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游民文化与大院文化  

2007-08-13 23:14: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民文化与大院文化

解玺璋

 

   近读王学泰先生的《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忽然想到,大院文化或与游民文化有一些亲缘关系吧?大院文化是近年来被媒体炒得比较热的诸多文化现象之一,其代表为王朔、叶京、姜文一流人物,文学上的代言人即王朔所创造的“顽主”。有人把大院文化归结为北京文化,以为“顽主”、痞子都是从市井、胡同中生长出来的。此言大谬不然!大院文化与北京文化貌似有关,其实风马牛不相及。胡同亦不乏流氓、混混儿,但与“顽主”、痞子又非同一谱系。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王山尝作小说《天伤》,就写到大院文化与北京市井文化的势不两立。

 

   北京文化的构成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以帝王为主体的宫廷文化,以官僚士人为主体的士大夫文化,以平民百姓为主体的市井文化。而大院文化始终不在这个系统之内。它或许在形成的过程中曾经北京文化的耳濡目染,表现出北京文化的某些症候,但就整体而言,大院文化一定有它自己的来历。那么,这个“来历”究竟是什么呢?直到读了王学泰先生的《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我才恍然大悟。看起来,大院文化的前身正是王学泰所研究的游民文化,游民文化进了城则演变为大院文化,恰如映衬在大院文化身上的底色。

游民文化与大院文化解玺璋近读王学泰先生的《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忽然想到,大院文化或与游民文化有一些亲缘关系吧?大院文化是近年来被媒体炒得比较热的诸多文化现象之一,其代表为王朔、叶京、姜文一流人物,文学上的代言人即王朔所创造的“顽主”。有人把大院文化归结为北京文化,以为“顽主”、痞子都是从市井、胡同中生长出来的。此言大谬不然!大院文化与北京文化貌似有关,其实风马牛不相及。胡同亦不乏流氓、混混儿,但与“顽主”、痞子又非同一谱系。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王山尝作小说《天伤》,就写到大院文化与北京市井文化的势不两立。北京文化的构成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以帝王为主体的宫廷文化,以官僚士人为主体的士大夫文化,以平民百姓为主体的市井文化。而大院文化始终不在这个系统之内。它或许在形成的过程中曾经北京文化的耳濡目染,表现出北京文化的某些症候,但就整体而言,大院文化一定有它自己的来历。那么,这个“来历”究竟是什么呢?直到读了王学泰先生的《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我才恍然大悟。看起来,大院文化的前身正是王学泰所研究的游民文化,游民文化进了城则演变为大院文化,恰如映衬在大院文化身上的底色。王学泰对游民和游民文化的研究,始于80年代中叶以后,有人高度评价为“发现另一个中国”。根据王学泰的研究,在中国,除了大家比较熟悉的孔孟

 

   王学泰对游民和游民文化的研究,始于80年代中叶以后,有人高度评价为“发现另一个中国”。根据王学泰的研究,在中国,除了大家比较熟悉的孔孟教化下的显性社会之外,还有一个历来为文人学士所忽视的、其意识形态与官方正统意识形态相对立的隐性社会,也就是游民社会。它是由过剩的劳动阶级所组成,他们没有固定的职业,没有稳定的收入,没有确定的住所,没有家庭,也不讲宗法秩序。王学泰说,鲁迅笔下的阿Q就是这样的一种人。研究游民的思想、意识、文化,阿Q具有一定的代表性。阿Q对革命的理解是十分耐人寻味的。而中国历朝历代的农民战争,其最后的成功都是靠一批游民勇敢分子和游民知识分子的加入。即使是20世纪中国长达20余年的农民革命斗争,也始终笼罩着游民和游民文化的阴影。革命成功了,“游民”进了城,但鲁迅所说的游民气、游民意识并没有留在“城”外,自行消失,而是潜伏在“游民”的思想意识中,被保存下来。长久以来,游民意识甚至还经常被误解为革命精神、英雄气概,不仅没有得到认真的反思和清理,而且,在农民起义得到全面肯定情况下,这种游民意识的存在还获得了一定的合法性。随着大院的形成,它与新的官本位文化、等级制文化结合,也就生成了人们目前所说的大院文化。

 

游民文化与大院文化解玺璋近读王学泰先生的《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忽然想到,大院文化或与游民文化有一些亲缘关系吧?大院文化是近年来被媒体炒得比较热的诸多文化现象之一,其代表为王朔、叶京、姜文一流人物,文学上的代言人即王朔所创造的“顽主”。有人把大院文化归结为北京文化,以为“顽主”、痞子都是从市井、胡同中生长出来的。此言大谬不然!大院文化与北京文化貌似有关,其实风马牛不相及。胡同亦不乏流氓、混混儿,但与“顽主”、痞子又非同一谱系。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王山尝作小说《天伤》,就写到大院文化与北京市井文化的势不两立。北京文化的构成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以帝王为主体的宫廷文化,以官僚士人为主体的士大夫文化,以平民百姓为主体的市井文化。而大院文化始终不在这个系统之内。它或许在形成的过程中曾经北京文化的耳濡目染,表现出北京文化的某些症候,但就整体而言,大院文化一定有它自己的来历。那么,这个“来历”究竟是什么呢?直到读了王学泰先生的《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我才恍然大悟。看起来,大院文化的前身正是王学泰所研究的游民文化,游民文化进了城则演变为大院文化,恰如映衬在大院文化身上的底色。王学泰对游民和游民文化的研究,始于80年代中叶以后,有人高度评价为“发现另一个中国”。根据王学泰的研究,在中国,除了大家比较熟悉的孔孟

   大院文化绝非仅指北京,而是遍布全国的省城和大、中城市,北京只是更具代表性而已。它混杂着游民的“革命”性和进城后当家作主人的优越感,以及供给制所造成的特权思想,它有时也表现出一些正义感,以及反体制、反社会的倾向,但是很有限,随着社会身份的确定,他们会越来越刻意掩饰自己“少无赖”的历史,消除身上的草莽气,并拿出一种出身高贵的新兴红色贵族的派头来。近年来,这种文化由于几部影视剧的热播而显得人气指数很高,其实是一种回光返照。事实上,社会变革与城市改造的大规模推进,思想观念的解放和新兴社会阶层的崛起,都非大院文化的福音,而是正在摧毁大院文化的存在基础。从这里看过去,大院文化的热炒,更像是为大院文化所奏的一曲挽歌。在当今这个社会市场化、文化世俗化、价值多元化的时代,大院文化正在走向解体,这正是当代中国城市文化的一种进步。在这个进程中,我们需要警惕的,是游民文化有可能再次蒙混过关,并寄生于新生的文化中,成为我们历久不衰的文化之痛。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