,由原件的所有人行使。”这些规定首先强调的是作者的继承人,做这样强调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表明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在著作权的保护期内,由作者的继承人继承。《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著作权属于公民的,公民死亡后,其本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在本法规定的保护期内,依照继承法的规定转移。”这一条可以看作是著作权法作为特别法对著作权如何继承所作出的规定。分析该规定,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首先,该条规定将著作权的财产权利明确为作者的权利,因为“本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前面的限定语的“其”是指作者。显然,这一规定明确了被继承人在整个著作权的保护期内始终是作者。第二,在明确了著作权财产权利的被继承人始终是作者后,那么该条规定的“依继承法的规定转移”就是指在作者的继承人之间进行转移。也就是说,当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的,其财产权利转移至第一顺序继承人,当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时或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了一个阶段去世后,则该著作权的财产权利就转移至第二顺序继承人。当第二顺序继承人也不存在时,该权益归国家所有。但遗憾的是,著作权法第十九条的规定并不像法国著作权法规定的那样明确,导致出现不同的认识。七、该著作权纠纷的积极意义应该说,我国著作权法第十九条对于著作权财产权利应当由作者的继承人继承的规定,并不是十分明确和具体。明确著作权的财产权利在著作权的保护期内,始终由作者的继承人继承,无疑有利于鼓励创作,也有利于调动作者继承人的积极性,从而强化对作者人身权、作品其他权益的保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该著作权的争议,已经远远超出了财产权益的范畴,对于完善我国保护著作权的立法、繁荣文化艺术事业具有积极的意义。也许《我的前半生》一书,注定要为推动我国著作权的保护作出贡献。

   如前所述,如果著作权的财产权利完全适用《继承法》话,就有可能出现作者配偶的“弟弟”继承作者的著作权的财产权利,而作者的“弟弟”却靠边站的情况。这种情况的出现,于情于法都存在很多矛盾之处。

   从情理方面来讲,作者配偶的弟弟不是作者的继承人,甚至可以说与作者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他继承了作者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也是因他作为作者配偶的第二顺序继承人在继承作者配偶的遗产时取得的。但是此时作者的弟弟也在世,在作者去世时,他弟弟作为其的第二顺序继承人,仅仅是由于当时有第一顺序继承人在世而不能继承。但当作者的配偶作为作者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去世后,一个与作者没有什麽关系的人可以享有作者的权利,但作为作者的弟弟却不享有该权利,显然违背常理。

   从法律方面来讲,也会得出很多矛盾之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五条的规定,“作者死亡后,其著作权中的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由作者的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保护。

   著作权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其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由著作权行政部门保护。”

   作者的继承人或受遗赠人保护作者的人身权利,既是权利也是义务,其之所以履行这一义务是因为其继承了作者的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但是如果我们假设的情况存在,作者配偶的弟弟显然不是作者的继承人,因而他没有义务保护作者的即人身权利,也就是说他可以享有作者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却可不保护作者著作权中的人身权利,显然违反权利义务对等原则。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七条规定:“作者生前未发表的作品,如果作者未明确表示不发表,作者死亡后五十年内,其发表权可由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行使;没有继承人又无人受遗赠的,由原件的所有人行使。”假如作者尚有遗稿由其弟弟持有,该遗稿经过其弟弟整理后出版发行,但是由于作者配偶的弟弟继承了作者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其就享有新出版作品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也就是说他可以不用付出却可以坐享其成,这显然也是说不通的。

   五、国外相关立法的借鉴意义

   对于著作权的特殊性,不妨看看德国和法国的著作权法在这方面的规定,或许对我们认识这一问题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如前所述,如果著作权的财产权利完全适用《继承法》话,就有可能出现作者配偶的“弟弟”继承作者的著作权的财产权利,而作者的“弟弟”却靠边站的情况。这种情况的出现,于情于法都存在很多矛盾之处。从情理方面来讲,作者配偶的弟弟不是作者的继承人,甚至可以说与作者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他继承了作者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也是因他作为作者配偶的第二顺序继承人在继承作者配偶的遗产时取得的。但是此时作者的弟弟也在世,在作者去世时,他弟弟作为其的第二顺序继承人,仅仅是由于当时有第一顺序继承人在世而不能继承。但当作者的配偶作为作者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去世后,一个与作者没有什麽关系的人可以享有作者的权利,但作为作者的弟弟却不享有该权利,显然违背常理。从法律方面来讲,也会得出很多矛盾之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五条的规定,“作者死亡后,其著作权中的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由作者的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保护。著作权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其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由著作权行政部门保护。”作者的继承人或受遗赠人保护作者的人身权利,既是权利也是义务,其之所以履行这一义务是因为其继承了作者的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但是如果我们假设的情况存在,作者配偶的弟弟显然不是作者的继承人,因而他没有义务保护作者的即人身权利,也就是说他可以享有作者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却可不保护作者著作权中的人身权利,显然违反权利义务对等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七条规定:“作者生前未发表的作品,如果作者未明确表示不发表,作者死亡后五十年内,其发表权可由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行使;没有继承人又无人受遗赠的,由原件的所有人行使。”假如作者尚有遗稿由其弟弟持有,该遗稿经过其弟弟整理后出版发行,但是由于作者配偶的弟弟继承了作者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其就享有新出版作品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也就是说他可以不用付出却可以坐享其成,这显然也是说不通的。五、国外相关立法的借鉴意义对于著作权的特殊性,不妨看看德国和法国的著作权法在这方面的规定,或许对我们认识这一问题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在著作权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关系上,德国是“一元论”为立法指导思想的国家。即著作权由著作财产权和著作人身权结合组成,密不可分,转让著作财产权也就意味着转让了著作人身权。因此,著作权法不承认著作财产权的转让,仅承认“用益权”的部分授予,即作者可将单项或全部使用著作的权利(用益权)授予他人,著作财产权在合同期满后又回归作者。德国这一立法思想,主要是基于著作权的专属性。其核心观点就是强调著作权是专属于作者的权利。法国则以“二元论”为立法指导思想,将著作权分为人身权、财产权两部分,彼此相对独立,著作人身权不可转让,但著作财产权可以转让。尽管如此,法国也是充分考虑到了著作权的特殊性。在继承的问题上,其规定与普通财产的继承存在明显区别。法国著作权法明确规定:“作者死后,在其死亡当年及其后50年内,他(她)的合法继承人应享有作者以各种形式利用作品并取得经济收益的那些专有权”。这条规定明确了如下两点:一、该规定明确了在整个著作权的保护期内,被继承人是作者,继承人是作者的继承人,排除了作者继承人以外的人对著作权的继承。二、作者的继承人的继承权仅限于“享有作者以各种形式利用作品并取得经济收益”,也就是说继承人享有的是对作品的利用权和收益权,而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所有权。也就是说,继承人对著作权财产权的继承,实际上只是取得了著作权财产权利的行使权,而著作权本质上还是属于作者,因此,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人是不能成为该权利的被继承人的。法国著作权法还规定:作者的配偶继承著作权,不适用《法国民法典》第767条关于配偶享有的继承份额的规定。在作者无其他法定继承人的情况下,配偶享有作者尚未处置的作品的著作权;在有法定继承人的情况下,则配偶享有的份额可依照《法国民法典》第913条、第915条所规定的比例有所减少。但如果该配偶再婚,上述原应享有的权利即告灭失。对于普通财产而言,配偶是不会因为再婚而丧失继承权的。法国在著作权继承的问题上作出的上述规定,显然是迥异于传统的继承理论。究其原因,还是缘于著作权的特殊性。认为著作权在本质上是作者的权利,作者以外的人即便取得著作权财产权,也只是取得了行使著作权的某些权利,并不像取得普通财产那样取得所有权。通过对国外著作权立法的上述分析,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著作权具有专属性,无论是人身权利还是财产权利,从根本上来说都是作者的权利,因此如果作者死亡,在著作权

   在著作权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关系上,德国是“一元论”为立法指导思想的国家。即著作权由著作财产权和著作人身权结合组成,密不可分,转让著作财产权也就意味着转让了著作人身权。因此,著作权法不承认著作财产权的转让,仅承认“用益权”的部分授予,即作者可将单项或全部使用著作的权利(用益权)授予他人,著作财产权在合同期满后又回归作者。德国这一立法思想,主要是基于著作权的专属性。其核心观点就是强调著作权是专属于作者的权利。

   法国则以“二元论”为立法指导思想,将著作权分为人身权、财产权两部分,彼此相对独立,著作人身权不可转让,但著作财产权可以转让。尽管如此,法国也是充分考虑到了著作权的特殊性。在继承的问题上,其规定与普通财产的继承存在明显区别。

   法国著作权法明确规定:“作者死后,在其死亡当年及其后50年内,他(她)的合法继承人应享有作者以各种形式利用作品并取得经济收益的那些专有权”。

这条规定明确了如下两点:

   一、该规定明确了在整个著作权的保护期内,被继承人是作者,继承人是作者的继承人,排除了作者继承人以外的人对著作权的继承。

   二、作者的继承人的继承权仅限于“享有作者以各种形式利用作品并取得经济收益”,也就是说继承人享有的是对作品的利用权和收益权,而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所有权。也就是说,继承人对著作权财产权的继承,实际上只是取得了著作权财产权利的行使权,而著作权本质上还是属于作者,因此,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人是不能成为该权利的被继承人的。

向朋友们道一声谢解玺璋诚如朋友们所言,我对法律问题真的是一知半解。如果没有这样一次讨论,许多问题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真的长了见识,在这里真诚地向所有关心这件事的朋友以及坦率、热情地发表自己见解的朋友表示感谢,特此鞠一大躬。毛主席说:从战争中学习战争,这是我们的主要方法。我是深信这一点的。我没有学过法律,也不是搞法律的,我对一些事物的判断,往往是从常识和常理出发。有些常识和常理是符合法律的,也有些是不符合法律的,所以,我的判断也难免与先行的法律不相符。这是我在这次讨论中得到的重要收获之一。在朋友们的留言中,也有一些是我暂时不能理解和认同的,但我觉得也很好,众说纷纭总比舆论一律要好,有争论比没有争论要好。至于针对我个人的一些批评,我想我还是秉承毛主席的教诲:“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知,无则加勉。”最近几天,我也向许多我所认识的一些法律专家求教,据说,我们现在争论的这个问题,在司法界已经争论多年,一直没有比较一致的认识。他们认为,这场纠纷的最大意义就在于,给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随着讨论的深入,有可能推动我国的司法建设以及著作权、知识产权保护的立法进程。我想,真是这样的话,一本书又如何?我个人又如何?都是微不足道的。最后还想矫情以下,有一点我想是不是这样,我们同心出版社和群众出版社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国家版权局的意见不能代表司法解释?是不是这样呢?总之,法律问题还是请专家来说吧。我这里有一篇付明德先生的文章,或许能给大家一点启发和帮助。谈《我的前半生》一书著作权的归属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付明德一、 争议的焦点对于《我的前半生》一书的著作权中财产权利的归属,目前存在着截然相反的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1967年溥仪去世后,该书的著作权由溥仪的夫人李淑贤女士继承。李淑贤继承后,溥任先生作为溥仪的胞弟,就丧失了继承权。1997年,李淑贤去世,因李淑贤无儿无女,也没有其他继承人,去世时也没有遗嘱,该书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已无人继承,应认定为无主财产。另一种观点认为,溥任先生作为溥仪的胞弟,是溥仪的第二顺序继承人,在该书的著作权保护期内且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的情况下,对该书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享有继承权。对上述争议,仅这样表述,还不容易使人看清双方争论的焦点是什么。如果做一个假设,对上述问题进行一下简化,双方争论的焦点就清楚了。假定某位作者和他(她)的配偶均无第一顺序继承人,在第二顺序继承人中,均有一个弟弟。如果作者早于他(她)的配偶去世,则他(她)的配偶就继承了其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但是当作者的配偶去世后,假如双方的弟弟均在世,此时,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由谁继承?这样就可以把上述争议的焦点问题简化成这样的一个问题:在满足上述假定条件下,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是由作者的弟弟继承还是由作者配偶的弟弟继承?二、普通财产的继承对于普通财产(动产、不动产、债权),并不存在上述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十条的有关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继承人取得了所继承财产的所有权,如果继承人去世了,则他(她)所继承的财产则由他(她)的继承人继承。如果把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当作普通财产的话,则第一种观点就是正确的了。但是,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毕竟不同于普通财产,是不能简单适用《继承法》的相关规定的。三、著作权财产权利继承的特殊性要弄清著作权财产权继承的特殊性,必须明确下列问题:著作权究竟是谁的权利?对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究竟是对谁的权利的继承?所谓著作权是作者及其他著作权人对文学、艺术、科学作品所享有的专有性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的总称。著作权源于著作权人的创作活动,因此具有专属性,它专属于著作权人。是著作权人的专属权利。对著作权的保护,实际上是对著作权人的权利的保护。在著作权的保护期内,对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是对作者权利的继承。在明确了上述问题后,就会得出下列结论:在著作权的继承中,被继承人只能是作者,继承人也只能是作者的继承人,作者继承人以外的人对作者的著作权是不享有继承权的。因此对前述争议的焦点可以作出如下结论:在满足前面假设的情况下,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只能由作者的“弟弟”继承,而不能由作者配偶的“弟弟”继承。综合以上分析,可以明确地说,溥任先生对《我的前半生》一书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享有继承权。四、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如果完全适用《继承法》的话,就会出现很多矛盾之处

   法国著作权法还规定:作者的配偶继承著作权,不适用《法国民法典》第767条关于配偶享有的继承份额的规定。在作者无其他法定继承人的情况下,配偶享有作者尚未处置的作品的著作权;在有法定继承人的情况下,则配偶享有的份额可依照《法国民法典》第913条、第915条所规定的比例有所减少。但如果该配偶再婚,上述原应享有的权利即告灭失。

   对于普通财产而言,配偶是不会因为再婚而丧失继承权的。法国在著作权继承的问题上作出的上述规定,显然是迥异于传统的继承理论。究其原因,还是缘于著作权的特殊性。认为著作权在本质上是作者的权利,作者以外的人即便取得著作权财产权,也只是取得了行使著作权的某些权利,并不像取得普通财产那样取得所有权。

   通过对国外著作权立法的上述分析,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著作权具有专属性,无论是人身权利还是财产权利,从根本上来说都是作者的权利,因此如果作者死亡,在著作权的保护期内所产生的财产权利,均是作者的遗产,应当由作者的继承人来继承。

   六、我国著作权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五条的规定,“作者死亡后,其著作权中的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由作者的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保护。

著作权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其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由著作权行政部门保护。”

   第十七条规定:“作者生前未发表的作品,如果作者未明确表示不发表,作者死亡后五十年内,其发表权可由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行使;没有继承人又无人受遗赠的,由原件的所有人行使。”

   这些规定首先强调的是作者的继承人,做这样强调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表明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在著作权的保护期内,由作者的继承人继承。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著作权属于公民的,公民死亡后,其本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在本法规定的保护期内,依照继承法的规定转移。”

   这一条可以看作是著作权法作为特别法对著作权如何继承所作出的规定。分析该规定,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首先,该条规定将著作权的财产权利明确为作者的权利,因为“本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前面的限定语的“其”是指作者。显然,这一规定明确了被继承人在整个著作权的保护期内始终是作者。

   第二,在明确了著作权财产权利的被继承人始终是作者后,那么该条规定的“依继承法的规定转移”就是指在作者的继承人之间进行转移。也就是说,当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的,其财产权利转移至第一顺序继承人,当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时或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了一个阶段去世后,则该著作权的财产权利就转移至第二顺序继承人。当第二顺序继承人也不存在时,该权益归国家所有。

向朋友们道一声谢解玺璋诚如朋友们所言,我对法律问题真的是一知半解。如果没有这样一次讨论,许多问题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真的长了见识,在这里真诚地向所有关心这件事的朋友以及坦率、热情地发表自己见解的朋友表示感谢,特此鞠一大躬。毛主席说:从战争中学习战争,这是我们的主要方法。我是深信这一点的。我没有学过法律,也不是搞法律的,我对一些事物的判断,往往是从常识和常理出发。有些常识和常理是符合法律的,也有些是不符合法律的,所以,我的判断也难免与先行的法律不相符。这是我在这次讨论中得到的重要收获之一。在朋友们的留言中,也有一些是我暂时不能理解和认同的,但我觉得也很好,众说纷纭总比舆论一律要好,有争论比没有争论要好。至于针对我个人的一些批评,我想我还是秉承毛主席的教诲:“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知,无则加勉。”最近几天,我也向许多我所认识的一些法律专家求教,据说,我们现在争论的这个问题,在司法界已经争论多年,一直没有比较一致的认识。他们认为,这场纠纷的最大意义就在于,给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随着讨论的深入,有可能推动我国的司法建设以及著作权、知识产权保护的立法进程。我想,真是这样的话,一本书又如何?我个人又如何?都是微不足道的。最后还想矫情以下,有一点我想是不是这样,我们同心出版社和群众出版社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国家版权局的意见不能代表司法解释?是不是这样呢?总之,法律问题还是请专家来说吧。我这里有一篇付明德先生的文章,或许能给大家一点启发和帮助。谈《我的前半生》一书著作权的归属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付明德一、 争议的焦点对于《我的前半生》一书的著作权中财产权利的归属,目前存在着截然相反的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1967年溥仪去世后,该书的著作权由溥仪的夫人李淑贤女士继承。李淑贤继承后,溥任先生作为溥仪的胞弟,就丧失了继承权。1997年,李淑贤去世,因李淑贤无儿无女,也没有其他继承人,去世时也没有遗嘱,该书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已无人继承,应认定为无主财产。另一种观点认为,溥任先生作为溥仪的胞弟,是溥仪的第二顺序继承人,在该书的著作权保护期内且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的情况下,对该书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享有继承权。对上述争议,仅这样表述,还不容易使人看清双方争论的焦点是什么。如果做一个假设,对上述问题进行一下简化,双方争论的焦点就清楚了。假定某位作者和他(她)的配偶均无第一顺序继承人,在第二顺序继承人中,均有一个弟弟。如果作者早于他(她)的配偶去世,则他(她)的配偶就继承了其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但是当作者的配偶去世后,假如双方的弟弟均在世,此时,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由谁继承?这样就可以把上述争议的焦点问题简化成这样的一个问题:在满足上述假定条件下,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是由作者的弟弟继承还是由作者配偶的弟弟继承?二、普通财产的继承对于普通财产(动产、不动产、债权),并不存在上述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十条的有关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继承人取得了所继承财产的所有权,如果继承人去世了,则他(她)所继承的财产则由他(她)的继承人继承。如果把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当作普通财产的话,则第一种观点就是正确的了。但是,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毕竟不同于普通财产,是不能简单适用《继承法》的相关规定的。三、著作权财产权利继承的特殊性要弄清著作权财产权继承的特殊性,必须明确下列问题:著作权究竟是谁的权利?对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究竟是对谁的权利的继承?所谓著作权是作者及其他著作权人对文学、艺术、科学作品所享有的专有性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的总称。著作权源于著作权人的创作活动,因此具有专属性,它专属于著作权人。是著作权人的专属权利。对著作权的保护,实际上是对著作权人的权利的保护。在著作权的保护期内,对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是对作者权利的继承。在明确了上述问题后,就会得出下列结论:在著作权的继承中,被继承人只能是作者,继承人也只能是作者的继承人,作者继承人以外的人对作者的著作权是不享有继承权的。因此对前述争议的焦点可以作出如下结论:在满足前面假设的情况下,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只能由作者的“弟弟”继承,而不能由作者配偶的“弟弟”继承。综合以上分析,可以明确地说,溥任先生对《我的前半生》一书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享有继承权。四、著作权财产权利的继承如果完全适用《继承法》的话,就会出现很多矛盾之处

   但遗憾的是,著作权法第十九条的规定并不像法国著作权法规定的那样明确,导致出现不同的认识。

   七、该著作权纠纷的积极意义

   应该说,我国著作权法第十九条对于著作权财产权利应当由作者的继承人继承的规定,并不是十分明确和具体。明确著作权的财产权利在著作权的保护期内,始终由作者的继承人继承,无疑有利于鼓励创作,也有利于调动作者继承人的积极性,从而强化对作者人身权、作品其他权益的保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该著作权的争议,已经远远超出了财产权益的范畴,对于完善我国保护著作权的立法、繁荣文化艺术事业具有积极的意义。也许《我的前半生》一书,注定要为推动我国著作权的保护作出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